Chapter 53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4:3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苏叶窝在周浦深怀里,听他结实有力的心跳。相拥无话,无声胜有声。

    越静,思维越跳脱。苏叶梳理这一天,如置身梦境。

    听周浦深在问:“今天怕不怕?”

    他好像会读心似的,她正想着枪口抵在脑门上的感觉。她说:“怕的。”

    电影里总看到这样的场景,会想没上膛的枪有什么可怕的,但事实上,那时全部感官都集中在自己的太阳**,无暇顾他。命掌控在他人手里的那种惶恐,要亲身经历才会懂。

    他把她拥紧了些,承诺,“以后不会有。”

    她回抱他,却听他变了声说,“放开些,否则......”

    她瞬间明白他的意思,把手从他腹间抽走。

    今天浅川挑拨外加挑衅,聪明人似乎不会这么做,他这时候似乎更应该养精蓄锐,而不是引起周浦深的注意。他对钟周两家的旧事都那么清楚,像是绸缪已久有备而来。

    苏叶说:“要小心浅川。”

    周浦深有一下没一下地拍她,“他还跟你说了别的。”

    用的肯定句。苏叶没犹疑,点点头,突然坐起,正色说:“关于我母亲,和你父亲,或许还有我父亲,你知道多少,能不能,都告诉我。”

    她不想从别人口中得知片段,因为那些可怜都小信息去猜忌怀疑。

    周浦深长久地注视她,问:“怎么想着来问我了?”

    她凭着一些信息碎片,执着了这么多年,几乎搭上自己的半生,身边人劝,都叹她该有自己的人生,她却听不进去。苏叶想到姜蓉多次苦口婆心,有些羞愧,事实上她说了那么多次,苏叶没有一次听到心里去的。

    “糊涂那么多年,我不想再重蹈覆辙。”她低着头,揪自己的手指头。

    周浦深把她拉回怀里,“故事太长,很多也确实是你想的那样,你哪里不明白,你问,我答。”

    静默。苏叶慢慢理着思路,“你为什么,替我照顾拉马拉?”

    “不是替你,我在给周宪赎罪。”他语气平静。

    “你父亲,真的已经......”她说不出那个词。

    周浦深把话接过来,“故去已久,按他的意思没有公开。”

    “为什么?”

    “当初是为公司稳定,之后,是为安抚我母亲,她的精神状态一直不算好。”

    自己的丈夫,为了另一个女人的死自杀,是多令人崩溃的事情。

    答案在意料之内,苏叶轻抚着他的手臂,“所以我爸爸被冤枉的事,真的是你父亲所为?”

    “是。”

    苏叶喉间一哽,又被她吞咽下去。周宪这一出,让身为外交官的母亲受累被停职,更加依附于他。他对戴莉用心良苦,苏叶以往只想到,他这么做害了她的家庭,却没想过,这同样伤害了周夫人,以及周浦深。

    周夫人有着四分之一的加拿大血统,母家在加拿大有权有势,周宪在加拿大的势力,来源就是这个,他是个成功的交际家,把这些资源利用得极好,渐渐变成了自己的。

    然而他用这些资源,为另一个女人绸缪。可想而知,周夫人是何心境。

    “我妈妈的车祸,是不是意外?”苏叶改揪他的衣角。

    “不是,有人给车动了手脚,但目的周宪,但不巧你母亲用了车。”

    因他而死,却不是他本意。

    “所以你父亲......”

    周浦深:“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他说,周宪选择自杀谢罪,与他人无关,都是自我选择。但苏叶理得清,周宪对戴莉用情至深,几近变态。这段不正常的关系,注定悲剧。

    苏叶想到她做过的梦,梦里周浦深说--我们一起赎罪。

    她以为是周家对不住她钟家,事实上,因果轮回,谁都逃不掉。

    包括她接近他,他套牢她,又何尝不是另一圈轮回?

    苏叶沉默太久,周浦深微起身,低头看她,她果然眼神飘忽,不知所以,他将她像抱婴儿一样抱起来,让她枕在他肩上,握着她的手,“生活的开始,就是做一些不喜欢的事,现在你有没有发现,那都是给你喜欢的事情做准备?”

    她做的一切事情,不正是为遇见他做准备?

    “你不说话,那我们只能做点别的。”他说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凶猛地吻她。

    苏叶像是一个亡命之徒,一方面诚惶诚恐,一方面又忌惮命途无路,劝慰自己及时行乐,她只迟疑半晌,抬腿勾住他的腰,疯狂回应。

    白光取代黑夜透过纱帘,几近天亮周浦深才放她去睡,苏叶直到临睡前,还在后悔那一瞬的主动,让某个饥渴已久的男人,停不下索求。

    苏叶重新回到rc拉各斯部上班。之前发现的矿石,已经被国际珠宝协会鉴定为新宝石,苏叶回去,正好碰上部门里头的人为取名焦头烂额,见到她如同看到救星。

    项非说:“我们不想把取名字那么大的事让给别的部门,但我们这种粗人,没什么情怀,你来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何况你算发现者,取名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苏叶笑,“我算哪门子发现者啊,我是发现石头,你们发现的才是宝石。”这在珠宝界有明显的区分,她还是知道的。

    项非:“档案上写的是你。”

    苏叶讶然,接过文件,上头明明白白写着她的名字,“崔教授没有意见么?”

    “就是他说写你的。”

    她真的误打误撞成了被录入史册的人。

    一个下午,她都在查,宝石的命名,大多都以产地或发现者的名字来命名,但是,“巴达石”、“苏叶石”,别说中文名不好听,翻译成英文也很怪。

    周浦深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一个名字在她脑海里蹦,苏叶眼前一亮。她在文件上写下名字,才赶紧接电话。

    那头果然不满,“怎么这么久才接?”

    苏叶的声音笑盈盈的,“在上班。”

    电话突然挂了,苏叶正错愕,座机响起来,她失笑,周浦深有时候真的孩子气啊。

    她乖乖接起来。

    “现在可以了么?”打的座机,工作时间也可以说话了。

    她点点头,“嗯!”

    周浦深:“准备出发去几内亚,别担心。”

    他仍旧忙,但每段行程都会提前给她报备,她已经习惯他空中飞人般的生活节奏,照旧问:“去多久?”

    “两天。”

    “嗯,等你回来。”

    “好。”

    简短的对话,在半分钟长的沉默后,电话挂断了。

    他要走,她不舍,她知道他也是。半分钟的沉默里,互相听着对方的呼吸声,清浅温和,心潮翻涌,面上平静。

    心明了就好了,不需多言。

    比起总部,拉各斯部分现在要忙的事除了原先的工作,还有统筹预防埃博拉各事宜。rc的矿井、油田分部广,员工数量多,文化水平参差不齐,除了硬件上如防疫站的建设,还要安排人进行防疫宣传,各部都忙得焦头烂额。

    矿研组算是为数不多只在自己工作领域忙的组了。

    上头的话,新宝石是rc拉各斯部分接下来一整年的工作重心。苏叶被指定为项目总监,亮瞎所有人的眼,但是不久,她曾任周浦深特助的事在公司内传开来,质疑声弱下去,关于她的晋升轨迹,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羡慕的有之,嫉妒的有之,敬佩的也有之。

    她没有再去周浦深的办公室吃午饭,她有了自己的办公室,组建了自己的项目小组,有了自己的“幕僚”,午饭这种沟通人际的好时机,她怎么能错过。

    只是,每天和阻里的几个大男人一起吃午饭,某人的意见可不是一星半点。他总会趁他在拉各斯的时候,在床上加倍讨回。

    rc不同于别的珠宝公司单一开采、单一设计、单一销售的是,它是一条龙式的,从矿石到宝石到首饰成品到门店,全线负责。

    所以新宝石项目,需要兼顾开采、设计、市场。下辖多部门,所以每个部门都输送了人上来,周浦深都开了金口,没有哪个部门敢敷衍,送上来的都是精英,看到市场部名单,苏叶浅蹙眉,vivian,被调到市场部去了?又要见面了。

    第一次项目组全员会议,vivian对上苏叶的视线,不卑不亢的,苏叶想,她在部门里表现大概是不错的。等到她发表意见的时候,苏叶静静听。

    “我们的新宝石,被称为新世纪的坦桑石,它的定位可以参考坦桑石。它的质量大、颜色较浅是特点,这非常适合年轻人,传统绿宝石如祖母绿,颜色较深,年轻人撑不住颜色,沙佛莱石色浅,但质量小,大颗粒昂贵,年轻人的消费观念、积蓄决定了,绿宝石在年轻群体的受众很少,这是我们的市场突破口。”

    她看了苏叶一眼,“我们可以参考奢侈品行业的做法,采用轻奢的概念,吸引年轻群体。只要前期准备工作做的好,宣传到位,这不会影响我们rc原先的高定位,反而会增色,详细请看prada公司的例子,我来给大家详细分析一下miumiu这一品牌的前世今生……”

    vivian用数据,例子,陈述了观点。掌声如雷鸣。她坐下前,微微笑说:“这并不是我自己的想法,这是当初,我还与卡罗琳总监一同做培训生的时候,总监提出的概念,她是一位十分有天赋的优秀领袖。”

    大家都看着苏叶。

    “培训生就能有这样的远见卓识,总监是实至名归啊。”有较年长的组员感叹。

    交头接耳的声音里,有真心敬佩的,也有阿谀奉承的,苏叶没怎么去听,她注视着vivian的眼睛,后者微微笑看着她。

    培训生那会儿的案例,没几个人去看,如果vivan想要把这个方案据为己有,没有人能发现,按苏叶的性格,也不会去拆穿,那这vivian是良心发现性情大变,还是另有图谋?

    苏叶留了一个心眼。

    连续好几天的会议,苏叶疲累不堪,但好在成效还是有的。

    方案已经确定下来。要先把宝石宣传出去,后期的设计和市场开发,还是漫长的过程,舆论打出去了,增加消费者的期待值,产品届时发布,才能有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效果。

    一炮而红。

    新宝石发布会如火如荼开展。

    当天苏叶特意搞了造型,因为需要作为发现者和项目总监双重身份发言。出发前她给周浦深打电话。

    没接。

    今日一直是这样,他去利比里亚已经一周有余,平均下来每天电话不到一个,因为大多时候在隔离区游走,掏手机是不方便的事情,也太忙。

    夜晚苏叶都睡了,才能收到他的短信。

    “晚安宝贝。”

    简简单单四个字,总撩拨得苏叶一整天心神**。

    他以往是从不发短信的,嫌麻烦。即便她给他发,他也是立马回电话过来。对于没有早恋过的苏叶来说,那种和男友捧着手机发短信的小甜蜜,是十分吸引她的。

    所以在打电话的时候,苏叶拐弯抹角的提了一嘴,他只说:“我很忙。”

    苏叶是理解的,她也就这么一说。这件事就这么翻篇了,某天苏叶正开着会,就收到一条短信,她没理,但是下意识瞥了一眼。

    “在家等我。”四个字。

    然后满室组员就看着淡漠的卡罗琳,露了笑靥,盯着屏幕看了好半晌才回复,放下手机的时候笑意还没来得及收回去,样子亲切极了。

    有人胆子大喊了声,“总监,是谁啊?”

    大伙都竖耳朵听,很为这个勇敢的人捏一把汗。

    苏叶竟没有冷脸,微微笑回答:“抱歉,男朋友的短信,有必要回一下,我们继续。”

    满室寂然。于是不到第二天,卡罗琳名花有主,恋爱甜蜜的消息就传遍rc,没错,不止是拉各斯分部。

    她回的是:“难道不是你等我么?洗白白哦。”

    于是晚上苏叶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苏叶这会儿站在发布会候场区,还在看着手机。但是主持人都在喊她了,她还没看到短信。

    把手包交给助理她就上台了。

    惯例是陈述发现过程,展示了宝石切割后的效果,最后的重头,自然是名字。

    苏叶顿了一会儿,缓缓说:“很荣幸能成为新宝石的发现者,并给它命名,我有私心,希望它能与我本人相关联。”

    助理播放vcr,苏叶看过去,沉沉说:“深夜灵瞳,简称深夜,或者深瞳,英文直译为深夜之眼。”

    有记者问:“这与您有什么样的关联呢?”

    苏叶眉眼温和:“我爱人的眼睛,就是深夜灵瞳。”

    周浦深急匆匆赶来,在大门打开前,听到苏叶的声音,声线柔和,化了他的心脏。(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