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5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4: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苏叶在视听室看电影,一直撑到零点,手机没有任何动静,她便回房间,关机睡觉。

    于此同时,周浦深正从政府饭局上下来。车子疾驰在午夜的街道,他的脸埋在暗处,交错灯光打下来,显露了他的疲态。

    私人手机里静静躺着苏叶的短信,家里头躺着一个急需自己安慰的女人,周浦深拧着眉,手机屏幕黑了又亮,他始终没有打出那通电话。

    举棋不定。这样的情况鲜少在他身上发生,他有些难以适应。

    顺顺利利的感情,有时候需要一些转折来促进,然而他们从一开始就算不上顺利,中间横桓着太多因素,好不容易,情感打破这些壁垒,碰撞到一起,她却还是不愿意完完全全接纳他。

    关于上一辈的事,她能来问他,他心头万分欣喜,她终归没有因为这些,轻易就放弃他,那么,究竟还要不要再逼一步,迫使她做出选择?

    苏叶这个人,周浦深说了解,算了解,说不了解,也是。她给他一种欢而不爱的感觉,她喜欢他,想要他,他是确定的,但骄傲如周浦深,还是没有那个自信,能以爱之名套牢她。

    她的不确定因素太多,周浦深时常感到恐慌,失去比从未占有更令人畏惧。

    到了住处,凌数回去退下前问:“先生,火锅今天已经到了,安排拿去给苏小姐吗?寄过去,还是?”

    亲自去送?

    周浦深思考半秒,“你安排。”

    他还是想赌一把。

    苏叶第二天开会,把成立子公司的想法同组里几个管理层说了,大伙都觉得可行。实际上苏叶已经是有备而来,一份企划书发下去,众人皆怔,“总监,这是你一个人完成的企划案?”

    “是。”

    “简直神迹,董事会看见这样的企划案,说不定把你搞到市场部或则营销部门去。”

    苏叶说:“好好落实,公司如果成立,大家都是元老。”

    如此一来,员工更是干劲十足。

    周浦深下午就接到消息,说苏叶想要**出去成立子公司。这是要通过股东会议决议的,但实际上,也都是周浦深一句话的事。

    成立子公司,意味着更高的工作效率,更直观的品牌价值。但也意味着,更难掌控。

    有争议的事总是传得迅速,苏叶中午吃饭、下午打水、上洗手间都能听到员工的议论。

    “这卡罗琳也太大胆了,才上任就想要自立门户,胃口不小。”

    “是啊,她现在都是总监了,成立分公司岂不就成了总裁?”

    “白眼狼啊这是,上头不会通过的,那么关键的项目,脱离公司管理怎么得了。”

    “难说,卡罗琳从的那个培训生那会儿开始,后台就让人琢磨不透,你且看吧,悬着呢。”

    “上面秘书处,有消息说她的后台就是先生!”

    “这牛就吹得大发了,当笑话听听就行。”

    苏叶坐在马桶上听。她纳闷呢,她的后台现在正耍脾气冷战呢,怎么办才好?

    昨天的庆功宴苏叶没参加,项非几个人,嚷嚷着今天怎么的都要开小灶,苏叶顶不过他们的闹腾,看看又都是相熟的,就答应请他们吃火锅。

    她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吃火锅了。

    皱眉,她有特别长的时间没见到“火锅”了。有点想念,至少它在的时候,她很少会感觉到孤独。

    下班后苏叶带着一行人风风火火去周牧的火锅店。

    出公司门的时候碰到在等车的vivian,同行有相熟的就叫上了她,她瞥一眼苏叶,竟然欣然说:“好啊!”

    苏叶没说什么,一起吃顿饭罢了。

    还是周母在店里,照例是照应周全,项非说:“早就听说有那么一家火锅店,还没机会过来吃,这下托了苏叶的福气啊。”

    周母笑盈盈,“苏叶很久不来了哟,我以为她回国了以后都难见着了,这下带着这么多朋友过来照顾我这小生意,真是开心哟。”

    苏叶:“阿姨客气了,回国了一阵子,又回来了,馋您这口了。”

    周母:“周牧平时也是这会儿下班,你们年轻人有的聊,我去给你们备菜去!”

    “幸苦您了。”

    “好说好说。”

    熙熙攘攘的气氛,让项非感叹,“有点像在国内啊,还是咱中国菜好吃,不能比不能比。”末了又问:“刚刚听你们在说,周牧?”

    苏叶微讶,“你认识?”

    “不知道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

    华人圈子就那么点儿大,苏叶说:“华为工程师周牧。”

    项非想了想,“是,没错了,就是那个小伙子,精神呢,年轻有为,之前我一大使馆的朋友,老说给我介绍认识呢,远远看见过一次,没说上话。”

    周牧的人脉可真够广的,苏叶想。她说:“缘分,等会儿人来了你们俩聊。”

    周牧进门的时候,看到满满一桌子人,又看到首座的苏叶,愣怔几秒,上来招呼。

    苏叶的眼神则穿过他,落在他身后的安娜身上。

    大半年没见,安娜变化很大,尤其瘦,皮包骨似的,原先寝室里三人,最胖的就是安娜,现在瘦下去,脚踝比苏叶的手腕粗不了多少。

    她眼底的疏离冷漠更甚了些,四目相对苏叶竟觉得有些尴尬。她问候她,“安娜,你还在啊?”

    志愿者服务周期早已结束,她还留在非洲。

    对方走近了些,说:“你不也还在么。”

    苏叶点点头,无话可回应。

    都是中国人,又有东北人在,热络嬉笑,三两句就熟了。周牧和安娜落座,有人起哄问是不是女朋友。

    周浦深瞥一眼苏叶,说:“做我们这行的,和你们也差不了太多,哪来的女朋友,这是我同事,安娜,以前是志愿者,苏叶的室友。”

    “如此一来,我们也是熟上加熟了,果真是缘分呐!”

    安娜就坐在苏叶右边,苏叶说:“玮伊也还在,不过她在北部,否则我们还能聚一聚。”

    安娜点点头,不甚热络,也不吭声。

    苏叶察觉她不愿多聊,也就和同事聊别的去了。

    觥筹交错时,突然听安娜说:“有空常联系。”

    苏叶转头过来看她,确认她在和谁说话。安娜看着她,微微笑着,苏叶缓缓点头说:“没问题。”

    安娜借故提前走了,苏叶看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苏叶做东,自然被灌得最多,她酒量好,但喝不了杂酒,白酒洋酒一块儿下肚,没一会儿就晕晕乎乎了。方智来接她,项非几个人都是知道苏叶和周浦深关系的,也就没觉得奇怪。

    项目组里新进来的几个人,看着车灯闪烁下牛气的车牌,惊讶道:“那不是先生的跟班么,叫什么来着,好像和我还是老乡?”

    “双胞胎方智方睿,方智跟着凌总,方睿跟着先生,不知道他是哪一个。”

    “这么说,总监的男友,是先生的身边人啊,那确实够好说话的。”

    项非边上的矿研组小伙,“扑哧”一声笑了,项非睨他,他才捂嘴。

    vivian在人群后头,微微笑了,这一餐还没白吃,苏叶的私生活可真够混乱的。

    这周牧八成对苏叶有意思,安娜呢,显然对周牧有意思,为此曾经的室友如今面和心不和了。

    最重要的是,苏叶的后台,说是有多厉害呢,虽说是先生身边的人,但总归只是个保镖。

    有什么好牛气的?

    周浦深刚回到家,车子刚停稳,来的路驶进一辆车,他挑眉,看来他不在,某人过得很潇洒,这么晚才回家,若是他早一步回,是不是就要扑空?

    车子驶过多个减速带,苏叶摇摇晃晃,最后横倒在后座。方智想,先生不在家,他难道要抱苏姐下车吗?这麻烦大了。

    当车开进花园,车灯前方赫然立着两尊大佛,方智赶紧把远灯换成近灯,心下焦急。

    这下先生倒是在了,他怎么觉得麻烦更大了。

    车子停稳,方智开了车内灯,下了车,“先生。”

    “怎么回事?”

    方智:“苏姐组里同事聚了聚,就喝多了。”他老实回答。

    他开了门,周浦深俯身探进车里。

    苏叶躺的姿势很不舒服,座位不够长,她横子啊后头,脚还在下边,腰几乎是扯着的,上衣是短款的,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肌肤。

    周浦深眉头紧蹙。这回他喊都懒得喊她了,按经验,喊也喊不醒。

    车子里不好懒腰抱,他摆正她坐直了,把她的手臂往肩上甩,面对面托着屁.股抱起了她。

    苏叶的长腿腾空,不安全感让她勾住了周浦深的腰。这样一来重心不稳要向后倒,周浦深微仰腰稳住了她,她的脸便软塌塌地贴着他。

    感觉还是需要帮忙,众人随时候命,都光明正大地看。

    周浦深的脸黑极了,苏叶还无意识地一直蹭啊蹭。好像只考拉。她酒气太重,他嫌弃地别过脸。

    苏叶觉得好热,脸颊贴着的东西凉凉的很舒服,可怎么老躲着她。

    她缓缓睁开眼,捧着他的脸蛋,“蹭蹭。”

    方智低着头,忍住笑。

    这张脸,像凶巴巴的周浦深,“儿童节快乐。”苏叶扯他的嘴角让他笑,他越仰头躲,她就越追着不放。

    忍无可忍,“啪”地一声脆响......

    众人目瞪口呆,周浦深一掌拍在了苏叶屁股上,“老实点!”

    苏叶的眼睛也瞪得圆圆的,果真老实了。

    方智想,原来先生和苏姐私底下,是这种调调啊。

    “你回来了啊?”苏叶的神智有瞬间的清明,“没有礼物吗?”

    周浦深懒得回答她,抱着她往里走。

    众人等人走远了,终于放声笑。

    方智问凌数:“哥,先生这回怎么那么凶?”

    凌数:“这已经是调整好以后的状态了。”

    只有他看见了,几天前离开拉各斯,周浦深是什么样的状态,那怒气他隔着办公室厚厚的墙都感受得到。

    说好的不理会,说好的晾着她,甚至都已经决定让他来应付她,最后还是敌不过一句撒娇,火急火燎地抽空赶回来。

    “先生栽了,不知道是福是祸。”

    “即便是祸,先生总有办法,让它转祸为福。”

    三人看着楼上亮起的灯,方智说:“看得我也想找个媳妇了,疼着,看她撒娇,不赖。”

    方睿:“前提是,长得中看。”

    方智:“……”

    周浦深到了卧室就把苏叶往床上扔,她的手搂得紧紧的,他索性钻出来,她往大床上倒去,嘴里还咿咿呀呀的。

    不长记性!

    周浦深转身就要走,裤管被扯住,他听见她说:“深,想你噢。”

    他心尖一颤,缓缓回头,她眯着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话。也是,清醒的时候他要千哄万哄她才肯说。

    他提步离开,刚走半步,眼睛晃得一亮,他又回头。

    床上的人仰卧着,面色潮红,白色短款衬衫上头的扣子,开了,翠绿色的环状坠子,跳脱出来,暖光下闪着莹润的光。(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