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9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4:5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周浦深凶猛地啃舐她,她的唇瓣,不似原先弹软,咬下去,青白的痕迹久久不退,像团死肉。他含了很久,才恢复血色。

    她的手攥着自己的衣服下摆,不让他脱,但哪里抵得过他,衣料从手里抽去,病服被撕裂,她猛地别过头嘶喊,“走开!”

    她野鸦般的声音、蜡黄又干瘪的*,如今都是最管用的下火剂。男人的生理,终究还是会被视觉听觉触觉所控制,他的欲.望,没有来处,他不过强求自己奋起。

    而苏叶失策了,周浦深软硬兼施,技巧无所不用。

    有某一个瞬间,她感受到血液往下身奔腾而去,她脑海里,却是病毒叫嚣的声音,它们跟她的热情,齐头并进。

    她已经控制不住奔涌的眼泪,淌满了脸颊,濡湿感钻入耳蜗,她猛地睁开呀,用最后的力气,抬起腿踢他,“我真的求你……”

    她已经祸害了一个花季少女,如果加上他,她恐怕死了也不得瞑目。

    他攻势强劲,她一抬腿他大掌一压就控制住了。

    她的腿被甩到他肩上,他埋头,手还紧紧攥着她的,不容反抗。

    她始终睁着眼,能看见穹顶繁星,能看见他匍匐的黑色脑袋。

    突然眼睛被盖住了,周浦深身子往上,抬起头,擦着她的眼泪,看她猩红的眼睛,眼神笔直,“牡丹花下死,是我心甘情愿。”

    苏叶的泪水止不住,额头,后背,大颗大颗如同水珠,颗粒丝毫不亚于眼泪,她的病情在反复,病毒在侵蚀她已形同枯尸的躯壳。

    她注视他精壮的胸肌,想到它某一天爬满黑色斑点,心痛到窒息。

    而周浦深在这一刻,占有了她。

    她脸上也不知道是泪还是汗,后背已经甚至已经把毯子浸湿。

    “反正已经来不及,哪怕最后一次。”她瘫软趴在他胸怀,听他在耳边说,“我觉得值的话,你凭什么剥夺我,最后拥有你的权利。”

    苏叶身体机能受损,脑子却清楚明白,他在做什么。

    他不是贪恋这一次,他是用命在水乳交融。

    最后的时刻,他在耳边说:“苏叶,我们还有很多个半年要一起度过,相信我!”

    他记得,今天,是半年纪念日。

    她难听的□□声,他低沉的闷哼声,在风声里交织,宛如绝唱。

    他缓缓翻身把她放好,苏叶的视线,穿过他湿漉漉的发端,落在远处。

    眼界里,银灰色的行星带转着圈,星星好像落下来了,流淌在寂静的旷野里。突然来了风,边上泳池泛起水波,映衬在他小麦色的肌理上,他彷若天神。

    苏叶身体的高温,让她晕厥过去了。

    周浦深守了她一会儿,被叫去消毒,抽血化验。

    凌数呆坐在一旁,已经不吭声了,刚才他躺在楼顶上,听周浦深的低吼声,苏叶的哭声,不断咽下酸涩感,眼泪还是奔涌而出,七尺男人,刀光剑影都不曾让他落泪。

    在沙漠的黑夜里,感受繁星景致,却像被魔鬼揪住了扔在了绝地,眼睁睁看死神步步紧逼。

    那是比死更可怕的感受。

    周浦深出了房间,穿上隔离服,神色如常,沉稳说:“她的体温反复,要控制住了。”又问:“乌干达的人到了没有?”

    凌数站起来,恢复那个精明的助理角色,“刚从达尔贝达起飞,两小时到达。”

    “公司内部安排好了吗?”他没有忘记,rc同样是他的牵挂。

    凌数:“已经放假,都安排好安全的住处,不允许外出。”

    “方智呢?”

    凌数:“还是老样子,目前没检测出病毒,应该没事。”

    “那个女佣怎么样了?”

    医生叹了口气,“她自我生存意志太弱,一直在恶化,难以控制,已经是,后期了。”

    “好好护理,能拖就拖。”周浦深说。

    “是。”

    几个研究员急匆匆跑来,汇报说:“先生,您,没有感染。”

    所有人脸上都是雀跃的神情,唯独周浦深,他抚着额头,眉头扭曲在一起,“下去!”

    凌数递上水,“先生,休息一下。”

    周浦深靠坐在椅子上,扭开瓶盖猛地灌水,像是发泄,他把水递给护士,“处理掉。”

    虽然没有感染,却还是有潜在的危险,他可以忽视自己,不能忽略别人。从来高高在上的周浦深,让那位护士都不敢正视,这下多瞧了两眼。

    可喝完水的周浦深,却靠坐在椅子上,慢慢进入了睡眠。

    凌数知道,这回他醒来,自己大概不是关禁闭那么简单了。但他顾不上那么多,全体研究人员都赞成他的做法,周浦深被抬到床上休息,凌数吩咐说:“血清准备好了吗?”

    乌干达的人,在凌数的安排下已经提前到达,研究员回答:“都准备好了。”

    凌数:“给罗伊斯注射,现在,马上。”

    罗伊斯已经呕吐不止,粘糊糊的黑红液体,喷得床铺到处都是,她已经到了肝脏功能衰竭的地步了。

    她虚脱地发出一点点声音,“不要了,我想死。”

    说的法语,只有当地研究员听得懂,“在你身上,已经倾注了实验室所有的研究心血,怎么可以死?”

    罗伊斯问:“我真的不会死吗?”

    凌数说:“不会,苏小姐让我们救你。”

    “她还活着吗?”

    “你们都会活着。”

    她闭上了眼睛,点点头伸出了手。

    一群人在病房外守着,等着罗伊斯的每一个反应。

    半途,日本来的研究员来了个电话,他小心翼翼地环视一圈,发现没有人清醒才走出去。

    护士穆德萨睁开眼,蹙眉。

    凌晨的光景,罗伊斯的血压出现了大波动,身体也一直在抽搐,众人被警报声惊醒,却也只能看着电脑上的数据一筹莫展。

    她已经停止呕吐有几个小时了,学者分析说:“大概是肝脏原先被病毒侵蚀,身体机能已经每况愈下,现在突然有所恢复,所以血压撑不住。”

    凌数急问:“现在怎么办?”

    “没办法,只能等,给她补液。”

    大概一刻钟过去,罗伊斯停止了抽搐,学者说:“血清起了作用,能够形成这个型号的抗体!”

    研究员遗憾说:“但是她已经到了晚期,即使没有病毒侵噬,她的身体机能也会越来越差,在病毒完全退去前,又不能进行手术,所以,她也活不久。”

    但至少证明了,血清有用。

    医生问:“那要给苏小姐注射吗?她的情况好一些,但是现在也已经接近第三天,是非常危险的节点。”

    凌数抿着唇,“把先生唤醒!”

    这时候一个医生突然叫起来,“苏小姐不见了!”

    凌数瞪大了眼睛,惊道:“是先生,还是苏小姐!”苏叶怎么会不见!

    “先生还睡着,苏小姐,是苏小姐不见了!”

    凌数奔过去,向着南面的房间,空空如也,床铺乱糟糟的,还有睡过的痕迹,阳台的玻璃门大敞着,外头游泳池平静无澜,远处微亮,就要天亮了。

    护士穆德萨的突然问:“井田教授还在吗?”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凌数呵斥问:“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穆德萨畏畏缩缩地回答:“昨晚我看见井田教授出去接了个电话,鬼鬼祟祟的样子……”

    “为什么不早说!”

    “我,我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现在也不是问责的时候,责任最大的,莫过于凌数自己,他叫方睿,“去,把先生叫醒!”

    方睿:“可是凌总您?”

    “准备直升机,我现在就出发,找不到,提头来见先生!”凌数说着已经飞跑出去,抓着另一个日本研究员,在路上好问清楚情况。

    周浦深被叫醒,深邃浅瞳眯着,方睿跪在地上,用最快的速度说明了情况。下一秒,房间的门被摔得震天响,周浦深已经不见人影。

    他一边登机,一边给浅川打电话,那边刚接电话,周浦深戾声说:“说,你有上什么目的!”

    “是周先生啊,你问什么我不太明白。”

    周浦深:“给你一秒钟时间,如果不说,十分钟后你东京老宅可不安生!”

    浅川哼哼着笑了,“周先生,在非洲我不能奈何你,在我的老窝,你想对我怎么样,未免太自负了些吧。”

    周浦深:“你知道的,我能不能!”

    这时候另一个研究员终于低声说:“也许我,可以知道,井田想要干什么。”

    “说!”

    研究员吓一跳,吞吞吐吐说:“我和他是同事,但是周先生,我绝对是正统的研究人员,有自己的职业信仰,我不会......”

    “说重点!”

    “……我发现井田在研究病毒的时候方向很奇怪,我们都在研究抗击病毒的抗体和药物,企图研制疫苗,而他似乎更热衷病毒的样本,先生知道我的意思吗,就是......”

    提取出来,控制病毒。埃博拉病毒虽然十分凶悍,但是感染者往往很快死亡,病毒离开了宿主便不易存活,高温和干燥都会杀死病毒,所以至今没有人能提取出样本。

    如果提取出来,能够保存,那么它将成为十分可怕的生化武器。

    浅川,这回,是在做一件危害全球安危的事!这已经不是商人的行为,这是恐怖分子!

    研究员冒着危险,说:“苏小姐无疑是很好的宿主,病毒在她体内两天,没有十分剧烈的反应,这会大大提高提取的成功率,而且......”

    “说!”

    “而且苏小姐这个时间段,正合适,早了,病毒繁殖不多,晚了,病毒太凶悍,增加风险性。”

    周浦深是了解浅川的,这里头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他想要打击他。

    之前的挑衅,原来都是想让周浦深和苏叶,误以为他的目标在油田,在苏叶,混淆了视听,又顺理成章地在他的实验室安插他的人。

    周浦深的眼神,狠戾深沉,“哪里适合这样的实验!”

    “原始森林,足够隐蔽,而且潮湿,不见日光。”研究员说。

    原始森林……

    周浦深再次拨打了浅川的电话,链接上拉各斯的电脑终端,那头还得意得紧,“怎么,周先生,是炸了我的东京老宅啊,还是怎么的,火急火燎来秀优越么?”

    “你要明白你现在在做什么,你在与世界为敌而不是我,生化武器不是说着玩的。”

    浅川还是笑,“你有什么证据,别乱说话我担当不起。”

    那头意识到他在套话,赶紧挂断。

    周浦深吩咐方睿:“联系肯尼亚、埃塞的军方,说我周浦深,要借人!通知拉各斯方面,把定位确定下来,这段音频处理一下,让浅川感受一下座位恐.怖分子被全球通缉的滋味。”

    “是!”(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