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5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5: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5
    赵玮伊跑出来以后,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就沿着马路游荡。

    走到购物中心的小广场,天色沉下来,没一会儿就下起了雨超市的广告牌上一条条黑褐色雨渍,有些脏了。

    拉各斯的雨季又要来了,她来非洲竟也将近一年了。

    第一次和凌数近距离接触,就是他来接她那回,雨下得很大,他们俩撇下苏叶等周浦深,驾车驶离。

    她觉得凌数是个很无趣的人。

    她说:“我先约的苏叶。”

    凌数说:“赵小姐,约人讲究先来后到。”

    她不满,“那也是我先,周先生后。”

    凌数回答:“先生说他先,就是了。”

    还真是一本正经。

    第一次见面,是在慈善宴会上,父亲把她带着,就是为了塞给周浦深。她知道父亲打的什么主意,她也正是打着拿下周浦深的名号,让父亲同意她来非洲做志愿者的。

    那时凌数站在周浦深后面,赵玮伊完全没注意到他,等周浦深说“有事可以找凌数”的时候,她才看见他。

    他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不耐烦。她可以看得出他对她的嫌弃,即使不太明显。

    到非洲以后,她有事没事就骚扰他,就是想看看,他能忍她到什么时候。

    下雨了打不着车,找他;没车不方便干活,找他;签证出问题,找他;来姨妈了请不了假,找他;被何陆北吼了,找他......

    那天她坐在他沙发上,哭湿了他的抱枕,他的脸都是黑的,她不管了,心情不好,他要骂就骂好了。但是直到她哭累了昏睡过去,还是没有听到他骂她,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他床上。

    赵玮伊在遇到何陆北之前,也是不缺追求者的,感情的事,多少懂些,凌数的不正常,她渐渐感觉到了。

    她不讨厌他,她甚至清楚的知道,他比何陆北优秀一百倍,但有什么办法,她喜欢何陆北。

    凌数总是摆着一张臭脸,但做的事,总让人觉得暖心。有求必应,无论合理不合理;思虑周全,无论她需不需要;无微不至,即便她态度暧昧不明。

    她贪恋他的温暖,却又坚守自己所谓的爱情。

    “赵玮伊,你是个人渣,所以不值得可怜,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

    她站在雨幕里,自言自语。

    突然有人叫她,声音穿过雨帘,变小了,来自远处,“玮伊!”

    她偏头看,男人撑着伞跑过来,神色焦急。到了她面前,把雨衣给她披上,伞也向她倾斜。

    她亮起来的眼神,又暗下去。

    何陆北说:“失望?”

    她点头说:“是。”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直接,何陆北瞥一眼雨帘,搂她的肩往停车场走,她挣开了些,何陆北说:“小心身体,这时候感冒发烧可不是小事。”

    上了车也只能堵在停车场出口,何陆北一直按着喇叭,赵玮伊看看他,说:“你可以不用那么殷勤。”

    何陆北闻言,转过头说:“我没有不耐烦。”

    “我没说你不耐烦。”

    何陆北自知此地无银,没再说话,转过头去,看雨刷的痕迹。

    赵玮伊看到他咬着牙的下巴,线条紧绷。她轻哼一声,说:“何陆北,你是不是收到法院传票了?”

    他的动作明显一顿,“玮伊,你在说什么啊?”

    “你的办公室抽屉里,我看见了。”她淡淡说。

    他一时无话。

    赵玮伊说:“其实你没有必要这么做,你在我这里更不会得到什么,别说我现在心思不在你身上,就是在,我也爱莫能助。”

    何陆北急了,“什么意思?”

    赵玮伊看他的反应,鼻息里哼出一声,哂笑,她在他心里头,真的从头到尾都是工具。

    现在是,从前也是。

    她一直以为他是因为烦了她才跑到非洲来的,之后才明白,他正是为了从她父亲那里取得非洲合作商渠道,才和她在一起演了那一个月的戏。所以拿到了,自然就要散了。

    而现在,他在非洲的黑药生意暴露,眼看就要不行了,又回来找她,企图再从赵氏得到支援。

    以前的赵玮伊,别说全部身家,就是豁出性命也要保他周全,他没有珍惜,而现在,她赵玮伊有了别的念想,已经与他无关了。

    赵玮伊转过头,盯着他的眼睛,“赵氏,已经被rc收购了,即便是我爸,现在也救不了你了,更何况,我一点都不想救你,你自求多福吧。”

    她拉开门下车了,雨水淌在脸上,竟是温的。

    她不仅人渣,她还瞎,所以,一切都是她活该。

    在rc的荫蔽下,子公司很快注册好挂牌,正式开始运营,单独辟开了一层楼来办公,苏叶任执行总裁,在办公室没有腾出来之前,在周浦深的办公室办公。

    这一消息又引起了一波讨论,说苏叶这是皇帝不在,皇后临朝,不合规矩。也有说她还没嫁进周家,甚至周浦深都没公开承认她的身份,她就已经开始摆架子了。

    苏叶左耳朵进右耳朵,这回是真的已经不在意,高处不胜寒,总会有人议论,哪里顾得上来。

    “真正的强大,是从自己开始的。”周浦深这样告诉她。

    心太狭隘,又怎么能站在他身边。

    所以她每天上她的班,开她的小灶,让别人说去。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嫉妒。

    临睡前,她计算着日子,周浦深的一段隔离期就要过去了,她要不要去看看他呢?

    想着,拨通了视频。周浦深很快接起来,说:“怎么了,睡不着?”

    苏叶疑惑:“不是啊,不是每天的例行视频吗?”

    “嗯?”周浦深说,“洗澡前不是已经视频过了么?”

    苏叶怔住。她呆呆地回想了一会儿,“我没印象啊,昨天是洗澡前视频的吧,你记错了?”

    周浦深抿着唇,当真思考了一会儿说:“嗯,是我记错了。”

    然后苏叶开始汇报今天自己的情况,“午饭吃的小炒肉,新聘的这个厨师做的一手正宗的川菜,都好吃,只不过我不敢吃太多辣,还有啊......”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完全重复着上一次视频时说的内容。

    周浦深只听着,见她慢慢阖上眼皮,困极了睡去,才远程吩咐火锅:“把她的手机拿远些。”

    又蹙眉,联系管家,“她今天中午吃了什么?”

    管家有些懵,反应过来后回答,“酱猪蹄和牛腩面。”

    “昨天呢?”

    “昨天苏小姐想吃辣,厨师做了些川菜,但先生放心,有辣味,没多少辣椒。”

    挂断电话周浦深又把研究员叫来了,说了苏叶的情况。

    视频过,她忘记了,她说过的话,她也忘记了,甚至记错了中午吃的什么……

    这对记忆力惊人的苏叶来说,十分不正常。

    研究员说:“这是比较严重的健忘症,是后遗症,苏小姐痊愈都已经一个多月过去,现在才有病症,证明她原先的记忆力水平很高。不需要太担心,只要好好调理,可以恢复的,只是目前的状况,可能会给她的生活带来很多不便,如果不小心,可能会因此抑郁。”

    周浦深紧紧蹙着眉,“我的隔离期还有多久?”

    研究员说:“这一次的,这两天就结束了,接着是苏丹型的试验。”

    周浦深说:“推一推。”

    “嗯?”

    周浦深:“给实验室放次假。”

    “放多久?”

    周浦深:“再打算。”

    研究员:“那位苏丹型的病人现在已经在救治,如果推迟,那就很难找到合适的病体了。”

    那就意味着,研究结果有缺憾,之前的努力,不说功亏一篑,也是事倍功半了。

    周浦深毕竟已经做了那么大的牺牲。

    “现在这些不重要。”周浦深说。

    研究员看他电脑界面上,苏叶的睡颜恬静,突然就明白了,点点头就出去了。

    苏叶这个时候,需要人陪。这是周浦深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第二天秘书来通知苏叶,后天就是“深瞳”品牌发布盛典了,让她挑一挑礼服。

    苏叶讶然,“今天几号了?”

    问完自己也惊讶了,她什么时候忘记过日期,更不用说盛典那么大的事。

    挑完礼服她又忙活了一会儿,回过头来又在想,她刚才挑了什么颜色的礼服来着?

    她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大正常。又摇摇头,可能只是这两天事情太多,她宽慰自己。

    这一次的发布会,不同于上次,是rc给深瞳石造势。这回的发布会,是子公司成立的发布会,也是第一批宝石作品展示会,是给品牌打响第一枪的关键,所以苏叶很重视,也盯得很紧。

    她早早就到了会场,亲自监督,从摆设到安保,都亲自过问,她拿了笔记本,一项一项的记。

    秘书说:“总裁,您居然也要记东西呀?”

    往日苏叶都是过目不忘的。

    苏叶一愣,微笑说:“因为很重要。”

    员工听了,也提起十二分精神。

    品牌请了两位司仪,一位是拉各斯本土著名主持人,一位是来自香港的主持人,这一点上,子公司沿袭母家rc的习惯。

    宣传部最终选择了亚裔国际小姐领衔走秀,rc的形象代言人陈嘉也在列。再次见到陈嘉,苏叶已经没有太多印象,陈嘉提醒说:“在香港,您给我提过裙子。”

    身边的人给陈嘉捏一把汗,陈嘉也是愣了,但她想不到别的能让苏叶印象深刻的事情了。

    苏叶倒是不介意,微微笑说:“又见面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又见面了,但是身份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当初,苏叶给陈嘉提裙,现在来看,陈嘉给苏叶提鞋子都不太配。

    毕竟她的鞋,周先生还提过呢。

    炫丽的灯光结束后,发布会拉开序幕,苏叶作为总裁代表公司致辞,介绍了区别于其他绿宝石的品牌概念和轻奢轻流行的独特运营模式,然后首席设计师被请上台。

    深瞳的首席设计师是近年乍起的鬼才设计师伍恩,他出身英国贵族,不缺财不缺势,所以从来只做独立设计师,不为钱,只为自己高兴。

    这次出山,自然要被记者问及原因。

    伍恩说:“我父母早亡,我的叔父是影响我最深的人,在贵族,设计师不是什么正经职业,他是唯一支持我的人,他曾在非洲奉献大半生,并且结识了我身边这位,苏小姐。”

    苏叶是惊讶的,伍恩是周浦深请来的,脾气很怪,除了工作,她没有接触过。

    “一种宝石被开采的初衷,竟是为了给个贫困的村子开路,我相信,这种宝石,一定可以熠熠生辉,所以我愿意让它更闪亮。”

    记者:“伍恩先生,能详细说说吗?”

    伍恩难得的好说话,“我可以接一个专访,就当是给我的好朋友周先生,造势。”

    说完他冲苏叶眨了眨眼。

    苏叶干瞪眼,造势,给周浦深造什么势?

    记者:“今天的代表作,明日之星,是不是您设计的第一件深瞳石作品呢?”

    伍恩说:“不是。第一件作品,被好友周先生,拿去求婚了。”

    他说完就下台了,留苏叶应付记者的长.枪短.炮。

    记者:“苏小姐是否即将和周先生成婚?”

    “为什么一直到现在周先生都没有现身回应过?”

    “今天发布会周先生为什么缺席?”

    “……”

    一涉及八卦问题,场面就有些镇不住,苏叶始终保持微笑,颠颠手说:“请问一些与我们的品牌相关的问题。”

    “你和周先生是不是因为宝石相识呢?”

    “能跟我们讲讲你们的爱情故事吗?”

    苏叶的助理上台说:“时间有限,这个环节暂时只能到这,别的问题媒体朋友可以在稍后的采访时间提问。”

    保安护着苏叶下台了,一路往后台走。

    助理刚要推开门,门从里面被打开。

    苏叶抬眼,看到徐步走来的周浦深,西装革履,头发向上梳,精神倜傥。她这些日子看惯了他耷拉着刘海的样子,一时竟有些恍惚。

    这边动静不大,但周浦深的出现总是秒杀菲林。

    那头,国际小姐正在展示珠宝,记者本都拍着,镜头的方向突然就转了。

    周浦深走近了,捞过苏叶的腰,旁若无人地先在她嘴唇上偷了香,拥着她重新进了宴会厅。

    他在,记者拍归拍,始终是不敢上前,他就走上台,改作牵着苏叶的手。

    他先提步上去,回头小心牵她上去,搂着她的腰转过身,正正对着话筒。

    动作行云流水,极尽温柔,看着熟稔默契。

    这一刻,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眼底里的爱意。

    周浦深说:“来晚了,先道个歉。”

    寂静。

    周浦深给谁道过歉?连抱歉都不曾听过。

    他又说:“对我爱人。”

    “......”(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