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7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5: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5
    苏叶以为周浦深是为盛典回来的,歇息两天该回实验室去了,但他呆了快一周,完全没有走的意思。

    最可恶的是,他不去公司,事情还是交给苏叶打点。他呢,给苏叶当司机,早上送上班,下午接下班,偶尔中午会到公司陪她吃午饭。整日悠哉悠哉清闲得很。

    苏叶抗议:“你再不回来,员工都要以为rc倒闭了。”

    周浦深道:“不会,他们都知道我日理万机。”

    苏叶:“……日理万机?你现在跟坐月子的妇女有什么区别?”

    周浦深搂她的腰,下身贴紧,“有没有区别,你不清楚么?”

    苏叶没办法跟这个越来越无耻的人交流了,推开他去工作。

    周浦深弯一弯唇角,“宝贝,晚上来接你。”

    “走走走,赶紧走。”她打发他。

    他偏就起了坏心了,走到办公桌边,提起她自己坐到椅子上,拽她到腿上就亲,她刚开始还推搡,没一会儿就软了,他觉得坐着吻不带劲,抱起她放在办公桌上,自己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亲吻她,手还锢着她的脑袋,扣着她的腰。

    秘书意思意思敲门就进来了,瞪大了眼捂着嘴又出去了。

    平日里苏叶不计较繁文缛节,让她们下边别太拘束,她也习惯了敲门就进。

    今天这场面,也太香艳了。

    原来先生和卡罗琳是这种调调!先生看着矜贵得很,亲热起来那架势霸道又风流,卡罗琳也是,看着优雅大气,在先生面前就小鸟依人了,真是难得一见。

    最后把苏叶吻得七荤八素摸不着北了,周浦深潇洒走人。

    实际上他哪有悠闲自在,等着他处理的事还很多。

    比如现在,他要去会一会他的堂弟了。他竟到近年才得知,他那看似禁欲的叔叔,还有这么一笔流落在外的风流债。

    周浦深的叔叔周颉,原本是rc的董事,rc转型之时,他死活不同意将业务重心转移到非洲,但最终周宪还是决定采纳周浦深的建议,并将实权交给周浦深。

    周颉因此自立门户,面上划清界限,背地里搞着不正当竞争的勾当,窃取商业秘密,雇佣商业间谍,最终被周浦深识破,锒铛入狱。

    最后周颉在狱中自杀。说是被狱友嘲讽,干不过侄子,白长了这么些年岁。之后又在狱中听说周浦深端掉了他所有的皮包公司,正规经营的事业也被逼上绝路,他一身傲气,不甘受辱,一头撞死在监狱厕所隔断墙的直角上,死的时候还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之后一段时间,周浦深,甚至周宪,在周家的名声都不算好,周浦深也没有再去参加过什么家族聚会。

    好在家族里,财势最大的,还是周浦深,他对这些所谓亲缘血脉,没多大感觉。即便家族逐渐散了,他也没在意。不用应付所谓的“亲戚”,也挺好。

    这么多年过去,不曾想还能牵扯出事情来。

    这个周牧,倒是与他父亲周颉很不同。

    周颉孤傲,周牧却是长袖善舞的圆滑个性,如此,才能在混乱的非洲左右逢源,根据周浦深的调查,为这周牧所用的人,不乏政军界人士。

    这些年rc在非洲,也算是沉沉浮浮,树敌不少,周牧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在背后捅了那么多次小刀子,没有撼动rc,只不过是让rc痒一阵子。

    没有人查到过他,因为他惯用的招数就是借刀杀人,rc往往能够迅速处理掉对手,查下来有因有果,自然以为事情就了了。

    不曾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周牧真正进入周浦深的视野,不是因为他的谋划被识破,是因为苏叶。

    说出来苏叶大概又要不高兴了,每一个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底子都被周浦深查了个遍。

    周牧错就错在,招惹他的女人。否则拉各斯华人那么多,周浦深绝不会关心一个小工程师的死活。

    医院的小花园里,周牧坐在轮椅上等周浦深。

    到了地方,周浦深让方睿在十米开外等,方睿说:“先生,恐怕这里也不安全。”

    这个医院,既然能默不作声地接纳受了枪伤的周牧,没上报,就证明,这里已然是周牧的地盘。

    周浦深说:“无妨。”

    医院是周牧的地盘有什么关系,拉各斯是周浦深的地盘。

    周牧扭着轮椅,转过来看周浦深,说:“坐。”

    周浦深居高临下,瞥他的腿一眼,在边上的石凳坐下了。

    “周先生还真是气定神闲,不担心某个角落,藏着我的狙击手么?”周牧说。

    周浦深说:“你不会。”

    周牧哼一声,“就那么有信心我不敢直接对你下手?”

    周浦深反问:“你有?”

    确实没有。

    周牧说:“你不会放过我,对不对?”

    周浦深说:“本来会,现在......你动了不该动的人。”

    他之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久,一方面是他没有真正惹到他,那些小动作好比蚍蜉撼大树,没什么实质性伤害,另一方面,也就当是给周颉面子了。

    周牧沉默几秒,知道他指的是谁,却也不辩解,不论他初心如何,错了就是错了。

    周牧问:“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

    周浦深说:“内罗毕爆炸案。”

    周牧联合了反对派,想要削弱周浦深支持的军方实力,引发民乱,趁机拿下在肯尼亚的矿产生意。但没想到军方一早就得到消息,将计就计。

    若不是浅川援助,周牧那时候就已经无法脱身了。

    这么早?周牧说:“那为什么不处置我?”

    周浦深说那么多,已经耐心耗尽,但看周牧熟悉的眉眼,还是回答:“想看看我周家的人,有几分出息。”

    他很想知道,周牧能搞出什么名堂来。一个人,没有背景没有势力,在非洲独自闯荡,集结了这么多人,有了宽广的人脉,可以说,周牧不差。

    但是他没有想到,最终没有用在正途上,周浦深说:“如果你正经做买卖,周颉也许能瞑目了。”

    周牧愣了会儿,抬眼看周浦深。这个堂哥。他头一回正视他。

    周牧一直认为,周浦深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够狠,听闻他才20岁的时候,就军界大佬的宴席上,看着叛徒被残忍杀害,就能眼睛都不眨一下。

    现在,周浦深在这里,告诉他,他不计较,都是因为看在他爸的面子上,看在血缘的面子上。

    周浦深竟希望他闯出一片天来。

    呵,真讽刺。

    周牧却相信,他说的是真的。莫名的相信。他问:“你想怎么处置我?”

    周浦深说:“去自首吧。”

    周牧说:“如果我不呢?”

    周浦深说:“随你。”

    说完他提步离开,方睿突然大喊一声,“先生小心!”就要扑过来,被周浦深抬手制止。

    周浦深停下脚步,回头。周牧的枪眼,正对着他,“周浦深,害死我父亲,你可曾有一刻懊悔羞愧过?”

    “没有。”周浦深答,完全没有犹豫。

    周牧给枪上了膛,冲着石凳开了一枪,崩出了一个大洞,石渣子飞溅。方睿也赶紧拿起了枪对着周牧,周牧问:“大不了同归于尽,我再问一遍,你有没有后悔过?”

    方睿急道:“先生闪开。”

    周浦深说:“没有。”说完转身就走,步伐沉稳。

    预想中的枪声没有响,周牧的手最后还是放下了,颓然看着周浦深离开的背影。

    方睿持枪后退,退到安全范围才转身跟在周浦深身后。还心有余悸。先生就是先生,这个时候还能气定神闲。

    按照周牧那个时候的精神状态,一激动失手都有可能,方睿忍不住问:“先生你真的不怕吗?”

    周浦深上了车,“枪里没子弹了,怕什么?”

    “诶?”方睿愣怔,“您怎么知道?”

    “石凳上那枪开完以后,枪栓已经停在末尾,证明已经是最后一颗子弹。”周浦深淡淡说。

    方睿还是愣怔地点点头。这么危急的时刻,还能注意这些细节,这就是先生之所以为先生的原因。他得闯荡多少年才能做到啊。

    周浦深往着窗外不说话了,周牧,还真的想过要他的命。

    方睿问:“先生,现在去哪里?”

    周浦深说:“去周姐火锅。”

    方睿:“先生要去找周牧的母亲劝他自首吗?”

    周浦深说:“不,学做火锅。”苏叶看起来不是很喜欢家里的厨师做的火锅。

    “……”不是有大厨吗学什么啊学,方睿腹诽。

    快午饭的时候,苏叶问秘书:“先生要过来吃饭吗?”

    秘书回答:“呃,现在没有消息过来。”

    那就是不来了,苏叶说:“那我与你们吃食堂,下去吧。”

    秘书走了,苏叶蹙眉,怎么觉得今天,手底下的人都怪怪的。

    和员工一起吃了顿午饭,苏叶上了躺洗手间,还没进去就听到里边有人在提她的名字。

    “卡罗琳厉害啊,勾得先生那个紧哦。”

    “是啊,在办公室就……还真是开放。”

    “那也得注意点吧,怎么说也是办公室。”

    “如果对方是周先生,你会控制得住?”

    “也是哦。”

    两个女人咯咯地笑起来,苏叶转身走了,腹诽,什么啊,到底是谁克制不住啊,这个周浦深,把她的名声都搞臭了,下班看见他,她饶不了他!

    刚准备午睡,私人手机响了,她见号码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拍拍脑袋,苏叶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的记性真的大不如前了。

    她接起来,声音一出来,她惊讶,“周牧?”

    因为安娜的关系,她已经许久没有联系周牧了,甚至没有再去吃火锅。

    那边说:“有空吗,看到你痊愈的消息了,有空一起吃个饭吧,看看我们的大英雄。”

    苏叶笑,“真是抬举我了,没问题,你叫上安娜一起吧,好久没聚聚了。”

    周牧停顿半秒,回答说:“好。”

    “嗯.....”苏叶在想着时间,她要是占用了晚饭时间,周浦深可是会变身醋桶的,“那就周六午饭,怎么样?”

    周牧说:“都行。”

    苏叶说:“那地点你和安娜商量,告诉我一声就行。”

    周牧说:“好。”

    晚上苏叶还是跟周浦深提了一嘴,小心翼翼地措辞,“你放心,我是和周牧和安娜一块儿吃饭,不是单独。”

    周浦深正在给她倒牛奶,闻言挑挑眉,“你倒是看得明白。”

    他还以为周牧对她的那点心思她看不清楚呢。

    苏叶瘪瘪嘴,“这么说,你同意了?”抱着他的手臂,仰头讨好。

    周浦深低头睨她一眼,“你不是已经约好了么?”哪里有他反对的余地。

    苏叶掂起脚尖亲他的脸颊,“因为我知道我老公心胸宽广不是普通男人!”

    周浦深腾出一只手臂把她扣在怀里,“哦?”

    苏叶咧嘴笑,“是的呀是的呀。”

    周浦深说:“再叫一遍。”

    苏叶愣,想起来了,刚刚只是顺口,周浦深的重点抓得真奇怪,她耍赖,“什么啊?”

    “嗯?”

    苏叶:“你知道的,我最近记性不太好。”

    周浦深也不答话了,兀自喝了一口牛奶,苏叶以为他不计较了,刚要从他怀里抽离,就被捞回去了。

    他的吻落下来,鲜奶缓缓灌进口中,苏叶不敢推开,怕奶液滴下来,只好等他喂完。

    “好喝吗?”他问。

    真是太不要脸了,苏叶说:“不好喝。”

    显然,周浦深只是随口问问,并不在意她的答案,他放下杯子,双手抱起她。苏叶的脑袋高出了他的,低头看他。

    这样的角度,很少尝试,印象中他一直喜欢居高临下。

    他仰视着她,目光灼灼,“感觉好吗?”他问。

    眼神太醉人,苏叶鬼使神差地点头。

    “叫我。”

    苏叶:“周浦深。”

    “苏叶,只有我的夫人,能配得上我的仰望。”

    苏叶:“老公。”

    “嗯。”

    挫败喔!说好的下班饶不了他呢!

    角落里,准备来给苏叶送牛奶的佣人,掩着嘴散退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