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长路有灯火 > 第72章 结局(上)

第72章 结局(上)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5:3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5
    结局(上)

    苏叶出病房,重拨赵玮伊的号码,空号无误。她坐在病房外,神色不是很好看。

    想了想,拨了何陆北的电话。

    机械的女声提示无法接通,她只好留了条言。其实留了言大概也是没有什么用,赵玮伊和何陆北联系的概率本就不大。

    空号,那么有没有可能,赵玮伊已经离开非洲,注销了账号?

    苏叶起身,周浦深正从病房里走出来,她急道:“你能不能去查一查玮伊有没有出入境记录,她注销号码,是不是已经回国了?”

    周浦深抓过她的手,“已经派人去查,很快就会有结果。”

    确实是很快就有了消息,周浦深把手机递给苏叶,她却怔了,盯着手机,迟迟不接,周浦深摸她的脑袋,“接吧。”

    她犹犹豫豫地接过来,刚凑到耳边,那头孩童吵闹的声音传来,好久没有人说话,苏叶看着周浦深的眼睛,缓缓开口,“玮伊?”

    “苏叶。”声调低沉,语气平和。

    苏叶愣了一会儿,找回自己的声音,“凌总,回来了。”

    对方出乎意料的平静,淡淡说:“我知道了。”

    苏叶说:“我们在香港,他......受了伤。”

    赵玮伊说:“我知道,刚才方睿告诉我了。”

    “你在哪里?”苏叶问。

    “尼日利亚。”

    “嗯。”苏叶一时不知道要接什么话。她想象过赵玮伊听到凌数消息时候的反应,惊喜,激动,甚至喜极而泣。现在这反差令她不知所措。

    两厢静默间,电话那边传来小孩的声音,离得远听不真切,但苏叶捕捉到了一个称呼,“nun”,修女。

    接着有小孩来跟赵玮伊说话,拉她过去唱颂歌,赵玮伊应付了小孩,回到电话里,对苏叶说:“还有什么事吗?”

    苏叶问:“你在教堂?”

    “嗯。”

    苏叶:“不在拉各斯了么?”拉各斯天主教徒少,教堂更少,几乎也没有修道院。

    “嗯,没什么事我先忙了。”

    “等等,”苏叶急忙叫住,“你,不来看看吗?”

    那边停顿了,良久说:“平安就好。”

    电话被挂断了。苏叶眉头紧蹙,眼神飘忽,问周浦深,“这是怎么了?”

    周浦深说:“.”

    ,圣职志愿者,见习修女候补人。

    “她已经见习一个月。”不是玩一玩,她是认真的。

    苏叶这回是真的怔住了。她对修女的修成不是很了解,但知道修女不得婚嫁,要始终保持圣洁。

    从她目睹凌数独自面对浅川的枪口,就知道,自己欠凌数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在等待消息的日子里,她没多问,但日日夜夜在祈祷他平安归来。不仅是因为他是因她才生死未卜,更因为,她知道他是赵玮伊的希冀。

    这段时间,赵玮伊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历程,选择了这样一条路,苏叶无从得知,但想来该是万念俱灰。

    苏叶感到慌张,她觉得她必须做点什么,但是又觉得什么都做不了。

    凌数的反应,更是让苏叶彻夜难眠。

    他靠坐在病床头,仰头看着天花板,眼睛一动不动,颓垂的手心,还握着手机,页面上闪着赵玮伊的名字,没一会儿自动挂断,黑屏。

    她没见过这样颓然的凌数,在她的印象里,凌数就像个生动的机器人,理性有余,感性不足,没有喜怒的概念,脑子里只有一项项程序任务。

    凌数是赵玮伊的救赎,现在想来,赵玮伊何尝不是凌数的救赎?

    苏叶再一次翻身,翻进了周浦深怀里,她小心翼翼地抬头,昏暗光线里,对上周浦深等候已久的深瞳。

    “吵醒你了?”苏叶说。

    周浦深把她搂紧了些,“你想怎么做?”

    他不会安慰人,只是想告诉她,他在,她想做什么,他都尽全力保驾护航。

    苏叶往里蹭了蹭,在他腋窝里躺好,沉了声说:“不知道,但我想回尼日利亚了。”

    周浦深说:“我陪你。”

    “公司过两日有股东大会,你还是留在香港吧,我也该回去管管我的小公司了。”

    周浦深说:“好,我派人送你。”

    “嗯。”苏叶搂住他的腰,把脑袋搁在他胸口听他的心跳声,蓬勃有力,沉默好久,在周浦深以为她睡着了的时候,突然说:“等事情都安排好,我们结婚吧。”

    周浦深浅薄的睡意一下子散去,黑夜里眼底闪过亮光,身子却一下子僵直了,苏叶感觉耳朵底下的肌肉绷得紧紧的,硌得慌,抬起脑袋看他,“不好吗?”

    他猛地坐起,连带她也被捞起来,迷迷糊糊被抱在他怀里,坐在他膝上,他的吻转瞬就落下来,容不得她思考。

    等他如火的吻结束,苏叶还怔着,怎么突然就像猛兽一样了?

    周浦深看她瞪大眼盯着他,有些哭笑不得,看来他的狂喜她并未感受到,她只觉得奇怪。

    怎么会有聪明成这样,又糊涂成这样的人呐,周浦深弯着唇角,眉梢上挂着喜悦,“宝贝,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

    苏叶懵,她说,等事情结束就结婚。又哪里不对劲么?他们经历那么多,难道其中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解决?

    “你在求婚。”周浦深彻底被她的脑回路折服。

    哪有女人求了婚还不自知的,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交给他来做么?

    苏叶这才反应过来,后知后觉自己吃了亏。

    她的话脱口而出,几乎没有经过脑子,从心底里发出。

    她重新窝回他怀里,沉默不作声了,看起来似乎在发呆。

    她觉得自己很幸运,能拥有一段这样的爱情。在她的心底,她的另一半,除周浦深之外已没有多余的备用人选,顺其自然到结为秦晋之好都不需要邀约,她认定他是唯一。

    毫不质疑,成为本能,仿佛信徒,刻骨铭心发乎本心的虔诚。

    她嗅着他的气息,沉沉睡去。

    黑夜里还有一双眸,长久地注视她的发顶。

    她送上门来了,他哪里有放过的道理。她求婚用说,他就用行动回复好了。

    苏叶回到拉各斯,处理了堆积的事务,好在公司在管理上借鉴了母公司rc,系统完整,井然有序,所以苏叶离开这一段时间,公司也没有乱套。

    秘书在一旁报备这两日的会议安排,苏叶一边听一边在浏览文件,时不时点点头,秘书说完,还没有出去的意思,苏叶抬头,“还有什么事么?”

    秘书小心翼翼地递上便签条,“卡罗琳,我记在这了,贴在电脑上还是文件夹上?”

    苏叶说:“不需要了,以后都不需要,”她两指点了点太阳穴,“我记得住。”

    秘书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是如负释重,她笑起来说:“太好了,那,我先出去了,您有吩咐叫我!”

    “嗯。”苏叶淡淡回复。

    秘书出了办公室,低声但难掩兴奋地说:“告诉你们,卡罗琳终于回来了!”

    众人:“我们都知道啊。”

    秘书说:“我说的是,计算机卡罗琳!”

    众人:“你是说,卡罗琳的健忘症,好了?”

    秘书:“没错!或许她从来就不知道她得过健忘症。”

    众人都喜上眉梢。这周末等电话,随时听候命令来加班的日子,总算是熬到头了。

    有人突然感慨,“哎,要是有个男人对我能像先生对卡罗琳一半好,我就是折寿也甘愿。”

    “三分之一也行啊。”

    “百分之一都行。”

    “哎--”

    一阵感慨。

    项非突然出现,说:“要是长我这样的呢?”

    众人:“算了,还是单身吧。”

    项非:“我老婆对我也是崇拜得不得了的,你们这些小姑娘,不懂得欣赏。”

    说着他进门给苏叶汇报工作去了。他现在是公司的副总裁,苏叶不在的时候,工作由他接手。

    当年带的小女生,如今变成了自己的上司,还提拔了自己。项非从事宝石矿产研究大半辈子了,和妻子聚少离多,虽然很喜欢自己的事业,但还是想要退下来,上一份普通的行政班,弥补多年空缺的亲情。这种念想只放在心里,他没提过。

    苏叶找到他,只说:“您该享受享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了。”

    她在他下头工作没多久,但似乎什么都躲不过她的眼睛。

    公司里,周浦深和苏叶的事总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经久不衰,多的是说苏叶配不上周浦深的,项非总是替苏叶打抱不平,如果说苏叶都配不上周浦深,那周浦深大概就要孤独终老了。

    他越看苏叶越顺眼,像半个女儿一般,莫名的觉得自豪。逢人就说,当初苏叶在自己的组里,自己的要求有多严格。

    苏叶见项非进来,笑说:“这段时间幸苦组长了。”

    她还保持着之前对项非的称呼,项非说:“管理公司对于矿研来说,辛劳程度都不能比了,多大事,不过你总算是回来了,身体好些了?”

    苏叶说:“都好了。”

    “那就好。”

    项非聊了一会儿,才说正事:“下一期的主题还没有定下来,我想着还是等你回来做决定,这里有几分提案,你看一看。”

    苏叶接过,翻了翻,阖上了,说:“下一期的,就按之前,投票决定就行,然后下下期的,可以暂时不用忙活,让人咨询一下在这边建立基金会的条件。”

    项非问:“公司要建立基金会?”

    苏叶想了想,“看情况。这段时间看来还是要幸苦你了,我需要去趟东南部。”

    项非:“说不上辛苦,东南部有业务要谈?”

    苏叶说:“不,私事。”

    *

    下着雨的伊莫州有些凉,高大的树木掩映着伊斯特修道院的大门,大片青草地氤氲在水汽里,苏叶撑着伞站在门口,等候来迎接的嬷嬷。

    沉厚的大门被打开,穿着黑袍白头巾的修女嬷嬷冲苏叶点点头,带着她穿过主教堂、圣坛,到了神学院门口,“您在这等一会儿。”

    修道院里很静,置身其中,苏叶的脚步都轻了些。周围有结伴来往的修女,目不斜视地走过,苏叶收了伞,在沿廊下等。

    钟声响起,辽远旷然,在静谧的修道院回响。成群的修女从楼里出来,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着脸,赵玮伊的肤色在其中很显眼。

    她也一眼就看见了苏叶,顿了会儿,朝苏叶走过来。

    到了跟前,嘴角弯起幅度问:“你怎么来了?”

    像是要好的闺蜜始终保持联系,又许久不见,语气平淡又熟稔。

    “玮伊--”

    “在这里我叫凯瑟琳。”

    苏叶愣了一瞬,说:“凯瑟琳。”

    “嗯。”

    苏叶说:“来了,又不知道要说什么,随便走走,聊聊?”

    赵玮伊微微笑说:“苏叶,我想你现在一定很紧张。”

    她多么了解她,越是害怕,越是强装镇定,“你在害怕什么呢?”赵玮伊说。

    苏叶低头看自己沾湿了的鞋面,“玮伊,我知道你恨我,可我还是来了”她顿了会儿,问:“你爱凌数吗?”

    赵玮伊望着远处高耸的尖塔,“你问我这个做什么?”

    苏叶说:“凌数他在等你。”

    赵玮伊说:“我的事,似乎用不着你管。”

    苏叶说:“你怎么看我无所谓,凌数真的......”

    赵玮伊打断她,“苏叶,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她收回远眺的目光,直直看苏叶,“你就是太瞧得起自己,总以为自己的想法就是别人的想法,你认为我恨你,就不联系,甚至连感染埃博拉那么大的事,也一点都没有让我知晓,你的事,我需要在新闻发布会里知晓,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不是朋友?”

    苏叶懵住了,反复琢磨她的话,想不出所以然来。

    赵玮伊说:“听到凌数为了救你,失踪,我是怨你,如果不是因为你,他不会以身犯险,那种绝望过去以后,我知道,这些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因果报应罢了,我甚至想过我是不是他的克星,为什么他才刚刚跟我表白,就生死未卜。

    似乎所有与我亲近的人,都不得善终。除了凌数,我妈,生下我就死了;何陆北,兜售黑药,如今身陷囹圄;我爸,公司破产之后,就被我后妈和我那可爱的妹妹逼疯了;而你,遭受了那样非人的折磨,我听周牧说,你还因此得了健忘症?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熬过来的?”

    苏叶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健忘症?她只当她是偶尔记忆偏差,竟是,健忘症么?

    何陆北,被收监了?兜售黑药?他是阿利茄医院事件的幕后人?

    她久久不说话,赵玮伊看着她,“苏叶,你别再自以为是自找不痛快了,我现在这样,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回去吧,和周先生好好过。”

    她说完,就要提步离开。

    不对,她说的这些,与她作修女没有直接联系。苏叶喊她:“玮伊,可凌数--”

    赵玮伊回头,“你回去告诉凌数,我真的不怪他。”

    最后苏叶只能目送赵玮伊离开,她肚子里装满了问号,出了修道院,即刻给周浦深打电话。

    拨出去才意识到,香港这会儿是凌晨五点。

    刚要挂断周浦深已经接起来,“去见赵玮伊了?”他问。

    听他语气清明,苏叶问:“醒了,还是没睡?”

    周浦深说:“刚到拉各斯。”

    苏叶讶然,“怎么来了?”

    周浦深说:“你需要我。”

    她沉默了会儿问:“凌数和玮伊之间到底怎么了?”

    周浦深说:“回家再说。”

    苏叶一路想,大概是想到了些眉目,只待确认。她即刻启程返回拉各斯,车子停在伊莫机场门前,助理去办理登机手续,她便坐在候机处等。

    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喊她:“苏叶--”

    她朝声源望去,安娜朝她奔过来,速度很快,转瞬便到了她跟前,圆目瞪得大大的,红血丝密布,头发也乱糟糟的,最重要的是,她的手瞬间就掐上苏叶的脖子,用尽了全力,手上青筋暴起。

    周围的骚乱起来,围观者众多,却没人真正来帮忙,苏叶感觉窒息感越来越强烈,眼睛却一动不动看着安娜的眼睛。

    她虽然一直瞪着自己,但是眼球涣散,看起来是癫狂,还是药物所致。

    很快惊动了机场的保安,安娜裤子头就挂着匕首,保安也不敢轻举妄动,缓缓靠近等着时机。

    安娜仿佛没有看见边上的人,开始冲苏叶一通吼:“你怎么不去死呢,你的命怎么就那么硬,蛇没咬死你,埃博拉都搞不死你,看来只有我亲自下手才能……”

    话音未落她已经被两个保安反扣住手,苏叶抚着脖子狂咳嗽喘了几口急气,终于顺了些。

    安娜这会儿好像已经失去判断的能力,陷入自己的幻想里,她以为她还掐着苏叶,“怎么样,慢慢窒息而死是不是感觉不错,你死不足惜,你把周牧还给我!你去死,把周牧还给我,周牧爱我,爱我!”

    保安没有手铐,就用粗绳子绑住了安娜的手,她挣扎间勒出了血,苏叶别过眼,慢慢凑近。

    保安说:“小姐,您离远一些,她的状况很像是吸食毒品过渡,会幻觉伤人.......”

    苏叶惊,“那快,先送医院!”

    “已经打过急救电话,医生马上来,您离远些。”

    安娜还在嘶吼着,声嘶力竭,“我的周牧怎么可以在监狱里度过一生,你,是你,你这个害人精,所有喜欢你的男人都不得善终!你死了,周牧就能出来了,你去死!”

    周牧......监狱……

    助理办完手续赶回来,看到这情况,赶紧先把苏叶拖远了,又给方睿去电。这要是苏叶出了什么事,他可别想干了。

    那边周浦深直接抢过电话,“不要登机,原地等着。”

    助理头一次和先生对话,唯唯诺诺称是。

    他把愣怔的苏叶安顿在头等舱候机室,这回是片刻也不敢离开,尿急也只能憋着。

    一个小时了,苏叶没有说过一句话,眉头也没有舒展过,睫毛煽动的频率也很慢,呆呆地不知道是吓着了还是发呆。

    周浦深一行人踏入候机室时,周围侧目,他到了苏叶面前,她还是呆呆地看着前方,目无焦距。周浦深叹了口气,缓缓在她面前蹲下,歪着头看她。

    他进入她的视野,她被动回视他。

    “宝贝--”周浦深抬手抚上她的脸颊。

    苏叶说:“都告诉我吧。”

    语气再平静不过了。

    周浦深说:“先回家。”牵起她的手,她缓缓站起来跟在他身后。

    *

    拉各斯常年高温,雨季漫长又恼人,道路泥泞,苏叶穿着雨靴走在通往小黑屋的小道上。

    她看着黑色的雨靴,款式真丑,当初刚来拉各斯,何陆北送她的,她嫌丑,从未穿过,今天出门,犹豫了会儿她终究是穿上了。

    拉各斯的看守局,俗称小黑屋。里头不供电,晚上是黑漆漆的,白天也看不见天。没有光,雨天也很闷热。闷中暑的人不在少数,何陆北就已经有中暑的迹象。

    他看了眼她的靴子,说:“外头下雨了啊?”

    这里面连外头的天气都无从知晓。

    苏叶点点头,“嗯。”

    “是不好看哈?”何陆北说。

    苏叶说:“还行,很方便。”

    何陆北说:“我后来也送了一双给玮伊,但是好像迟了,她已经有了别人送的。”

    场面静了会儿,何陆北又说:“谢谢你来看我。”

    苏叶说:“或许你可以申请引渡回国,判刑应该会轻很多。”

    何陆北说:“嗯,我知道,正在申请。”

    苏叶点点头。

    何陆北说:“是不是觉得我还是那副市侩的样子,没有一点原则和信仰?到现在还是想着怎么脱罪减刑……”

    苏叶想了想说:“对自己好一些,也是一种人生原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何陆北:“到现在还在安慰我,苏叶,谢谢你。”

    苏叶摇摇头:“你可能误会了,我并没有赞赏的意思。”

    何陆北沉默,低头盯着自己的手铐发呆,抿了抿嘴抬头说:“无论如何谢谢你来看我。”

    苏叶说:“你说过了,嗯,我也只是顺便,我是来看周牧的。”

    何陆北这回是真的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苏叶起身说:“再见何陆北,回国后……安好吧。”

    她没回头,何陆北脸上的泪,她没看见。

    被自己喜欢的人瞧不起,恐怕是比穷困潦倒更让人抬不起头的事情。

    苏叶是真的瞧不起何陆北。来看他,却也不是落井下石,朋友之谊,她尽了,就已是她能给的所有的宽容。穿上这双鞋,是缅怀,也是一种了断。

    缅怀那个,在她来到这个陌生土地之初,给予她友朋关爱的大男孩。

    虽然周牧做的事,更令人难以置信,但何陆北,更让人难以接受。

    苏叶的心很小,还是为赵玮伊愤愤不平。赵玮伊为何陆北,算是奉上了整个青春,他不屑,毫不留情的挥霍她的爱,到头来,又为了保命,转过头去倒追。说白了,还是在用爱情换取利益。

    真令人嗤之以鼻。

    可再怎么说,他也已经得到了该得到的报应。于情于理,她都不会再去踩上一脚。当然,也不能昧着心,去安抚慰籍。

    这是这段勉强称得上是友情的感情,最恰当的结局。

    周牧已经在等她。苏叶坐下后,他隔着玻璃,看了她很久,她也没有说话,就这么对视。

    她先打破沉默,“你的脚伤,好全了吗?”

    他中了凌数一枪,难怪那时候见面吃饭,他没有接送她,也没有站起来过。

    周牧低了头,“你都知道了。”

    “嗯,”苏叶直言不讳,“都知道了。”

    “我不知道浅川的目标是你。”

    苏叶说:“没有差别,周牧。”

    他怔了会儿,随即嗤笑起来。他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想的是,他的目标不是她,那么他的罪过也就没有那么深了。

    但是在苏叶看来,没有什么差别,他的目标是她还是周浦深,都否定不掉他的罪行。她站在大观上,鄙夷他的自私小器。

    周牧说:“我以为,你来看我,至少代表你不恨我。”

    苏叶说:“我是不恨你,用历史的眼光看,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事。”

    每个人出生之初,最早学会的,都是喜欢,是爱,喜欢母亲的怀抱,爱香甜的乳汁,只有慢慢长大,接触越来越多的人,才开始学会讨厌,学会恨。

    恨对她来说,算是一种修过学分的情感,如今回头去看,不过是一门功课,小时候她觉得她恨戴莉,后来她以为她恨周宪。可现在回头看,不过是年少,把没经历过的,没见过的所有不情愿的事,都称为讨厌,把不合自己意、影响了自己人生的人,都称为憎恨的人。

    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

    时间是最厉害的杀手,前尘旧事,想起来清晰如昨,但心境已大有不同。人都会遗忘,厌倦,变老,离去。用历史的眼光来看,其实都不是什么事。

    周牧看着她黑亮的眸,突然有种怅然感,又有种释怀感,矛盾交织。

    他说:“你能原谅安娜吗?”

    苏叶突然想起一句话。

    诚觉世事皆可原谅。

    可是,她轻吐一口气,“原谅什么呢?”

    周牧微惑,转瞬,像是茅塞顿开,心口一震。

    不知道要去原谅什么,或许就是最真诚的宽宥谅解。

    苏叶早早经历了太多超越年龄的事。比大多数人都要早早学到了恨。她曾以为那是不幸,但现在看来,早早修上课程,早早毕业,她如今的旷达也是同龄人所未能匹敌。

    周牧笑说:“不曾拥有你,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苏叶说:“一辈子还长,你还没有老去,又怎么能现在就去总结遗憾?也许有一天,有个人出现,你也会庆幸,没有放弃对前路的希冀。”

    周牧说:“谢谢。”

    这回苏叶微笑说:“不客气。”

    时间不多,她要离开了,周牧忽然叫住她,说:“有一件事,我想我需要告诉你,关于周浦深。”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