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长路有灯火 > 第76章 番外(2)

第76章 番外(2)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5:5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5
    番外(2)

    苏叶怀孕了,这是她始料未及的,比计划整整提前了两年。这让她措手不及,心情犹如坐过山车。

    不仅她,某个在安哥拉出差的大领导,听说连文件夹都拿不稳了。

    苏叶是害怕的。

    埃博拉病毒退散后,医生建议她五年内不能怀孕,她的血液条件还不稳定,怀孕与她,与宝宝来说都不是一件保险的事。

    周浦深的安全工作一直做得很好,有时候他勾得她快克制不住了,还要慢条斯理地做措施,她反而是猴急的那一个。

    即便在她的安全期,他也没有放任过,比她还要下心。那么是哪里出了问题?

    可眼下她也没有太多脑容量去思考这些,她开始觉得焦虑。现在怀孕,是不是会将后遗症留给宝宝,但如果拿掉--

    不,她不敢想。

    那一日周家上下战战兢兢,先生还没有回来,夫人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佣人们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低眉斜肩站着。

    好在赵小姐及时赶到了。

    苏叶抓着赵玮伊的手,“玮伊,玮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两道杠!”

    这会儿的苏叶,刚从公司回来,还穿着职业套装,踩着高跟鞋,化着精致的妆容,俨然一个精英女神的模样,却焦急得像偷尝了禁果的少女,紧张,忐忑。

    赵玮伊拉她在沙发上坐下,屁股还没坐稳,苏叶又站起来,“不行,我不敢坐,你让我走一走。”

    赵玮伊无奈极,吩咐佣人,“把拖鞋拿上来,愣着干什么呢!”

    苏叶后知后觉,看看自己的鞋子,“啊,对。鞋子,以后都不能穿高跟鞋了,拿鞋来。”

    末尾的声音有些颤,换上鞋子后赵玮伊直接把她摁在沙发上,“坐下!你现在需要冷静。”

    她掰她的脸,问:“也许问题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你恢复得很好,医生也说你的后遗症基本上已经消除了,所以先别自己吓自己。”

    “可是......”

    赵玮伊打断:“埃博拉那么可怕的东西,你都扛过来了,现在你怕了,怎么给宝宝勇气。”

    苏叶顿住,不说话了,手不自觉抚上自己的小腹,那里现在还平坦如初,但是里面,有一个鲜活的生命,那是她和周浦深的结晶。

    她脸色缓和了些,赵玮伊吩咐佣人拿了温水上来,苏叶小口小口的抿着。

    一时无话,汽车停靠的声音传来,接着,周浦深急切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苏叶这时反而没有刚才焦急的模样,安安静静捧着水,盯着周浦深来的方向。

    他连外套都没有穿,听到消息,即刻就飞回来,又快马加鞭往家里赶。

    苏叶这副样子,周浦深再清楚不过了,她紧张到极致的时候,就会沉默。

    她现在捧着杯子的手,紧紧的,都泛白了。

    他走近,赵玮伊自觉起身退到一边。

    他在她跟前蹲下,与她平视,大掌盖住她的手背,缓缓把杯子拿走,把她的手合握入掌心,“宝贝,别怕--”

    这一路,太多人劝过她要冷静,公司里,项非让她冷静,车上,方智让她冷静,家里,赵玮伊让她冷静。

    她都会“冷静”下来,沉下去一会儿,又开始浮躁。

    心底里,那些称之为害怕的情绪,越压抑,越来劲。她足够冷静,却还是畏惧。

    奇异的是,他一个称呼,她的心跳,就真的慢了下来。

    他掌心的温度传给她,暖到心底,她抬眼,对上他关切的视线,“老公--”

    周浦深整颗心都是软的。虽然结婚已经三年,她还是鲜少这么叫他,总是直呼大名,除非他威逼利诱。

    他坐到沙发上,把她搂进怀,“我周浦深的种,没有不争气的道理,别怕,有我。”

    赵玮伊很不厚道地偷笑了声,打破了客厅里温馨的气氛,凌数无奈,扯着自家老婆走了。

    周浦深的种......

    先生虽然让人畏惧,但总的来说,行使作风、言语气度还是颇绅士的,这样直白的词,听着有些违和。

    苏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此时被赵玮伊这一笑弄的,反而轻松了些。周浦深拍着她的肩膀,“但如果他确实不争气,那就不能留下来,宝贝,你要--”

    苏叶打断:“不行,一定要留下来。”

    周浦深说:“如果他的存在威胁到你,那就不行,没有得商量。”

    苏叶知道,争不争气,取决于她的身体状况,根本不是肚子里那个没成行的小生命可以决定的。

    她的情况,普通医院是没办法检验的。等苏叶修养了两日,情绪稳定些了,二人启程回香港。

    两年前浅川被判处无期徒刑,他手下的医疗资源被周浦深整合之后,在香港和拉各斯分别建了私人医院,平日里对外营业,也搞病毒研究。不少专家都被招纳入医院。

    埃博拉疫苗虽然没被顺利研制出来,但是周浦深的沙漠实验室发表的几篇论文,以临床病例为依据,在国际上掀起了一番研究埃博拉的高.潮。

    埃博拉阴影早已过去,rc却始终没有放弃对病毒的研究,苏叶每年会回几次香港,进行身体检查。

    这下怕是要长久地呆在香港了。

    好在她的情况一直很稳定,医生检查后告知,胎儿出现溶血的概率比较低,如果护理得当,母婴平安应该还是可以保障的。

    苏叶在一堆医学术语里,提取出她想听的信息。在那一瞬间,她深深感觉,也许她上辈子真的积累了足够厚的福祉,上帝才能在这一世,让福祉降临在她的宝宝身上。

    姜蓉和周母赶来,闻言也感激涕零。不知道要感谢谁,感谢什么,只觉得为这样的福光,是恩赐。让她们在接下来的人生里,都要虔诚祈祷了。

    dna检查确认,苏叶怀的是双胞胎。这又让两个老人抓着手互相道贺,激动得老泪横流。

    姜蓉说:“这样以后就不会抢了,你抱一个,我抱一个。”

    周母道:“你抱女孩儿,还是男孩儿?”

    姜蓉:“我只抱过苏叶一个,所以比较期待男孩儿。”

    周母思考了一会儿,“要是像火锅那么顽皮呢?”

    姜蓉说:“那还是女孩儿吧。”

    两个人聊得不亦乐乎,周浦深却在一旁皱眉--他有些愁,那他抱什么?

    火锅这会儿坐在病房的茶几上,歪着脑袋听,等欢声笑语过去,周浦深对上它的眼睛,它突然开口,“苏叶,我的系统是不是要更新了?”

    它一说话,大家都看过去。

    苏叶问:“怎么了?”

    火锅说:“我不是最小的一个了,我今年四岁,我长大了。”

    众人惊讶它的反应,这么多年,火锅的系统都没有进行过升级,它出来的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好在,再也没有人敢用高跟鞋给他的脑门砸出坑来了。

    不过他还是旧了些。

    苏叶半躺在病床上,微微笑着,伸开双手,“过来,火锅。”

    它咔嗒咔嗒蹦上床,小心避开她的肚子,窝在她身边。

    苏叶说:“你只是多了两个陪你玩的小伙伴,你永远是小火锅,不要长大。”

    火锅说:“遵命。”

    苏叶想,也许等她和周浦深老了,这个世界满地都是机器人了,他们的火锅,仍旧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火锅。

    它是他们的定情吉祥物呀。

    **

    苏叶怀孕的事,最终还是被嗅觉灵敏的媒体知晓,铺天盖地的报道里,没有一张苏叶的照片,姜蓉和周母倒是频频出镜。

    两人逛街买婴儿的衣服,被拍。

    出入医院,被拍。

    姜蓉在大学上课,被学生追问还笑容洋溢,被拍。

    周母在孤儿院慰问孤儿,抱着小孩满脸幸福,被拍。

    非洲重要的经济会议上,各国财政部大佬给周浦深道贺,周浦深头一次答谢,头一次愿意给媒体正脸,还是笑脸。

    于是那张周浦深笑着的照片,一时间霸占了财经、娱乐报纸的头条版面。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翘首期盼那两个小宝宝的降临。

    苏叶每天只有一小时玩电脑的时间,每次刷到和周浦深有关的消息,都会多看两眼,一边吐槽,“风骚。”一边长按存图。

    孕期一直比较顺利,周浦深盯得紧,孕检什么的记得比医生还清楚,也绝不给苏叶偷懒的机会。

    苏叶抱怨:“现在都这样了,等这俩出声了,我这个黄脸婆完全没有地位可言了。”

    周浦深闻言,皱着眉,不可置信,“你在我心里那么久,早就把地盘占尽了,就算宝宝出生,也只是站在你肩膀上不是么?”

    宝宝是踩着她肩膀,才到他心里去的。

    是因为她呀。

    怀孕的女人总是容易用微不足道的小东西调制出微妙的□□来,苏叶嘟着嘴,“那你说,要是女儿和我当时一样,亲你一口,你是不是就爱上她了?”

    越说越离谱了,自从怀孕,苏叶的惊天语录周浦深能记一个本子。

    他挑挑眉,“那你不是应该更骄傲么?”

    苏叶接话:“怎么说?”

    周浦深:“有句话叫,从此以后我爱上的人,都像你。”

    自从遇上你,从此以后我爱上的人都像你。

    一孕傻三年,苏叶的脑子不够用,暂时想不出什么话来博取关注了,眼巴巴看着他,“哦,这样哦,那我现在要法式长吻!”

    周浦深蹙眉了。

    自从她怀了孕,周浦深的亲吻就总是蜻蜓点水的,苏叶郁闷,由此睡前扑到他怀里,捧着脸就亲,急切地探入,勾他的舌。

    周浦深那一瞬间就像触了电,真真是颤了一下,捏着她的下巴强势地反客为主。

    不一会儿,苏叶要喘不上气了,他缓缓放开她,说:“以后不要了,知道吗?”

    苏叶愣怔,还是往他怀里钻,突然下身碰到他的坚硬,停住了。

    周浦深轻吻她的脖子,“缓一缓。”

    苏叶说:“我--帮你?”

    周浦深轻声笑起来,“怎么帮?”

    “用--手?”

    “我等你,加倍偿还。”他说。

    她可以想象,等肚子里的宝贝蛋出生,她会有什么后果,所以,现在,能欺负就要早欺负,反正他对她没辙。

    除了让着她,他没有任何办法。

    现在,周浦深站在床边,还拿着她的牛奶,眉头紧得都快凑到一起了,却突然又松开,他微微笑起来,“你确定么?”

    苏叶使劲点头,“确定以及肯定。”

    周浦深放下牛奶,跪坐上床,缓缓放倒她,苏叶一脸得意地看着他,还煞有介事地盯着他的裤裆,周浦深弯一弯唇角,“宝贝,准备好了么?”

    她躺倒,微笑,“我能有什么要准备的,你呢,要准备准……”

    话音隐没在他唇齿间,他压下来,扣住她的唇,不需要撬,舌头长驱直入,侵占她的口腔。

    他的手却不似往常那么老实,缓缓往下,探进她的睡裙里,刚捧过温暖的奶杯,他掌心温热,缓缓往上来到她大腿内侧,怀孕的身体尤其敏感,苏叶一个拢腿,夹住了他的手。

    他的唇缓缓离开她,居高临下看她。

    他在她上方,逆着光,眯着眼,“要不要?”他问。

    苏叶得意道:“不行!你受不了了么?”

    周浦深轻笑,手指在动作,很快触摸到她的濡湿,轻轻一点,“六个月,可以了的宝贝--”

    苏叶忍不住嘤咛出声,得意忘形过后,是自作自受了。

    周浦深收放自如,反而是她,滩成一团烂泥,求而不得,又不肯说羞人的话,最后只能埋首在他怀里,听他得意的笑声。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