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34章 常

第34章 常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0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莫正歧!”

    许宁气急败坏地扔了一本书去。

    “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罚你了。”

    他气呼呼地站在房里,手边是小哑儿留下的罪证--一株蔫吧了的月季。这月季已经枝叶茂盛、含苞待放,许宁伺候了许久,谁知却在花期的前几日被人给连根拔起,彻底送了卿卿性命。可把许宁心疼的,他书也不看了,专门空出一整天的时间来追查凶手,可不在今天就找到了这个小祸害。

    莫正歧站在他面前,只低头,却不做声。

    “别装聋作……好,我问你。”许宁改口,“你好好的人,和这些花草作对干什么?”

    哑儿蓦然抬头,虎虎地瞪着一双眼睛,好似是在不服气地问:凭什么说是我干的?

    “嗯,不服气?”许宁反问,“月季种在后院,这院子里平日除了你我,就只有槐叔去打理,还会是谁?”

    莫正歧不屑地抬高嘴角,许宁一眼就看懂了他的意思。

    “你说外面的那些小孩?”许宁说,“的确,我也在院子外面发现了几串脚印。可是--”他气笑了,“谁家翻墙爬院,会把脚印踩得那么整齐?而且我早已差槐叔去问了,昨日有山洪隐患,那帮小孩都被自己大人拘在家里,谁有空到我这里来偷花?”

    “莫正歧!”

    他呵斥:“你做了错事想栽赃于他人,被发现又抵死不认。一没有品性,二没有骨气。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学生!”

    小哑儿从许宁拆穿他的把戏时,眼中就流露出一丝后悔,然而此时听到许宁严厉苛责,他眼中不仅没有了后悔,竟然全是恼意与伤心!

    许宁一愣,明明做错事的人是他,凭什么倒伤心起来了?还没待他问出口,小哑儿已经飞快转身,跑向门口。那身影矫健如豹,许宁连目光都追不及。只是哑儿奔出门时,似是有什么凉意洒在了他手上。

    他真愣住了,直到槐叔推门进来。

    “少爷,您怎么又与正歧吵架?”槐叔苦口婆心道,“他那么小的孩子,犯了错也需好好教导,您就不能耐心一点吗?”

    他本以为许宁要反驳,说自己那么大时天天都挨先生板子,对哑儿已足够耐心了之类的话。

    谁知许宁却是愣愣看着自己手心,自言自语道:“他刚才,哭了?”

    “少爷?”槐叔疑惑,却见许宁突然撑着拐杖站起来。

    “哎,少爷!你去哪,去哪啊?”

    槐叔没有等到回复,只看到许宁一瘸一拐的消失在视线。他回身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摇头。

    “既然舍不得,还骂那么凶做什么?”

    许宁是在屋后角找到的哑儿,原来这小子根本没走多远,就在拐角处蹲着,像是特地等许宁追出来似的。此时听见许宁走过来,他红着眼看了一眼,又埋头进自己膝盖里。

    许宁笑了。

    这小孩,哎,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自己为什么要与他较劲呢?许宁如今十六,却也过了六年没有母亲的日子,倒是生出许多同病相怜的爱惜。

    “正歧。”

    见小哑儿不理自己,许宁索性在他身边坐下。

    “刚才语气太重,先生向你道歉。”他伸出手摸了摸哑儿短短的一簇头发,“你原谅我吗?”

    莫正歧动了动耳朵,从臂弯里抬起头,眨巴着眼望着他。

    许宁看他一张小脸蹭着不知哪儿来的泥巴,笑着给他揩了。

    “你真是一言不合就要跑出去,不是不知道我腿脚不好,怎么追的上你?”

    哑儿睁眼望着他,眼中流露出一丝眷恋,他把脸颊往许宁的手上蹭了蹭。那模样,就像是一只讨好主人的小狗。

    许宁忍着笑,继续替他顺毛。

    “不生气了,先生与你做个约定,以后再不会说不要你,或者你不是我的学生这样的话。”

    哑儿闻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像是在说你要说话算数。许宁失笑,伸出小指,与莫正歧的小指相勾。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听他这么说,小哑儿才总算不计较,又冲许宁露出开心的笑脸,一边把脑袋往许宁怀里拱,也不怕弄脏他的衣裳。

    “不过,我倒要问你,为什么平白把我的花给摘了?你知道我费心养了多久才等到它开花吗?嗯,你--”许宁看莫正歧又撇过头去,大有不开心的样子,顿时笑了,“你故意的,为什么?”

    他想了想。

    “是了,我这些日子只顾着花,你是生气了。”

    许宁仔细看着小哑儿,见他脸上果然浮现出被拆穿的窘迫,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哎,这莫正歧,这小哑儿!

    竟然去吃一朵花的醋,吃醋不够,还要把人家连根拔起出气,真是好大的气性!

    许宁哭笑不得,又想哑儿这么大的脾气。以后自己要是和别人稍微亲近些,他又不知该如何呼天抢地?想着想着,竟是笑了出来。

    哑儿以为他在笑话自己,顿时又气又恼,把脸死死埋在许宁怀里,好像扎根泥里的土拨鼠。

    “你啊。”

    许宁叹了一声,只能拍着莫正歧的小脑袋。

    “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事了。”

    莫正歧糊弄着点头。

    许宁却是搂着哑儿的肩膀,看着他瘦小的身躯,叹息道:“以后我也不再生你气,正歧,我是真怕你跑出去,害怕再也找不到你。”

    明明莫正歧乖乖趴在怀里,许宁不知为何心里却空旷起来。他心底好似有一种隐秘的后怕,时时刻刻有一把利剑悬空指着头顶。好像眼前这一切,转瞬就会消失。

    许宁这么想着,视野里突然窜起一道刺目的火红,那是一场沸然大火,熊熊燃烧,灼热如血。许宁一惊,低头欲抱紧怀中的人,却发现哑儿不见了。

    他慌张站起来,呼喊:“正歧,莫正歧?”

    “正歧,你跑哪去了!”

    许宁四处呼唤,却毫无回应,眼见大火却越燃越旺,却有一个高大的身影从火焰中渐渐浮现。许宁杵在原地,怔然看着。从火焰中现身的男人逐渐露出容貌,冰冷的黑眸,野兽般的气息,他双眸紧紧注视着许宁,明明是这样陌生,却恍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许宁思绪混杂一片。

    这是谁,他的小哑儿呢?

    男人看着他,突然开口:“为什么,抛下我?”

    许宁浑身颤抖。

    “为什么伤害我?

    随着他说话,那双眸竟越练越深,胸前也骤然出现一个深深的枪口。

    “为什么……”

    男人还在重复着那句话,血洞却越变越大,像是要吞噬人的地狱深渊。

    “你捡回我,又不要我?”

    许宁听得心头一痛,仿佛被人生生撕开血脉。

    “不--”

    他骤然想起,是了,这是正歧,他是生杀夺予,是经历不知多少险境,把自己锻成刀枪不入、铁硬心肝的段正歧!

    --也是他丢了十年的哑儿。

    十年,十个春夏秋冬,寒来暑往,没有人陪伴。

    十年,他独自长大,长得比许宁更高,更强壮,不再需要他庇护。

    然而许宁却再触碰不到那稚嫩的脸庞,看不到那生机勃勃的双眼,听不到那沙哑欢快的笑声。

    十年啊。

    为什么这十年过得这般快,竟让他连回首一望都做不到!

    段正歧突然听到床上的人呻(吟),低低沉沉,连绵不断。他放下笔,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只见许宁脸色通红,正因伤口发炎而倍受折磨,不知又在做什么梦魇。段正歧默默看了一会,伸手从旁边的水盆里挤干毛巾,替换了许宁头上的那一块。他刚将毛巾放上去,许宁却在这时睁开了眼,怔怔望着他。

    段正歧一僵,猛地想要缩回手,却连带着右臂的伤口都刺痛了起来。

    许宁却抓住他的右手。

    因为发烧,那掌心的热度是滚烫的。段正歧想要退开,这病人不知哪来的力气,反而拉着段正歧的手凑到眼前。他没有出声,把脸埋进了段正歧掌心。

    段正歧正奇怪,以为这人又是睡迷糊了,手心却突然感到一阵冰凉。等他明白那凉意是什么后,顿时只觉得掌心的皮肤火热滚烫,一直灼烧到心头。

    “正歧。”

    许宁润湿了段正歧的手心。

    “对不起。”

    段正歧低头,看着隐隐缀泣的人,眼神逐渐化开变得柔软,他伸出另一只手,正要抚摸上许宁的脸颊。

    “我以为你丢了,再也找不到你。”

    然而却因这一句话僵在半空,段正歧顿了顿,突然发狠抬起身下人的下巴。他注视着许宁微红的眼眶。

    【你不用担心再把我弄丢。】

    【因为我,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

    一俯首,用力吻了上去。(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