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38章 洗

第38章 洗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你们要干什么!”

    丘珲看着一屋人,尤其是段正歧,这人莫名把自己关在房内,却打量都不打量一眼,倒是和自己的属下挤眉弄眼的。然而即便段正歧不正眼瞧他,将军的几名贴身下属也是缓步走了过来,将丘珲包围在正中。

    “你们知道我爹是谁吗?”这小王八一时心慌,忍不住道,“要是敢动我,没你们好果子吃!”

    许宁这时才回神,他先是看了眼段正歧掌中伤口。伤痕很浅,此时已经止了血,但是看段正歧这模样,自己要是没反应估计会不依不挠。许宁想着,心下也气恼,他索性端起桌上酒壶,就往段正歧掌心浇去。

    “先给将军消一消毒,降一降火。”

    哪想见酒水趟进伤口,段正歧连眉峰都不皱一下。反倒是许宁有些心疼了。他左右环顾,想找一找有什么可抵用的东西。

    旁边却突然有一双小手,递过一个药箱来。

    “大人如不嫌弃,先用着,里面都是些常备药,治外伤尤有效果。”

    许宁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红鸾,心底不得不佩服,刚被段正歧虎瞪着眼吓了还敢凑上来,真是好胆性。他哪知道红鸾其实未见有多大胆魄,却真有一片痴心罢了。

    许宁谢过,打开药箱,见里面果然是一些外用药,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效用不明的软膏。他有些尴尬地收回手,却听眼前女子淡淡道:“这都是昨日新备的,还未用过,大人不必顾虑。”又听她接着说,“这类药红鸾常备常用,这一瓶治此类外伤,药性最好。”

    许宁看着她举起的一个褐色小瓶,点了点头,接了过来。

    谁知,这边伤患又不配合了。段正歧见他竟然要给自己用那女人的药,脸色都沉了下来,吓得身边的几个弱女子簌簌发抖。许宁却不打算娇惯他,一把夺过段正歧掌心,边上药边道:“将军大人,还是先将眼前麻烦处理干净再说吧。”

    眼前的麻烦--早已经被堵住嘴压在地上的丘珲,呜呜地发出嚎叫,而在他身边的那些兵痞可没什么好脾气,见他嚎得狠了,上前便是一脚。渐渐地,丘珲也不敢有脾气了,只是畏惧地看着段正歧。

    段正歧只消看他一眼,就知道他是个绣花枕头。这样的草包他这几年跟在段公身边见识得不少,无外乎都有一个权势滔天的父亲。尤其是这丘谋壬,现在金陵除了省长外,他就几乎可以算是半个龙王爷。

    眼下他这草包儿子,不长眼地单独闯进他包厢,倒是给段正歧送上一份大礼。他正要对付杜九,这城务长官倒也是一枚好棋。

    这么想着,段正歧大手一挥,那些心腹立刻就明白了他的心思,上前就要打晕丘珲,把这小子当做盘凤楼的特色外卖打包回去。

    “呀啊!”

    然而他们似乎忘了,在场可不止这几个人。

    那些女人看到段正歧的手段,立刻浑身发抖,退避三舍,再也不敢向之前那样围着他了。其中稍有眼力的,更是跪下求饶。

    “求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只当我们几个什么都没看见,放过我们吧。”

    段正歧只打望了一眼,就没了兴致,正要吩咐对这几人的处置时--

    “将军。”

    许宁上前,拉住了他的手。

    “现下楼里都知道她们在我们屋内,如果出了事,恐怕不好交待。”他道,“怕是要打草惊蛇。”

    打草惊蛇?

    段正歧心里冷笑,甩开他的手。

    盘凤楼的这些女人看着风光,其实犹如草芥,就是平日里遇上些嗜好特殊的贵人,也难免有香消玉殒。今日段正歧为了堵住她们的嘴,就算真灭口了,那萧任敢说些什么吗?

    许宁当然也知道这理由不充分,可他实在是不忍心,更看不惯段正歧总是拿人命当儿戏的态度。眼看两人为了此事,又要闹翻。

    “将军!”

    身边有人扑通一声跪下。

    那红鸾跪在地上,磕头磕得咣咣地响。

    “小女子自打入了这行当,便晓得那不闻不知的规矩,绝不会多言半分。将军若还不放心,不如将我们带走,囚于府上!”她大着胆子,对上段正歧漆黑的眼瞳,道,“虽然我等不过蝼蚁,可这么多人突然消失,外传出去,恐怕会对将军有所影响。”

    段正歧闻言蹙眉。那杜九的确谨慎得很,到现在都一直不上钩。若真在盘凤楼解决了这几个女人,虽然不是大事,但也可能叫杜九更加防备。

    “将军杀我轻如易举,却还要负责善后。相比起来,便是对外说您一时兴起,将我们全带了回去,倒没有人会起疑心。将我们囚禁在您眼下更便于看管。到最后要杀要剐,还是听之于您。”

    旁边青凤听她这么说,立时尖叫:“你不要命我还要!不要连累我,你这贱人!”

    红鸾却继续道:“而且姐妹们在盘凤楼多年,侥幸爬到了如今的地位,像丘珲这样的公子哥,不说多,也见了不少。这些少爷在我们面前没什么戒心,好话歹话都随意说了。若有什么将军想要打探的消息,红鸾也不吝全数相告。”

    听到这里,不仅是许宁,就连段正歧眼中也是少了几分冷漠,多了一些打量。

    这个女人三言两语,不仅陈明了段正歧杀她们的不利,还说清了留下她们的利处。最关键的是,她心思如此聪敏,却在段正歧面前全漏了底,一丝都不敢藏。

    可见此女不仅有急智,更是个七巧玲珑心。

    而一旁许宁见段正歧似乎听进去几分,连忙开口:“其实将她们带回宅邸,还有一个好处。”

    段正歧看向他,便听许宁道:“将这么多女人带回府,怎么能不生事端?”他意味深长,“到那时,说不定就有人忍不住见缝插针,而我们,也可以守株待兔了。

    ……

    段正歧竟然一连带回去了六个女人,还将盘凤楼顶尖的货色全都一股脑儿带走了!这消息流露出来的时候,之前笑话段将军名不副实的人们,霎时都哑巴了。

    这、这不愧是年少成名,威震八方的人物,看来还是正当年少,宝刀未老啊。于是有好事者又帮段正歧算了,这六位美娇娘,岂不是正好一天排一个,再留一天休息?有人却骂他,别忘了,家里可还蹲着一个呢。

    杜九听到消息时也是愣住。纵然他也是阅尽千帆,却还真没见段正歧这样的人物。当下就派人去打探,得到回报说不仅传言属实,而且这几日段正歧府上出了好几回乱子,连外头都能听见动静。不仅如此,段正歧还吩咐人加强了戒备,像是怕什么人逃走。

    “竟然真是如此。”杜九喃喃道,“他和许宁,莫不成还真有纠缠?”

    最早流言传出的时候,杜九并不当真,便是与张习文戏谑说了,也不过是故意要气对方。可这回消息再出来,他倒真有几分信了。不论真假,若段正歧真打算如此折辱许宁,他俩定是不能再重归旧好了。

    不过为了确保万一,杜九决定最后再试探一下。

    “联系那边。”他阴着脸,道,“让那人打探一下,段正歧府内情况,是否真如传言所说。”

    金陵,段正歧所住别庄。

    自从上回的宅院被人抄上门埋伏了许宁后,他就立刻换了住处,也不再隐藏,而是大大方方地告诉众人,自己回了金陵。因为即便如此,现在的金陵也没人敢动他。

    最近因着南边广州和北边北平的事,孙传芳正是惴惴不安、自顾不暇,听说人早就不在金陵,不知去哪儿合纵连横了。所以段正歧才可以大大方方地闯空门,没有了孙传芳的金陵,不足为惧。对岸就是段正歧自己的数万大军。

    然而即便是如此威猛的段将军,也有对付不了的人物。

    丁一从外面回来,便看到屋内又是戒严,叹气道:“老大又和许宁生气了?”

    副官正巧也站在他身边,闻言颔首道:“已是几日了,自从将军把盘凤楼的女人带回来,里面就没消停过。”

    丁一顿了顿,说:“这么看来,老大对许宁竟然是真动了心思。那许宁呢?”

    “许先生?”副官看向二楼,“怕是不情愿吧。”

    如今,这座段府内,除了当日替段正歧提亲的副官,所有人都知道段正歧属意了一名教书先生。不仅如此,段正歧心气上来,竟然还强关了人家,更故意带回几名风尘女子作气。

    因此这几日,竟然是没半个人见到许宁。段正歧偶尔外出,也是只带贴身的几名近卫,并命令副官看严许宁,不许任何人进出他房间。

    就是丁一这样的虎将,也不晓得这里面的□□。唯一例外的,或许只有张三。

    然而张三并不开心。

    他此时站在许宁屋内,身旁是几名年轻军官,正是前些日跟着段正歧出去寻花问柳的那几位。而在他正对面,则是一身军服的许宁。

    “为什么要我假扮你,你自己倒出去快活!”

    张三原地打转,同时看着军容整齐、英姿笔挺的许宁。要不是这人就在眼前换的衣服,他还认不出人来。摘了眼镜,压低军帽,剔除平时的一身书生气,混在几名同样制服的军官中间,许宁竟然鱼目混珠,叫人分辨不出。

    “因为你有经验。”

    许宁看着他,或许因为几日习惯了,举动间真有几分潇洒。

    “我帮你的还不够吗?又是替你去联系梁君那女人,又是故意在杜九面前漏马脚。现在还要假扮你在这坐牢!”张三不忿道,“可你却连你们在干什么都没告诉我。”

    许宁见他实在闹腾,便开口。

    “张先生。”

    可这一称呼,便把张三吓了一跳。他抬头看向许宁,竟然见这书生眼中,看出几分和段正歧相似的凛冽来。

    “你应该庆幸,现在你还站在屋内。”许宁走到窗前,看着楼下,“而外面的那些人才真正是一无所知。”(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