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40章 罔

第40章 罔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1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李默很气愤,十分气愤。

    他看着梁君,眼里几乎要飞出火来。就算是为了救先生,怎么能和杜九那种人联手呢?那先生救出来以后,岂不还是要落到青帮手里?

    然而从始至终,看似聪明的梁君却全然忽视了他的意见,不仅和青帮的人订立了协议,眼下,更是一起候在段宅门口,准备行动。打算趁段正歧带走大批精锐之时,由青帮的人先进去打前锋,再一起协力救出许宁。

    此时行动在即,李默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梁小姐!无论是不是为了救先生,我是绝不会和杜九同流合污的!”

    站在梁君旁边的一个男人,那名杜九的属下,闻言嗤笑一声:“你若有本身自己救出许宁,也不用和我们同流合污。”

    “你!”

    李默正要冲上去,却被梁君拉住了手腕。

    “现下为了救元谧出来,不免要做一番抉择。但我相信,这些都是值得的。”梁君深深了他一眼,在李默手边系上一根红带,“只恨我一介弱女子,不能与你同往。这是我昨日从鸡鸣寺求来的福带,你系着保平安。”

    李默又是难过又是委屈,只觉得梁君实在是太好心,才会被杜九这样的人欺骗。

    “可是--”

    他张开嘴还想说些什么,那边杜九的属下却是看不惯他们这派温情脉脉。

    “时机已到,动手!”说罢,已经率人冲了进去。

    -----------

    与此同时,许宁的房门被人悄然推开。

    来人指使走了士兵,按照计划悄声进了房间,看着背坐在桌前的许宁片刻,斟酌半晌才终于开口:“许先生,今晚……”

    然而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

    “我千想万想都没想到,会是你。”

    那声音带着早有预料的镇定和一些叹喂,却绝不是许宁的声音!来人眼神一厉,立刻退后半步掏向配枪!

    可坐在桌前的人动作比他更快,翻身起来一个凌空飞踢,已经逼近他,同时一脚踢开了他手中的枪。这样的速度,这样的身手!

    来人捂着被踢的右手,抬头道:“张三,竟然是你!”

    “这话该我说!”张三看着他,咬牙道,“背叛老大,泄露情报!和杜九里应外合的叛徒竟然是你--甄副官!”

    甄副官飞身后退,低头看了眼自己被踢红的左手。

    而张三捡起他掉在地上的枪,质问道:“你跟在老大身边不比我们短,他待你从来不薄。我倒想问问你,那杜九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里应外合来做这个叛徒!”

    映衬着张三的质问的是屋外一时升起的争斗之声,显然外面杜九突袭的人马也闯进了院子,和院内留守的人马开始交锋。

    甄副官沉默不语。张三出现在这,说明段正歧他们早有防备,那么院外的突袭,怕是不能成功了。更有甚者,今天的计划或许从头至尾就在段正歧的预料之中。甄副官眼神闪了闪,张三已经拿枪逼近他。

    “你不愿说原因也好,老老实实束手就擒,说不定老大还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副官低下头,掩藏住自己的眼神,一副束手就擒的模样。须臾,骤然开口:“其实我……并不是背叛将军。”

    张三愣住。

    而甄副官却趁机起身,从背后掏出一把锋锐匕首,对着毫无防备张三划去!

    二楼形势异变突生,楼下院里,情况也是瞬息万变。

    李默浑浑噩噩地跟着杜九的人马闯进宅邸,还没动手打伤几个人,院外就突然闯进来的一批人马,将杜九的这群下属杀得人仰马翻。看情势他们像是早就埋伏在外,等着将这青帮的人一网打尽。

    这群伏兵的头领,竟是早就该离开段府的段正歧。

    人群中只见段正歧单手执枪,一枪便收走一条性命,毫不愧对他阎罗之名。而原本梁君笼络来的那些人,此时也突然翻脸,对着青帮下属就挥刀砍去。再看他们的身手和使用的武器,倒和段正歧带来的那批人像是一伙的。

    李默已然搞不清楚情况了。形势突变,他根本分不清敌我。只事段正歧既然抄回了老家,李默估计自己今晚大概是不能活着出去了。他索性闭上眼,随意挥舞手中大刀,想着早晚也要被段正歧一枪击毙,临死之前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呵,你闭着眼,这是要往哪里砍?”

    然而想象中的死亡并没有降临,那杀人不眨眼的子弹不知为何总是避开李默。正在他疑惑时,却听到一声轻笑。那笑声是那样熟悉,以至于李默忘了自己舍生赴死的目的,猝然睁开了双眼。

    “许、许宁!”李默看清了人后,魂飞出窍,“你不是被段正歧关着么!你、你怎么会在这?”

    在他面前,一身军装的许宁扶他起来,笑:“这还是第一次听见你直呼我的名字。”

    大约是见青帮的人都被制服得差不多了,许宁也有空和他闲聊几句。

    “我是真没想到,你会在杜九眼皮底下去找君。抱歉,为防万一,只能连你也先瞒住了。”

    “瞒、瞒住,梁小姐又知道些什么?”

    李默还没弄明白,众人却听见二楼的一声枪响。许宁神色一变,与身旁的段正歧对视一眼,两个人带着一干属下,丢下李默,径直冲向二楼。

    李默至此也是云里雾里。而许宁已经顾不得和他解释,而是关心张三的安危。他们之前敢将张三单独留在二楼,就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也想着以张三的身手,对付一个单枪匹马的奸细也是不在话下。

    可哪想这时却听到了枪声。

    段正歧最熟悉手下的行事准则,如果行动顺利,张三只会活捉奸细,绝不会擅自开枪。

    他们着急跑上二楼,果然见房间房门大开,一个人捂着胳膊跪到在地上,看到他们进来,抬头吼:“是甄!他中了我一枪逃了,快追!”甄,正是甄副官本名。

    张三被甄副官袭击,保住了一命,却让人逃了。

    段正歧闻言都没停留半步,带着亲兵就向外追去,许宁也紧紧跟在身后。途中路过关着红鸾等人的房间时,看见她们房门洞开,许宁眼皮一跳,已然有了不详的揣测。

    甄负伤又是单枪匹马,根本走不了多远,他才刚刚走到后街桥边,就被段正歧的人追了上来。然而他却好像有恃无恐,对着人多势众的一群追兵威胁道:“站住,再追我可就不保证她的性命了!”

    他的手里,正拿捏着一个女人。

    段正歧冷睨着他,好似在嘲笑他的天真。

    甄低低道:“将军,我知道您不在乎这人的性命。可你身边的那个人,他能不在乎吗?”他将匕首抵着怀中女人的脖子,“许先生,我没想到,从始至终竟一直小看了你。”

    被他扣押在怀中的正是红鸾,二楼房间内关着那么多女人,甄冲进来随手抓了一个。谁想她运气最不好,被选中做了人质。此时见自己被用来威胁许宁,红鸾眼中蓄满泪水,又惊又怕。

    “甄副官。”许宁压抑着心绪,道,“你该知道,既然已经暴露,你怎样都是逃不了了。何必还要作茧自缚?”

    “作茧自缚?或许吧。”甄一改平日在段正歧身边的少言寡语,此刻竟格外话多了起来,“既然你认为我注定逃不了,那么为了这个女人的性命,也为了满足我临死前的心愿。许先生,可愿意回答我几个问题?”

    段正歧眉毛一挑,就要命人上前,却被许宁轻轻拽住衣袖。

    许宁对着他摇了摇头,看向甄:“你说。”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是叛徒?”甄认为自己多年为段正歧尽心尽力,从未有过破绽。没想到多年布局,竟然于今日毁于一旦。他不甘心,一定要问个明白。

    “我并不知道谁是叛徒。”许宁说,“我只知道,段正歧身边一定有奸细。”

    “原因?”

    “我刚到金陵就被杜九盯上,最开始以为是因为那封遗书的缘故,后来发现或许并非如此。杜九利用我与张习文的关系打压我,后来种种迹象,又显示他并非是针对我,而是想利用我去对付正歧。那时我就猜想,为什么杜九远在宁沪,却知道正歧和我的关系?”

    “所以你就怀疑将军身边有人背叛?”

    许宁摇头,“我那时并没联想到有内奸,而是你们太心急露了马脚。我被刺杀那次,知道我会去找段正歧的只有张三和当日在正歧身边的几人。而杜九能利用这个机会埋伏杀我,只可能是正歧身边出了叛徒。再联想到之前的事,我就猜想,这个叛徒早就被埋在了他身边,而且身份不低。”

    甄一愣:“可那日知道消息的,不止我一个。”

    “所以我说怀疑的并不是你一人。张三绝不可能,因为他是传递消息之人,消息走漏他第一个就要被罚。剩下丁一和你,都有很大的嫌疑。所以今日,你和丁一都接到了任务。丁一领命去烟花厂戒备,你负责在宅内监视‘我’。但是你们两人,对彼此的任务都不知情。”

    说到这里,甄哪还能不明白。

    “所以你和将军是引蛇出洞!无论丁一还是我,你们给的任务其实都是陷阱!只要今夜有人配合杜九行动,你就可以断定他是叛徒!”他看向许宁,“你甚至故意将转移丘珲的消息泄露给我们,就是为了麻痹杜九,让他自以为掌握全局,连杜九会联系丘谋壬,你也早就预想到了是吗?”

    他眼睛赤红:“杜九以为胜券在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说不定会向奉系借调人马。你就可以借此机会,一举清除奉系在金陵的暗线!甚至你还利用将军对你的感情来混淆视线,制造你们二人不和的假象!做事能做到这地步,许宁,在你眼中,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利用的?”

    许宁心中一刺,面上却淡淡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没想到,不,我早该想到。”甄摇着头,“能教出段正歧这样的人,你怎么可能会只是一个简单的读书人。许宁,你若活着,我一辈子都不能实现自己的目的。”

    许宁心下一凛,顿觉不妙。果然,只见甄用匕首对准红鸾咽喉,道:“想要这女人活命,就用你自己来换!”

    许宁瞳孔一缩,然而此时,原本一直轻轻哽咽的红鸾,竟然在所有人始料未及之下,引颈就戮!甄一惊,却已来不及收力。

    然而有人的反应,却比他更快。

    许宁几乎没看见身边的人是如何拔枪,就听见悦耳一声金玉碰撞之响!那匕首哐啷掉在地上,而段正歧已经带着人冲了上去。

    甄见势不妙,推开红鸾,翻身跳入身后河中。

    段正歧跑至桥头,对着河中隐约的人影,举起了枪。

    一声,两声,三声。

    直到河水中漫上一片血迹,他才冷静的收回枪,一挥手,让亲兵们下河捞尸。

    这一切发生不过几秒,许宁还手脚迟钝的站在原地,却突然听到金陵城南方一阵阵闷响,像是有巨人徒步行走在大地,又像是雷声轰轰拷问着天空。

    他抬头,只见南方的天空被点亮半边,姹紫嫣红,爆声阵阵。

    烟花厂炸了。

    被杜九派去那边的人马,估计死伤惨重。

    饶是许宁早知会如此,也忍不住望着那半边天,愣愣发呆。

    段正歧就是在此时走回他身边。

    在许宁还没回过神时,一把抓住他的下颚,一口咬了上去。两双唇碰撞在一起,段正歧又使的蛮力,几乎将许宁嘴唇磕出血来。许宁醒过神来挣扎,却哪抵得过段正歧的力道。

    红鸾被亲兵扶起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幕。她瞳孔缩紧,还没来得及惊愕,就见啃着许宁的段正歧斜眼冷睨着自己。那双黑眸中的讥诮,将她好不容易聚起的一丝期望,击得溃不成军。

    【我不会让你死在他面前。】

    【不会给你任何机会,在他心中留下痕迹。】

    段正歧冷冷望着她。

    【我只是想让他多看我一眼,为此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为什么,连这点奢望都不肯给我?】

    红鸾低下头,用力收紧手指。

    两个对许宁抱有难言心思的人,在此时,仿佛都能听见对方的心声。(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