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41章 亡

第41章 亡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在黎明之前,杜九就已经有了不妙的预感。

    派去段府的人手一直联系不上,丘谋壬那边也迟迟没有消息传来。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说明着某种不详的预兆。

    “来人。”

    他唤来属下,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立刻启程,回上海!”

    “九爷,这个点没有车啊。”

    “没有车?不是还有船?”杜九斜他一眼,“我不管你怎么做,半个时辰内,我要坐上去上海的一艘渡船。如果你办不到,就不用再留下了。”

    “是……是!”

    青帮虽然有自己的船厂,可是驾驶一艘船出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何况还是在这夜半时分。然而属下看杜九脸色难看,也不敢抱怨,只能点头领命下去。

    重任在肩,芒刺在背,不到一刻下属便通报杜九,渡船已经准备好。

    杜九连半秒都没多等,抽身便走。

    而事实也证明,他对危机的预感,比任何人都准确。

    当杜九带着一干手下刚走进港口,就听见港外传来的枪声。

    “九爷,九爷!外面一批人带着枪闯进来,我们抵挡不住了!”伴随着匆匆跑来的下属的呼救,是南方突然炸响的半边天空。

    几乎所有人都被那动静吸引过去,火焰的光芒亮在他们的眸中,连惊讶和畏惧都一同点燃。

    杜九紧握着扶手,这时候他要还不知道自己被算计,就是太傻了。

    “段正歧。”

    杜九把这个名字在嘴边咬碎了吞下去,下令:“派所有人去堵截来人!文件资料能带的带走,不能带走的全部销毁!”说完转身,踏上了渡船。

    追兵们几乎是赶在最后一刻冲破了封锁线,却还是眼睁睁地看着船驶离港。昏暗的夜色下,轮船在黑色的水面上越行越远,直到最后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长江尽头。

    “逃得倒是比谁都快。”追兵之中,有人轻笑一声,“他杜九知道从水路跑我们追不上,还不算笨。”

    月光落在来人脸上,照亮了那张带着讥嘲的面容,却见这人不是姚二又是谁?

    这位段正歧手下虎将竟然不知何时也抵达了金陵,在没有旁人知晓的情况下,作为埋伏杜九的一支伏兵,准备打个出其不意。

    可没想到杜九比谁都敏锐,还是从他们手中逃了出去。

    姚二有些遗憾,正准备带着手下回撤,却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他回头,只见一只灰头土脸的小黄狗从角落跑了出来,黄狗尾巴上的毛被烧秃了尖,隐隐有一股焦味,慌不择路地冲到姚二面前。

    “哪来的小畜生?”

    姚二拎起扑到自己怀里的狗爪子,眉毛突然一皱,竟闻到一股柴油味。像是想到什么,他眼前一亮,立刻下令:“走,过去看看!”

    说罢便带着属下,向黄狗跑出来的方向追去。

    而此时,段正歧宅中,骚动才刚刚平复。

    院内有人忙着打扫战场,尸体都被清理干净,而青帮的人更是没留一个活口。

    亲兵们在桥边打捞了半天,都没找到甄的尸体,只能回去向段正歧汇报。但在看到段正歧青了一半的眼眶时,又踌躇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在段正歧身侧,许宁冷脸坐着,而在他身旁则是受伤的红鸾。

    梁君正在给她上药。红鸾脖子上被刀刃划开了一道血口,虽然不重,但可能要留疤。同为女子,梁君不由同情道:“这要是留疤,可该怎么是好?”

    红鸾却反笑着安慰她:“不碍事,我穿高一点的衣服,便看不见了。”

    可她做的是迎来送往的卖笑生意,对身体肌肤极为看重,怎么可能会没有影响。梁君不知情,只点了点头。

    许宁看着她们俩,开口:“此事交给我,我认识一些医生朋友,或许能问倒一些祛疤的良药。”

    “本也就怪你,好好的,还害了一个姑娘受伤。”梁君瞪他一眼。

    许宁苦笑着,只能认错。

    而他们三人在这一旁说笑,早就引起了段正歧的不满。他顶着一张青眼,浑身都散发着我不开心不要惹我的气息。偏偏就许宁当做没看见,半个眼色都没分给他。

    在这个气氛下,亲兵们更不敢随意开口了。还是张三,注意到了亲兵们的为难。

    “你们有什么事要?”

    “属下听将军之命,去打捞甄副、甄的尸体,可不知是水流太急还是夜色太深,竟然没有所获。”

    张三脸色一沉,立刻看向段正歧。

    段正歧显然也是听见了,却不言一词,张三正要开口提醒,却看见自家老大一个眼刀飞过来。他一个激灵,却是福至心灵。

    “怎么会这样!?”张三故意放大声音,“没找到甄的尸体,就是不能确定他已死了。你们如何办事的!”

    “属下办事不利!求责罚。”亲兵们连忙跪下。

    “责罚,区区责罚有用吗?”张三说,“此一番要是被他逃了,肯定是记恨在心。万一以后回来报复将军,将军有个万一,你们承担的起?”

    “属、属下……”

    张三看了旁边一眼,又道:“你们办事不利,连一个死人都捞不到。不予以惩戒,是万万不行。将军。”他对段正歧恭敬道,“对于这些人,我建议各惩六十鞭,以儆效尤!”

    亲兵们脸色苍白,不敢辩驳。

    段正歧看着他,似乎正要点头。

    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我看也未必。”

    许宁走出来,站在亲兵们身前。

    “今夜发生这么多事,难免难以面面俱到。秦淮河流势复杂,找不到人也是可能。如此惩罚,未免太过。”

    张三看着他:“先生倒是慈悲,可这是我们内部管教属下的规矩,先生以什么名义来插手呢?啊,不过。”他又道,“若是将军也认为不用如此惩罚,他们当然可以免于此难。”

    许宁的视线投向段正歧,段正歧却像是这时才注意到他,抬眼望来,等着许宁说话。

    许宁:“……”

    该如何开口?以什么理由相求?

    他几乎是立刻明白,自己是被这主从二人下了圈套,可却是骑虎难下。又看见段正歧脸上那未消的淤青,许宁心头也不免有些后悔。

    似乎那一拳,打的是重了些?

    段正歧紧紧盯着许宁。他曾经将这个人十年如一日,放在心里摩挲了太久,几乎许宁每一个眼神,他都能猜透他在想什么。眼见许宁有心软的表现,段正歧微微勾起嘴角,只待许宁一出口求情,他就放过亲兵,两人也好有个由头,打破沉默,重归于好。

    “哎呀。”

    旁边却不合时宜的传来一声低呼。

    “怎么了,是我下手重了吗?”梁君紧张地看向红鸾。

    “没有。”红鸾捂着脖子,娇弱道,“原本以为抹了药就不痛了,但毕竟是刚受的伤。瞧我,怎么这么没记性呢。”

    这句话好似提醒了许宁。

    他立马收起差一点就软了的心,瞪向段正歧,想起自己是为什么揍的这小子。几次三番,不顾自己意愿的强行索取。这次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吻了上来。如果换做一般女子,岂不早就被这小狗毁了清白?呵,不愧是欢场里走过几遭的人物,手段就是不同。

    许宁冷哼一声,又坐了回去。

    段正歧眼神如刀地投向红鸾。那姑娘躲在梁君怀里,病弱地轻声咳嗽,抬头时,对上段正歧尖锐的视线,竟送了一个笑脸回来。

    段正歧身上冷气更盛。

    孟陆带着人进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不同一般的修罗场。

    “怎么了,怎么的这个场面?哎,三哥,你受伤了?”

    张三一点急智用完,此时根本派不上用场。他处在两边,犹如置身水火之中,看见孟陆立马得救道:“小六,你也来了?”

    “我要是不来,大哥迷路在烟花厂,此时就被炸死了。”孟陆似笑非笑,身后拖着的正是一脸焦黑,被爆炸声炸晕过去的丁一。

    “哎呦,许先生,好久不见。”孟陆眼神瞥向许宁身边两位红颜,挑眉道,“才几日分别,你竟是更上一层楼啊。”

    许宁哪能听不懂这人的调侃,他在北平的时候,最不擅长应对的就是孟陆。此时老对手回来,他连说话驳斥的力气都没有,只是翻了翻眼皮。

    孟陆调侃完,才像是终于想起正事,走到段正歧面前,拱手道:“将军,杜九的下属已尽数覆灭,丘谋壬和奉系的人也全部被我们拿下。还有……”他看了眼旁边,话却只说一半。

    许宁明白,立刻起身。

    “我们先出去。

    有些话,怕是不能被外人听见。

    眼见红鸾和梁君先出了门,许宁也要离开,孟陆却突然出声道:“听说许先生曾托三哥,向将军传了一句话。”

    许宁脚步一顿。

    孟陆道:“怎么,那句话现在不算数了么?你要用我们将军做事,却打算置身事外,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这句话戳中了许宁的软肋,他几乎是脸色苍白的转过身。

    “我没有--”

    “那就好。”孟陆笑,“我一直佩服许先生的为人,今夜更是佩服您的手段。还是请你坐下,与我们一同听一听。”

    孟陆看了眼段正歧。

    “我想将军也不会介意的。”

    张三跟在后面,点头如蒜捣。可恨丁一现在不省人事,否则肯定会巧舌如簧,帮孟陆说上几句。

    许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觉得自己从未这么尴尬过。

    段正歧却突然起身,越过众人走到许宁面前,拉住他的手,像是小时候看许宁那样,睁着一双澄澈的黑眸静静看他。

    许宁终于忍不住心软,被他拉了回去。

    孟陆笑笑,开口:“那我便把今晚发生的事,都一五一十地汇报了。”(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