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50章 社

第50章 社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天还未亮,营里的驻守的士兵们都还没起床晨练。小营房里弄的居民们,就被一声声震天响的叫唤给吵醒。

    “莫小七,你快点。你究竟是哑巴还是瘸子,走路怎么比我还慢啊!”

    “莫小七!”

    “莫小七你听见我说话没?”

    有人实在忍不住了,推开自己家的破窗子出来吼。

    “二毛你吵吵什么,让不让人睡觉!再吵我告你爷爷去。”

    正叉腰指使人的廖二毛汗毛一竖,立马蔫吧了。他压下声音,瞪着眼前人道:“都怪你,让你不快点,害我被骂。”

    在他面前,身量高大的青年只斜斜横了二毛一眼,双手环抱,并不把他当一回事。

    “哎,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嘶!三毛,你干什么踢我?”

    跟在两人身后的小丫头吸着鼻涕,走过去抱住二毛的大腿:“丫丫说,不许欺负大锅锅。”

    她个子小,人也小,站起来才刚刚过青年的膝盖,说话也不清不楚,却把爷爷的命令记得牢得很。二毛无奈对天翻了个白眼。小丫头还没长大,就知道吃里扒外了。

    “我说你,莫小七,你究竟是怎么收买我妹妹的?”

    青年回头看了他一眼。

    【谁是莫小七。】

    廖二毛大字不识几个,风雅不沾半点,却也无师自通看懂了这个眼神。

    他有时候真觉得有些人虽然不能说话,但那眼神贼灵贼灵,就跟会说话似的,就像眼前这……不对,二毛一甩脑袋,想这些干什么,他道:“那个什么,莫正歧,哎你这名字,为什么不叫莫小狗莫二狗,还好记一点。”

    莫正歧嗤笑一声。

    “你笑什么!”二毛恼羞成怒。

    莫正歧路过他,并不回答,而是径直朝着河边走去。

    今天他们是按照老人的吩咐,去河边接一些差事,跑腿卖力气什么都好,赚些碎钱养家。莫正歧虽然是伤患,但也不愿意吃人家白饭,就提出要跟着出来帮忙。

    自他在廖庭风家里醒来,也有三天。三天来,他的外伤都恢复得差不多,虽然脑后被打了一击,但廖庭风看他并无异样,便放心让他出去了。三毛只送到他们到路口,就蹬蹬地迈着小脚回去找爷爷,也指不定要把二毛又“欺负”莫正歧的事拿去告状。

    反正二毛过得挺不舒坦的,自从这哑巴到了他们家,他心气就没舒坦过。哑巴不仅对人总是爱理不理的,就连爷爷问他话,也总是说三分藏七分,如此就罢了,偏偏还赖在他们家不肯走。

    二毛想,这家伙肯定是吃准了他阿爷脾气好,要是家里轮到他做主,他才不白养这哑巴!

    前面的莫正歧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心声,回头看了一眼。

    二毛立马就有点怂了,不知为何,这哑巴看起来也没比他大几岁,凶起来眼神却像是能吃人。二毛也只敢仗着爷爷和三毛在的时候欺负欺负哑巴,因为那时候的哑巴还比较好说话。两人独处的时候,总是二毛吃亏的多。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对待敌人要软硬兼施,更要知己知彼,于是便率先开口道:“喂,哑巴,你为什么还不回家?你丢了这么几天,你家怎么没人来找你?”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二毛觉得问出这两句话后,哑巴周围的空气好像更冷了些,衬着簌簌晨风,愣是让他抖了一抖。

    “呃,那什么,就算你没有家人,总应该还有个回去的地方吧?”

    这下更好,莫正歧虽然没有看他一眼,但看他背影散发出来的气场,好像要去沙场杀人似的。二毛不敢再说话,乖乖地跟在后头。

    至于莫正歧。

    莫正歧想,家,他连自己何来何往,何去何从都不知道,一棵投入风中的蒲公草,凭什么有家?

    “山河破碎,何以为家。”

    陈了刚走出门,便听到有人轻读出书斋两侧的大字。他仰头一望,一个约莫二十六七的男人,正仔细注目着墙上,注意到陈了的视线,他回过身来,有些歉然道:“挡在路中,碍着主人家行事了。”

    陈了笑了一笑,也走到这人身边,感兴趣道:“这位先生竟认得这字?”

    两句话虽然含义简明,却不是寻常的字体,平常人只瞧着稀奇古怪,便是连读书人也少有认识。连陈了也没想到,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别人能认得老师自创的字体。

    “虽不能认全,但也能猜一个大概。‘山河’两字笔落如游龙入川,气势磅礴。‘何’字好似一人倚在窗前叹问,也可意会。至于这‘家’字,内藏一人,貌似好女,取自《杂卦传》‘家人内也’。若是了解陈先生脾性,也不难猜中。”

    陈了会意:“原来先生是来拜访家师,不知尊姓大名?”

    “尊姓不敢当,鄙名许宁。”来人拱手道,“还麻烦您,帮忙通传陈先生。”

    南社。

    操南音而不忘本,立乱世而匡正义。

    这是一个起于清末,盛于辛亥,民国之后全中国最大的文人学社。其中名声大噪、位高权重如宋教仁者,不知凡几;而寂寂无名、沙海藏粟的隐士,也难以数清。它接纳每一个志在救国的书生,青年鲁迅也曾加入过它的分社;它培养了许多运筹帷幄,革旧立新的人才。至今这些人中,有很多依旧在全国各地手握重权。

    南社,不仅仅是一个学社。即便是在它解体分裂后的现在,其影响力也深深撼动着这块大地上每一个读书识字的人。

    而现在,南社的创办人之一,陈青,就坐在许宁面前,与他共饮一壶热茶。

    “这是去年旧茶了,元谧可不要嫌弃。”

    许宁放下杯盏:“先生知道我本就不懂茶,新旧对我并无区别。再说只要中意茶香,新旧又有何妨?不过先生,还是更喜欢新茶吗?”

    已经知天命的陈青抬头看了他一眼,捏着茶盖点了点杯沿。

    “我喜好茶。”

    许宁开口:“那我此来,便为先生送上一壶好茶。”

    陈青哼了一声。

    “我能不知道你?自己现在身陷麻烦,又能给我带来什么好茶?哎,你们年轻人的事,不要再来打扰我老人家了。”

    “先生正当壮年,何来老一说?”许宁一笑,“而且先生若真无心再管世事,又何必要在门外挂上那一幅字。”

    许宁知道,因为南社分裂,辛亥失败的缘故,陈青对时局早已经灰心丧气,更和那饮冰室主人相类,大都有放手天下风云不管的意思。然而若他真能放手,许宁也不会找上门来。

    见陈青不开口,许宁再道:“不知先生可听说,之前工人们冲击租界和酒店的事?”

    陈青望着杯中茶梗,好似没听见。

    “这一回,上海知事将怎么处理这一批闹事的工人,先生可有过猜测?”望了眼陈青,许宁继续道,“这次工人聚众,欧杀三人,伤者数十,其中多为无辜妇孺。而与巡警冲突,也多造成伤亡。按现行律法,被抓捕到的工人头领,恐怕都要被判死刑,更甚者,司法官员为一网打尽,或许会牵连许多无辜。”

    “无辜?”陈青放下杯盏,“欧杀三人,打伤妇孺,这还算无辜?”

    许宁:“若真如此,当然不无辜。但若欧杀人命,伤害无辜的其实另有其人呢?若这些工人们只是被利用了呢?若利用设计之人,不仅针对起事的工人,更要针对他们身后的那些人呢?此事波及甚广,目前城内正在大肆抓人,估计少不得有人要受牵连,而南社人……”

    “够了!”陈青喝道,“早已无南社,何来南社人?何况你一面之词,凭什么让人尽信于你?”

    许宁退一步道:“的确只是我一面之词。但是无辜与不无辜,您就不想亲眼看一看么?还是说先生非要等到无可挽回之际,才后悔莫及。”

    陈青怒目瞪他。“你……”

    “老师!老师!”

    陈了从外面匆匆跑来打断两人交谈,模样慌急,面露紧张。陈青一下站立而起,还没去听陈了送来的消息,却听见他背后,许宁道:“先生,莫要等到为时已晚。”

    ……

    二毛和莫正歧在回里弄的路上。今天做了一天工,二毛彻底见识了莫正歧的能耐。这家伙眼神似狼,力气却足以和牛比,心思又如狐般狡黠。反正从头到尾,就不像个人样。二毛这样腹诽着走到了弄口,却见里弄围了许多人,正疑惑,就听里面一声凄厉的叫喊。

    “放开我儿!”

    二毛一个激灵,立刻拨开人群,冲到最里面。只见人群之中几个身穿制服的宪兵,正围住一个妇人和小孩,其中一个就要从那妇人手中夺过小孩。

    “牛嫂!你们干什么?”

    二毛眼睛一红,就要冲上去,周围不少义愤填膺的人也是摩拳擦掌。然而在他们蠢蠢欲动之前,砰一声枪响,却震慑住了所有人。

    只见一个宪兵对天举着枪,喝道:“现缉拿通缉犯妻小归案,谁敢擅动!”

    众人瑟瑟。

    “通缉犯?”二毛虽不敢上前,却忍不住质问道,“我们这里都是老老实实的百姓,哪里有你口中的通缉犯?”

    “抓的就是你们!”那宪兵冷笑道,“牛立是你们这的居民。他与乱匪在闹市欧杀人命,潜逃在外。我们奉命追拿通缉犯和其同党,你们谁若帮他,我就怀疑你们都是同党!”

    他举枪,对着众人。

    “上头有令,凡有乱党反抗者,就地革杀!”

    一时之间,无人敢应。只听闻妇人凄厉的哭声,和那盘旋空中未散的硝烟。莫正歧就在人群之外,冷眼旁观这一幕。

    与此同时,陈青扭头看向许宁,蹙眉道:“许元谧!你今日来,究竟是替谁传话?”

    消息刚刚传入各路人耳目,许宁就已在之前上门找他。要让陈青相信许宁并无图谋,就是投胎重造也不能。

    许宁:“我若说没有,先生肯定不信。那就当我是为一人而来,替三方传话罢。”

    “三方?”陈青迟疑。

    “一方为闹事工人,以及他们的身后人。一方为上海执政官僚,以上海知事为代表。最后一方,则是此事中遭受牵连的无辜人。此次暴动尚不明真相,却已经挑起佐派与执政阶层的矛盾。先生难道就不怀疑,其中有诈吗?”

    陈青不忙着应答,而是问:“你说为一人而来,那人是谁?”

    许宁怔了怔,道:“就当是我自己吧。”

    陈青不疑有他,又问:“你替三方传话想做什么,你又是什么立场?”

    许宁回:“我想做的,自然是化解干戈,求出真相。而我的立场--”他叹,“与先生当年建立南社,大概是一样的初衷吧。”

    无论是为一人而守,为一城而守,还是为一国而守。求其初心,不过四个字。

    不甘沦亡。

    不甘山河破碎,成为亡国之奴。(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