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52章 辗

第52章 辗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4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

    莫正歧看着这一心拉自己入伙的男人,只能回以沉默。就在杨武还想加把劲再劝几句时,却被人给打断。

    “加什么加?!”他身后走过来另一人,看了莫正歧一眼,就把杨武拉到一旁去说悄悄话。

    李言气急败坏地教训他道:“你知道这小子是谁,了解他底细么?你就要拉他入伙,还把自己底细都告诉人家?杨武,你能不能长点脑子。”

    “哎,不是,我看那小子也不像是什么坏人啊。”

    “人的好坏,要是能从外表看出来,天下就没有那么多乱事了。”李言冷笑,回头再看去,却见莫正歧不知何时已经离开。而廖庭风,却在廖二毛的扶持下向他们走过来。

    “廖老。”

    两人恭敬地喊他,对老人也颇为尊敬。

    廖庭风疲惫地摆了摆手。

    “出了这么多事,你们正好来了,就替我解个惑吧。”

    杨武和李言对视一眼,应了下来。

    天色已经近晚,廖庭风的小屋内拥挤地挤着三个成年人。

    廖庭风:“之前街上暴动出事和通缉令是怎么回事?”

    杨武开口:“廖老,你要相信我们,即便我们要向政府抗议,也绝不会牵连普通人。之前冲进洋人酒店,是想抓捕杀害工人的一位日本军官。但是后来--”他苦笑道,“事情不知怎么失控了,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竟然有无辜人被牵连在内,还有人死伤。”

    李言脸色的神色也很是难看。

    不仅出了人命,还使得普通人被牵连,这对联动的工人来说,也时极为影响民心的一件事。

    廖庭风摇了摇头:“我就不赞成你们使用这么激烈的方式抗议。”

    杨武蹙眉道:“廖老,这句话就不对了。洋人们在租界是怎么欺辱我们的?那些北洋军阀又是怎么狐假虎威?日本人当街杀我工人,都没有人出来做主!事到如今,我们如果还不反抗,早晚有一天会被他们践踏在脚底,不得翻身。”

    他义气昂扬的一番话,却使廖庭风突然想起了刘东。那个曾经被他救治,也是出身困苦的年轻人,却去加入宪兵队,最后成为了压迫平民的那一批人。

    他叹了口气,不想再说些什么。

    李言:“今日这事也有些麻烦,杨哥开枪杀了一个宪兵,那边肯定很快就会得到消息。附近的居民都得转移,否则难免会受到牵连。”他责怪地看了杨武一眼。

    杨武辩解道:“情况危急,我当时要是不开枪,那小子就要没命了,哪顾得了那么多!”

    提起那个年轻人,李言再度皱眉,他看向廖庭风。

    “廖老,今天这个人有些面生,不知……”

    “他是我捡回来的一个伤患,和家人失散,暂时借住在这里。”廖庭风说着,看向门口,“你们若有什么想问的,不妨自己问他。”

    杨武和李言齐齐转头,才发现莫正歧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他脚步声如此之轻,竟然没有被人发觉。廖二毛跟在他后头,探头探脑。

    李言立马站起来,却差点撞到屋顶。他有些尴尬地弯下身子,对莫正歧一拱手道:“敢问阁下姓名?”

    “他叫莫小七啊,你们可以喊他莫七。”廖二毛插嘴道,“不过你们别信我阿爷的,你问他他也说不出话来,他是哑巴啊。”

    平日里要有人这么说,莫正歧肯定打得他爬不起身,不过今天他不耐烦对付这两个人,廖二毛替他挡下,正好省了他的麻烦。莫正歧索性直接装聋作哑。

    李言不知他哑疾的具体情况,以为莫正歧是个聋哑双残,吃惊道:“竟是如此么,可他怎会受了伤,又和亲人离散?”

    在这个世道,一个残疾的人可不会随便出门,一离开亲人他们根本难以生活。

    廖二毛道:“这可不知道了。我是在工人游(行)第二天捡回他的,说不定就是在那一天他和亲友失散了呢。”

    此话一出,便是李言也有些讪讪,不敢再继续追问下去。

    莫正歧放下一个装着粗面馒头的破碗,就起身出去。

    廖二毛跟在他身后,看着他走了一圈,竟然是走到刘东的尸体旁去了。如今这里空无一人,只有远处一些武装工人在看守。

    莫正歧在黑暗中直直地盯着一具尸体,这情景倒是叫人心中有些发毛。

    廖二毛以为他是第一次见到死人,心理受了冲击,不由开口劝道:“这也不怪你,是这刘东自做虐,他若是不拿别人性命当做儿戏,自己也不会落到今日的下场。”

    莫正歧依旧没有说话,廖二毛索性绕到他身前去,正要搭上这人肩膀再劝慰一番,却兀然对上一双凌厉的眼睛。

    这眼神,和平日的莫正歧好似有些不一样。若说这几天的莫正歧眼神是像山中的野兽一样充满警惕,那么今日这双眼中却多了些别的什么。

    那是属于老练的猎人才会有的眼神。

    廖二毛却分辨不出来,他只是莫名有些后怕,一下子退开三步。

    “你、你怎么了?”

    莫正歧当然没有回答,他转身遁入黑暗中,就像晚风融入夜色。

    --------------------

    许宁在与陈青告别。

    两人在书房中究竟谈了什么,除了他二人,再无外人知晓。而今日这一番谈论,或许会对上海格局起到难以预料的作用。

    在门口告别时,陈青情绪复杂地道:“元谧,我不知你今日究竟在为谁做事,只是若你老师知道你趟入浑水之中,必定是要替你担心的。”

    “我愧对老师。除了坚持他的教诲,不做违背原则的事,已无再可报答他的了。”

    许宁匆匆留下这句话,便离开。

    陈了站在老师身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喃喃道:“原来他就是许宁,最近一直传来各种谣言,我倒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陈青:“这样一个人,那样一个人,又怎么是我们这些外人可以看透的。走吧。”他叹了一声,带着学生进屋。

    而另一边,许宁也遇到了前来迎接他的人。

    贾午靠在一辆车旁吊儿郎当地站着,见许宁走出小巷,丢下烟头道:“快走吧,可等了我半天了。”

    许宁坐上他的车,两人一路驶回据点。知道贾午不待见自己,许宁也不去和他说话。可到半路上,却是对方首先耐不住了。

    “今日四哥已经派人去知事府邸送信了。不过许宁,我倒想问问你,你哪有那么大的信心,确定对方一定会露马脚?”

    许宁看了他一眼。

    贾午还在问:“你说是青帮在挑拨离间,这事我信。他们本就是在码头做脚夫发展起来的帮派,在工人平民中的路子,恐怕比佐派还多,派那么一两个人混进去去搅局,也不难。关键是就算我们猜得到也没有证据啊。到时候会谈,你拿什么去跟三方解释?”

    这个问题,许宁刚才已经口干舌燥地跟陈青解释过了。此时懒得开口,索性闭上眼睛。

    贾午见他不搭理自己,顿时暴脾气就耐不住了。

    “你不说,瞧不起我是不是,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自己猜出来。你是不是要设计青帮落马,听说你在金陵就这么干过一回?是不是还有圈套等着他们,或者先联合两方来做一场假戏,把他们引出来?”

    听这人实在聒噪,许宁忍不住了。

    “都不是。”

    “你说什么?”

    然而许宁却再次闭上嘴,懒得回答。

    贾午气得差点把车停在路边把人扔下去,可这时,目的地也到了。有人早已等候在车外,打开车门,迎接许宁下车。

    可来人却发现,许宁竟已睡着了。

    霍祀一愣,看着许宁眼下一片青色,想到恐怕这人从将军出事起,就一直没有好好睡过。直到今日,才能放心下安睡一会吧。

    他示意贾午安静,便亲自弯下腰,去将许宁抱出车中。

    不知是闻到了相似的气息,还是在梦中梦见了什么。许宁睡意朦胧,竟抓着霍祀声喊了一句。

    “正歧……”

    莫正歧骤然回头。

    刚才那一瞬,他突然有一种被人呼唤的错觉。可当他回身望去,只看到苍白的月色,和月下匆匆赶路的人们。

    里弄的四十三口人都在这里了。他们连夜转移阵地,而之前抓捕的宪兵俘虏,也被人绑着眼睛押送。

    “发什么呆?”

    廖二毛抱着睡着的妹妹,轻手轻脚走到他身边。

    “你这样老是掉队,当心李叔对你更起疑心。”

    莫正歧看了他一眼,往前走。廖二毛跟在他身后。自从莫正歧救了廖庭风,二毛对他似乎没那么排斥了,竟然还有些莫名的善意。这小子也十分机敏,在发现李言似乎对莫正歧有些排斥后,就帮莫正歧挡了好几次问话。

    很多时候,莫正歧并不能理解这些人。

    他们会对一个陌生人充满警惕,却也会因为一件小事,对相识不到一周的人敞开戒备。他们中的大部分都胆怯麻木,不敢反抗屠刀,但也有人在被逼到绝路时,率先对别人麾下屠刀。他们有自私自利的小人物,却也有博爱无私的好心人。

    像廖庭风,像杨武,像李言,甚至是刘东。

    莫正歧从来没有在一个群体中,看到如此多相差悬殊的个体。不过终归是这样一群乌合之众,又能办成什么事呢?

    莫正歧想着,突然对上廖庭风的一双眼睛。他怔了怔,老人却对他露出一个笑容,便收回视线。而这个笑容却让莫正歧想起了一个人。一个自从他清醒以来,时刻刻没有忘记的人。

    先生。

    这几日记忆混乱。莫正歧不仅要适应全然不同的环境,甚至也要适应陌生的自己。他的身体在他不知道的岁月里,发生了许多变化。莫正歧有时候都觉得,这躯壳属于别人的,而不是他的。

    然而在这一片混乱中,有一个记忆却难以磨灭。那是许宁甩开他的手,决然离去的背影。

    莫正歧最后的记忆便停留在那一场大火中。那是土匪们冲进村庄,肆意烧杀劫掠的一夜。可一觉醒来,他却到了小营房,一个陌生的地方。

    恐怕没有人知道,在这具二十岁的青年躯体里,装着一个只有十岁记忆的灵魂。

    莫正歧低下头,继续赶路。脑中却始终徘徊着一个念头。他漂泊流浪,丢了大半个自己,浑浑噩噩到了这不知名的他乡。

    那先生呢?

    这么多年过去,他会不会早已忘记了自己?(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