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54章 会

第54章 会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4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六月会谈。

    当这个名称传入众人耳中时,距离那日暴动已经过了整整两周。没人知道究竟得使什么招数,又得如何周旋,才能力挽狂澜,让各方即将破裂的关系有了修复的可能。但是人们知道办成了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的人,是许宁。短短数日,这个名字传遍了上海。

    北洋军阀前前后后开了三次会议,几番争执,最后通过了同意和谈的表决。而佐派领导的工人武装,也在中间人的调和下表示愿意参加会谈。第三方的无辜受难者家属,建立了一个联合会参加会谈。

    本来以为绝不可能实现的和解,终于达成了第一步。就像许宁说的,聪明人从来不在少数。

    而此时,距离会谈已经只有三天。

    “不,我不同意。”李言拒绝道。

    他们这支分队也有不少人在之前警察厅的行动中被抓捕,所以这次会谈杨武、李言也会派人作为□□代表之一前去。然而,他和杨武现在却为了去参加会谈的人选争执起来。

    “你带谁去都可以,可为什么还要带上那个家伙?”

    他指着莫正歧,仗着对方“听不见”便直言道:“我们现在连他是谁都不清楚就带他去,万一出事怎么办?”

    “他还能是谁?”杨武不耐烦道,“他是在之前的示威中被我们波及的无辜人。而且你也看到了,他的身手不一般。你要坐镇家中,我只能带廖老前去,要向保护老人家,没一个身手出色的怎么行?何况,这也是柳先生的意见。”

    “就是因为他有这样的身手,所以我才不同意。如果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聋哑人,为何偏偏有这样的本事!”

    “聋哑人怎么了,正文,你就是喜欢怀疑别人……”

    那边两人还在争执不下,这厢装作听不见的莫正歧,已经径自走了出去。既然已经收集到想要的情报了,继续留下来也没有意义。

    然而他路过一个小广场时,却被一群热情的年轻人们拦了下来。

    “莫七,来和我们比划一局!”

    这群人和李言一样都以为他聋哑双残,一边比划着一边对他说。

    “莫七,今天轮到我了,你可不要手下留情。”

    或许是莫正歧那天救下牛嫂母子给人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又或许他的残疾和他的能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难以忘怀。这几日,莫正歧几乎成了最受欢迎的角色。年轻人们纷纷表示要和他较量一番,热情洋溢,难以拒绝。

    看着这帮人在自己面前滑稽的比划,莫正歧目光穿过人群,落在一人身上。而隔着十几人,廖二毛正得意地对他笑。

    作为散播莫正歧聋哑的罪魁祸首,廖二毛这几天可算是欣赏到了一出好戏。要想装聋又作哑,可是那么容易的?最后,莫正歧不得已,被众人拉下了校场。然而,这种较量对于他而言,却是一个苦差事。

    莫正歧记忆虽然混乱,却也渐渐熟悉了自己的身体。他知道自己掌握的是杀人的技艺,而不是这种儿戏般的打法。为了控制自己不伤着人,每次他出手衡量时总要花费更多的心力。说实在的,很累也很麻烦。

    然而和他比试的对手却很兴奋,被莫正歧一把摔到在地上时,还能拍着屁股跳起来。

    “莫七,你可真本事!你这身手跟谁学的?”

    年轻人一边说着一边在他面前比划,流露出难言的崇拜。

    莫正歧却觉得违和,对眼前的情景感到熟悉又十分陌生。好像他也曾经多次与人对峙,多次击倒过对手。然而像这样不以生死威胁、没有利益交换的单纯比试,却是第一次。就连他的残疾,也第一次被人赞扬。

    他们会说,莫七真了不起,明明不能说话听不见声音,还能有这样的身手。而不是恶毒的诅咒、卑劣的怀疑他,将他的残疾当做攻击他的把柄。与他记忆中曾经存在过的情形,截然相对。

    莫正歧虽然有时会忍不住鄙夷他们的天真,却也忍不住羡慕。同时,他明白自己,更深深嫉妒着他们。

    “想什么呢!”廖二毛哈哈笑着,从背后拍了他一把,“能凭武力征服大家,你可是史无前例的第一人啊。”

    莫正歧皱着眉推开他的爪子。然而此时却有人走到校场,是李言和杨武。他们不发一言地注视着莫正歧,目光中潜藏着什么。

    莫正歧安静下来,静静对视。他知道,已经到了做出决定的时候。

    ……

    六月会谈,被安排在上海图书馆一楼大厅举行。这座五月底新建成的图书馆,有着窗明几净的大厅,足以容纳许多人的宽阔场地。而选在这样一个地方举行,本身也意味着禁止各方武力干涉。这是一个只能以唇舌为刀剑的舞台。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警察厅事先调动了人手在百米之外警戒,禁止任何无关人士进入。而许宁,就是坐着贾午开的车,停在警戒线之外。

    “真不要我送你进去?”许宁临下车之前,贾午难得好心地问了一句,“进了这虎穴,再想轻易出来可不容易啊。”

    许宁看向他,扬眉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况且,你也有自己要做的事。”

    贾午哼了一声,开着车走了。而许宁则是独身一人,进入会场大厅。

    “是他。”

    “那就是许宁?”

    “他竟然是一个人来。”

    早有人将许宁的消息泄露了出去,因为认出他的人,不少都在窃窃私语。许宁仿佛浑然未闻,走过人群,走过排列好的一排排桌椅。最后在一个位子上坐了下来。

    这一坐,又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因为许宁坐的,是代表受伤者家属的席位。旁边的坐席上,一位认识许宁的朋友忍不住劝道:“许宁,你是不是做错了地方?会谈支持人的话,不该坐这个席位啊。”

    许宁回他。

    “主持只是一个职能,而我真正的身份,应该属于这里。”

    那人瞪大了眼睛。

    “你,难道你?”

    不是吧,这许元谧这么热心地举办三方会谈,旁人只以为他有什么野心,难道原因竟然是这么简单,只是因为他有家人在暴动中受到了牵连?还没等这人再追问两句,会场又是一片骚动。

    因为此时,军阀代表和佐派代表也进场了。

    上海北洋军阀代表,派了两名校级军官,一名知事秘书到场,一共只有三个人,简单地与与会者示意后,便落座到了自己的位置。而真正引人注意的,是佐派的代表。众人都很好奇,这一次佐派会派哪些人来参加会谈。

    因此这些与会代表进场的时候,就连许宁也不出意外地投去了视线。他的目光在那十几人身上流连,同时和姚二那份名单上的人物做了对比,心下一叹。真正有权柄的人物,一个都没有来。也不知道对方是在防备他,还是在防备孙系军阀。正这么想着时,许宁的眼瞳在触及一个身影时蓦然跳动,甚至控制不住地站起身来。

    他的这一动静,瞬间吸引了在场大部分人的目光。

    有人窃窃私语,有人头来怀疑的视线。

    许宁费了好大的心力,才克制住自己的冲动。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重新挂上笑容。

    “既然众位已经来齐了,那么不如我们早些开始会谈。”

    好像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一切波涛都被按在水面之下。

    主持人宣讲,双方握手,受害者家属提出意见。

    许宁按部就班地将程序进行下去,却能时时刻刻地感受到一双灼热的视线,一直缠绕在自己身上。他知道那是谁,这几日更是日日夜夜地盼望着他的出现。然而,即便是许宁也没料想到,他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许先生,不妨解释一下?”

    耳边传来一道质问,才将他的神思唤了回来。许宁移去目光,注意到是孙系将领代表,向自己投来一个刁难的提问。

    “许先生是以什么身份,举办这一次会谈?而据我所知,各位将军同意参加会谈,是接受了第三方的调停。不知道许先生,和这第三方又是什么关系?”

    来了,针对与恶意,扑面而来。

    众人都知道,佐派会参加会议是因为有南社在中调停,那么孙系军阀呢?他们可不是会乖乖听从别人的角色,只有力量,强硬的力量才能逼得他们同意。

    而这个力量,则是刚刚夺下金陵的皖系军阀,更确切地说是段正歧!

    “之前听闻许先生和东北张三少颇有渊源,却也没想到你在段系也有这般的人脉。”开口的校级军官咄咄逼人道,“而先生这次参加会谈,却又坐在受难者家属代表席位,不知又是什么企图呢?”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许宁,其中也有最炙热的那一道。

    身边的朋友投来关切的眼神,许宁摆手示意无事,然后便站起身,对着众人的视线:

    “既然各位关切,那我便直白说了。我这次想要促成会谈,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受难者的家属,我的一个很重要的家人,在暴动中受了伤,至今未能平安。”

    此话一出,下面议论纷纷。

    “当然,我想各位更关心的还是另一个身份。”

    许宁说:“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告诉诸位,真正促成这个三方会谈的功臣,不是我,而是青帮。”

    他这样直接地将话语挑开,在场一片哗然。

    “许宁,你这么说,可有证据?”

    “青帮的人到现在都没露面,你又怎么看?”

    “证据就是,他们到现在都不敢路面。”许宁站起身,走到会场中央,“众位都知道,上海工人游(行)已不是第一次,工人罢工也是早就举行过。佐派的仁人志士们为了世人看到他们的意志,曾多次诉诸于行动。”

    他的目光投向□□,而又转向孙系军阀。

    “上海一直是属于工人们的上海,却不是一直属于各位掌控。那么几位阁下可知道,之前的示威游(行)是怎么解决的吗?”

    那名提问许宁的军官站起身来。

    “你是在嘲笑我们吗?”他语气凶狠,在别人看来却是色厉内荏。

    佐派中有人小声道:“这个许宁,不是个简单人物啊。”

    “简单能走到这一步?”

    杨武突然注意到莫正歧,想着这个人听不见,参加会谈不会很无聊?转头去看时,却吓了一跳。

    莫正歧眨也不眨地注视着许宁,一双眸子酝酿着浓郁的黑色,两手青筋暴露,似乎在费力克制着什么。

    杨武忍不住推了他一把。

    “你没事吧?”

    莫正歧被他一推,好像恍然从一场大梦中醒来。他摇了摇头,再次看向许宁时目光仍然热烈,却多了几分疑惑。

    那是先生!

    然而,却好像不是以前的先生。

    场中,许宁继续道:“我当然没有小觑各位的意思。只是一个单纯的请教而已,既然各位不知道,那么--。”

    他把视线投向杨武等人。

    “许某所涉不多,还请几位提点。”

    回答他的,是廖庭风。

    “是青帮。”

    廖庭风说:“无论是之前上海成立特别市时期,还是奉张占据时期,但凡有工人游(行),第一个压制工人们的往往不是警察,而是青帮的属下。

    许宁问:“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青帮手下掌握着上海大部分的码头工人,还有其他工厂。一旦工人罢工,示威游(行),第一个被影响的就是他们,他们怎么能不着急?”

    “那请问这一次,阻止工人们游(行)的人中,可有青帮的身影?”

    廖庭风霍然抬头,目光投向许宁。

    许宁笑一笑,看向他。

    “还请老先生回答。”

    “没有。”廖庭风干涩地开口,“一个都没有。”

    全场一片寂静,事已至此,已经不需要什么证据了。人们判断一件事,剥开外表,看向内里--往往追究利益核心,就能看到本质。

    工人□□对青帮影响如此之大,他们为什么没有一点动静?为什么偏偏这一次选择沉默?

    在一片静默中,许宁轻轻嗅了一下。他闻着空气中书香味,混合着干燥的新木气息。

    “而我在这里,可以回答各位之前的问题。”

    他的另一个身份,他以什么立场站在这个会谈场合?

    “各位或许不知,两周前,除了租界和酒店,还有另一个地方也受到了突袭。这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众人纷纷望向他,只听他道:

    “段将军上海分部的遭叛徒侵袭,将军怀疑此袭击或与青帮有关,命下属彻底调查此事。那受命而来的人,就是我。”

    许宁,是段祺瑞之子、皖系新领袖--段正歧之部署。

    在在场数十双耳目,多派人士的注视下,许宁公开承认此事。

    从此以后,他身上将烙下再也无法清除的,属于段正歧的烙印。(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