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55章 回

第55章 回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4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在一个众目睽睽的场合,承认自己是一介军阀的下属。许宁此举,可以说是将自己的文人风骨拦腰折断。从此以后人们提起许宁,不会再提起他的文采、他的师门,而会说他是段正歧的走狗。然而,人们也将知道,他和皖系军阀将自此紧紧绑在一起。无论之后再有什么行为,旁人都没有立场再指摘。

    还没等旁人从这个突如其来的宣言中回过神来,许宁又投下一个大雷。

    “正如之前这位先生所说,这一次工人游(行)青帮行为反常。而据我所知,他们或许还有另一层目的,诸位英豪,此时还被他们蒙在鼓里。”

    什么?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他,许宁却只是挑起了人们的好奇心,不再继续下去。他表示这次会谈的主要目的,是化解双方纠葛,并商谈对无辜伤亡者的赔偿。其他容后再谈。

    “我相信立在建立新时代的各位,绝不会任由无辜者受难而无处申述。当务之急,在于安抚事件中受难的普通人,还烦请各位仔细商讨。”

    许宁这么一说,旁人也无法再插嘴,便由他请出受难者家属,列明受损和补偿条件。伤者还容易安抚,但是已逝去的生命又怎么安抚?

    许宁退在人群之外,看着一切似乎都按照轨道,达到了最初的预期。然而不知为何,他心里却有些不安。许宁的目光越过人群,向佐派那一批人看去,却没有和预想中的那双眼睛对上。

    他心内的不安因此越发变得焦灼。然后,像是为了印证他的预感一般。即将结束的会谈,迎来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结尾。

    在众人就赔偿事宜相谈的差不多时,突然有人闯进大厅。

    “上海总工会被袭击了!”

    不速之客大声喊道,夺去所有人的注意力。

    “工会的同志们都受了伤,这是阴谋!”他身上负着伤,好似刚刚才从某处逃难出来。事发突然,情绪又如此逼真,瞬间,佐派的人怒目相向,一下子将怀疑的矛头指向对面。

    “你们!出尔反尔,小人之举!”

    军官们被泼了脏水,也愤怒道:“我们要想做什么,有必要挑这个时候么?直接让外面的警察把你们直接抓起来就好!”

    “好啊,原来你们还打着这个主意。”

    会场瞬间又乱了起来,两泼人泾渭分明,眼看就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趋势。

    许宁却突然注意到了什么。

    他大喊:“小心!刚才进屋的那人,是假冒的!”

    然而为时已晚,一声骤然枪响。孙系军阀的一个军官,抚着自己的眉心应声倒下。死亡拉开了慌乱的序幕,人群中传来惊叫,秩序被打乱,人们拥挤的踩踏。

    “情况不对!”杨武拉着廖庭风,“走!”

    当机立断,佐派的人决定先撤出大厅。然而他们刚冲到大门之前,却又退了回来。

    “外面着火了!不知是谁泼的热油,将大门附近都点燃了!”

    “那群警察呢!”

    “不知道,不见他们踪影。”

    人群又退回大厅。

    有人大喊:“从二楼离开,二楼有通向后院的窗户!”

    杨武回头看去,发现说话的人是许宁。而在许宁指挥众人安全撤离时,却未注意到身后,一个弯腰潜行的人正步步逼近他。小心!还没等杨武出声提醒,身边蹿出一个人影飞快向许宁掠去。

    “莫七!”

    杨武惊呼,他看着那边,又看了眼身边的廖庭风,狠下决心。

    “我们先走,撤!”

    许宁感到后面有风声时,几乎是下意识地侧身躲开。这个动作,救了他一命。袭击者一击不成,掏出匕首正欲再行刺,却被人挡了下来。来人没有武器,拿着不知哪来的椅腿与之格挡,几个回合与袭击者打了个平手。袭击者咬牙,悄然打了一个手势。

    许宁骤然提醒:“小心身后!”

    莫正歧闻言转身,一板拍向身后人,正好拦下这从阴影冒出来的另一个偷袭者。

    “怎么会”偷袭者呆滞道,“你不是聋子吗?”

    莫正歧眼睛一眯。原来青帮安插的内奸在这里!他旋即一个转身,飞踢开这人,局面却再次变化,不知哪来的第三人又加入战局。以三敌一,没有武器,即便是以莫正歧的身手,也难以敌对。

    “是他!”

    许宁几乎一眼就认出那第三个刺客,那是曾在金陵桥头落入秦淮河的甄!没想到,继袭击上海据点之后,他会再次在这里出现。

    甄的身手和另外两人不可同日而语。有他在,莫正歧逐渐被逼出更多破绽,几次险而又险甚至差点受伤。

    许宁忍不住向前一步,然而此时,却有人从身后拽住他。

    “别去!”

    杨武小声道:“跟我走,你在这只会妨碍他。”

    他不知何时又回转回来,拉着许宁要把他带出火场。然而两人刚走到楼梯口,身后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愕然回首,只见是一截横梁经不住火烧重重摔在了地上。而刚才在火焰中交战的几个人,都不见了踪影。

    杨武还在错愕之中,却见身边的人已经推开了他,飞快冲下了楼。

    “你去哪!”杨武大吼,“回来,不要命了吗?”

    他想跟着追上去,凶猛的火舌却阻在了来路,将楼梯和大厅彻底隔绝开。杨武狠狠地打了下墙面,只能选择离开。

    而此时,许宁已经冲回火场。火焰如毒蛇一般舔舐着他的肌肤,灼热的刺痛感一直传入神经,像是要把脑髓都融化。然而,当看见段正歧的身影消失在火海的一瞬间,许宁感觉血液都被冻结,就连脉搏都停止了跳动。

    眼前骤然一黑,仿佛又回到十年前那个噩梦般的一夜,又像是再见七年前那场燃尽一切的大火。然而许宁这一次,绝不会再丢下哑儿!

    他不要命第奔波在断裂的横梁与满场的火焰间,四处寻找那个身影。终于,许宁瞳孔一缩,他看到一个人影跪在火场中央。几乎是想都不想地,他冲了过去。

    “正歧!”

    莫正歧躲过了横梁,却没能抵住烟火的灼烧,他的肺部仿佛撕裂般地灼痛,每一次呼吸都在燃烧生命。灼热的火焰似乎在焚烧着他的灵魂,就到此为止了吗?然而就在惶惑间,他听见有人在呼唤他。

    不是幻听,是真的有人在呼唤他!一声一声地,撕心裂肺般的。

    莫正歧刚想抬头去望,却突然被抱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许宁紧紧搂着他,害怕失去般地用力抱着他。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段正歧,回答我啊!”他甚至忘了,哑儿根本不能回应他的呼唤,而只是徒劳无力地一次次唤着他的名字。

    莫正歧感受着紧紧相贴的温度,终于明白。

    是先生,先生回来找他了。

    仿然间,眼前的这一场大火,和记忆中的那场烈火混杂在一起。那一次,他等到绝望许宁都没有出现。而这一次,许宁返回火场紧紧抱住了他--将他从近乎灼烧尽生命的烈火中拯救出来。

    这一次,他没有抛弃他!

    想明白这点的瞬间,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拥挤入脑中。莫正歧眼神暗了暗,再次抬头时,目光已迥然不同。

    “正歧?”

    许宁感受到一双手缓缓抚摸上自己的脸颊,他低喊地望去,却被人捧住脸颊狠狠地撕咬上嘴唇。然而只是不餍足敌咬了一口之后,对方又不甘心地放开了他,紧拽着他奔跑起来。

    许宁看着眼前的背影,那属于段正歧的,高大宽厚的背影。

    两人越过倒下的横梁,却发现楼梯口已经被火焰阻止了。没有办法,只能想办法从别处攀上二楼。段正歧先把许宁送上去,让他踩着自己的肩膀,翻上二楼。

    “正歧!”

    许宁立马伸出手,要将他也拉上来。

    段正歧望着他,突然笑了一下,那是从未在他脸上看过的纯粹发自于内心的快乐与满足。许宁愣了一下,段正歧已经拉着他的手,借力翻上二楼。

    两人来到窗口,之前众人用窗帘结的绳梯也被火烧断了。许宁正踌躇间,却被身后人环抱住腰身,下一瞬便觉得整个人一轻,视野腾飞到了空中。

    段正歧抱着他跃下二楼,并将许宁护在怀里。两人落地后连滚了两圈,才停了下来。

    “你受伤没?”

    几乎是一爬起来,许宁立刻关注他的伤势。段正歧却拉下他的手,轻轻望着他,目光里有熟悉的镇定从容,还有比以往任何时刻都热烈的爱慕。那跳跃的情感溢满双眼,也让许宁终于理解,原来自己曾以为的独占与不甘,其实是比任何人都真挚的爱慕,是段正歧对他的一片真心。

    他却到此时才明白。

    幸好,还不算晚。

    段正歧拉起许宁的手,在他手指上轻轻落下一吻,又凝视着许宁的双眼,张口“道”:

    【我回来了。先生。】

    此时此刻,两人仿佛都心有灵犀,明白了这一句回来的含义。

    回来的不仅仅是叱咤沙场、人人惧怕的段将军,更是曾被许宁丢在十年前、无依无靠的哑儿,是他们一同丢失的那段岁月,那份情感。

    许宁眼中泛上湿意。为了再听到这一句先生,他等了十年。而为了再喊一句先生,段正歧也等了十年。今天,上天让他们在一场大火中重逢重生。

    一切都值得了。

    “许先生!莫七!”杨武等人遥遥跑来,关切地道,“太好了,总算都平安无事。莫七?”

    他看着段正歧,却总觉得这个人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明明还是一样的样貌,明明还是那么年轻。而此时他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却像是一道深渊,捉摸不透。

    廖庭风也被搀扶着走了过来,像是早有所料地叹了口气。

    “果然。”他道,“你之前说的先生,就是许先生吧。而许先生要找的家人,就是你。是不是,段将军?”

    段将军,什么段将军?要说许宁认识的段将军,不是只有一个吗?杨武讶异地睁大眼。就在此时,一队人马从远处跑来,为首一人激动道:“将军!”

    来者正是贾午,他们的出现,触底在杨武等人与段正歧之间划下一道鸿沟。

    廖庭风道:“莫正歧,莫七,都不是你的真名。或许我们应该称呼您,北洋政府亲授陆军上将军衔,段正歧段将军。”

    杨武等人的目光先是震惊,随即变得充满痛恨。

    “竟然是他!皖系军阀。”

    “他欺骗了我们,这个叛徒!”

    “难道他是故意潜伏,来接近我们!”

    昔日有多亲密多信赖,如今就有多憎恨多厌恶。

    段正歧恍然未闻,似乎他早知道一旦暴露身份,所有的友情与信任都会化为虚假。他沉默地承受这些谩骂。然而却有人走上前,替他挡住那些痛恶的视线。

    “您说的没错,他是段正歧,是皖系上将。但他也是莫正歧,是我的学生。至于莫七--”许宁微微一笑,“我想这应该是他认识你们时,所用的名字。我认识的正歧,还不至于要伪装自己去换取旁人的信任。”

    “他是我的莫正歧,是段系的段正歧,也是你们的莫七。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们身边,我也很想知道是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各位还信任我,还信任莫七,觉得他不仅仅是为了接近你们而伪造的一个假名。”

    他伸出手,为众人指使出一个方向。

    “那么,就让我们换个地方再慢慢解释吧。”同时,许宁又掷出一个诱饵,“而且,我也有话要与各位相谈,关于广州,关于国民党佑派,或许你们应该知道一些消息。”

    众人面面相觑,良久才有人出声。

    “好。”是杨武。

    他目光复杂地看向莫正歧,“我也相信,堂堂一位将军,还不至于卑劣到用这种手段接近我们。他救了廖老一命,我就信他这一次。”

    廖庭风也沉默着颔首。

    看着终于说服了顽固的一帮人,许宁心中悄悄松了口气。段正歧命令贾午护送那些人离开,许宁正想跟上去时,却被人拉住了手腕,一把被段正歧拉到了怀里。

    段正歧忍不住在他嘴角亲了一口,正欲再吻,却突然被人咬痛嘴角。他嘶得一声退开,却见许宁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段小狗,发情也不看看时机?”

    说完,许宁似乎也是觉得好笑,随手替段正歧擦掉嘴边的血迹后,便自己走了。

    而被留下的段正歧站在原地,那双眼中的光芒却越来越亮。许宁的话看似拒绝,在他听来却非同一般,以前他强迫时许宁都是推开他,这一次,却不同!他竟然咬了回来!

    段正歧大步追了上去,想着一定要尽快解决眼前这些麻烦。

    下次再创造合适接吻的时机,看许宁还如何拒绝!(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