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57章 柜

第57章 柜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5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六月草长,南燕高飞。

    过了芒种之后,天气便越发地炎热起来,就是在金陵,冷热的交替显得格外明显。一个月之前还穿着袄的行人们,此时已经不约而同地换上单衣,偶尔可见女学生穿着过膝的长裙从街头笑闹而过,也是一道风景。

    金陵,段正歧府邸。

    孟陆正在院子里逗狗。

    “过来,狗剩,来,吃肉。”

    他蹲下身,逗着在草皮上遛圈的小黄狗,那小狗却怎么也不理他,对他手里的肉看都不看一眼。

    “嘿,这脾气大的,和正主一模一样。”孟陆调笑道,却见小狗突然欢快地飞奔起来,跑到另一人的脚下雀跃地蹭着。

    姚二弯腰将小黄狗抱起来,同时也斜了孟陆一眼,似笑非笑地问:“你刚才说这狗像谁?”

    孟陆看到他就觉得不妙,之前段正歧出事,姚二被匆匆喊到上海,现在这人回来了,必定意味着上海的麻烦也已经解决,更有甚者……他视线向姚二身后看去,果然看见两道熟悉的人影。

    “将军,许先生,二位平安无事地回来了。我就知道以将军的本事,不会出什么事。”孟陆换脸一样换上一副假笑,可说完,他就对上段正歧那双黑冷的双眸,心下一咯噔,糟糕,想来刚才逗狗的那一番话都被将军听见了,只不知这回又要挨几鞭。

    他讪讪地站在一旁等着惩罚,段正歧却只是带着许宁走过他,轻轻瞥了一眼,并未有吩咐。

    反而是姚二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一句。

    “你运气好,将军今日心情不错。”

    心情不错?孟陆抬头去看前面两人,却慢慢地睁大了眼睛。

    只见许宁和段正歧,竟是手牵着手回的府邸。段正歧就算了,许宁竟然没有去揍人?

    将军是下了什么*药,还是将许宁给下降头了?孟陆心里闪过诸多不敬的念头,却始终不敢相信,许宁是心甘情愿地被段正歧牵着手。

    与他有相同想法的,是其他发现段正歧与许宁关系变化的人。无论是张三、丁一等段正歧的麾下,还是槐叔、李默等许宁的亲友。众人不约而同地,冒出相似的想法--许宁,怎么如此不正常?

    “不正常?”

    许宁失笑,“我怎么就不正常了?”

    回到府邸后,段正歧收拾了一下就和姚二等人去书房议事了,只留下张三陪在许宁身边。想来是其他人觉得,多一个少一个张三,对决策都不会有什么影响。张三倒是被鄙视惯了,不去关心书房内的大事,倒是八卦起许宁与段正歧的事来。

    “怎么不正常?”张三道,“还记得之前将军怎么对你,你又是怎么回应的?亲一口就要挨一回揍,提个亲都被人砸了一脑门书,哎,可怜我们老大一片痴心。”

    “提亲?”许宁道,“你正好提醒了我,那我改日就去寻个良辰吉日。”

    他说着,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侧头问起槐叔这段时期的生活。

    张三听了却觉得不对劲,过了半会琢磨透了,不敢置信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你--”

    许宁终于又回过头来看他,笑说:“之前你们将军那提亲实在难登台面,作为他老师,我该给他做一个表率。槐叔,你看这几日可有什么黄道吉日?”

    槐叔已经翻起黄历道:“本来这六月四日是宜嫁娶,但您二位回来晚了,时候已过。那便只有十四日了,正好是端午,也是吉日。”

    “嗯。”许宁点头,“槐叔你便挑个日子,准备些聘礼,我好去提亲。”

    “不知这瓜子、红枣、桂圆和花生,是否也要准备……”

    “等,等等!”

    张三连忙打断二人:“许宁,你这真是要向我们老大提亲?还有您,槐叔,你看他这么乱来,都不阻止吗?”

    槐叔说:“少爷有了心上人,我高兴还来不及。”他又皱眉道,“而且我们提亲,肯定会请媒人上门拜访,绝不会轻慢了你们将军。”想了想又道:“就算之后他不生儿子,少爷也不会另娶,是吧,少爷?”

    许宁点了点头。

    “我本来就不想生儿子。”

    张三真是快被他二人弄糊涂了,急道:

    “许宁,你这是怎么了?就算是老大拿什么胁迫你,你也别这么想不开啊!”

    许宁见状,笑了笑道:“槐叔的的一句话,你听见没有?”

    “什么?”张三问,“请媒人?不会另娶?”

    他想想段正歧娇羞地穿着一身红袍,被许宁挑起红盖头,就是一身鸡皮疙瘩。

    “是‘心上人’,这三个字。”许宁说,“我曾说过,若我爱慕一个男子,不会将他比作妻妾姨太,而是尊重他、敬慕他,我必要他也知晓我的情意,与他同生死共荣辱。”

    张三崩溃:“那你是真要娶我们老大过门么!以后我该怎么称呼你,将军夫人,将军相公?”

    许宁说:“夫与妻,只是一个称呼,有也可,没有也无不可。”

    张三愣愣地。

    “可你刚才不还说要向我们老大求亲?”

    “啊,那只是--”许宁笑,“和槐叔逗你玩来着。”

    槐叔也在一旁低头笑。

    “那你喜欢我们老大这一点,也是逗我玩的吗?”张三问。

    许宁收敛起笑容,认真道:“当然。”

    “啊?”

    “当然不是。”许宁说,“我喜欢他,爱慕他,想与他白首,真真切切,并无虚假。”

    这也是许宁不久之前才想明白的事,一生短短数十载,有多少值得珍视的人?

    也许是在那分隔的十年,每一夜入梦见他时;也许是在两人重逢后,每一次与他交锋对峙之时;也许是在他被自己拒绝后,一次次不馁纠缠时;也许是直到快失去的那一刻,许宁明白,没有任何人比哑儿更重要,没有失去什么比失去哑儿更可怕。

    或许有人不认为这是爱慕,但它早已经融入血骨不可分割。它比亲情多了一份缱绻,比爱情多了一份深重,比友情多了一份眷恋。世上若没有什么词语可以准确形容它,那或许是从未有人拥有过这样的心情,又或许是曾经的人们已经不需要言语来表达这份情谊。

    它将伴随着呼吸,永远相随。

    “那我们将军知道这件事吗?”

    许宁想了想,点头。

    张三紧张道:“既然你俩已经情投意合了,我们是不是该办点什么?没有婚礼,最起码也得有个洞房啊!你不知道,许宁,这小半年来老大为你守身如玉,我们都担心他是不是已经憋的不行了!”

    许宁面色迟疑,想起段正歧在外的英勇事迹,瞬间觉得背后一寒,呵呵道:“这,还是容后再谈吧。”

    “还有什么比你们俩洞房更重要?不行,我这就去找老大,我也得去找丁一和姚二,我得找他们商量!”

    “等等!”

    许宁想抬头阻止已经来不及。张三飞奔如箭,转眼已经跑进了二楼书房。

    书房内,议事正进行到一半

    “按照您的安排,红鸾姑娘已经前往日本,而关于甄一事……”

    “老大!老大!”

    张三一闯进门,就打断了几人的谈话。

    丁一、姚二还有孟陆,都齐刷刷地探头看他。然而,段正歧当作没看见张三,他们几人也不能擅自行动。

    阔别金陵半月有余,大小事务一应累积,而上海那边因为新缔盟约,也堆积了不少事务。正是繁忙的时候,段正歧哪有空管张三在玩什么把戏。

    丁一继续汇报道:“关于甄一事,老五已经知情,他向您请缨,要求亲手清除叛徒。”

    孟陆忍不住侧目。

    亲手?真狠得下心么?

    姚二却道:“我赞同,甄在将军身边多日,熟悉我们几人的行事风格,派其他人去刺杀,有很大几率失手。但是老五不一样,若说此时有谁比我门更想杀甄,那必定是他。”

    孟陆忍不住道:“可毕竟他们是……”

    话没说完,段正歧已经做下了决断,只见段正歧吩咐:

    【此事就交由他去办。】

    几人俯首称是,正准备就接下来的几件事继续商议,却见段正歧挥手,示意他们安静一会。他看向张三,微微挑眉。

    你要说什么?

    张三这才像是憋了好久,终于敢大喘气。

    “我就是问,就是问将军什么时候和许先生,把事给办了?”

    此话一出,在场其他人脸色各异。

    丁脸你说什么混账话的怒意,姚二面无表情,孟陆则是挂了满脸八卦好奇。

    张三继续道:“许先生都已经承认了心意了,我想老大憋这么久,总不该再憋,万一憋坏了不好用了怎么办?”

    噗嗤,孟陆忍不住笑出声来。丁一面色青白,姚二轻声叹了口气。

    就在众人都以为张三不免要为此挨一顿抽时,段正歧却写道;

    【他对你说什么了?】

    张三如此这般,将许宁那番表白道来,房内渐渐安静下来,除了张三,所有人的表情都显得古怪,他们悄悄去打量段正歧,却见段将军稳稳握着笔,僵坐着犹如雕像,要不是他手里的墨水已经晕染了一大片纸张,旁人还以为他无动于衷呢!

    事实上,段正歧内心激荡,几次都快捏断了笔杆。他又喜又恼,喜的是许宁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感情,恼的是许宁宁愿告诉别人,也不肯当面和他说清楚心意。

    他好似在怕什么呢!

    段正歧冷冷一笑,起身就向外走。

    怕?那可不好,事到如今,怎能再给对方退路?越是怕,他就越要让那人尝遍其中滋味,最好能深陷不可自拔,日日离不开他。

    段将军带着一身的恼火与欲(火)出门去了,张三呆愣在原地。

    “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你没做错。”孟陆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只是在一只饿昏了头的老虎面前,送上了一只肥美肉羊。我替老虎感激你,替肥羊感到惋惜。”

    而此时,肥羊许宁正想着是否要先走为上,嗅到肉味的段正歧却已经逼上门。许宁一看他神色,默默后退三步,却挡不住人高马大的饿虎。

    你想去哪?

    段正歧挑眉,眼里冒着熊熊热火,他在考虑是否要直接抗起人就往内屋去,正在思量这么做的可行性与许宁生气的几率时,有人突然闯了进来。

    “先生,先生,有您的信!”

    李默踉踉跄跄地跑进来,打碎了段正歧的黄粱美梦。

    许宁松了一口气,连忙问:“哪寄来的信?”

    李默顶着段正歧虎狼般的视线,道:“是北平,一下子寄来了两封呢!”

    段正歧不耐烦,要派人把这家伙扔出去。

    “将军!”

    外面又有下属跑来。

    “南方战事急报,天津段公急信!”

    两人面面相觑,段正歧脸色难看,不得已松开许宁。

    许宁笑道:“正好你有两封信,我有两封信。将军大人,先办正事。”

    段正歧只觉得刚刚往下涌的热血,骤然郁结在胸口,烧得他又麻又痒,偏偏还无可奈何。他狠瞪了许宁一眼,如果可以,恨不得用眼神把人给吞下去。可怜久饥之饿虎,又要空着肚子放羊了。

    “来。”许宁说,“看信。”

    听起来像是--来,吃草。(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