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60章 旧

第60章 旧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5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或许没有几个人知道,冬日用铁锅煮过的露水,是苦味的,带着泥土的腥,铁锈的腥,还有隐隐约约,血的腥。

    哑儿站在那个男人面前。

    “你看。”

    男人手里捏着一个俘虏的捆绳。那是被饿的失去理智的战俘,眼睛发红,神志不清,犹如被逼到绝境的野兽。

    “今天这里,你和他,只能活一个。”

    他说着,松开捆绳,高大的俘虏便嘶吼着向哑儿冲去,凌晨被喊醒的哑儿毫无准备地应对这残酷的厮杀。

    男人双手抱臂,看着这一场不公平的较量。

    一个成年男人,一个还未成长的的孩子;一个饥饿多日,一个日日饱食。或许,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公平。

    这是困境与困境的较量,是死亡与生存的单独选择。活下去的人,只有一个。

    片刻后,结果揭晓。

    鲜血从俘虏脖间飞溅出来,沾上了哑儿的唇角。他稚嫩的脸庞被冻得麻木,感觉到血的温热,几乎是下意识地用舌头舔了舔,然而,却尝不出味道。

    血竟是没有味道的吗?

    教导他的男人走了过来,哑儿听到他对自己说:

    “想活着,就得对别人狠的下心。”

    那年哑儿十二岁,他明白,原来生存就是要去抹杀别人。

    ……

    “我把你放到大营里,可不是让你顶着将军义子的名义作威作福。”

    “听着,不管你是谁,只要是拖了我们后腿,就给我打铺盖滚。天大地大,有多远滚多远。”

    军营的生活,比预想中的还要险恶。居心叵测的长官,心生嫉妒的队友,轻视他的残疾的同袍,还有并不会对一个孩子留情的冷酷敌人。

    哑儿在血雨中厮杀,几次立了功勋,却被同伍的队友们抢走;因为尚未发育,又多次险遭不为人知的侮辱。

    那一年哑儿十三岁,他明白,活着就是要承受各种各样的恶意,并继续活下去。

    ……

    “段上校!”

    下士急吼吼来报。

    “前方左路部队被困,身陷敌军包围,是否要前去支援!”

    “上校!左路逃出一支小队,向我军求援!”

    “段上校,求您救救我父!”

    “段正歧,你真见死不救?!”

    同僚诧异的眼神,求援士兵的无助与绝望。段正歧只回了四个字--【不准出兵。】

    那一战,左路将领战死,左路部队尽数覆灭。而段正歧所率领的分部,赶在敌人胜利而掉以轻心时一举杀出,以逸待劳,大获全胜。

    这一场战役,左右了皖系最后的命运,也成就了段正歧。然而,他的名声却是建立在无数友军的尸骸之上。若干年后有人借此讥讽他--白骨将军,拿别人累累白骨换来的将军头衔。

    那一年哑儿十四岁,他不再想去明白什么。

    -------------

    许宁坐在颠簸的车上,感觉江北这一行,要想兑现临行前对友人许下的保重自己的诺言,怕是难了。就是现在,他内脏都快被震得移位了。临来之前,许宁因不知会外出多久,特地找梁君告别。

    梁君叹道:“你们一个个都出远门,独留我一人,都不知道找谁谈天喝茶了。”

    “箬至,他去哪了?”

    “他辞了原来的工作,跟他父亲去上海,学着接触商事。”

    许宁感叹,看来一向大大咧咧的甄箬至,还是要继承家业啊。而他们这些年少时结识的友人,如今也都走上各自的道路。说起来,以前在北平时甄箬至好像就因此与家里起过争执,更有一阵时期断了往来,很是落魄。

    他正回忆着,前头传来孟陆的声音。

    “再忍一忍吧,这边路况不好。到了前面我们便换马,将军已经等着您了。”

    孟陆坐在正驾驶的位置上,时不时将方向盘打个九十度。许宁怀疑,这一路之所以如此颠簸,十有□□和这人的驾驶技术也有关系。

    他想要喘一口气,打开了车窗,却被迎面而来的尘土呛着了。

    “咳咳咳……那是?”

    待能适应一些后,许宁看着远方的上坡,愣愣地问。

    只见那土黄色的山坡之上,起伏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小土丘,不时可见黑色的兵蚁在这些土丘间进进出出。放眼望去,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好似一个盘踞了整座山脉的蚁窝。然而这样一个偌大的“蚂蚁王国”,仔细看去,那些“兵蚁”竟然全部是身穿军装的士兵,而那一个个土丘,也是一座座扎在土地里的营帐。

    难以想象,一个营地就有如此声势,这附近整个的部队,究竟还有多少这样的蚁营,还有多少兵卒!

    此时到了目的地,孟陆停下车来为许宁打开车门。

    “哦,那个啊。”他道,“那就是我们江北营。”

    “江北营。”许宁喃喃念着,尤自收不回视线。

    这时却听见马蹄落在沙土上的哒哒声音,一队骑兵由远及近。而最当先的那个人,在许宁几步之前就跃下马,稳稳地落在地上。

    “将军!”

    孟陆和身边负责护送的士兵向他行礼。

    段正歧缓步走来,黑色的军帽下压着一双沉静如水的眼睛。身后的骑兵们整齐地下马,恭敬候立。他踱步在将士们敬畏的眼神中,就像一个走向战场的杀神。许宁看着他,想着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蚁营,这一刻才真正明白。那两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站直身体,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将军。”

    ……

    段正歧策马先行,许宁在他右侧,孟陆稍稍落后两人一步,其他人骑马在后跟随。

    孟陆为许宁解说道:“这江北营,是三年前将军打下江北后,着手建立的。除了先生你眼前看到的这一处外,在更往南处,还有一处养马场和几个分营。”

    他似乎是听了段正歧的吩咐,特地给许宁解释这些。

    “因为我们靠陆军吃饭,所以几年之前,军队编制内几乎没有水军。这几年将军打下江北之后,就开始沿着长江建立水军编制。这次拿下金陵船厂,对我们更是大有好处。”

    说到这里,孟陆忍不住多嘴一句。

    “不是我说,放眼各地,士兵待遇最好的就是这里了。不说我们几个从前就跟在将军身边的老人,便是那些新兵,福利也比别处好。在我们这边,不经过三月的严训,是不准上战场。”

    许宁的确感到吃惊。对于军队的情况,他也有所耳闻。

    因各地军阀乃至南军,都有兵源不足的现象。尤其现在各地为政,统一政府名存实亡,有些地方甚至出现强抢青壮年入伍,在武器都配不齐时就赶人去厮杀的情况。新征募的士兵就是消耗品,甚至比武器损耗得还快。几年内战下来,不少兵源地都成了绝户地。

    这也是不得已的事,因为培养新兵的花费实在太大。就算好不容易训练出成效,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损耗在战场。既然这样,还不如直接将他们放到战场上磨炼。活到最后的,就自然熬出头来了。

    许宁看向段正歧,不知道这人是出于什么缘由,愿意这么耗费心力培养新兵。

    孟陆注意到他的眼神,笑了笑:“将军和别人不一样。在我们这里,新兵不是消耗品,而是未打磨的尖刀。将军曾说过,刀不磨尖去战场只是给敌人送功勋,尖刀锋锐,到了战场就是收割敌人首级的镰刀。而只要有战功,哪怕是一个无名小卒,都可以依军功混上士官级别。”

    他向后看了几眼。

    “你瞧身后这几个,不少都是村里出来的,大字不识一个,不照样混成了校尉。”

    身后的骑兵们笑道:“孟老六,你又奚落我们!”

    “就是,要是将军不教你,你能认得几个字?”

    “你就瑟吧,现在许先生来了,我们就找他教我们识字!”

    许宁听着他们在段将军面前就敢笑骂,顿时感到段正歧虽然治下颇严,比如有时候经常体罚孟陆等人,但却也不是一律严苛死板,而且他在属下心中真的是很有威信。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些下属提起自己时,也是恭敬和友好居多。

    他望着前面段正歧的背影,心里好奇,不知这铁面的哑将军,平日里是怎样在麾下面前提起自己的?

    许宁道:“那你们几人都是平民出身,跟在将军身边建立功勋的?”

    孟陆回:“我和丁一、姚二还有张三都是孤儿,霍祀是书香世家出身,半途入伍,刚开始还被我们嘲笑是穷酸秀才。”他笑了笑,继续说下去,“出身军伍世家的,大概只有老五和那人……”他说到这里,突然沉默下来。

    许宁瞬间明悟,让孟陆突然噤声的“那人”,指的是甄吧?他说甄和贾午都是军人世家,从甄的作风还可以窥见一二,但是许宁想到贾午那莽撞的性子,摇了摇头,觉得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说起甄,这人背叛了段正歧,又接二连三地将屠刀对准以前的同僚,许宁不由想知道,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缘由。“这甄究竟是哪家出身,他又是几时认识了将军?”

    孟陆向前头的段正歧看了一眼,见他并没有禁止回答的意思。于是叹了口气,道:“甄算是我们之中较早认识将军的,在六年前……”

    1920年,直皖战争。

    五四风云刚过,段祺瑞和冯国璋为争夺北平的控制权明争暗斗。1919年底,冯国璋病死之后,继承他地位的吴佩孚率先向段党开战,之后东北张作霖也加入战争。直奉两系围攻皖系,其中最激烈的几次战斗则是发生在京津铁路和京汉铁路。双方交战五日,死伤无数,琉璃河河水一度被染红,河中再无游鱼,仅有浮尸遍野。

    皖系仅差一步,就从此烟消云散。

    而段正歧,就是在这绝地一战中建立起他的功名,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哑将军”。那一年,他只有十四岁,他的威武功勋,则是建立在无数覆灭的皖系分支尸骸之上。

    其中一部覆灭的将领,是甄的父亲。

    7月16日,吴佩孚率部攻击松林店,只差一步就可攻占皖系边防军司令部。大多数皖系将领投降投敌,而甄的父亲却死守阵地,只将甄拼死送了出去。

    “去找元帅!找援兵!”

    他父亲对他吼道:“司令部不可丢失,我皖系不可就此覆灭!儿!生死存亡,紧系于此!”

    甄拼死逃出了包围,并幸运地找上了最近的援军。而对方年轻的将领却拒绝了他,不救。仅仅一个决定,让守卫阵地的甄父亲部帅全军阵亡,无一活口。而这位拒绝出兵的年轻将领,却踩在这些尸骨之上成就了自己的名声。

    这个冷血冷情的人,就是段正歧。这个孤身求援的人,则是甄。因此很多年后许多人都以为,甄之所以叛出段正歧,是在记恨当年的旧事。

    “可笑。”甄自嘲道,“原来这么多年,在那些人眼中,我还只是当年那个逃离战场的败家之犬。”

    此刻,他坐在一间偏僻的小室之中,对面就是杜九。

    杜九闻言道:“难道不是?”

    甄却不再愿意谈起这个话题。

    “九爷之前利用我利用得可是毫不留情。我听你的号令去袭击会场,九爷自己摘脱的干净,却让我在上海人人喊打、无处可去,不知九爷又准备怎么弥补?”

    杜九笑道:“不也是你愿意的么。你想杀了许宁,我给你递刀子。事情成与败,你自己总要担点风险。”

    “九爷还是如此伶牙俐齿。”

    杜九道:“如今你反正是孤家寡人,还怕什么。改日我找个机会送你出去,寻得时机再回来。对了,你在国内是否真的已无亲人?”

    甄眼神闪了闪。

    “没有。”

    “可我听说你父亲,早年有一个在外经商的堂兄弟。难道他不是你亲人?”

    “早已无联系,不算什么亲人。”

    杜九点点头:“既然这样,我帮你安排出港的时机。今日,你便先回去吧。”

    甄起身。

    “对了。听说段正歧安排了人来清缴你,自己小心。”

    甄蹙眉。

    “我会的。”

    推门走了出去。

    夜半时分的上海,格外安静。如今因为孙传芳整治*模特一案的风波,连歌舞厅都被波及早早关了门。

    甄走在路上,就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他想着杜九的话,猜想段正歧会派谁前来。孟陆等人身在金陵,上海只有霍祀与贾午二人,这前来暗杀的人十有□□会是贾午。

    他快走到路口,却突然停下步伐。

    因为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一个像是特地等他的人。

    甄摸向枪袋,会是贾午,还是其他人?无论是谁,他绝不会束手就擒。可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那人出声喊。

    喊他:

    “哥。”(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