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61章 咎

第61章 咎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4:0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你还有亲人么?

    没有。

    听说你父亲曾有一个从商的堂兄弟。

    那算不得什么亲人。

    与杜九的对话还犹在耳边,此时此刻甄却看着站在眼前的人,眼睛蓦然睁大。

    “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那人走过来,看着他问,“你想说什么?”

    来人一步步走近,那熟悉的眉眼也清晰地跃进甄眼中。

    “从六年前就一直没有消息的人,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已经死了?或者说,你宁愿当我死了。”

    “你!”甄低喊出他的名字,“甄啸!”

    那眼神中不知是痛恶,还是惧怕。

    被他喊着这个名字的人低低笑道:“哎,你怎么还用这个名字喊我?”

    甄:“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话应该我问你。”来人道,瞬时间逼近上来,“你为什么,要背叛将军?”

    ……

    “箬至!”

    走在前面的青年回过身来,看向气喘吁吁喊住他的同学。

    “有你的一封信!在传达室。”

    甄箬至笑道:“谢啦,我这就去。”又对身边人道,“元谧,帮我占个座。”

    许宁:“晓得,快去快回。”

    甄箬至冲他笑着挥了挥手,转身就跑远了。许宁去大教室占好位置,等了好久才能到友人回来。

    “怎么了?”

    他敏锐地发现了什么,低头走进教室的甄箬至,脸上似乎藏着一丝异样。

    “没什么?”青年再次抬头,表情已经恢复成原本的开朗,“只是好久没有联系的亲人,突然又有了消息。有点吃惊罢了。”

    有点吃惊。

    甄箬至对自己道,暗暗握紧了拳。

    ----------------------

    “说实话,我其实并不赞成让甄吾去刺杀。”

    回到金陵的那天,姚二在就暗杀甄的人选磋商时道。

    “他是将军埋了好久的棋子,除了我们几人,从未有人知道他和贾午的真正身份。如果用在甄这件事上,一旦暴露了,多年的布置岂不都是白费了心血。”

    有不少人都知道,段正歧手下有六员大将,按照顺序排列下来,名字中都带有数字或谐音。丁一,姚二,张山,霍祀,贾午,孟陆。

    然而却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贾午却不是真正的“五”。人如其名,他只是放在表面上迷惑外人的一颗棋子。真的“五”,另有其人。

    孟陆道:“我赞成他去。”

    他说:“当年甄将老五卖给他们叔父,自己拿着资金投进军队,后来又转到将军麾下。之前在北平,甄吾费尽关系联系上将军,自愿做这颗隐棋,有不少原因是因为甄。之前两人各自在将军麾下做事,可以说能暂时平静。但现在甄背叛,正是让甄吾解决心结的一个时机。”

    他看向段正歧。

    “恐怕将军,也是这么想的吧。”

    段正歧果然作出决定。

    【此事就交由他去办。】

    世上几乎没有人知道,甄与甄啸其实是亲兄弟。早年间,兄弟俩一个跟随父亲投入军营,一个隐姓埋名在北平读书。直到1920年,那改变命运的一场战役。甄失去了他在军中的依靠,他的父亲。

    因为没了父亲的权柄,以往的旧部属也几乎全进覆灭。甄身在皖系处处碰壁,即便还活着,却犹如最底层的一根草芥,不受任何人重视。比死亡更痛苦的,就是曾经站在高处的人重重地跌入谷底。没了父亲的名声,甄似乎什么都不是。而那踩着他父亲尸骸上位的人,却越走越远,越走越高。

    甄不能说不痛苦。

    直到一个多年无子的远方堂叔父找上门来,说,想要过继一个儿子。

    之后甄啸被他哥送给叔父,换取资金,他则用这笔资金投靠了段正歧。

    1920年,甄没了父亲,没了后盾;而他的弟弟,失去了父亲,更失去了兄长。

    “我为什么会在这?”

    甄啸,或者说甄箬至笑着道:“怎么,你的新主人没提醒你,要小心你这条性命吗?”

    “你……是你!”甄不敢置信道,“你是段正歧的属下!怎么可能,我不知道!”

    “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就像我从没有想到自己依赖的兄长,会为了前途把我出卖给别人。你也不会想到,当年被你丢弃的兄弟,今天会走到什么样的地位。你更没有想到--”

    甄感觉腰侧抵上一个硬物。

    “今天你的性命,会被捏在我的手中。”

    因为太过冲击性的相遇,甄几乎可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就被对方拿捏住了命脉。

    甄沙哑着道:“你为什么在这里?是段正歧逼你的?是他利用你来对付我!”

    “你可真太高看自己了,哥。”甄箬至道,“我只是想知道,让你宁愿抛弃亲生兄弟也想要得到的权势,究竟是什么滋味。而如果你不背叛,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用这样的方式见到我。”

    “……现在你知道了。”甄逐渐冷静下来,“你要杀了我?为了段正歧,杀死你的亲兄长?”

    “这可错了。我是为了一向关照我的长官,杀死一个叛徒而已。”甄箬至一笑,“不过你如果不想死的话,我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为什么要背叛?”

    他收起笑脸。

    “不要说是因为父亲,我不相信。”

    甄紧紧闭上眼。眼前的这张脸,是多么熟悉又陌生。不像他记忆中那个温柔开朗的弟弟,甄从这张脸上,看到了熟悉的神情--那是和自己相似的,冷漠、狂热。对性命的冷漠,对权力的狂热,

    “果然……”

    果然,这就是报应。

    今夜的上海外滩,骤然传来一声枪响。

    许宁从梦中惊醒,好似做了一个噩梦,却已经回想不起来。他喘了一口气,想要坐起身让自己冷静一下,却突然感受到后背被桎梏的力量。

    许宁低头一看。

    只见一双强壮有力的臂膀,正从身后环住自己,将自己牢牢环在怀中。

    他太阳**抽了抽。

    “段正歧。”

    许宁压低声音道:“这是我的营帐,主帅的营房可不在这里!”

    身后睡得正酣的段正歧被他吵醒,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然后眼睛都没睁开,又把人捞回怀里,而且为了防止许宁再有意见,还很□□地堵上了他的嘴。

    一吻毕,许宁已经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对于这种亲密的接触,他自然不是段正歧的对手。

    “你……”他皱眉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止住了。因为透过段正歧此时半开的领口,他看到了一条横跨胸前的疤痕。之前那一晚,许宁神志不清,直到此时两人再度相拥,他才有机会看到这条丑陋的伤痕。

    这是什么?

    许宁伸手,摸着他胸前起伏不平的痕迹。

    看起来像是旧伤,是什么时候受的伤?是在战场吗,还是在应对敌人暗杀的时候?伤得有多重?痛不痛?

    不,就算很痛,这个人也肯定不会表现出来吧。

    他的心口抽搐一般地缩紧,从没有一刻如此清晰地认识到,原来看似无所不能的段正歧,也会受伤,也会死去。他想起自己曾问过孟陆,段正歧这些年过的好不好。当时孟陆怎们回答的,好还是不好,要怎么去衡量?

    或许和这块土地上的其他人,那些倒在战场上永不瞑目的人,那不知何时就会命丧匪手的人比起来,段正歧已经是幸运的。因为他足够强大,也因为他手握的权力,让他可以保护自己,也可以保护别人。

    然而这种可以炫耀的幸运,又是多么讥嘲。当生存都成为一种奢侈,成为一种特权,悲哀的不是那些无法生存的人们,而是那些不择手段却只为能活下去的人。

    战争,似乎把人磨灭成另一个模样。

    许宁摸索的手突然被用力握住,他一愣,抬头看去,才发现段正歧不知何时已经完全睁开了眼睛。此时正狠狠盯着他,呼吸急促,而下面某处似乎也……

    “等等!我不是--唔!”

    一句话没说完,许宁又被压倒在身下。或许他唯一该庆幸的是,今晚守在他们营帐外的士兵,是自己人。

    孟陆听着里面的动静,打了一个哈欠。

    “哎,*苦短呐。”

    第二日,段正歧一早就去巡视去了。十分默契地,没有人去催许宁早起。等到许先生爬起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了。然而除了他自己,似乎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许宁脸微微涨红,觉得这种特殊待遇,更让自己窘迫。营帐外只有孟陆在候着他,这一次段正歧和他来江北营,也只带了这一位贴身属下。一来是为了轻装简行,二来也是为了不引起过度瞩目。因为这次名义上的例行巡视,其实别有目的。而这个目的,段正歧一直迟迟未告诉许宁。

    “将军呢?”许宁挑开营帐,问。

    孟陆一脸笑意,似乎刚得了什么好消息。

    “将军在筹备人马。”

    “筹备人马?这是要拔营么,我们要与谁交战?”许宁惊道。

    “不是要开战,只是先做准备。”孟陆解释道,“自从上回与佐派缔约,并把那份名单交给他们后,对方似乎就一直在准备着什么。这不,早上上海刚刚来人,要与将军商量下一步的动作。”

    下一步?

    眼下佐派正与国民党佑派携手北伐,湖南战胜的消息也是不日前刚刚传来。难道这个时候,佐派就要与蒋中正翻脸?许宁脸色莫测,他的梦境虽然对此事并未有预兆,但是根据之后其他大事发生的时间来看,不该这么早。

    “我去看看!”

    许宁说着,就要向议事的营帐走去。

    孟陆一怔,赶紧拦下来。

    “哎,不,你先别去!”

    许宁顿下脚步。

    “是了,目前我在军中还没有正式的身份,的确不应该去这种机密场合。”

    孟陆苦笑道:“不是这个原因。”

    两人正争执间,前方的营帐打开,一行人陆续走了出来。许宁闻声看去,就看到段正歧和几个脸生的人走在一起,那应该就是佐派派来商谈的人,而走在最后的应该就是他们的护卫……护卫?!

    “箬至!”

    许宁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道。

    身旁孟陆哎呀一声捂住了眼睛。

    甄箬至正跟在一行人最后,身上穿着一件未洗的血衣,听到许宁的声音,竟然像是平时一样招手道:“元谧,好巧,你也在这啊。”

    好巧,你也在这。

    许宁视线转向段正歧。

    【今日你我既然已成夫夫,那便约法三章。】

    【两人彼此扶持,再不隐瞒。若是有犯……】

    段正歧先是错愕,随后目光沉下,投向孟陆。顶着那杀人一般的视线,孟陆无辜地想,这绝对不是我的错,肯定不能怪我!

    要怪就怪这甄吾,为什么连夜赶到江北营。要怪就怪将军自己,偏偏还瞒着许宁这件事。

    嗯,这下好了。

    难道刚成婚两日,就要和离了?(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