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68章 愿

第68章 愿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4: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许宁没想到自己刚刚在金陵为段正歧博得一些好名声,就被他来了这一招釜底抽薪。

    光天化日之下,在人家府上强行抓人,没有缘由,不给解释,直接把人投下打牢。消息很快如风散息,转眼整个金陵都知道这件事,议论纷纷。

    许宁想到自己刚刚在吴正之等人面前夸下海口,说必然会用实际行动来教他们看清段正歧的为人。好哇,现在果然是用行动表明心志了,但却和许宁预想的截然相反!

    为了这件事,段正歧回来两天,许宁愣是避着他一面都不见。

    两人之间的冷战,连章秋桐都惊动了,章先生特地跑来询问缘由。

    许宁:“他以前做事虽然狠厉但是都有缘由,但是这一次,我实在是不明白他为何凭空抓了他人一家老小,累及无辜,还不给个说法。”

    章秋桐去问段正歧。

    段正歧:“……”

    好吧,哑将军不能说话,又不打算解释,谁都弄不明白他在想什么。或许一直跟着段正歧从杭县回金陵的几名亲兵,有一些线索,但他们显然是不会背着长官泄露出来的。

    于是这一场冷战,直到了第三天还没有缓和。而金陵城内,关于段正歧一时起意就抓人回大牢的传言传得更盛了。名声并不怎么好听。

    这个关头,段正歧还是不肯解释半句。

    许宁为了避免把自己气出病来,决定找点事情做分散一下注意力。正好这一天,他安排下去的慈幼堂初步准备齐全,算是正式经营了。

    许宁便上门瞧一瞧。

    慈幼堂是以段正歧军方的名义开办的,却是一个半官方半私人的机构。许宁参考了古今中外的类似模式,发现无论是全官方或全私人的托孤所,都有弊端。前者容易陷入经营周转不灵,后者容易变成商人笼财求名的道具。他便索性和金陵的几家商户联手,合开了这个慈幼堂。慈幼堂不仅仅是一个托孤所,还附有私塾,田地,以及自己的手工厂作坊。即便是慈幼堂外的孩儿,只要交了金,也可以来就读。而田地与作坊则是由入股的商人经营,既可以为其提供资金,也可以让长大的孤儿学得一身手艺,寻得出路。

    许宁来的这一天,正是这所慈幼堂正是奠基剪彩的日子。他却没有出头,只是站在人群中一起分享了这件喜事。按照许宁的构想,慈幼堂只是第一步,孤寡老弱都有所依,才是最终的目的。然而现在实现这个目的太难,他只能先一点一点从最容易的做起。

    然而,他却听见有人这么议论起来。

    “这真是白做善事。”

    “要是全天下的托孤所都像他家这么办,哪家穷人愿意自己养孩子?生了丢到慈幼堂,既有饭吃又有学上,不比在自家好?”

    “这创办人或许是心善,但是未免太天真。”

    听着人们这么议论,许宁只是笑了一笑。他不是没有想过有人投机取巧这点,慈幼堂内部规矩专门来应付这些问题。只是这些话不大能与旁人说,而且别人理不理解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我只是想,如果这些孤儿能够活下去,好好读书长大成才,也许有朝一日我们自己的土地上也能出现一位艾先生。即便不能,能教出一个好手艺的铁匠,培养一个巧工艺的绣娘,不也是一件好事吗?”

    许宁转身,看向身后人道:“当年因我一时之善,世间多了一位哑将军,改变了这一方局势。现在集众人之力,会不会更能改变这个国家呢?你觉得呢?”

    段正歧站在他身后,眨也不眨地望向他。自从知道许宁要建立慈幼堂之后,他心中就像此刻似的又酸又喜。欢喜的是他知道许宁建立慈幼堂,多半是因为他。酸楚的是,即便如此许宁之前仍不肯和他说半句话。

    被避而不见的这几天,段正歧又是焦躁又是不安,脾气都暴躁了不少,眼中也有不少血丝。此时见许宁终于肯和他说话,他小心翼翼地抓住许宁的手掌,见对方没有甩开,又握在手里仔细蹭了蹭。

    许宁又何尝好受。段正歧出门一月有余,又身在战场祸福难料,好不容易人平安回来了,自己不能好好打量还要不得已与他斗气。没错,正是不得已。许宁想用这方法逼段正歧说出实话,问他为何非要把那天的那群人抓走,可谁想到段正歧熬得眼下一片乌青了,还是不肯交代,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于是在今天这个场合,许宁还是心软了。

    就像段正歧能猜出,许宁办慈幼堂是为了他。许宁又如何猜不出,令段正歧匆匆从前线赶回,宁愿犯众怒也要做下的事,是为了自己呢?

    “你要不想说便不说吧。但我知道那天事出古怪,你十有□□是为了我,对不对?”他凝视着段正歧的黑眸,又叹道,“好,我现在不逼你。但以后若真到了紧要关头,你别再想瞒着我。”

    段正歧连忙点都示好,两人便尽释前嫌,重归旧好。

    毕竟是一个多月没见面,又化解了纠葛。段正歧便不想直接回府,而是带着许宁在街上逛了起来。两人不知何时走到了夫子庙旁,一同静静望着秦淮河水。斜阳树影,流水潺潺。

    许宁突然开口道:“都说它是六朝帝都。从范蠡筑越城,到朱元璋定都,前后千载一晃而逝。又说它红颜薄命,几经战火,颠转不休,却还要离遭大难。正歧,我看到这座城,就像是看到了你。”

    孤儿的命格,残疾的缺损,却还要颠沛流离,凄风苦雨。

    段正歧听他这么说,望向秦淮的目光也是眼波流转。

    “廖老先生说你有赤诚之心,爱俞爱,恨俞恨。我想你或许对这同命相连的城市,有几分怜惜。所以我到处与人夸下海口,说我们段将军治下的金陵,绝对不是人命如草芥,法治如飞蝗。”

    可结果,段正歧回来的第一日,就毫无理由地抓人,弄得人尽皆知。

    段正歧微微用力抓紧了许宁的手,许宁看着他。

    “既然你不能说缘由,我也不能再责怪你什么。但是正歧,你能不能答应我,下次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无论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都不能再做这样的事。金陵若要安定,需要的是法度而不是专权,更不能人心惶惶。就像是你,你孤苦无依还是个小哑儿的时候,手握强权者随意拿捏你,你又是如何不甘不愿不忿呢?”

    向来门阀军阀都将自己看做王法,行事无所顾忌。可是现下的中国,已经不再有皇帝了。许宁不希望让段正歧培养出这样飞扬跋扈的风格,以后成了别人的刀下亡魂。

    段正歧安静地听他说着,眼神闪了闪,曾经有人教他要做豺狼,不能做绵羊。可许宁却告诉他豺狼也是人人喊打,不如去做一只守护平安的家犬。若是别人说了,段正歧必然不屑一顾,但是--

    他低下头,轻轻在许宁唇上落下一吻。

    【好。】

    就算是要他弯下脊梁,做只家犬,他也只愿意做这一人的犬。

    两人回到段宅时,已经是彻底尽释前嫌了。甄吾看见他们,惊道:“这出门一圈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元谧不再愁眉苦脸,将军也不再板着脸吓唬我们。早知道有这个效果,就应该让你们手牵着手天天出门逛。”

    孟陆被段正歧派到上海去办事了,丁一和姚二各自在外领兵。如今,这府内只有甄吾敢调侃他们,更仗着他和许宁的关系,有时候连段正歧都不能拿他奈何。

    还好甄吾还知道适可而止,他拿出一封信,对许宁道:“正好有一个好消息,元谧,师兄回信了。”

    这是傅斯年的回信。

    许宁展信阅读之,信上大概陈明了傅斯年在德国的状况,并表达了年底就欲回国的心愿。最后对于许宁提起的那位船舶专业的能人,傅师兄是这么说的。

    【失其踪迹已久。】

    失踪?

    许宁微微蹙眉,能外出留学的学子不是有才华就是有家底,这样的人好好的在国外怎么会不见了?而且听傅斯年的意思,这人消失已经有一段时间,亲友同学找了许久一直都没消息,大概是已经罹难了。

    许宁叹了口气,只能暂时放弃这一条线索。

    “只能希望孟陆和张孝若的谈判,能够顺利一些吧。”

    目前华东最大的轮船厂,就掌握在张孝若手中。虽然军舰和民船终有不同,但已经比毫无助力好上许多了。

    而此时的上海,也正有人提起了他们。

    “哦,竟然有这一回事?”

    杜九听着属下传来的消息:“许宁好心帮他经营人脉,这段正歧竟然会自毁长城?他可不像是那种莽夫。”

    下属:“或许有我们不知晓的原因。”

    杜九:“必然是有原因的。”他突然道,“去查,那天被段正歧抓起来的,究竟是什么人?”

    他有预感,或许这一条线索,能帮助他掰倒越来越势大的段系势力!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