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73章 雷

第73章 雷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4:2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温袭,德国罗斯托克大学船舶制造专业硕士,师从德国有名的船舶大师,在读期间就跟随老师跟进过新的军用舰设计图。

    然而这样一个人才,三个月前却突然在德国失踪,了无踪影。

    许宁怎么都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出现千里之外的苏州,他转身向段正歧看去,段正歧捏了捏许宁的手心。

    旁边的士官道:“我们是在杭县遇到的温先生,当时他被孙传芳的部下关押在城中,将军把他解救出来,后来才得知了他的身份。”

    温袭不满道:“什么解救,你们把我强行带到这里来,和那些强盗土匪又有什么不同?不照样没询问过我的意愿么?”

    许宁轻瞪了段正歧一眼,对这位年轻的天才致歉道:“抱歉,是我们有失礼数,怠慢了先生。为了弥补亏欠,不如让我们亲自将先生护送回家乡,让先生与家人团聚。”

    温袭一愣:“你,你这人怎么这么好说话啊?”

    许宁哭笑不得,难道他觉得自己应该强硬一点,再监(禁)他一次比较好?他挑眉正想说些什么,温袭忙道:“不,不用了,我暂时不能……嗯,不想回家。”

    他面有难色,许宁又想到他出现在杭县的事,就知道失踪一事必有□□,便也不强求。左右温袭现在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只要结下善缘,以后未必也不能成事。许宁正这么想着,却又听那温袭问:

    “我看你们又是将军,又是先生称呼的,必然是有自己势力,倒也不像是奉张那样的胡作非为,你们是什么人?”

    许宁微微一笑。

    “在下许宁,这位是我们家将军,姓段。先生博识,或许曾听闻过将军的……”

    “许宁!”谁知那温袭突然跳起来,打断他,双眼发亮地道,“原来你就是许宁。这些天说书先生说的拳打上海青帮,脚踢金陵租界的大英雄,就是你!”

    许宁神情一愣,没想到自己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个外号。

    温袭却走上前来,兴奋地欲抓住他的手。

    “久仰,久仰,没想到人生在世,我还能见到活生生的好汉!”

    他伸出去的手却被人拦了下来,只见段正歧站起身挡在许宁面前,略有些不悦地看向他。温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太过激动了。

    他挠了挠头,有些讪讪道:“抱歉,我只是从小喜欢看话本传记,尤其喜欢听人讲述英雄好汉见状不平拔刀相助的故事。我有点代入了。”

    温袭说着,又两眼闪闪地看向许宁。

    “那你接下来要去哪?”

    “呃……回金陵。”许宁有些承受不了他的热情。

    “回金陵?”温袭眼神一转,看了看他们身边荷枪实弹的士官,又看了眼许宁,最后退后三步,深深地作揖道:“那麻烦许先生,也将我一同带回金陵吧。”

    什么?

    许宁睁大眼睛,怀疑自己幻听。

    ……

    第二日,他们由苏州启程返回金陵。

    因着江南等地还是孙传芳的地盘,所以这一次出行为了掩人耳目,许宁外出的时候只带了不到十人。与段正歧在苏州重逢后,这护卫的人数就翻了一番,现在更加上了温袭这个小尾巴。

    一行人坐上渡船的时候,皆是换做便衣。许宁与段正歧站在船头,看着温袭带着一个侍卫到处走来走去,四处打量着好似孩童,不由就叹了口气。

    他是想请回这位船舶专家为段正歧效力,却也没想到是用这样的方式把人带了回来。想来段正歧也没预料到,看似桀骜不驯的温袭,会这样乖乖跟着他们回去。

    难道是因为许宁太有魅力,还是因为温袭性格大大咧咧,什么都无所谓?不,显然不是如此简单,唯一能够预料到的是,这看不见的浑水中,必定隐藏着麻烦。

    正这么想着,段正歧握紧了他的手。许宁抬头对上那双沉静的黑眸,心下微松。

    是啊,无论怎样,现在已经不再用自己一个人应对这些麻烦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还会畏惧这些小小的坎坷吗?

    两人相视一笑,温情脉脉。

    不远处正在观察渡船设计的温袭,不经意间抬头看见这一幕,却是愣住了。

    金陵,紫金山。

    因为时间紧迫,回到城内后,两人只是稍作歇息,便前来山中拜祭。而等他们爬到半山腰看到那无名坟时,却已然有一人先于他们,站在坟前。

    “将军,许先生。”

    那人回头,冲他们笑笑。

    “我先来一步,已经替三哥点上香。”

    “孟陆。”许宁呢喃地喊着这个人的名字,有些担心地观察着他的神色。早在之前,甄吾就和他说过。段正歧麾下六人之中,除了他因身份特殊,与其他五人感情一般外,其余几人之间交情都颇是深厚,宛若亲手足。

    如今张三身死,丁一、姚二还在远方带兵,孟陆和霍祀又在上海分身乏术,却是都不能回来祭拜,也不知他们心中,到底会如何难过。

    “先生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可不想再被将军罚鞭子了。”孟陆露出一贯的,有些吊儿郎当的笑容,冲许宁挤了挤眼,然后从地上端起一杯酒递给段正歧,“将军。”

    段正歧上前一步接过,将酒浇在墓前。孟陆也跟着他一样,敬了一杯酒。

    直到这时,他才开口,稍微透露出了自己的一点心情。

    “早晚有这一天。”孟陆说,“我只是没想到,在我们之中最早走的,会是三哥。”

    他看向低矮的墓碑,用手轻轻抚去上面的灰尘。

    “三哥向来不聪明,又心直口快,总是容易惹出麻烦。所以将军不让他去战场,也不派他去做那些勾心斗角的活计。我一直以为,能让三哥留在先生身边照看您,是最适合他不过。”他看向许宁。

    “因为先生这么聪明,又这么心软,必然不会计较三哥的小毛病,也肯定会照顾好他。”

    许宁心下一痛。

    “我……”我没能好好照顾他!我没做到。

    孟陆笑:“不,你做到了。三哥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你也没有辜负他的牺牲,为他报了仇。三哥没有死的不清不楚,也不是无人收尸,这样已经很好了。士为知己者死,像我们这样的人,哪有比这更好的结果呢?”

    他笑了笑。

    “真希望我以后,也能有这样好的去处,也死而无憾了。”

    说罢,他对两人行了礼,独自下山去。

    许宁定定地站在原地,看着孟陆的背影越走越远,逐渐变成山道间的茫茫一点,消失不见。他有些支撑不住,颓力后退一步。

    段正歧环住了他。

    平复多日的悲痛今日又再起波澜。不仅是为了张三,也不仅是为了日后命运难料的一二四五六们,而是为了所有的,生活在这天下旦夕祸福间的人们。然而引起许宁悲痛的,还有那一直隐藏在心中的恐惧。

    “正歧。”

    他紧紧抓住段正歧的手。

    “只有你……”他道,“求你,不要先我一步离开。”

    看见孟陆来祭拜张三,许宁突然十分害怕起来。

    他也有私心,他也害怕自己有朝一日,会失去世上最重要的人。

    段正歧低下头,在他额心落下一吻。

    【好。】

    同生共死,不可毁诺。

    ……

    伤情只能是一时。回到金陵后,还有许多事情等待两人处理。他们必须立即收拾起所有情绪,准备起接下的事。首先等着许宁的,便是听人汇报公审的进展。对金陵英领事的刑事审判案件已经递交到金陵法院,择日开庭。而以金陵百姓为原告的民事案件,筹备起来却颇有些麻烦。

    首先,既然要让百姓们做原告,去控诉英领事的侵权,就必须得让他们对案件知情。这就是一件麻烦事。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别说是控告英领事,就是控告本地官员,也是难以想象的一件事。自古民告官多没有好下场,普通人哪有这样的胆识。”章秋桐说,“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被侵犯剥夺了些什么。”

    对于去不起烟赌馆,没钱吸食鸦片的百姓来说,就算英领事作恶多端,反正祸害不到他们头上,和他们有什么干系呢?他们不知道的是,真正的危害不仅仅是表面上的那些。然而他们先天的短视,和后天的无知,却往往使得他们困于井中,不能真正明白这点。

    “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梁君说:“我回去与社长商量,多写几篇议文,将租界哄抬物价,私贩华工,搅乱行市的消息透露出去。再去请几个学生,去往百姓中宣传,总会叫他们明白的。”

    许宁点了点头:“这一件事也需要工会的帮助,我去联系。”

    几人三言两句间,有了初步的规划,瞬间觉得放下心头一块大石。离开前,梁君却又突然喊住许宁。

    “元谧。”

    她温柔地看着自己的旧友。

    “你别太累,出了事,不要都自己一肩抗下。”

    “好。”许宁温声应下。

    他转身出了门,顶着有些阴暗的天空,匆匆上了车。

    而此时,孟陆正在书房内和段正歧谈话。段正歧端坐在书桌之后,只是用眼神不冷不淡地瞧着他。

    孟陆上前一步。

    他此次去上海,不仅在执行许宁的密令,调查英使馆的动态,还背负着段正歧吩咐的一个秘密任务。

    此刻,他看向将军,想到多日来的调查结果,有些艰涩道:“是华丰。”

    轰隆隆。

    一道闪电从夜空划过。许宁在门口下了车,向屋内小跑而去,大雨已经轰然而下,浇湿了他的衣服。

    这夏末的雷雨,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