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76章 山

第76章 山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4: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月夜。

    两艘庞然大物的黑影从雾气腾腾的江河尽头,冒出了个尖来。

    金陵城内灯火早已熄灭,家家陷入安眠。沉入梦乡中的人们大多还不知道,今夜,金陵却有一场困战将在城外展开。

    军舰指挥官阿贝尔上校放下望镜,对身旁的水兵道:“卸下炮衣,准备炮弹射击!”

    “上校!”

    旁边的参谋官忍不住说:“真要实弹射击吗,这可是一座不小的城市!中国人不会这么甘心放过我们的!”

    “放过我们?”

    阿贝尔上校好像听到一个笑话般望向他。

    “难道不是我们放过他们吗?”他嘴角露出冰冷的不屑,“放心吧,安德烈,我有分寸。”

    炮弹已经填充到炮管里,对着近在咫尺的城市,两艘江中巨兽蠢蠢欲动。

    “我是说,也许我们可以和城内的守军讨价还价一番。”参谋安德烈道,“也许不用真刀实枪地上,也能换得一大笔好处!”

    “晚了。”上校冷冷道,“这座城市的长官得罪了领事大人,又将我们帝国的荣誉狠狠踩在脚底下。他们该为此付出代价。一个小小的地方势力而已,我会叫他们--”

    哐啷一声,军舰突然剧烈晃动起来,上校一个趔趄,扶住船舷站稳身体后大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长官!”

    大副惊慌失措地道:“左舵,左舵有一艘船只在恶意冲撞我们!”

    “为什么没有人提前注意到!”上校大怒。

    “那是一艘小型的民用船,夜太黑了,江上情况我们也不熟悉,所以……”

    “不用找借口!击沉他们!”

    上校扶着船舷,看着那艘不自量力的小船被炮火击种,逐渐沉入漆黑冰冷江水之下。看着那破铜废铁般的旧船沉入江底,上校心底却浮上一抹不详预感。

    而这个预兆很快就被应验了。

    “长官!”

    “前方有三艘渡轮再向我们驶来!”

    “上校,它们打算撞击我们!”

    上校气急败坏,抓起望镜看向江面,果然见安静的江水之上驶来的三艘渡轮。它们就像是披着铁甲壳的怪物,样貌丑陋,行动迟缓,与全副武装的军舰比起来,就像是刚学会走路的小儿。

    “开炮,射击,击沉它们。”

    上校冷静的下令。炮火一刻不停地向那些怪物一般的铁甲渡轮攻去,击中了它们的船舷,击倒了它们的桅杆。然而它们却像是不要命的死士一般,继续向这边横冲直撞。而且似乎无论军舰怎么规避,对方好像都可以提前判断它们的方向,继续堵住军舰。

    上校心底浮上一层凉意,可接着他的望镜一转方向,就发现了这个秘密,他冷笑一声。

    “炮手,攻击灯塔!那里有人再给它们指示方向!”

    江边,灯塔,望台。

    甄吾放下远望镜,对身边的士官道:“你们走吧,他们发现我们了。”

    “可是,长官!这里很危险……”

    “所以,这里有我们就够了。”甄吾说,“这是命令,你们必须回去,把消息带回给许先生。”

    “是……是!”

    士官们向他行礼,咬牙撤退。一时间,灯塔上只留下甄吾与甄两人。

    “还愣着干什么?你不会打灯语吗?”甄吾看了站在墙角的人一眼,“告□□上的人怎么调转方向,别把那两艘军舰放进来。”

    甄接过刚才离开的士兵留下的信号灯,走到洞开的窗边,一闪一灭,给江上赴死的渡轮指示方向。他一板一眼地按照甄吾的命令这么做,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嗤笑一声。

    “如果附近有狙击手的话,你第一枪就要倒地了吧。”

    甄闻言瞥了他一眼。

    “那第二枪倒地的人是你。”

    “呦,不装哑巴了,我以为你要装聋作哑到天明呢。”甄吾抱拳看他,“放心吧,等这个任务完成,我去向将军求求情,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能的。”

    “完成?”甄冷笑,“你是认真这么说的吗?”

    说话间,对方的指挥官已经命人向等他这边开了一炮,然而炮弹都没有击中岸边,在江里就落了下去。即便如此,仍旧是引起不小的震动。

    甄:“这个任务根本是有去无回,许宁让你来,也是够狠心。”

    甄吾收起笑容看向他。

    “你知道?那还跟我出来干什么?”

    甄没有回答。

    他双眼望向江面,与军舰相缠的三艘己方渡轮,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如果最后还是不能撞沉这两艘军舰,等待金陵的将会是一个噩梦。

    身后,甄吾却还在问:“你跟我出来干什么?如果不是为了博得一命,你答应我接下这个有去无回的任务做什么?”他咄咄逼人,似乎不打算就此放过甄。

    “……不好吗?”

    晚风簌簌,似乎有人轻叹一声。

    “在北平好好读书,继承一份家业,安安稳稳地活下去不好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和我一样踏入这个地狱般阴暗危险的世界中来。

    甄吾眼睛蹭的一下睁大,那双明眸里好像涌动着什么激烈的情绪,他胸口起伏几下。须臾,突然撞开甄,从他手中夺走信号灯。

    “让开!让你这么做,得等到什么时候!”

    说着他一连打了几个讯号,示意江面上的渡轮按照指示行动。

    “你疯了!”甄上前抓住他的手,“你让它们放军舰过来,炮弹会击中这个灯塔!”

    “是!但是不这么做,怎么趁他们大意轻信的时候撞沉那两艘军舰?”甄吾冷笑。

    “你不要命了!”甄吼道,“你放下,让我来--”

    “让你来什么?”

    甄吾直直看着他:“让你再把我一个人丢下,去完成你的野心与抱负?”

    甄:“你……”

    甄吾却已经转过身,不再看着他。

    “并不好。”

    他低低地道:“继承家业,安稳地生活,然后看着我唯一的兄长像父亲一样死在战场上。你以为这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好事?”

    他闭上眼,那一幕幕的情景仿佛再现在眼前。

    “哎呀,将军看我任务完成的不错,答应给我一个奖赏。”换下血衣的甄吾笑着对许宁道,“我得去领赏了。”

    ……

    “将军!请让我去做这个任务。如果我能抓住甄,问出他为何背叛,与谁勾结。我想……恳请您答应我一个要求。”

    段正歧的黑眸定定地看向他,像是早猜出他的那个要求。

    【他值得么。】

    “值得。”甄吾低声道,“我觉得值。”

    ……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儿子。”叔父看着他,“你的父亲和甄,和你再没有关系了。”

    “……他亲口说的吗?”

    “他亲口说的。”

    ……

    一个炮弹落到脚下,灯塔晃了一晃,碎砖碎瓦从头顶纷纷扬扬落下。

    甄焦急道:“你先走!剩下的交给我,这里快要踏了。你--”

    “哥。”

    他一愣,却看见甄吾看向他,那双眼睛里透着清澈的月光。

    “你真的觉得,把我卖给叔父,让我安安稳稳地过大少爷的生活,就是一件好事吗?”

    “你认为什么事都瞒着我,自己去拼搏沙场,就能继承父亲的遗志了?”

    “你要我一无所知地活下去,却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轰隆,灯塔似乎被击中了,两人脚下传来坍塌崩裂的声音,然而兄弟两人此时却像是完全遗忘了外界,只是互相对视着。

    --“完成任务后,我希望将军将甄交给我,放过他一命。”

    --【你不恨他?】

    --“恨啊。我恨他什么都不告诉我,恨他自以为是,恨他目光短浅自寻死路。但是,我要救他。”

    上海那一夜,甄吾自告奋勇前去从刺杀,其实是为了给甄留一线生机。

    回到金陵后,他将甄关在地牢不准人探视,是因为防止杜九的暗杀,也是因为除非看押在地牢,否则段正歧不会轻易放过甄。

    “甄啸。”甄喃喃喊着弟弟的名字,眼神迷惘,“你……”

    “我带你来,要告诉你。”甄吾道,“有些事你做不到,但是我可以做到!当年你抛下我,是你做错了,你小瞧元谧,背叛将军,也是你错了。”

    他打着最后的讯号,灯塔已经在一点点崩塌。

    因为背叛,段正歧不可能饶过甄。这个男人只能在阴暗的地下监牢,渡过漫长的一生。甄吾所有的心高气傲,都是为了向兄长证明自己的能力。证明在这个乱世,甄不用丢下他,兄弟两人也能活得更好。

    “这次如果能活下来的话。”甄吾说,“我会求将军放你走。”

    甄眼神颤动,嘴唇颤抖。

    甄吾看了看他,笑了笑。

    “本来,要是你没有背叛将军。我是准备在哪一天,完成一个出色的任务后再出现在你面前。哥,现在是不是,也不晚呢?”

    “……不晚。”

    甄艰涩道:“是我错了。”

    他自以为是地给弟弟安排出路,自以为段正歧在许宁的拖累下会走向末路。他抛弃弟弟,背叛段正歧,却最终将自己走向绝境。更连累了甄吾。

    甄吾放下讯号灯,淡淡道:“的确,你现在终于明白了,也不是很晚。”

    “小心!”

    甄猛地扑上去,将他牢牢困在怀中。而在下一瞬间,一艘炮弹击中灯塔中断,这地将这座望台击毁。

    “上校,击毁了!”

    炮兵长兴奋地道:“上校,我们击毁他们打暗号的指挥台了!”

    “是吗?”

    然而,军舰的最高长官却不像他那么兴奋,他僵硬地放下胳膊,眉目上甚至露出一丝颓色。

    “但是,我们也完了。”

    两艘军舰的动力设备均被破坏,船舱大量进水,沉没被俘只是早晚之事。

    远处的灯塔在坍塌,江上的渡轮沉入江底。而这么多人牺牲换来的,却是金陵一个平安的夜晚。

    守卫金陵的任务,完成。

    ……

    天光未亮,就有人陆陆续续地聚集在港口,对着江心指指点点。活下来的英军舰水兵被俘虏,扣押上岸,估计不过多久,这个震惊世人的消息就将穿过大江南北,飞跃大洋大洲。

    许宁却没有很高兴。

    他站在灯塔的废墟前,显得格外沉默。

    九月晨光中,浓浓的雾水沾湿了他的眉毛,有士官劝他回去休息,许宁摇了摇头,问了一句:“渡轮沉没后,驾船人的尸体找到了吗?”

    “正在打捞,但是恐怕……”

    许宁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了。士官们看着他一个人立在废墟前的背影,也不敢去打扰。

    许宁变了,很多人都这么说。

    他以前心软,犹豫不决,更有的时候瞻前顾后,不够寡断。许宁还记得,在那个初春的教室里,自己与学生们的对话。然而现在,他也是会用几个人的性命去换一城人安危的人了。

    “先生!”

    前方突然有人惊喜地喊道:“这里有人,还有呼吸!”

    甄吾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好像碎了,甄压在他背上,甄身上又不知压了多少东西,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在黑暗中,拼死挣着一口气,只是因为不甘心。不甘心拼死做了这一切,到头来又都没了。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隐约听到人声,又感觉到身上的重量轻了许多。他察觉生死不明的甄被人扶走,有些刺眼的晨光直接落在他沾满灰土的眼皮上。

    甄吾挣扎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伸手向外摸索。

    然后他的手被人牢牢握住,他听见一个人熟悉的有些哽咽的声音。

    “真是大难不死,你想要做的终于实现了吗?”

    甄吾看向眼前那模糊的人影,笑了笑。

    “破而后立。你说呢?”

    两人相视而笑。

    甄吾上担架的时候,还笑话他:“元谧,你早猜到了是不是?哎呀,你还是没变,那么心软。”放任他去赌这一把,放任他给甄搏这一次希望。

    许宁看着他,静静道:“我不会心软了。”

    这个时候,甄吾还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然而第二日,金陵公示一出来,全中国都明白了许宁的意思。

    英军舰擅自驶入扬子江,炮袭金陵城,滥伤人命,祸患无穷。许宁以段正歧的名义签下军令,从此以后段系势力范围内所有城邦,一律杜绝英使领馆的外交请求,现任所有外交人员一律清除出境,所有领馆财产一律查封扣押!

    这三个一律一出,所有人都认为许宁疯了,难道想让英国人再来一次鸦片战争么!

    许宁听到后只是摇头,现下欧罗巴局势混乱,他们自顾不暇,哪有余力将胳膊伸到亚洲。只是国内被洋人打怕了,动辄就惧怕这些洋老爷,许宁却是不打算再忍下去。

    英使馆当然不甘心折损这么多长江范围内的势力,他们秘密与张作霖和孙传芳勾结,准备指使军阀攻占金陵,灭杀段系势力。然而当日,另一个大消息又暴了出来。

    上海工人武装起义,段正歧侧路支援,一夜之内,上海易主,佐派与段正歧联合当政!

    许宁守金陵,段正歧攻上海。两人似乎商量好了一般,接连两件大事,震慑世人。

    叹兴亡,江山如故,何处觅曹郎。

    何处?

    此处。(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