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82章 金

第82章 金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4:4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金。女真族语言中的爱新觉罗,在汉语中有金族的意思。所以很多爱新觉罗族人化名汉姓的时候,都会沿用金这一姓氏。

    “先生或许知道,当年你的母亲在外行走时,用是金敏这个名字。不知这个金,是哪个金呢?”

    许宁瞳孔一缩,他知道自己母亲的名字。牌位上写的是许金氏,他父亲有几次也曾唤过“敏敏”这个名字。但是许宁从未将母亲的这个“金”氏,往特殊意义的方向考量过,便是他的父亲也从未提起。

    现在,金碧辉提起这件事,让许宁的心犹如被揪了一把。他目光沉沉地,看向对面那个不知底细的女子。谁知金碧辉只是一笑而过,却又谈起了另外一件事。

    “听说先生在金陵建了好几家孤老所和慈幼堂,还办了公立的学校供这些孩子们读书。我看先生的作为就知道--”她漆黑的宛若夜色的眸子望了过来,“先生占据金陵,不是想图一时一刻之便利。你是真真切切在为这座城和生活在这城里的人们着想。”

    “先生可真是一个好人。”她笑道,“不仅为这一城一池谋划,还时时刻刻为天下担忧。恐怕继孙文之后,你算是头一个这么不顾己地为‘民主共和’谋划的人了。”

    她说这话时像是在恭维,可是仔细一听又隐含着一丝极难察觉的嘲讽。

    “你错了。”

    许宁看向她。

    “首先,我并不是好人。其次,为百姓为家国奔走的人,时时都有,遍地都是,不只是我独一个。”

    “哦?”金碧辉不置可否地道,“所以你也要效仿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为所谓的民主共和献出你的性命?”

    这一次,她的不屑是真正地暴露出来,甚至都不乐意去隐藏。

    “你要建你的共和,可清楚它是什么模样?”她问,“更别说那所谓的‘民主’,谁能说清它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它是方是圆,或长或短,你们又能瞧见了?要我说,这权力总归是掌握在人手中。无论是民主选出的总统,还是独(裁)选出的皇帝,是洋人的议会,还是朝廷的内阁。他们都是人,也都是由人掌控的力量。这个力量,叫做权势。”

    她的眸光中流露出远非一般女性所具有的野心和欲(望)。

    “所以说,先生,你所为之拼搏的民主共和,说来也不过是有权人手心的玩具。归根到底,一个国家如何运转,还是由少数的人说了算。一群人建立的民主,也不过是那一群人手中的棋子而已。既然这样,你又为何要把权柄送到别的人手中去呢?”

    许宁眼眸微微晃动,定定看着她。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先生还不明白吗?”金碧辉巧笑道,“先生,你与其结一群根本不知根知底的没用盟友,不如另外选一个好的前程。”她的眼中带着痴狂,“你的血脉天生就赋予了你权力,给了你选择的机会。你应该遵从身体中流淌的高贵血液,为帝国奉献你的身心!你有力量有计谋,现在也有了名望。只要你登高一呼,就可以给我们古老的家族带来重新崛起的希望,然后--”

    “然后再出一个叶赫那拉氏?再培养一个卖国求荣的帝后,或者养一群是只知道躺着"yun xi"民脂民膏,却毫无作为的所谓天潢贵胄?把这个国家掏的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个偌大的枯骨?”

    许宁打断了她,冷笑道:“你若要我建立一个这样的‘希望’,还不如让我断子绝孙,彻底绝了这名为‘高贵血脉’的祸患。”

    金碧辉的笑容戛然而止。她看着许宁的目光变得冷冰冰,又充满遗憾。

    “真是可惜。”

    她说:“我本欣赏你的才智,没想到你却这么迂腐懦弱,不知道为真正的尊严真正的荣誉,付出生命!”

    “我也很可惜。”许宁说,“红鸾第一次带朋友回来,却又要失去这个朋友了。”

    金碧辉笑了,表情古怪道:“你要杀我?你能杀得了人?”

    她看着许宁掏出枪,却不信他会开枪。

    “我说过,我,不是一个好人。”

    许宁打开保险。

    “对于金陵的百姓来说,我守护了他们,算是好人。但是对于你,金小姐,我怕是得做个恶人了。”

    金碧辉的神色渐渐收敛,她看得出许宁是动真格的了,于是身体微微收缩,摆出防御的姿态。可不一会,她又放弃了。

    “好。”她举起手来,“投降,我不做不明智的反抗。”

    许宁狐疑地看着她,见她真的没有什么动作,才握着枪慢慢走过去。他将金碧辉的双手束到身后,正准备先将她绑起来,再去喊其他人,却没想到--

    “你怎能舍得杀我呢,哥哥,我还准备好心提醒你呢。”

    金碧辉突然在他耳边吐气,狡猾道:

    “你应该担心你的将军"qing ren",现在还有没有命在。”

    许宁呼吸骤停,不由分神,就趁着这个时机,金碧辉抬起膝盖踢在许宁的侧腹上,就要去抢许宁的枪。许宁瞳孔一缩,当机立断地扣下扳机!只听见子弹出膛,砰的一声枪响,不知打在了谁身上。

    金碧辉闷哼一声松手,原来是她中了子弹。这时,不远处守卫的人听见动静跑了过来。

    金碧辉装模作样地呼和一声:“不要过来,小心你们先生性命!”

    趁着士兵们一愣,金碧辉已经动作矫健地翻墙逃出。后面动作快的几人开枪射去,也不知打中了没有,却没再见到她的身影。

    “追!”

    及时赶到的孟陆命人追击,同时蹲下身,心惊胆战地查看许宁的伤势。

    “你受伤了?中枪了没有?让我看看!”

    谁知,许宁却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力道大得孟陆几乎以为自己骨头会被拧断。

    许宁流着冷汗,低声道:“……歧。”

    “什么?”孟陆错愕。

    “把所有人派出去找正歧,去打听你们将军的消息。”许宁几乎是吼了出来,“立刻,马上,我--!”

    我什么?

    他只觉得胃部撕心裂肺地疼。

    下一刻,孟陆惊恐万状地看着他吐出一口血来。殷红的血,溅在在冬日冰冷冷的地上,像是随时都会冻住。

    “许宁!”孟陆喊着他的名字,“你怎么了?你说将军,将军他怎么了?医生,快去喊医生!”

    身后的士兵脚步趔趄地去了。孟陆听见许宁低低呢喃着什么,他俯身去听,却听见他喊的是--

    “正歧,正歧,正歧……”

    一遍一遍,一遍一遍地,许宁喊着这个名字,像是要把它嚼碎在齿间,融化在心头。

    许宁想,他终于知道从见到金碧辉那一刻,一直笼罩在心头的彷徨是什么了。不是对苟且的身世即将被揭露的畏惧,而是对将要失去生命中独一无二之人的恐惧!

    孟陆派出去的人,显然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找到段正歧,但是第二天,许宁依旧是听到了段正歧的消息。

    前线来的消息。

    段正歧及其麾下三万人在武汉附近遭遇袭击,全军覆灭。

    全,军,覆,灭。

    尸体淹没在大山之中,皑皑白雪之下,再也唤不回来。有人亲眼看到哑将军指挥麾下反击,却最终在劫难逃,走向末路。

    一时间,段系群龙无首,外界哗然一片。

    那天晚上,许宁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率着江北营士兵去深山中寻人。他们翻过白雪覆盖的山头,跨过瘴气遍布的泥沼,走过阴影,熬过酷暑,像是要翻遍整个世界,越过无数春冬。

    他累了,疲了,身体皲裂化为粉尘,又重聚成躯壳再度上路,他无数次想要停下来,心里委屈又不满。

    为什么要找的那个人总是迟迟不现身?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心焦与不安,不明自己的绝望与悲惘吗?

    他怎么舍得,把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丢下,就像丢下一座孤岛,在无尽的汪洋。

    不知走了多久,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他疲倦地蹲下,不知所措,却忽然感觉到有人走到自己面前。

    “你来了。”

    他听见声音,抬头便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一瞬间仿佛所有的委屈都消融殆尽,所有的悲愤都化作欢跃,喜不自禁。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你去哪了?”

    他站起来,握住那人的手。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丢下我不见了!”

    那人笑了,轻声道:“怎么会?我不会留下你一个。”

    许宁傻傻地笑了。

    然后他醒了。醒了,枕边一片湿润,嘴角还挂着梦中未尽的笑容。

    段正歧对他说:我不会丢下你。

    可哑儿不会说话。

    原来,那才是梦。(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