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哑儿 > 第84章 铭

第84章 铭

作者:YY的劣迹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4:5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送走了张兰,许宁又继续回去处理事务。

    在经过段公一番点播之后,许宁对自己的身世已经没有那么介怀。他对外表现得坦荡荡,十分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对内也表现得赤诚诚,愿意与盟友解释并重新会晤。他这一番做法,叫那些等着看好戏的人都闭了嘴。

    说来也奇怪,流言蜚语这个东西,一旦当事人不当一回事,竟然也没了那么大的伤害。相反,在许宁做出如此表现后,竟然也有大部分人渐渐闭了嘴,站出来替他说话的人也多了。

    大概就是君子端方,不证自明吧。

    而许宁急匆匆地赶回府上,则是因为有一件大事正等着他处理。3月22日,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重新夺回了上海。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盟友们高兴过后不由又烦恼起来。

    上海工人武装起义是成功了,但总不能叫工人们一直占领下去吧,工人们有工人们的工作,却不适合做政治层面的管理。总得有个明面上的政权,来支撑着上海。所以派那一部军队去接管上海,并建立新政权,又成了一个问题。

    上海工会的人前来与许宁商议,问他愿不愿意出兵。

    段正歧和丁一、姚二带走了江北营的一半兵力,剩下的一半还在原地休整,现在基本是落在了许宁的手中。但是许宁自认为是不擅长指挥军队的,若要出动这部分兵力,就得找个将领。

    孟陆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但是他却不同意出兵。

    孟陆说:“现在上海由北伐军第一军的人马掌控,我们再派人去,在某些人眼里怕会成了夺(权)。”

    作为工会代表,前来金陵求援的蓝志和却急道:“正是因为现在占据上海的武装力量是佑派的人手,我们才不放心啊。许先生,您之前给过我们那份名单,我们都是知道的。蒋中正假仁假义,亡我之心不死,上海若继续落在他的人手里,怕是要变天啊。”

    许宁没有说话,实际上他在努力回忆,回忆自己那一场梦里有无关于这一次上海变动的细节。

    许久,他问蓝志和:“最近在上海,第一军的人可有什么动静?”

    “有。”蓝志和道,“他们要求我们的工人们卸下武装,上缴武器,说是上海的防务就交给他们,无须我们在费心。”

    孟陆在旁边冷冷一笑:“你们没有真傻到解除武装了吧?那还不成了案板上待宰的猪肉?”

    他这话说的很不客气。

    蓝志和却只叹了口气道:“内部对此产生了争执,但是最后大部分人还是认为佑派狼子野心,拒绝了解除武装。因为

    这件事,现在我们与占领上海的北伐军第一军的关系,很是僵持。”

    说起来,上海明明是在工人们的武装起义之下重新夺回的,北伐军第一军空手而来捡了个便宜,现在却还要对真正的功臣下手,真是令人齿寒。

    许宁说:“从我意外得到那份名单开始,我就知道以蒋中正为首的一批人,绝对不会与佐派和平共处。你们不交出武器,是正确的选择。而现在盟友有难,我们自然也不能坐视不理。”

    孟陆蹙眉,觉得许宁要是真的心软,派了江北营的士兵去争夺上海,那么金陵的安全才成了问题。就剩下这么点兵守在江北,他许宁怎么保护自己?

    就在孟陆准备不管不顾直谏时,却听见许宁接着道:“我会派一个师去苏州,如果上海有变动,立刻予以支援。”

    听他这么说,蓝志和与孟陆的神情都是一松。

    蓝志和是庆幸许宁不愿意放着他们不管,派军队驻扎苏州,对上海的佑派力量来说就等于芒刺在喉,想必他们也不敢擅动。而孟陆则是放下心来,还好许宁没有直接派兵打去上海,将军队驻扎在苏州的话,本身也能加强他们在江南一带的防御。

    想到这里,孟陆不由多看了许宁一眼。数个月之前,许宁还是一个对军事一窍不通的“文盲”,现在却可以如臂指使地调动这些力量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究竟是许宁成长得太快,还是现实逼得他不得不如此蜕变。

    “我立刻派人将消息用电报发去上海。蓝先生如果不急着回去,可以在金陵略休息几日。”许宁说。显然他也是看出了蓝志和脸色疲惫,大概是多日劳心劳力,身体已经不堪重负。

    蓝志和也不推却,点了点头,同时看向许宁时目光中又多了一丝善意的好奇。

    这个有着满清爱新觉罗氏血统的盟友,似乎和传闻中的哪一种都不太一样。

    许宁注意到他的目光,微微一笑。蓝志和立马红了脸,想,但是果然和传闻中说的那么好看。

    他正想着,突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抬头一看,许宁身边那个军官正沉着眼睛看着自己。

    “蓝先生,要先去客房休息一下吗?”孟陆微笑着说。

    蓝志和愣愣地点了点头。

    十分钟后,他被带到段宅里离许宁卧室最远的一间客房。而在之后两天内,也总是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见到许宁。

    孟陆:将军不在,得替他看好后院。

    ……

    局势果然不出所料,在许宁派出江北营出兵驻扎苏州之后,留在上海的北伐军第一军第一师果然不敢再任意妄为。与此同时,在工人武装起义成功后几日,或许是见南方革命势力渐不可挡,东北奉系军阀少帅又一次提出举行南北停战议和会议。

    当时,许宁听见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之前收到的邀请函。而到了四月,传闻再起,似乎南北议和会议真有要召开的趋势。

    可就在这期间,英军舰再一次沿江而上,妄想炮轰金陵,却被温袭改制的军舰接着天时地利人和,挡在了下游,寸步不能进。而这一次金陵守军的胜利,却导致了重大变化。

    4月6日,许宁正在接受医生的定期诊疗,突然听到门前有人争执吵闹的声音,只能放下笔。

    “让我进去,我要找许先生!”

    “不行,现在不能进。”

    “事关重大,我……”

    听着那争吵的声音,竟然像是蓝志和。许宁连忙道:“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身边的亲兵还没来得及走出大门,房门已经被人吱呀一声撞开。只见四五个大兵用手死死抱着蓝志和,可即便是这样也没能阻止他闯进来。

    蓝志和的眼睛是通红的,布满血丝。

    许宁刷的一下坐直了,不知为何,心脏却砰砰急跳起来。

    “先生!”

    蓝志和凄厉大喊:“求你去救救先生吧,求你!”

    许宁这才意识到,原来他开口的那一句“先生”喊的不是自己。他手指收紧,指骨透白,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再问。

    “你说……救谁?”

    1927年4月6日,奉系军阀毫无预兆地闯入北平苏联大使馆,将在内正进行会议的李大钊等35人全部擒拿,投入狱中。消息一出,人心惶惑,全国非议。一想到之前邵飘萍和林白水两人在奉系手中的下场,担忧李先生等人安危的人们就惶惶不可终日。

    最先行动的是两党的佐派成员,他们想方设法要与张作霖谈判,要求他释放捉拿的人员。然后,一些并不相关的人士也加入声援,指出北平政府不可无罪而冤人下狱。此时,奉系军阀代表走出来堂而皇之地说:李大钊等人里通外合,犯了卖国之罪,理应收监。

    从这群勾结英美日本的军阀嘴里吐出“里通外国”这个词,真是滑稽可笑。而在救援中,有人提出可以向开明的东北军少帅寻求支持,以期能说服他的父亲,却被别人冷冷驳回。之前邵飘萍和林白水死时,不是没有人去求过这位少帅,可结果呢?再怎么被称道为开明的人,做决定时也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先。而这位少帅,还是奉系军阀的继承人呵。

    在这一切救援行动中,以金陵许宁的动作最引人瞩目。他联合佐派,多次与奉系提出谈判要求,又一次次被拒绝;他甚至去与佑派谈条件,许下诺言,只要求至少保下这一批人的性命,依旧没能实现。听说许宁还多次想要动身北上,亲自参与救援,被身边的人死死劝下。

    4月28日,张作霖在北平处刑李大钊。为了延长被处刑人的痛苦,处刑时甚至特地选用了“三绞处刑法”。听说施刑足足有四十分钟,李先生受尽折磨才含恨离世。而同一批被处死的人中,还有一位名为张兰的女学生,一共二十人,死于奉张爪牙之下。

    更讽刺的是,处刑结束没多久,北方再次发来通电要求举行“南北和平会议”。与此同时,孙传芳卷土重来,在浙江一带兴风作浪,与掌握着嘉兴等地的佐派遥遥对峙。

    他们像是拿着血淋淋的人头在威胁,你若不坐下来谈判,我们就制造更多的屠杀。

    四月的最后一日,许宁南下杭县,参加这一次的“南北议和”。

    那一天,浙江这一座县城,成了全国瞩目的一地。来自北方和南方的各位代表早早聚集在此,看似和睦地握手言谈。而众人皆知,在表面的平静之下却是暗潮涌动。

    会议当天,临时准备的会议大厅门口,许多人驻足长望。

    他们在等一个人。

    没过多久,一道瘦长的人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明明已经是四月末,他却穿着初冬的衣服,甚至还披着厚实的大裘。修长的身影,苍白的面容,他单薄像是随时都会倾倒下去,却依旧一步一步向众人走来。他的背脊挺立得笔直,步伐毫无犹豫,似乎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人们,这是一个不会退缩的人,是一柄不愿蒙尘的利剑,是一面高挂墙头的旗帜。他可以被寒风戏弄,却永远不会飘落。

    许宁走到大厅门前,脱下大裘。他最近格外畏寒,他人感觉暖意融融的春风,却像是刀割一般刺在他皮肤上。

    他从未想到,再次踏上故土,竟然是会是在这样的情境之下。噩耗频传,强敌环饲。

    就像此时寒风朔朔,铭肌镂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哑儿】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