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35.34.

作者:笑我无归处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1:1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3
    --“九歌,是你吗?”

    --“是啊,先生,我回来了。”

    拍摄《九歌2》的过程感觉就像是在度假。没有第一部时那么大的工作量,也没有最开始独挑大梁整天兢兢战战怕ng的心理压力。

    因为地位已经和从前大不相同,郑风经常会被工作人员尊称为郑老师,开始他还沾沾自喜了两天,然而直到有一次,剧组里软萌的小童星拽着他的袖子喊他郑叔叔我们去吃糖吧,郑风差点一口盐汽水喷出来。

    “我其实很年轻的。”他弯腰一脸正经地看着小朋友,然而熊孩子往他脑袋上拍了一下,嘻嘻哈哈走了。

    郑风:心情有点复杂。

    本来以为是小孩不懂事,结果某天碰到李远顺道路过接郑风回家吃饭,对方看见李远,居然又甜甜地喊了声:“漂亮哥哥好!”

    郑风:心情更加复杂。

    “不过是说着逗你玩的,你还当真啊?”戚七听完之后在电话里哈哈大笑:“你这么可爱的包子脸,白白嫩嫩,我们想羡慕还羡慕不来呢。”

    “…”郑风冲着镜子捏了捏腮,包子脸,这真的是夸人用的么?

    “徐老师啊,门口有人等着你。”有人朝厕所里喊了一声。

    “来了!”郑风赶紧扭头,从柜子上拿起外套冲出去。因为都是在z市拍摄,所以晚上只要没戏他就不住剧组了,每次都会叫李远来接他。

    “我们今天不出去吃啊,回家回家。”一打开车门郑风就迫不及待道。

    “怎么了?”李远调了调车内的空调温度:“不是说今晚一定要吃日本饭团吗?”

    郑风嘿嘿地笑:“不是快要冬天了吗?我新学着在网上网购了两件白色毛衣,反正上次给他们拍杂志送了优惠卷,满四百减五十呢,不用白不用。”

    “我不穿白色。”李远说。

    “为什么?”郑风抗议:“白色多有型啊,而且你皮肤白,穿上肯定更好看。”

    “所以你不出去吃就是为了在家等快递?”李远挑眉。

    “对啊对啊。”郑风狂点头。

    这可是他人生中第一个快递,一定要亲自签收。

    李远无奈,只好调头开车回家,两个人各自忙了一天,谁都没有精力做饭,李远直接翘腿坐在沙发上阖眼,郑风赶紧拿出一袋法式小面包拆开,打开一个放到他嘴边:“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顺丰小哥说了他就在路上。”

    李远:“……”

    然而郑风最终还是没拿到快递,因为对方给他打电话,十分为难地表示现在已经是晚上,郑风填写的地址不是在市区而是在市郊,预报又说今天夜间会有大到暴雨。

    郑风赶紧说那你好好休息吧,咱们明天再见,然后快递小哥就毫不犹豫地挂断掉了。

    “你不会还想要我亲自开车去市区拿吧?”李远维持着原来的姿势。

    郑风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可以吗?”

    “……”

    两个人终于在快递公司总部关门之前拿到了快件。

    既然来都来了,李远当然也带他去吃了饭团,香香糯糯的大米配上鲜美的竹笋,松茸蘑菇还有新鲜的螃蟹,外面再包上一层酥脆的咸味海苔,自从上次吃过之后郑风就一直对它念念不忘。

    后来听说饭团其实是日本很常见一种食物,虽然材料简单但是全程只能用手工制作,怪不得吃起来会感觉有种很朴实的温馨,就像农民伯伯种的无公害大米。

    来回折腾了这么一趟,两个人都疲倦到了极致。郑风挂在李远身上,手里紧紧攥着包裹,跟没长骨头似地让李远把他拖回了停车场。

    “mua~”郑风坐回车里朝他脸上亲了一口,“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同意。”

    谁让李远是个死傲娇,什么口是心非,什么冷漠难以接近,套路,全都是套路,那只是为了掩盖真正的他!

    晚上回去的时候下起了小雨,嘀嗒嘀嗒,丝丝绵绵渗入泥土。郑风看着,觉得这日子完美地快要脱虚了。

    同样,最近还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徐子晨搬家了。

    郑风不知道什么时候李远跟徐子晨这么熟悉了,他甚至抽了空和郑风一起去庆祝他乔迁。

    虽然在那之前徐子晨反复告诫过李远他家只有纯德国进口莱姆石建造地板和一个干净温暖的小阳台,但李远淡淡从文件中抬起头来,他让郑风替他转告徐子晨,他并不介意偶尔下乡体验生活。

    郑风觉得李远这话太毒了,看徐子晨的表情当时差点一口气就没喘上来。

    后来徐子晨告诉郑风,李远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ks在资金周转上遇到了一点难题,而徐子晨在银行里刚好有那么几个说得上话的人。

    “不是什么大问题吧?”郑风问李远,李远摇了摇头。

    当郑风端着作为乔迁贺礼的一小盆鲜花和李远一起走进屋里,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徐子晨在看见他们的时候吼了一声:“我操!”然后连滚带爬摔进了浴室。

    郑风赶紧捂住了眼睛,画面太污他不敢看。

    不过讲真,咳咳,徐子晨身材好像还不错。

    虽然他长得也挺好,但郑风从来没有把对方往男神身上想,因为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总是让人感觉一看就是大流氓。

    当郑风在阳台上放好花,重新走回客厅的时候,他以为眼前出现了幻觉。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整个大厅已经焕然一新,这幅豪华的画面里一前一后坐着徐子晨跟李远,徐子晨从李远带来的文件夹里拿东西,李远端着杯子,在翻手头的杂志。

    多么美满的小两口。郑风不知为何心中竟然冒出了粉红色的泡泡(......)

    在徐子晨家吃了晚饭,回去之后李远去冲了个澡,郑风换了身干燥舒适的衣服。两个人出来之后一块坐在黑色的牛皮沙发上。

    长夜漫漫,窗外是淋淋沥沥的细雨,李远低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而郑风则盖着毯子躺在他修长结实的大腿上打瞌睡。咖啡壶里咕嘟咕嘟地冒着浓郁的香味,睡意朦胧中电视里的法语演员说话声真好听,像在轻轻吐泡泡的金鱼。

    时光如同一首低沉陶醉的歌。

    “李远啊。”郑风一边趴着,一边想起什么似的跟他讲这个严肃的话题。

    “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骤然被问到这种问题,估计哪个正常男人都得先反应两秒:“什么?”

    “我说的是真的啊!”郑风坐起来,扳着手指数着两个人为数不多的经历:“第一次上床的时候是我主动,第二次上床的时候是我主动,第三次上床的时候还是我主动,第四次上床的时候还是…”

    李远的脸上好像有点可疑的红晕:“…当然不是。”

    “那难道是性冷淡?”

    皇帝陛下心里不知道是喜是忧,听说这个比起不孕不育还好治一点。

    李远无奈地放下手里的报表:“…你每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那你跟我说。”郑风爬到他腿上坐下,审问道:“老实交代,你为什么从来都不主动?”

    李远想了想:“因为我们两个都有工作。”

    郑风委屈:“可是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啊?”

    “你不介意吗?”李远抬起头看了他两秒,郑风觉得他的眼神特别地认真,于是他伸手把他的镜框摘了下来,李远随即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

    “呃等等。”没有料到事情发展地这么迅速,郑风眨眨眼:“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在床上做吧?”

    “这有什么关系?”李远轻轻咬了咬他的耳垂,郑风不由自主朝他怀里一缩。

    从小就不是什么特别幸运的人,连当初当皇帝都是走了狗屎运。大概他把上一辈子所有的运气都攒了下来,穿越时空才能遇到现在的每一个人。

    郑风伸手环住他的脖子,深情朝他背诵今天上午在车里记的台词:“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经在佛前求了...求了五百年,求它那个...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于是佛把我化作了一阵风...”

    “化作了一阵风...”

    他忘词了,李远低笑了一声凑在郑风的耳边。

    “看来你的电视剧确实需要一个好一点的编剧了。”

    ---

    等到第二天郑风去拍戏,顶着两个黑眼圈,这可愁坏了化妆师:“哎呦我的祖宗,你本来肤色偏白,黑眼圈一出现就特别明显,愁死我吧你。”

    郑风也很郁闷,可他要怎么跟化妆师解释,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再也不怀疑李远某个方面的能力了...

    xx【本文】xx【首发】xx[晋]xx[江]xx【文学】xx【城】xx(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容朕想想不搞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