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容朕想想不搞基 > 第42章 .41.40.39.38.

第42章 .41.40.39.38.

作者:笑我无归处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1: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3
    郑风回宾馆的时候喜滋滋的,李远不用问也知道他肯定是碰上了什么好事。

    果然,郑风憋不住道:“我今天碰见李老了。”

    “哦。”李远没见什么反应。

    “你怎么一点都不替我高兴呢?”郑风脱了外套,蹭到床上去。“李老夸我有天赋,还说喜欢看我演的电影。”

    李远看了他一眼:“我夸你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兴奋?”

    “那不一样,遇见李老是运气,可是遇见你,我觉得那是奇迹。”郑风左右环顾了一圈,刻意压低声音道:“我从小到大都没有遇到过什么奇迹,我怕我一声张,它就溜走了。”

    “还有这种说法?”李远皱眉。

    “管他呢管他呢。”郑风一掀被窝,“反正现在夜深人静,不如我们来做一点奇奇怪怪的事情?”

    李远想了想,“好啊。”

    于是他们就一起出去吃宵夜了。

    这里的夜市可真是热闹,郑风戴着帽子跟黑框眼镜,老老实实牵着李远的手怕走丢,刚出锅的小馄饨热气腾腾地冒着气,郑风只看了一眼就走不动了。

    “大叔,这是什么馅的啊?”

    “牛肉,羊肉,三鲜,都有。”

    郑风看了一眼李远,心想他晚上应该没吃饭,医生之前也说过他胃不好。

    “那给我来两碗牛肉的吧。”他说,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出来。

    两个人在露天的小摊上找了个地方坐下,夜色真好,秋高气爽。郑风伸手碰了碰桌面,虽然看上去有点油腻,但实际却很干净。

    嗯,应该在李远的接受范围内。

    不一会,两碗热乎乎,香气扑鼻的馄饨被店主端上了餐桌,金黄的单丝,绿油油的菠菜,半透明的馄饨皮儿里裹着煮熟的肉馅,飘着虾米和海带的清汤,看得让人很是食欲大开。

    刚出锅的馄饨,热气腾腾的白烟让对方冷漠的面颊沾染了几分人间烟火的气息,郑风想起来徐子晨曾经说过,他的时间远比他的金钱要来得宝贵的多。

    那么也许他是幸运的。

    郑风尝了一个馄饨,汤汁鲜美,果然没有选错地方。

    他毕竟晚上吃过饭,吃了一个馄饨就没再急着吃了,郑风开始托腮打量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李远身上穿着浅灰色的毛衣,一看就是很轻薄的高级货色,他曾经以为李远这种人是不会习惯现在都市学生的夜生活的,没想到他低头喝汤的动作却很自然,丝毫不见因为环境带来的不适。

    郑风想了想也是,李远比自己大不了几岁,正是年轻的时候。

    “等我拍完这部戏,咱们就去找个地方度假吧。”他说。

    “嗯?”李远抬起头来:“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来了?”

    “因为感觉很久没这么安安静静地和你一起吃东西了啊。”郑风说。这几个月以来他们真的都太忙了,虽然每天都住在一起,但真正能好好见面给感情升升温的机会并不多,也许李远也是察觉到了这点,所以这次才会选择在股东大会结束之后送送自己吧。

    “怎么了。”郑风见他不说话,丧气道:“难道很为难吗?”

    李远摇头:“没什么。”

    他已经在心里盘算着把答应好商路的年假给取消掉了。

    郑风高兴了,把自己的那碗也推到李远面前,“那你继续吃呀,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干活赚钱。”

    他这么大言不惭地说着,丝毫没有想过相比起李远每天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吹着暖风,自己东奔西窜好像才更像是干“力气活”的那一方。

    剧组的日子依旧忙碌充实如往常,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有趣的小故事。

    比如说,某次拍戏的时候,李远拿着一份报纸坐在公园不远处的长椅上,他低头看得很认真,一边场务急匆匆跑过来。

    “你怎么还没换好衣服?”

    李远皱眉:“什么?”

    大概是真的拿他当作在旁边等着的群众演员了,场务拽着他的袖子就往剧组拖。李远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场务还一边拖一边碎碎念道:“你看着还挺白,用来演尸体刚好...”

    郑风表示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于是第二天李远再也没跟他一块去剧组过。

    他可能还是在宾馆里待着比较合适吧。

    过了几天,导演告诉他关于他对剧本提出来的那几点建议几位编剧已经在斟酌着修改了,虽然不可能全都按照他说的去做--毕竟在剧情方面他们才是老大,但单是这点已经让郑风颇受鼓舞了。

    真正让他郁闷的是后面那句话,“因为这个,既然前半部分在改,为了不耽误进度我们就先从后面几个场景开始拍了,我有提醒过你吧郑风?后面有好几场爆破戏。”

    作为经典的警匪片,枪击爆破自然是不可少的,精彩过瘾的特效和动作才是吸引观众的看点之一,《红色警戒》并没有近身格斗,其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就是小王跟另一位队友一路追查来到一栋废弃的居民楼,在找到人质之后意外发现对方身上竟然被绑着□□,小王快速切断红线,三个人从高楼窗户跳下去的瞬间,身后火光四射,炸弹轰然炸裂。

    按理说剧情应该很过瘾,但作为一个半道穿越过来的古代人,跳楼还能勉强接受,毕竟下面有气垫垫着,可郑风对于爆破这种噼里啪啦还闪火光的东西还依然保留着人类最原始的恐惧,这不怪他,谁叫他先前也没有见过那么小的一个黑色罐子,一拉绳索就惊天动地炸了呢。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剧组特意请来了几位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他们分别从各个方面举例向郑风解释,并且还亲自做了好几次实验,借此向他证明这真的是安全无害的,但每次爆炸声响起的时候,郑风都被吓得一个激灵,险些不敢呼吸。

    那样熟悉而可怕的声音,像极了母后去世的那晚。那时的空气是苦涩的,他长跪在寝殿之前不曾抬头,早已分不清脸上的是雨水还是眼泪。

    他不记得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唯一的回忆便是好冷,好冷,即将压下的闪电似乎要将天空劈裂成两半。

    “我...”郑风向后退了一步,低声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导演和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远景或许可以用替身,但是近景实在是太明显了,如果郑风不愿意合作是不可能完整拍完的。

    “嘿,这样吧。”一直僵持下去毕竟不是办法,年轻的女导演一掐腰,指着旁边的几个人道:“这个场景先布置好,摄像灯光什么的全都就位,先别用爆破特效。”

    “你看这样可以吗?咱们就先试试。”女导演说着,郑风很小心地点了点头。

    “她刚刚说的啥?”因为隔得太远,上了年纪的工作人员大叔竖着耳朵,重新问了身边的小年轻一遍。

    小年轻一脸懵逼:“好像是马上准备开拍。”

    大叔一拍他的肩膀:“那还愣着干什么?准备爆破去啊。”

    可怜的郑风还什么都不知道,他身上做好防护措施,跟两个和他一起的演员站在窗户边上。

    导演手里拿着喇叭冲他们喊:“我数三,二,一,你们就开始跳。”

    郑风望了眼楼底,电影中的高楼在实际其实只有两层,依旧有点打怵。

    “三...”

    “二...”

    空气在此刻凝固,郑风咽了口唾沫。

    “一!”

    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巨大的热浪卷起炽热的气流,一瞬间,郑风的心里划过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耳畔顿时像失聪一般嗡嗡作响。

    迷茫中好像有谁喊了一声,郑风几乎下意识地先用手捂住头部,甚至来不及去想发生了什么,下一刻,他就已经和其他两个演员一起重重地震出了窗外。

    郑风重重地跌在了气垫上,眼前晃得一黑,混杂着周围人的尖叫,似乎有什么东西灼灼燃烧的声音,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

    其他人呢?他捂着脑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然后看到顺着额头缓缓流下来的鲜血。

    “啊...郑风老师...”有个小助理尖叫了一声,想要走过来,但又被眼前的混乱吓得不敢靠近。

    “灭火器!快给我拿灭火器!”他听到女导演不容置疑地喊了一声,嗓音因为沙哑而显得尖锐。

    消防栓散发出白色的呛人烟雾,郑风忍不住弯腰咳嗽了两声。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说过不允许他们用爆破的。”女导演朝他走过来,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郑风,你还好吗?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听得到。”他抬头,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急切。

    身后是一片混乱。

    后来郑风才知道原来是有人点错了线,引爆了错误的道具,好在现场有安全负责人员随时待命,否则在拍摄现场引起火灾的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郑风没受什么大伤,除了被吓得懵逼,额头上的血是手掌被碎片划破不小心蹭上的血迹,在现场的医生给他用镊子取出来了碎片,伤口消毒包扎好。其他两位一起的演员有一个伤得比较重,已经火速送去了医院,情况应该是稳住了。

    “嗯,很小的爆炸,其实也还好,没有那么恐怖。”郑风在电话里跟李远解释道,怕他担心。

    “我今晚上去接你。”李远淡淡道,挂断了电话。

    还没等一切残局都收拾好,各路新闻记者就率先赶来了,他们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显得既兴奋,又惊讶,让郑风不知道他们是真的在意自己呢,还是希望发生点什么不好却更具话题性的新闻。

    这就是娱乐圈啊,消息传播的速度比风还快。不到一下午,几乎人人都已经知道他们剧组拍戏的时候出了意外。

    郑风看着女导演头痛的样子,忍不住说道:“我没有什么事,小擦伤而已,明天还可以继续接着拍。”

    他这句话当然也被记了下来,其实演员在拍戏期间一切伤害都可以算工伤,是完全可以优哉游哉玩上几天的,但郑风一这么开口,记者显然找到了更有意思的话题,他们说郑风是个演戏着魔的疯子,昨天才发生的事故,今天竟然就又重新出现在剧组了。

    郑风当然不会介意这么说,毕竟这对他的名声也有好处。徐子晨早就告诫过他,在不违反道德底线的事情上,真真假假没必要搞太认真。

    “你其实特别紧张吧。”郑风后来看着脸色苍白的女导演,虽然在采访时她很诚实镇定,对剧组的失误既不否认也不抹黑,但她的唇色却很苍白。

    郑风给她递了一瓶矿泉水,她一口气咕咚咕咚喝完,抹了把嘴,白眼一翻,这才露出点俏皮的样子。

    “妈的,吓死老娘了。”

    郑风听完同时和她笑了起来。

    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孩要一个人掌控大局,确实也很不容易。

    “你今后也别一个劲地导演导演地叫了。”她把空瓶子重新递给他,“叫我杜唯就行。”

    “很好听的名字啊。”郑风道。

    “谢谢,不过说实话,我如果告诉你哪怕这样,原定的动作和特效戏份也全部都要继续,不会删剪一丝一毫,你还敢再听我的吗?”她顿了顿,补充道:“我这次可是把你坑很惨。”

    郑风笑了:“其实说来也奇怪,曾经觉得不管怎么样都做不到,但当身后的道具响起来的时候竟然发现也没什么了,因为很少遇到这种事情,反而觉得很过瘾。”

    其实人就是这样,在碰到各样的事情前总是瞻前顾后,直到那些曾经以为战胜不了的坎真正摆在面前,跃过去了其实也什么大不了。

    郑风看天,不知不觉原来又到了黄昏,一天已经走了过去。

    其实他知道李远在接电话的时候呼吸有些急促,邮箱里也塞了好几封徐子晨的邮件,还有圈中刚认识的一些朋友,其实大家都很关心他的安危吧。

    被记挂的感觉真好,好在每个人都可以得到。

    母后,郑风深吸一口气。

    那个时候的你,也一定很想把我拥在怀里吧?

    xx【别】xx【盗】xx[文]xx[了]xx【行】xx【不行】xx(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容朕想想不搞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