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始皇天下 >始皇天下_第42节

始皇天下_第42节

作者:众生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1:0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2
    

不过迎接他的依然是不紧不慢地三只利箭,成品字型,角度正好封住他前进的道路,让他又极其无奈地停下前冲的脚步,手舞长刀,将之格挡开。

    

随后,萨尔陷入了进一步就要面对同样的三支箭,同样的攻击方式,但却同样令他不得不防的尴尬境地。

    



    “无语问苍天!”就是此时萨尔的心境,“求你了,跟我正面打一架吧,我要求不高,就像男人般,一对一,用刀砍,用拳轰,就算你用牙咬、吐我口水,我也认了,可就是别他妈地再用你那破弓,射呀射地,能活生生地把人给逼疯喽!”

萨尔一反常态地心中乱道,同时惯例性地又将三支箭给格挡掉,顺势前冲了一步,正在他下意识准备再次格挡三只利箭时,一个高大的黑影,带着一道寒芒,已经以压顶之势扑到,带起的强劲罡风,足以让人心惊胆颤。

    

萨尔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手中的长刀几乎还是保持顺势格挡的状态,全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有任何的改变。

    

血光迸溅,韩大力锋利的砍刀,已经由肩头向下,破开了萨尔的身体,而此时,萨尔右半边,手中的长刀才仅仅举到一半,甚至脑海中一句:“真他妈太卑鄙了!”的话语都没有时间想完,就被活劈当场。

    

一招得手的韩大力,看着被劈成两半,鲜血、内脏、杂碎落满地的萨尔,脑中所想,只是一个念头:“可惜了他这副皮囊……”

如果此时萨尔能听到韩大力的心声,估计连活过来再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而且一个拥有六阶劲气高手,居然被人这样活活地玩死,一步步踏进敌人的圈套,除了几下格挡,竟然还一招未出,一刀未砍,简直丢人丢到祖宗坟里去了!

    

萨尔的惨死,很快就影响了正逐渐占据上风的

    “马盗们”,说实话,达谷村的猎户们,跟天火联盟的这些训练有素的打手比起来,实力上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要不是这次他们来的人手并不是很多,再加上被弓箭撂倒的,跌落陷阱的,在人数上吃了点亏,否则也不会缠斗到现在。

    

特别是他们注意到老大被韩大力给用弓箭阻在墙外,更是发了疯想冲过来将韩大力这祸害给干掉,但却被更加疯狂的猎户们给阻挡住。

    

特别是安叔先前安排在韩大力身边的安富、安贵,可起了大作用,成了韩大力的贴身保镖,两柄开山刀舞的风生水起,招招玩命,竟然一时间硬是拼着将对方几个想要靠近韩大力的家伙给挡了下来。

    

而韩大力也趁此机会,逐渐用弓箭布下了一个移动的陷阱,依靠人的惯性心理,在萨尔快要靠近的时候突然出击,本身力量,再加上从木墙跃下的冲势,才搏来这一刀毙命的战机。

    

当韩大力像没事人般重新翻过木墙,捡起地上抛落的弓箭,还没搭箭,那些天火盟众们就已经寒气渐涌,心知不妙,机灵的,虚晃个几招,摆脱对手,就向外四窜而逃,有了这示范效应,而且韩大力的利箭之吼也重新响起,顿时引得一片兵荒马乱,剩下的也逃了个一干二净。

    

不过跑得慢的,也就倒了霉,被韩大力和反应过来的村民们当成了标靶,射的不亦乐乎!

    

特别是韩大

不是箭矢射空,就是那几个见机溜得快的家伙,也肯们插翅难飞,一个也跑不掉。

    

成功抵御马盗的达谷村,在最后一个漏网之鱼消失在远方的刹那,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没想到会是这么个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果,而此役的关键人物韩大力,也同一时间被兴奋的人群当众抬了起来,喊着号子就抛向了空中,庆祝着这场保卫战的胜利,当然还有对大块头超强实力的佩服……

不过这庆祝的人群中并不包括安叔,在众人欢呼庆祝时,他却一脸凝重地认真查看起那些马盗们留下的尸体,直到看见那个和大块头缠斗半天的奸细尸体,其衣角下露出的一个银月刺绣时,当即就是脸色大变,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返身查看起其他几个马盗留下的尸体,果然,都有着特殊的帮派标记,不禁皱起了眉头,露出了深思之色。

    

韩大力从来没受过这么热情的身体接触,尽管知道这些人对他没有任何的恶意,但他还是非常不愿被人用这种姿势抛来抛去,没有任何支撑点,简直成了待宰的羔羊,完全失去了应付突发事件和自保的能力。

    

好在这种疯狂的庆祝活动很快就结束,一下地的韩大力,立刻借口找安叔,脱离了这群好心被人当了驴肝肺的热情汉子们。

    



    “安叔,想什么呢?”韩大力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眉头紧锁的安叔。

    

安叔抬头看了看韩大力,以及跟上来,兴奋之情还溢于言表的众人,也不隐瞒,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他的担心:“我看他们不是简单的马盗,而是金番市的高级帮派力量,你们看,这个人衣服上的银月标记,就是桑普家高级武士的象【炫|书|网】征,而且这些武士或多或少,都是桑普家的嫡系,我们根本惹不起!”

众人都知道安叔早年去金番市混过,所以也没有深究,而是直接说出了他们的疑问:“高级帮派力量?他们很少来这里啊?整个金番市还不够他们捞的吗?怎么会到我们这些穷乡僻壤来冒充什么马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安叔看着墙外,一脸凝重地说道。

    

安叔的话让本来热烈的气氛,骤然冷了下来,全场一阵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安叔才像是有了什么决定般,指着众人说道:“你,你,还有你,各带你们本家的兄弟将受伤的人员先抬进村里,你们几个带人收拾好弩箭,继续警戒,大块头,你去把安慧找来,其余的人,我们临时商量个事……”

韩大力一时也搞不懂安叔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紧张起来,看来那个什么帮派力量,比这马盗还要凶猛。

    

瞎琢磨着,韩大力飞快将正在后面安置人员的安慧找了过来,期间安慧对于安叔的伤势,还有刚刚这一仗的情况是问来问去,而韩大力对付她的只有一句话:“安叔没事,马盗被我们打跑了!”

至于什么过程,怎么打的,为什么仅花了这么点时间,就轻松将敌人打退等等问题,韩大力是一问三不知,让安慧半点脾气都没有。

    

在安叔和众人商量事宜之际,韩大力却落得个轻松,先是跑去把他射出的那些特制弓箭给捡了回来,然后一人坐在木桩之上,不断回忆着刚刚与那名奸细搏斗的过程。

    

发现刚刚对阵的那人,出手虽然巧妙,往往不是以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攻击,就是以一个漂亮的招术化解他的攻势,但却总好像缺了点什么,又好像多了点什么,令韩大力很是不解,不由和他自己的攻击方式作了个比较,才猛然发现,那人的攻击缺了迅速击打的直接,令攻击失去了最大威力,而且他的很多招式,都像是受到了某种无形的约束,多了很多不必要的动作,像是遵循着事先就定好的轨迹,缺乏临阵变化,明明稍微改改方向或手势,就能直接攻击到,却偏偏绕个弯子,以至丧失了最佳时机。

    

其实韩大力此时想得虽然有一定道理,但他却从来没有接触过真正武技的修炼和体内劲气的运用,根本不理解这其中的奥妙,这些招式或动作固然看似有点花哨、多余,但在真正对敌运用上,往往是配合自身气机的运转而施展,以最求击中敌人时,发挥出超越人体本身力量的最大杀伤力。

    

哪像韩大力这头牲口级的变态人物,全部凭借本身的机体力量,就能爆发出如此巨大的打击能量,连岩壁都被他打的千疮百孔,更何况是区区人体。

    

所以,他的一拳下去,绝对不会拐弯抹角,而是直截了当,想攻哪,就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距离,最直接的方式轰杀过去,其他都是多余,根本就不予考虑。

    

不过要是韩大力能够拥有高级劲气的修为,再结合本身就超强悍的机体,将会达到怎样一种境界、怎样一种恐怖的存在,估计谁也无法估量和想象。

    

第五十一章一箭封喉

这晚,整个达谷村已经是空空如也,安叔和大家商量的是暂时换个地方躲避上一阵子,并将所有的物资全部转移,如果事态严重的话,再寻一个地方建村和安家落户。

    

对于安叔的忧虑和安排,全村人是一致同意,对于马盗,他们还有抵御之心,但若是要面对金番市庞大的帮派力量,特别是听安叔说,那几个死的奸细里,有个身份还不低,拥有应该是三级帮派以上才能够有的标记,以他们这点力量和人数,根本惹不起。

    

而且他们本身宁愿选择在这资源匮乏的边荒之地,以打猎为生,过艰苦的生活,就是为了避开金番市里,永无休止的帮派杀伐,现在又遇上这样的事情,当然是避为上策。

    同时,他们在山里生活也习惯了,尽管经常忍饥挨饿,还要受到猛兽和天灾的不时袭击,但只要有水源,不管怎么说,保障个基本的生存应该不成问题。

    

所以,对于暂时离开达谷村,众人并没有多少的留恋,只要选个好地方,再建这么一个村落,也不是什么难事。

    



    “安叔,安叔,休息会吧,大伙都走不动了,关键还有老人和孩子……”一个村民喊住了正在前面带路的安叔,同时回头指了指他身后,一脸疲惫的村民。

    

安叔看了看天色,再看了看周围环境和众人的疲色,虽然这里还不算是真正进了原始山林,但也走到了边缘地带,基本上可以说是安全了,能走这么远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也要归功于那些马盗留下的战马,可起了大作用。

    

心中掂量了一下,安叔遂一点头,示意大家原地休息,吃点东西,补充点体力,同时又安排了几个人,向前再探探,寻个平坦的地块,好露宿一夜,毕竟夜晚的深林,可比白天要危3ǔωω.cōm险百倍。

    

而与此同时,金番市的两个帮派可炸开了锅,死鬼萨尔那些逃回去的手下,将惨败和萨尔的死讯带回去后,直接惊动了天火的上层,天火老大,号称炎日的克莱德更是在接到消息的同一时刻,亲自跑了趟桑普家,把这个意外情况,作了详细说明,很有点负荆请罪的意味,并保证一定查找到华特少爷的下落。

    

随后,克莱德又亲自调集了大批精锐人马,加上桑普家派出协助的高手,一路直奔达谷村。

    

山林的清晨,浓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达谷村的村民睡意正酣,经过昨天的激战和奔波,让他们身心俱疲。

    

但此时,韩大力却一脸精神,看不出丝毫的倦怠,只见他手拿弓箭,正机警地不停扫视着四周,浓雾根本影响不了他,因为与其说他是在看,不如说是在感知。

    

思维在慢慢延伸,一股无形的力量迅速以韩大力为中心,想四周扩散,有若实质般掠过山林的每一个角落,所过之处,任何的风吹草动,动物的呼吸,晨露的滚落,都在他的脑海中汇聚而成了一副清晰的画面。

    

韩大力也说不上来,他到底是从何时开始拥有了这项能力,特别是在这丛林旷野之中,这种感觉更加地强烈,只要他专心和刻意而为,很快就能够进入到这种状态,神游物外。

    不过这种状态韩大力并不能保持太长的时间,而且思感延伸的距离也有一定的限度。

    

其实韩大力之所以一大早就运用这种能力,也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发现,纯粹是在一种时刻保持警惕的本能使然。

    

就在韩大力以为平安无事,准备收回思感之际,突然,无数条身影划过脑海,呈扇形向他们袭近。

    

韩大力当即一震,思感也被打扰,瞬间消失于无形。但刚刚的那一幕却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敌人!危3ǔωω.cōm险!”的念头刚起,不用思感,韩大力已经能够感到四周,隐隐传来的破空之声和阵阵杀气,林鸟惊飞的声响也同一时间传入耳朵。

    

韩大力不再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低沉着嗓音吼道:“马盗来了!”,手中竹弓也在同一时间搭箭开弦,瞄准浓雾深处,一脸的战意。

    

随着韩大力的这一声,立刻惊醒了还在酣睡的众人,尽管许多人还睡眼朦胧,但

    “马盗”两字实在是太具有震撼效果了,让不少人顿时就弹跳了起来,并下意识地将弓弩、武器拿在了手上,迅速作出了防御姿态。

    

而就在韩大力身边的安叔父女,则早已起身站在了韩大力的两旁,一脸警惕地顺着韩大力箭尖所指的方向看去。

    但迷雾漫漫,能见度极低,根本发现不了半点端倪。



    “大块头,怎么回事?”安叔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耳朵也竖了起来,口中同时问道。

    



    “是马盗,他们来了,很多人!”韩大力保持着拉弓瞄准的姿势,简短回答道。

    

此时,一股不寻常的诡异气氛也同时传来,就连安叔也感应到,四周山林更是逐渐传来一阵悉悉索索之声,有经验的猎人都能判断出,这应该是有人正朝这里摸索而来的声音。

    

现在安叔后悔的恨不得一头撞死,要不是一时的心软,不休息这一夜,而选择进入深山老林后再觅地休息的话,就不会出现如此状

想到最终还是功亏一篑,终于被敌人给追踪上,而且说,对方还人数众多,从他们移动的声响来看,应该都是些高手,毕竟能打退他们第一次的进攻,这次再来的人手,肯定简单不了。

    

而他们这边还带着妇孺老幼,形势可以说已经是危急万分了!

    



    “安叔,是有人,而且我们好像已经被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始皇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