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始皇天下 >始皇天下_第62节

始皇天下_第62节

作者:众生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1:5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2
    
其实怎么来的过程已经不重要了,韩大力倒是很想问问,这里到底在什么方位,距离土伦石矿场又有多远。

    但韩大力还是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因为一来,眼前这位女子还不知道是什么人,也不清楚她的底细,不过从刚刚那千年轮回般的凝视,以及与脑海中始皇意识产生的共鸣来看,此女肯定不简单;二来,当初青云也告诫过他,土伦

在金番市算是一种禁忌,没有人能够将土伦石矿场的去,他如果冒然问出这个问题,一个不好,岂不是将他自己陷入险境;三来,他的身份也是一个绝对应该保守的秘密。

    

随着分析,韩大力都对自己的这份逻辑和冷静感到惊奇,按照以前的他,遇事肯定不会想得如此之细,如此之深。

    

见韩大力突然沉默,女子也没有再往下询问,对于这样一个神秘出现的男子,说实话,她心中一直抗拒着,刚刚的情感,刚刚的共鸣,让她由衷地感到恐惶,但脑海中却无法停止这种想法,还是不停地出现对视的那一幕幕情景,犹如永远烙在心中,挥之不去,更加无法释怀。

    

虽然她有着很多疑问,尽管她很想知道对方的身份,但理智和直觉告诉她,眼前之人,有着太多的秘密,有着太多的故事,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沉默,过多的追问,反而会适得其反。

    

韩大力没有说话,是因为他正全力运行着玄天真气,修复着体内的经脉。

    此时,韩大力也真正感受到体外那些银针强大的作用,每当真气流过那些被银针扎入的穴道,不仅畅通无阻,而且还能在穴道周围形成一个真气的漩涡,辐射着周围受损的肌体组织,令伤势恢复的速度大大加快。

    

过了一会,女子终于注意到了韩大力地情况。芳心不禁又是一震,真气,他居然修练了真气!

    怪不得,受到如此重的伤势,还能够坚持下来,当时也是看到他心口还有点热气,死马当活马医,才使用了银针渡穴之法。

    不过他那么快苏醒却是大出所料。现在看来,这个疑问是有了答案。

几个周天下来,韩大力体内那不受控制的暖流也苏醒过来,再加上韩大力本身就神奇的恢复能力,很快,韩大力就觉得全身又回复了掌控之中。

    遂试了一下,顿时就坐了起来。

那女子一直很耐心的观察着韩大力的情况,没想到他竟然毫无征兆地坐了起来,而且看样子,并没有什么痛苦吃力的表情,心中再次震惊,因为他伤势的严重程度,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地了。

    在她看来,即使好了,以后也将是个残疾了!

说实话。就算拥有再高深雄厚的真气,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

    毕竟他的身上,更多的是肌体组织的硬伤。不是经脉损伤,真气修复地几率很小。

    

可事实如此,太多的意外和震惊,已经快让女子麻木了。不过女子还是不放心地问了句:“感觉怎样?千万不能勉强而为!”



    “没什么,我好多了,谢谢你的银针,它们太神奇了!”韩大力一脸真诚。

    



    “你比它们还要神炫!”女子心中却暗道。



    “我能冒昧地问下你的名字吗?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不知道怎么搞得,面对如此一位美得完全可以让人不敢侧目的女子。

    一直比较内向的韩大力,语气居然没有半点的拘束。仿佛面对的是位熟人般。

    



    “海伦!你也可以叫我海伦医师!”女子脱口而出。漫长的岁月,她曾经拥有过无数个名字,对她来说,名字就是一个代号。

    



    “我叫韩政!”没等海伦询问,韩大力也自觉地说出了他地

    “代号”。这两个字几乎是在瞬间从脑中冒出,让准备隐藏身份的韩大力很自然地就组合了那位始皇帝嬴政地名字。

    

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的设想,只是一刹那地决定,而且仿佛这两个字,更适合他,更适合体会过那种始皇霸气,我意天下心态的他。

    

此时,“韩大力”更多代表了过去,而

    “韩政”,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韩政?古风人?”海伦美目一闪道。

韩政望着海伦点了点头。

    随着两人眼神的再次碰撞,周围一下变得沉静起来,彼此仿佛都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声,气氛也逐渐暧昧起来。

    海伦的千年心境,竟然再起波澜,在韩政身上,她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吸引力,让她不由自主地想靠过去,拥入他的怀抱,倾听他地心跳,诉说自己的孤寂……

这一刻,韩政地目光是大胆的,是带着侵略性的,也是毫不掩饰的,眼中海伦的冷艳、妩媚与圣洁,几种气质混在一起,形成的那种独特魅力,别说是男人,就是连神仙也无法抵挡。

    

红艳的唇,白皙犹如覆着层荧光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材,修长而富有弹性的双腿,再闻着从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沁人心脾而又令人生出无限诱惑的遐想,韩政只觉一阵暖流自下而上,全身犹如热血沸腾般充满了生命的欲望!

    

两人的喘息声、心跳声都在共鸣,一个无形的磁场在两人中悄然而成,吸引着两人逐渐靠近,越来越近……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声极不协调的

    “咕噜”声,打破了这份充满

    “爱意”的氛围,让两人不禁同时一震,特别是海伦,茫然醒悟的刹那,两颊竟然破天荒地一片绯红……



    “哦,喔,你,你是不是饿了,我,我想我该给你去弄点早饭了!”海伦也察觉到自身的变化,连忙吞吞吐吐地丢下句话后,就逃也似的向里走去。

    

韩政下意识中,很想说句:“你别走,去他的早餐!”可张了张口,却收了回去。

    尽管他正在懊恼自己的肚子早不响晚不响,偏偏在这个时候出来捣乱,但心中,韩政还是不得不开始审视起自身的情况。

    

无论是从心境还是处事的态度,他仿佛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想想,他刚才的所作所为,跟以前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难道那个始皇意识在潜移默化地影响自己?”韩政一阵胆寒。同时猛然感到下面已经是狂热无比,坚挺而起了……

第七十章别穿裤子,抢劫

对韩政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不好的信号。

    

尽管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但前车之鉴,记忆犹新。那个孱弱少女悲愤的眼神,至今还在灵魂深处折磨着他。

    

同样的悲剧,韩政不想再次让它发生。而且理智告诉他,如果任由这种欲望随意发泄,后果不堪设想。

    脑中的始皇意识会不会借机觉醒?会不会再重新掌控他的身体?还有前不久才吸收的那块晶石的精神能量,它又是个什么状况?

    这些问题,都需要仔细掂量一番。

尤其是那股晶石的能量,现在韩政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是被自己吸收了?

    还是像始皇意识般,融入到自己的头脑中,又或者潜伏在脑域的某处,伺机而动?

    

这一切的疑问,让韩政瞬间冷静了下来,而身上已经不知不觉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令韩政奇怪的是,如此状态下,他下面的狂热躁动仍然如旧,还真有股不依不饶之势。

    

稍一琢磨,韩政就知道原因肯定出在海伦身上,虽然这尴尬状况本身就是由她而起,但像这样,他的身心已经完全调整过来,但下面还是雄风不减,就很不正常了!

    

看来那些担心还是非常正确的。韩政也再次回忆了一番刚刚的情景,感觉海伦仿佛也经历过千年的岁月,才会和始皇意识产生出如此强烈的共鸣,彼此吸引。

    说不定她的身体里或是头脑中,也像他一样,存在着某个古老的意识或精神的烙印。

    否则又作何解释?

而且不说这些,单单从一个女性的诱惑来看,面对海伦的无限魅力,韩政也难保自己思想不动摇、身体不犯罪!

    

所以分析到这里,韩政当机立断,下定决心立刻离开这里,否则当他再次见到海伦时,真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力把握的住。

    

韩政迅速打量了一番庭院周围的环境,很快就找到了出路。非常简单,从哪来,还回哪去。

    虽然庭院只是依山而建,除了后面一段连接着山头,其他的地方,都砌筑着高墙,以韩政的身手,翻墙而过还不是轻而易举。

    

不过墙外是个什么状况,韩政却是一无所知,而此时,也没时间再去打探。

    所以,韩政很自然就把目标锁定在了山上。先是深吸了一口气,将玄天真气直逼全身穴道,银针在瞬间被震落,身体也是在同一时间弹射而起。

    站稳后,韩政立刻舒展了一下筋骨,一阵噼啪声顿时响起,看来伤势已无大碍。

    

至于皮肤上受到的一些外伤,虽然有些深可见骨,不时传来阵阵疼痛,但韩政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在确定他的行动能力并没有丧失后,韩政的身影就几个起落,避开瀑布的水势,从旁边灵巧如猿猴般,顺着山势攀登而上,转瞬之间,就消失在茫茫树丛中。

    

而当海伦端着一个托盘,再次回来之际,庭院之中,早已是空空如也……

……

韩政一路窜行,不久之后速度就慢了下来,腹中饥肠滚滚,加之毕竟是重伤初愈,身体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虚弱。

    所以寻了处平坦地,就原地坐下,首先调息了一个周天,暂时恢复点体力。

    

这时,韩政才开始审视起他目前的状况。近的来说,当然是弄点吃的,这个在山林中,对于他来说完全不成为问题;远的,就是在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找到回土伦石矿场的路。

    

按照海伦庭院中的布局,山体的走势,相信以他现在的位置,只要往左右而行,就可以迅速出去,寻找道路。

    那时再慢慢弄清具体的位置也不迟。

不过当韩大力走出山林,面对繁华的街道,简直惊呆了。

    这和他想象的情况简直是大相径庭。按照韩政的判断,这里紧靠大山,应该比较偏僻才对,而且在韩大力的潜意识中,海伦的庭院,应该算是富贵之家的住所,周围也应该以幽静、雅致的环境为主。

    

但是再次大出韩政意料的是,当他走入街道,绕到庭院的前方,才发现,那个庭院只不过是一个建筑群的小部分。

    建筑的主体,为一所医院,还有两个彪形大汉把守。

当韩政站在医院的大门前,看着

    “天隐医所”的名称,脑海中不禁再次响起那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你也可以叫我海伦医师!”

韩政一阵出神,就在此时,突然一股恶风扑面,一团黑影逐渐放大,直奔韩政的面门。

    韩政几乎是下意识地斜身一让,玄天真气瞬间布满全身,同时在侧身的同时,抱拳曲肘,迎着黑影的来势就是一个反击。

    

嗵地一声闷响,在那个黑影一拳落空之际,韩政强力一肘正好撞上那人的胸口。

    

一声惨叫也在同一时间响起,那个黑影腾腾倒退了几步

收不住惯性,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手捂胸口,一脸角已然挂血。

    这还是韩政临时留下了一半的功力,否则这家伙早就倒飞出去,不省人事了。

    

韩政一招退敌后,才看清眼前情景,原来突然偷袭他的正是站在医所两个守卫之一。

    

一时间,韩政也摸不到头脑,他怎么惹了这个家伙。就在这时,另一个守卫也从震惊中醒悟过来,他倒机灵,没敢对韩政怎么样,毕竟前车之鉴还放在眼前,而是一边警惕地看着韩政,一边毫不犹豫地高声大喊:“来人啊!来人啊!有人上门捣乱啦!”

他这么一喊,里面顿时一阵骚乱,噼里啪啦地脚步声也瞬间传了出来。

    

尽管韩政还满头的雾水,难道站在这门前看看,也招谁惹谁了?

    但此时好汉不吃眼前亏,韩政深知一个医所对于帮派甚至整个街区的重要性,别说那些守卫,就是真要闹起来,这整条街道说不定都将把他当成敌人,到时就算插翅也难飞了!

    

而且韩政并不想惹事生非,能够平平安安回到土伦石矿场才是正事。

    

所以,韩政反应也快,在那人的话音刚落之际,就已经是一个转身,飞奔到街道的人群当中。

    整个过程前后不到几秒,只留下那个守卫张大了嘴巴,愣在当场。没想到这人居然就这么跑了?

    

等到援手赶到,除了见到口吐鲜血,昏倒地上的另一守卫外,韩政的身影早已消失无踪。

    



    “怎么回事?”领头的一个大汉问。



    “刚,刚刚有个破烂小子往这里探头探脑的,泰瑞就想过去教训他下,没想到一拳落空,竟然还被那个小子给撞了回来!”守卫还算镇定。

    



    “那人什么样?”



    “长得挺壮实的,不过蓬头垢面,衣服也破破烂烂,看样子很狼狈,身上好像还有不少伤痕,但是那个家伙一看上去就不像个好人!”守卫最后的一句话,显然加的非常牵强。

    

领头大汉也没有理会,而是略加思索后,顿时大发雷霆道:“屁!什么探头探脑,什么不像好人,估计是你们看到人家穿的破,好欺负,想上前找点乐子,没想到却碰上个狠角色,你们啊,狗眼看人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他显然是想来这里疗伤,这样一个收买人才的机会,就被你们两个东西白白浪费了,老子真想……”

真想什么,领头大汉并没有说下去,而是突然靠近了那个守卫,低声道:“你要不是我的小舅子,我早废了你了!”

说完,领头大汉旋即离开,依然继续着刚刚的话题:“估计人家还是留了手,否则泰瑞这条小命恐怕都要搭进去。也算他倒霉了。不过除此之外,我再送他两个字,活该!”领头的大汉毫不留情地数落道。

    

大汉的一番话,说得那个守卫一阵惊恐和后怕,想想当时的情景,后脊梁当即就是一阵寒意传来……

……

弗兰克手中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始皇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