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始皇天下 >始皇天下_第86节

始皇天下_第86节

作者:众生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2:4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3
    
韩政也知道海伦最后的话是在说笑,不过这条建议却绝对经典,以另一种面目出现,塑造一个完全没有任何顾虑,想打就打,想杀就杀地暗夜狂魔,想想都觉得让人有种作弊的快感和放手而为的畅快淋漓……



    “海伦,真的谢谢你,有你这个超级智囊在身边,什么问题都是迎刃而解,我简直太幸运了!”韩政激动道。

    

海伦像是没听到韩政的感谢似的,竟然转头看向前方水潭,悠悠地感慨了句:“我算什么智囊,真正的智囊,可是掌握全大陆神机阁的天才少女,苏府的千金大小姐苏馨……”

第九十三章世事难料

伦语气一收,似笑非笑地斜眼看了看韩政,一副欲言子。

    

韩政不知道怎么说得好好的,海伦会突然提起这个什么叫苏馨的少女,而且听她的口气,又是什么天才,又是什么千金,还好像非常厉害,非常有背景的样子,搞不懂她是什么意思,遂顺着她的话语插科打说道:“不会吧?能有人比我们无所不能的海伦大医师还‘智囊’?听你的口气,不就是一个小丫头吗?再怎么厉害,她的能力见识估计也有限的很,难不成还能飞上天不成?”



    “呃,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也就是活得长点,看得多点,经历过的事情丰富点罢了……”海伦轻松地说道。

    



    “这就够牛的了!”韩政心中暗叹一句,耳中继续传来海伦的话语:“不过要论真正的计谋韬略、权术运用,以及经营势力,我和那个丫头比起来,可就差远了,否则也不会守着整个血族的力量,还让教会那帮人找到亚伦斯之珠来对付,要不是你及时出现,连虎子估计都在劫难逃……”



    “我看你是太仁慈,太有爱心了,虽然几经变故,但你那颗天使之心,那份善良的天性,永远改变不了,即使有时你跟我说的那些铁血之事,对敌人该如何如何杀之后快,斩而除根的论调,放在你自己身上,却又是另一回事。其实以你的实力,若不是你念着教会出身的那点旧情,一开始就痛下杀手,教会那些伪君子的小伎俩又怎能有机会拿出来献丑?再者说了,只要你愿意,凭你手中掌握的力量,早就让整个教会势力土崩瓦解,在这个世上彻底消失了!”韩政没等海伦说完,就洋洋洒洒地说出一番心声,其中的看法也是他对海伦的切实感受。

    

海伦像是不愿提起这个话题般,等韩政刚一说完,就直接道:“教会的存在,怎么说呢?有时候也是那些穷苦困惑之人的一点心灵寄托和告解释放压力之所,教会办的那些教堂和孤儿院,也感化了不少罪人,特别是孤儿院,让多少离家失所,过着颠沛流离,饥寒交迫生活的孤儿们,有个至少能够挡风遮雨,勉强糊个温饱的地方……好了,不说这些,都走题了,还是言归正传,谈谈我们的苏馨大小姐把!”



    “说她?看来今天你是不准备放过这个小丫头的话题,好吧,你说,她是不会跟我有什么关系吧?还是因为她惹到我们的海伦医师,需要我出手?”韩政说着,还故意配合着露出一脸凶相,做了一个刀切的手势。

    

海伦根本不为所动,直接语出惊人地道:“你不是让我查一查那天你被始皇意识控制,迷失本性,对一少女犯下了不可饶恕罪行的事吗?那个少女就是她!”

海伦的话音刚一落地,韩政的心中也是

    “咯噔”一声,身形同时巨震,没想到海伦绕来绕去,说得却是这回事。

    

思绪如潮,一瞬间,所有的记忆再次被唤醒,一幕幕清晰可见,少女绝望、哀怨和仇恨的眼神,历历在目,令人揪心,仿佛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一般。

    

陷入了回忆,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韩政醒过来时,只见天色已暗,海伦和虎子依然安静地坐在他的身边,整个场面安静地犹如一副风景画,令人陶醉,只见海伦美丽的脸庞在昏暗的光线中,更显出一份朦胧之美,整个轮廓泛出一层光晕,迷人双眼。

    她的眼光也凝视着远方,神情悠闲,没有半点不耐之色。

受此感染,情绪缓和下来的韩政,心中就是一阵感动,知道这是海伦给他的一个思绪的空间,一个缓和的时间!

    真是个善解人意而又充满了包容之心的女人……

而与此同时,海伦也像是感应到了韩政已经恢复过来,不由转头对着他露出一个轻松地笑容,道:“这不完全是你的错……”

简简单单地一句,听在韩政的耳中却如听仙音妙曲,自有一番百感滋味在心头。

    说理解,说认同,已经不足以说明此时韩政心中的感受。这一句话,就像是迷雾中的明灯,瞬间照亮了脑中纷乱的思绪,只觉得精神一清,心中的千斤重担在这一刻,也仿佛瞬间落下,心头顿感一阵轻松。

    

海伦看着韩政逐渐放开的神色,依然保持平静地语气继续说道:“……你也不用太内疚

们调查,那个丫头也是因祸得福,好像自从那次以后瘫痪的顽疾竟然不治而愈,而且还凭空拥有了一身的先天真气,功力直跃高手行列,加上这个丫头本身就智商高绝,玲珑心窍,心思百转千回,更有个变态的师父在其背后支持,整个苏府和神机阁已经全在她的掌握之中。我想这一切跟你体内的始皇意识的能量不无关系,而且从古风城刚传来的消息,这两天内她就将达到金番市……”

韩政听得满头热汗,脑中嗡嗡直响,一片混沌。

    没想到这件事的后续发展还如此曲折起伏,更没想到那个叫苏馨的少女,还会由此际遇,真是应了一句话:“世事难料啊!”



    “听说这位苏馨大小姐此次带了大批人手来金番市,就是为了找寻那个古风淫魔韩大力,除之而后快……”海伦忍住笑意,斜眼看着韩政尽量保持先前平静的语气说道,同时也学着刚刚韩政做出的那个刀切的手势……

韩政一阵汗颜,对于此事他真的无话可说,谁叫他本身就底气不住,得了便宜不能再卖乖喽!

    

而且此时,韩政心中除了苦笑,也充满了无奈。如果他还处于去土伦石矿场前的心境,他会毫不犹豫地自动找上门,别说是赎罪,任她处罚,就是赔她一条性命,被千刀万剐了也不会皱下眉头。

    可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不是那个意志消沉、万念俱灰的韩大力了,而是手下有兄弟,掌控一条街区的老大,准备雄心勃勃颠覆整个金番市格局的

    “韩政”!



    “对了,你上次还让我查的,关于你师父的事情,真的很奇怪,竟然半点线索也没有,整个石矿场那么多人,居然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留下一点线索,就连我们血族特有的追踪方式,也是无功而返。不过你放心,我会继续派人追踪这件事的,我相信,只要是人为的安排,就算部署得再严密,总会留有蛛丝马迹。”

说完,海伦像是想起什么,又继续说道:“哦,还有件事,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我虽然不方便出面,在天隐也是以一个客卿的身份出现,但我从血族精挑了四个人手给你,暂时帮你看看场子,估计也是这两天就到,他们可以完全信任,不过我们说好,他们只是借给你用两天,等你稳住阵脚,可要还回来哦!”

对于少女的事,海伦并没有追问韩政该如何面对和处置,而是聪明地将话题转移开来。

    因为这个敏感问题涉及男女之事,而且又是在那么一种非正常状态下发生的最尴尬之事,这就更只能由两个当事人自己去面对,去解决,外人不好过多插手和干涉,因为这样做,这无论对于韩政还是那个少女,都是一种尊重。

    

听了海伦的话,韩政缓缓点了点,对于海伦的兰心慧智和无私帮助,他已经再也说不出什么谢谢的话语,更无法推辞,这份感激之情,只能深烙于心,永存于脑了。

    同时,韩政在心中也是暗暗发誓:“将来若有报答海伦的机会,必将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不过韩政的脸上除了感激外,神色还带着点沉重,显然对于突然获知关于那位少女的消息,他还没有完全消化。

    



    “我该如何面对?是当作什么也没听到过,仍然继续韩政的身份,让韩大力这个名字永远沉于心底,还是……”韩政脑中不停地思索着这个问题。

    

……

当韩政回到五十六街区,只见街区一片萧条,往日繁华的景象不再,街道两边,家家户户紧闭着门窗,就像街区即将爆发一场大混战似的,偶尔从窗户中看到几张慌张的面孔,也充满了恐惧与害怕。

    



    “怎么回事?”韩政心中纳闷,“难道在自己离开的这两天又有什么重大变故不成?”

就在这时,只见远处整齐地走来一队巡逻的人马,为首几人,正是拳馆的弟兄,后面跟着的一些生面孔,恐怕都是上次丁鹏现招的。

    以此来看,应该没有强敌入侵才对,否则哪还会有他们的巡逻队。

韩政正想着,为首几个拳馆的弟兄也发现了他,顿时加快了速度奔了过来,一脸得激动与兴奋。

    

第九十四章听风在吼

您,您回来啦!太好了,总算把你盼回来了,你不两天我们丁副馆主等您可是等得望眼欲穿了!”为首的一个兄弟急速说道,语气透着份欣喜。

    

韩政心中一惊,看来真的有事发生。不过脸上依然保持着冷静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没什么事啊,只是听丁副馆主说有许多急事还等着您回来拿主意呢!”那个兄弟一愣,回答道。

    



    “晕啊!哪有你这样说话大喘气的,差点被你吓死”韩政心中暗道了声。

    原来只是等他回来拿主意,想来原先非常不负责任地把所有事都丢给丁鹏,这么一个烂摊子,估计也够他头疼的了。

    

松了口气的韩政看着冷清的街区,不由想起刚刚的疑惑,遂用手向周围一指,道:“街区怎么这么冷静,大白天的都紧闭房门?”



    “嗨,这说来可就话长了!我们不是一鼓作气将拳虎帮整个端掉了吗,可留下的权利真空,对于我们拳馆来说,真是差太多了,不仅人手紧缺,就是应付一些原先亲拳虎帮的街区商铺,我们都是疲于奔命,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而且街区的居民也不看好我们,怕我们再被其他强大的势力吞并,这两天更是谣言四起,说什么与我们相连几个街区的老大,已经收到风声,准备趁我们街区新老势力交替之际。过界分一杯羹,还有什么大战一触即发等等杂七杂八地负面消息,弄得整个街区是人心惶惶,家家户户都闭门不出,以免大战爆发时被误伤,丁副馆主也正为这些事头疼呢。”一路上,拳馆的兄弟详细跟韩政汇报了现在街区的形势。

    

从他的话中,韩政也大概了解现在的一些状况。当回到拳馆见到丁鹏时,只见他双目通红,一脸的憔悴,可见这几天来他承受的压力。

    



    “我的祖宗啊,你可回来了,可把我给急死了!”没有任何意外。当丁鹏见到韩政时,噼里啪啦地就是一阵述说与抱怨。

    韩政一脸笑意,让他尽情地宣泄了一会后,才拉着他坐下来,口中连连告罪,表情更是一脸地歉意。

    

说归说,此时丁鹏地心情可谓大好,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连日来的担心和疲劳一扫而空,拉着韩政一股脑地就将他们现在面临的状况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韩政边听边点头。别看丁鹏说的多,但条理极强。事情也是分轻重缓急,并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看法。

    对几个重点关键环节,更是进行了详细分析,不过按他最后的总结,这么多问题,其实就一个解决方法,那就是增强实力,扩充人手,而且还要相当级别地高手!

    

显然在丁鹏看来。己方除了老大韩政之外,还真找不出第二符合这样条件的人。

    



    “现在整个五十六街区的居民都对我们没有信心。旁边几条街区的势力,这两天也不断试探地入侵我们的地盘,只是碍于我们竟能有一天一夜间将拳虎帮所有势力铲除的实力,暂时摸不清我们的底细,才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但我想他们用不了多久,就该查清我们真实的状况,知道只有老大您一个高手,到时只对付您一人,无论是明的暗地都简单多了,而且他们一旦有所行动,光老大您一人防守,估计也是疲于奔命,应付不过来,至于我们拳馆本身的这点人手,相较而言,就实在是微不足道,有等于没有!最可气地是,拳虎个死鬼,这么大个帮派居然连点余钱都没有,整个给我们留下个空壳子……”丁鹏紧皱眉头,几乎是哭丧着一张脸说道。

    



    “拳馆的弟兄是不是也有这种想法?”对于丁鹏所说地这些,韩政并没有发表看法,而是目不斜视地转而问道。

    

丁鹏一愣,瞬间就明白了韩政的意思,连忙道:“这个倒不会,新招的那些人我不敢保证,但拳馆的这群老弟兄,我敢打包票,除了实力不强之外,忠心方面绝对没有问题,都是脑袋掉了,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主!”

韩政点了点头,也不说话,随即闭上了双眼,神色一片肃穆,陷入了深思,显然,他在消化刚刚丁鹏提供的信息和情报。

    丁鹏见状,也停止了话语,安静地坐在一边,静静地等着韩政。



    “对于今后怎么在五十六街区站稳脚跟,丁鹏分析的没错,首先就是要增强实力,多招募高手,甚至临时雇请佣兵或职业猎手都行,不过这些都需要钱,没有庞大的资金,可以说在金番市什么事也干不成!记得桑切斯帮当时为了筹集资金,不惜冒险上宝藏岛,说到底,还是因为这个原因。只不过打下地拳虎帮居然是空架子,搜遍了他们所有的堂口,愣是没有发现任何多余地资金,不对啊,记得当时拳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始皇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