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光辉之谁与争锋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44节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44节

作者:万象 发表时间:2018-12-08 09:29: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2
故作轻松道,“原来黑虎掏心的心被江小兄弟给掏了。”飞龙帮帮众们闻言大笑,学生们也笑了起来,黑虎帮的人虽然气愤,但人家说的也是事实,不好反驳,只得僵在那里。

  飞龙双手抱于胸前,看着黑虎帮众人,嘿嘿冷笑,直笑得这帮家伙心里打颤。一个家伙忍耐不住,叫道,“飞龙,你想动手就动手,老子不怕你们。”一人叫道,“老子虽然怕死,但跟你们飞龙帮没钱图。老子不会投降的。”两人尽管叫得大声,但却无法控制音波的波动,胆怯之意显露无疑。众学生见了对方色厉内荏的样子,不禁暗暗好笑。真是风水轮流转,几十分钟前向他们心中输送害怕的人此时自己心中却充塞了恐惧。

  飞龙眼见威吓得差不多了,大声道,“我飞龙是什么人,岂会做这种痛打落水狗之事?今天你们老大伤了,又有这群学生在场,我便放过你们。你们还不快滚!”众黑虎帮帮众如获大赦,抬起宋文便灰溜溜地走了,连被飞龙比喻成落水狗之事也不计较。

  学生们见黑虎帮的人终于走了,不禁长松一口气,一个个上前向飞龙帮众人道谢。江上游忍不住问道,“飞龙大哥,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飞龙笑道,“你们在菜市场闹事被我两个兄弟看到了,后来又见黑虎帮几十人带着家伙出去,便告诉我了。我知道他们一定不是干好事,又担心他们可能会对我们的兄弟动手,因此便联系了一帮兄弟跟了过来。不想,正好帮了江小兄弟一个小忙。对了,你们怎么会惹上黑虎帮的人?”

  江上游将李凯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张德立讲了,后者闻言不禁大怒,“这帮家伙实在太不像话了。那帮警察也是混蛋。”

  “警察?”江上游这才想起,这里的事已经发生了快半个小时了,警察还没有出现,难道那些行人没一个报警的吗?想起飞龙以前说过的话,不禁感慨,“飞龙大哥,我现在想起来,你先前的一番话果然有道理啊!”

  “哦!”飞龙眼睛一亮,“不知江兄弟愿不愿意加入我们飞龙帮,替天行道呢?”

  “这……”江上游没料到对方居然又会招徕他,不禁一愣。飞龙见状,叹了口气,道,“江兄弟是个大学生,前程似锦,自然不会跟我们这些粗人混在一起了。是我飞龙痴心妄想了,江兄弟,别放在心上。”

  江上游连连摇手,道,“飞龙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飞龙笑道,“我知道江兄弟不是嫌弃我们。只是我们的经历不同,走的人生之路自然也不会相同。不过,我们还是好兄弟。”

  江上游见飞龙如此通情达理,心下感动,忍不住要答应下来,可一想自己一身洁白,前途似锦,而且还在读书,加入黑帮,实在不妥,便硬生生将话咽了下去。却听飞龙道,“你们是学生,好好读书,以后不要再去惹这些帮派了。如果以后发生类似的事,警察不管,你们告诉我,我们帮你们出头。这是我的电话。”说罢,飞龙将一张名片递给江上游。众学生闻言大是感动,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们早点回去吧,我们也要走了。”飞龙拍拍众人的肩,向学生们挥挥手,然后招呼帮众。学生们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连说“真是好人!”。马忠喜抓起小红旗,擦了一把眼泪,居然感动得哭了出来。而江上游此刻的心绪却如翻江蹈海一般不平静。

  “如果我不是在读书,真想跟着飞龙大哥干!”王天档的话又是让他的心一震。

  ※※※

  众人回到寝室,已是晚上九点多,李放、关志宇出去打水,其他人便坐了下来。

  “上游,你什么时候开始教我们功夫。”马忠喜一屁股刚着椅子,便问道。原来今日这几个家伙见识了江上游的本事,在回来的路上个个缠着他,要他收他们为徒。江上游与他们相处了两个多月,知他们个个也是重情得义的人,就不管清影恨天的反应,一口答应下来。反正教一个是教,教两个也是教,多教几个人又何妨。他们有了防身的能力,以后才不会被欺侮,可惜李凯和小刚离得太远,只能将精神力量训练法教给他们,不能带他们一起练武。

  “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开始吧。”

  “好啊!”马忠喜一脸向往的样子,“要是我能像上游你这么厉害,小静一定会爱死我的。”

  “这也难说。”黄怡给他拨冷水,“像于小静这样的女孩可能比较喜欢斯斯文文的人,比如像我这样的。”

  “省省吧!”马忠喜嗤之以鼻,拿起桌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说到于小静,现在追求者还真是不少,也许有一个排以上吧。可是这个女孩对所有男生都差不多,从来没见过她和那个男生单独吃过饭,因此众追求者虽然个个信心十足,紧追不舍,但心里都不由有点惘然,有人甚至怀疑她早就有男朋友了,只是没有证据显示而已。“不知方洋怎么样了,已经二个月了,应该已经认识了吧?”江上游正想着,忽然听到马忠喜大叫一声“哇!”

  刚打水回来的两人和在座三人被他吓了一大跳,李放放下水瓶责道,“忠喜,你干什么要吓人?”

  “我不是故意吓你们的。你们快来看,我们学校又出事了!”马忠喜急忙解释,指着报纸一角道。

  众人围上去,只见马忠喜手指边上一条不算醒目的标题,“昨日下午普陀区一名男子跳楼自杀身亡”。

  “又有人自杀了。可是这和我们学校有什么关系?”黄怡道。

  “你们看下去就知道了。”

  江上游等人看过,心下不禁难受。原来自杀的男子是华师大一名女学生的单亲家长,因为本身家中一贫如洗,没有积蓄,自己又因业绩不好被单位辞退,他觉得是自己无能,对不起女儿,便寻了死见。

  江上游等人家境都算可以,从来没想过贫穷居然会逼人走上绝路,此时一见,不胜嘘嘘。

  ※※※

  星期二的《新闻晨报》报到了学校关于这事的反应。星期一那女生申请退学。后来学校领导开会决定免了这个学生的学费,还给她提供补贴和勤工助学的机会,这才使这个学生收回了申请。报纸上大为称赞华师大的校方如何如何仁心仁术、关心学生,热心教育等等。江上游看摆,心里却很不舒服,“为什么要等悲剧发生了才做这些决定呢?学生的情况学校应该知道的,为什么不早点帮忙那个学生啊!”

  心协星期二的会议自然把这件事情作为主题。众人七嘴八舌,各抒已见,但在江上游听来,简直就是报纸的翻版,无聊透顶。江上游打断他们的话,道,“社长,我们这样讨论来讨论去,有什么意义,?”

  赵文俊道,“上游,你知不知道,这其实也是一件心理问题引发的事件,如果那名女学生懂得一点心理学方面的事情,发现她父亲有什么不对劲的话,也能开导一下她的父亲,这样就有可能防止悲剧的发生了。”

  江上游觉得这话也有点道理,便点点头道,“社长你说得不错。帮住学校里的学生的心灵成长,这个效果也有可能扩散到社会上去,避免一些悲剧发生。那社长打算怎么帮助那么需要帮助的人呢?”

  “我打算再出一期会报,着重和学生们谈谈如何发现心理问题和开导他人。”

  提起会报,江上游不由想起了他那篇心血被人当手纸的事情。“有用吗?人家愿不愿意接受?”思付间,又听赵文俊道,“这又要麻烦上游和我走一趟了。”

  “社长,我觉得这个办法没有多少用处。”看着赵文俊一付自信的样子,江上游忍不住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其他骨干纷纷怒道,“这个办法都做了好几年了,学校领导都夸过我们协会几次,你居然说没用?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陈方芳却道,“先听听江上游的说法吧!”施心如也点点头,道,“江上游,你有什么想法吗?”

  江上游见赵文俊也示意他继续说,便道,“我个人观点认为,现代社会,由于生活节奏比较紧张,而且复杂,每个能独立思考的人其实都会有心理问题,你们有……”说到这,眼见众人脸有怒色,唯陈方芳自言自语道,“我也有心理问题吗?我怎么不觉得?”江上游连忙补一句,“我也有,或大或小,……”一女骨干打断他的话,道:“你自己有毛病,我们可没有!”“他也没有!”陈方芳叫道。那女骨干怒道,“你有毛病。”汪华自不放过护花的机会,大怒道,“她没有,你有。”赵文俊眼见几人骂了起来,连连摆手,“大家安静!”又对江上游道,“上游,你继续说,但别扯到我们身上来。”

  江上游见施心如神色不善,心下惴惴,本想不说,便一想如果不说,心协就不太可能真正帮助到人。他咬了咬牙,继续道,“据我了解,目前国外心理医生是一种非常有地位的职业,心理病也被人们看作是一种很普通的疾病,就像感冒伤风一样。在那里,看心理医生根本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在我国,由于传统思想的作怪,将心理疾病和神经病等同起来,因此,就算有些人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问题,也会埋在心理不说出来,结果由于没有及时得到医治而酿成悲剧。我之所以说这些,是想提醒在座的人,我们中国人大多数都对心理问题非常敏感,害怕被人说三道四,因此心灵深处都会有一层非常厚的自我保护层。如果不打开这层保护层,他们是根本不可能接受这方面的知识。”

  说到这,众人脸色有点缓和,江上游不禁松了口气。赵文俊点点头,道,“虽然你说每个人都有心理问题,这我不承认,但你后面的话的确有道理。那么上游,你认为怎么做呢?”

  “我想,我们可以通过免费播放几部与心理问题相关的片子,如《沉默的羔羊》,《通向天堂的路》等,既有意义,情节又好,吸引同学们来观赏。从中不知不觉得认识到这个问题。还有,我们要将西方人对心理问题的看法以间接的形式让同学们了解到,这样可能逐渐使大家放开他们心灵的保护层。”江上游一番话说完,只觉得口干舌燥,却发现自己的水杯已经空了。正苦恼间,一只纤纤素手推来一杯水,只见陈方芳笑道,“我还没喝过。”江上游大是感动,一把接过。

  赵文俊听完江上游的话,点点头,“江上游同学的建议可以考虑一下。”其他人道,“可以试试。”江上游正喝水间,忽然听到施心如赞道,“江上游,你的想法很好,比我们这些老会员都强。”

  江上游心花怒放,高兴得水差点呛到肺里去。

  ※※※

  众人商量了一下具体细节,然后准备散会,江上游又道,“我还有一件事想和大家商量一下。”

  “说吧!”赵文俊道,“是不是又有什么好注意了?”

  江上游摆摆手道,“和这事没关系。最近我们学校发现了两件大事,都和贫困学生有关,由此可见,我们学校虽然帮助了很多困难学生,但面太窄。我想,我们协会是否可以号召学校里的学生捐款,成立帮困基金来帮助那些经济上需要帮助的人。”

  赵文俊笑道,“江上游,你的想法很好,但和我们协会没关系。”

  “没关系又怎么了,做好事还要分有没有关系吗?”陈方芳道,“我支持江上游的想法。”

  一女骨干笑道,“你支持你捐给学校的帮困办公室好了,我们协会没必要折腾这个。”顿了一顿,又带点嘲笑地味道,道,“捐个几十块钱有什么用?哦,是想搏个好名声申请入党吗?省省吧。“

  陈方芳气道,“才不是。”她咬咬牙,道,“我捐一万块!”

  “什么?”众人大惊,只有江上游知道她底细,并不惊奇。那女骨干两眼发怔,道,“你不是在图书馆勤工助学吗?哪有那么多钱?”

  “什么?”江上游一声惊呼,下巴几乎掉到地上了“你勤工助学?”

  “不行吗?”陈方芳朝他眨眨眼,道,“我见那里音响设备那么好,就申请去勤工助学,听听音乐不好吗?”

  ※※※

  PS:这里,江上游的提议非常简单,现在很多学校也做过。只是我想不出什么好的提议,就以此滥竽充数。如果书友们有更好的提议,以后会改。有的书友问江上游的性格是否已经变化,我想从这几章里,大家应该看出有一定的变化,但不大。在学校里,对主角性格变化影响最大的人是于小静,下面几章中会出现相关情节,至于陈方芳,那个性格,想改变江上游是不太可能了。还有,江上游已经开始收小弟了,做了头头,总会有几分气势吧?呵呵!

  另附上一个书友的书评:

  唉,看来作者实在不适宜描写打斗啊。校园生活写得这么好,细腻、亲切。一写起黑道来(包括前面的一场比武),就落了下乘。打斗的描写,俗就一个字!太着意模仿传统武侠的场面描写了,破坏了全书的风格和气氛。这种文字是不适宜本书的。什么“运掌成风,连进三招”、什么“宋文一声长笑,挺身追上”……我晕哎,怎么看怎么象三流武侠!尤其是观战时小流氓们拍老大马屁的描写,活脱脱一星宿派,出现在这里不伦不类,象菜里出现了苍蝇一样让人难受。你看小流氓们都之乎者也起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光辉之谁与争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