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光辉之谁与争锋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52节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52节

作者:万象 发表时间:2018-12-08 09:29:5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2
哄。

  “别乱猜,没有的。”

  连王天档都不信,可想江上游的否认是多么的苍白无力。这几个家伙立刻当着江上游的面进行侦察小组筹建计划,分派任务。某某人在几点至几点之间跟着江上游,某某人明天在校门口埋伏等等,马忠喜似乎这方面很有经验,各方面指挥地头头是道。江上游在一边听得脸色惨白,“你们这帮家伙不是认真的吧!”

  马忠喜眨眨眼睛,道,“你看会是假的吗?”

  二星期六,不过是后天而已。天矇矇亮,江上游蹑手蹑脚地溜出寝室。“天亮以后这帮家伙醒来发现他不见时的表情一定很失望吧!”

  黎明前的校园是冷清的,江上游走在林中大道上,前后左右除了几个做卫生的阿姨和少得可怜做锻炼的学生外,周围根本没几个人。和陈方芳约好了九点在校门口等,这个时间离现在还有将三个小时多一点。江上游突然觉得这么早溜出来,固然可以摆脱马忠喜他们跟踪,但同时也面临了一个重大的难题--这三个小时怎么打发啊?

  想想都是马忠喜惹得祸,以后在训练他们练功的时候一定要给这小子特殊待遇。江上游刚打下这个注意,随即不由一阵苦笑,“其实我和陈方芳又没有什么像他们想像的那样的关系,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就算我告诉他们,或被他们看到又有多大关系,最多多解释几句罢了。我居然还想到公报私仇,真是无聊!算了,还是回去睡觉吧。”江上游转身走了几步,“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既然已经起来了,再回去睡觉也没啥意思。”江上游环视了一下校园,初冬清晨的校园另有一番清新的美感,“来了这么久还没有仔细欣赏一下整个校园了,不如就趁今朝吧!”于是某个人就开始在校园里饶无兴趣地欣赏起花花草草起来,当然如果有漂亮MM,江上游自然不会错过仔细口味和评价一番,不过这个兴趣比起以前还是淡了很多。

  三沿着林间小道,江上游不时能看到或单独,或成双的学生在晨读。双休日是很多学生都会找个理由放松的时间,更多的学生更是不需要理由亲抱睡神的时间,陈方芳就是其中之一。不然,江上游也许用不了等那么长时间。而这些学生,却一如既往地晨读,其毅力之坚强令人钦佩,他们取得好的成绩也是情理之中。可笑的是,当成绩平平的学生谈论那些优等生的时候,往往将自己不如他们的原因归结为“人家脑子好”,以掩盖自己的懒隋。其实,绝大多数的人智力相差并不大,大多的现状是各人后天努力的结果。记得爱因斯坦说过,成功等于百分之一的先天智力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后天努力。这句话说得相当有道理,可惜不是马克思说的,不然,老马可能在今天的马克思主义者心中的地位更上一层楼吧!

  一阵轻风吹过江上游的脸胧,带来了一片枯黄的树叶掉在他肩上。江上游弹去这片失去生命的叶子的时候,眼神忽然看到树丛中有一片红影在闪动。“居然有人在练功?这在大学里可是很少的哦!”江上游按奈不住好奇心,凑过去打算见识一下这个武者的庐山真面目,而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

  只见在树丛后面,一个红色倩丽地身影腾挪起跃,就像在花丛中起舞的一只蝶儿在划着美丽的曲线。她动作时紧时慢,时而发力时而收劲,又如在湖面上戏水的丹顶鹤,步儿流畅,如行云流水一般给人美感。江上游虽然懂多种武术,但自问练起来远远达不到这样的美感。拳打脚踢的功夫由这个女孩子施展起来,比起古典舞蹈的美感还过之而无不及。

  整套拳术的美感让江上游终身难忘。对方打到收势,江上游忍不住用劲鼓掌,“于小静,你打得真好!”这句话里倒没有半点拍马屁的味道。

  于小静收完势,焉然一笑道,“你见笑了。江上游,你也是早练吗?”

  “逼不得已溜出来的!”这是实话,但江上游自然不会说出来。

  “不是,随便走走。”江上游道,“于小静,平时看你文文静静,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好的武技。”

  “文文静静吗?”于小静心里不禁自嘲。从7岁就开始练武功,14岁的时候就可以把三个打算调戏她的小流氓打得满地找牙,现在居然被别人看作是文文静静的女孩?也许这是就母亲所期待的吧。记得母亲临终前拉着自己的手,“小静啊,你知道为什么要给你取名叫小静吗?”

  “妈,我不知道啊!”看着虚弱的母亲,当时的心好慌!

  “妈妈一生,见得太多的打打杀杀了。”母亲露出疲倦和回忆的表情,“不是看着别人生离死别,就是自己和自己的亲人生离死别。每天都生活在危 3ǔωω.cōm险和阴影之中,提心吊胆,不得安宁,今天闭上了眼睛,也许明天就不会睁开了。跟了你爸爸,也许是我最大的错误吧。”

  母亲叹了口气,望着于小静道,“所以,生下你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做个文文静静的女孩,不要像我这样。可是,你爸爸还是让你习武了,我真不情愿,可是这个家是你爸做的主啊!小静啊,妈也许不会在这个世界上呆太久了。听妈的话,离开这个家,做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吧!”

  “妈,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妈死的!”于小静哭道。

  “人总是会死的,傻孩子。妈不能再照顾你了。离开这个家,去上海吧,找你外婆,她会照顾你的!你要听外婆的话啊!”

  “妈,我不要离开你!”

  可是,结果母亲还是离开了她。趁着父亲外出,她留了一封信,一个人踏上了去上海的旅程。当然,她没有告诉父亲去什么地方。一年以后,她的外婆也去世了。于是,她依靠着母亲给她准备生活费,一个人在上海生活了两年,一直到考上华东师范大学。

  想起这段辛酸的经历,想起母亲和外婆的去世,于小静忍不住两眼湿润了。江上游在一边看着英姿飒爽的于小静突然眼泪汪汪,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顿时有点手忙脚乱,道,“于小静,你不要难过啊!我说错话了,你不要放在心上。”话是这么说,但如果对方追问的话,江上游恐怕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只说了两三句话里那句话是说错了?

  所幸对方没有这个意思。“有点沙子进了眼睛。”于小静用了一句最常用的话掩饰了自己的失态。江上游自然不信,但人家一定有什么秘密不愿说,自己也不好追问。“只要不是我惹得祸就可以了,人家的事我哪管得到啊!”

  两人沉默了一阵。这沉默令人两人都觉得很不舒服,于是,两人同时打算打破这个沉默。

  “你……”

  “我……”

  两人欲言又止的样子落到对方的眼睛中,引得相视一笑。这一笑,扫除了适才沉默的气氛对两人造成的束缚。

  “你先说!”

  “女士优先,你先说!”

  “好吧!”于小静也不推辞,“江上游,你今天看到的事,能替我保守秘密吗?我这点花拳绣腿,别人知道了会笑话的!”

  “出拳的方位和力道都相当到位,套路略作修改,变得更具有杀伤力,实战性大大提高,如果这套红拳都是花拳绣腿的话,那什么样的功夫才是真正的功夫?”

  于小静惊讶地看着面前这个男生,“他居然能叫出这个套路的名称,而且还指出套路经过修改?难道,他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只听这个被怀疑为高手的人继续道,“但不管怎么样,你放心,我会为你保守秘密的!”

  后面一句话让于小静放下了心,因为如果这事传出去,或许会引来那个男人。现在自己的生活虽然孤单,但比起以前的生活来说的确平静多了,实在不想让那个男人打破。“可是,这套拳是师傅精心修改过的,为什么这人还能看出是红拳呢?”

  “你对红拳很熟悉吗?”于小静试探着问道。

  “不算太熟。我以前看过这方面的资料,所以对该拳有一定了解。”说罢,江上游回想了以前看到的内容,将红拳的发源史、红拳的精髓、红拳的风格的技巧讲给于小静听。江上游看得东西不少,讲起来自是滔滔不绝,居然一讲讲了半个多小时,于小静则静静地听着。江上游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番即兴的发言,为了打发时间的发言,居然让自己的形象在面前的这个女孩心中产生了良性的变化。

  “闻君一席放,胜读十年书!”于小静心中充满了敬佩。江上游一番看似无用的话,却解决了于小静多年来心中一些久思不解的问题。“为了表示我的感谢,我请你吃早饭,好吗?”江上游大出意外,“居然还有第二顿!”

  “小女子请不动吗?”于小静见江上游没有马上回答,忍不住嗔道。

  “不是,不是!”江上游连忙摇头。此时,他的心情和于小静完全两样,“希望不要点太多,如果在路上吐的话,那太丢人了。”

  四学校各种各样的餐厅6点左右大多就开张了,两人找了一家环境还不错的坐了下来。江上游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点这么多太浪费了吧?”江上游看到那么多食物有点害怕。

  “多吗?”于小静笑道,“你不要客气啊!你刚才那番话对我帮助很大,可不是这点钱所能买到的哦!”

  “不是客气,这么多我吃不下!”

  “可是我所见到的江上游可是很能吃得哦!”于小静眨着眼睛道,“还记得上次我们一起吃饭吧!我点了那么多,你可是吃得干干净净哦。”

  “那都是马忠喜这家伙误人子弟!”江上游心里轻骂道。

  某人突然打了个喷嚏,“是不是有人咒我,最近怎么老是打喷嚏啊?”他睁开朦胧的双眼看了一下表,“哦,已经快7点了,得快点起来,不能让江上游给溜了。”

  餐厅里,江上游和于小静边吃边谈,但大多数都是谈论完与武术相关的事情。于小静聊兴很高,这让江上游有幸成为这所大学里第一个认识到了这个外表文静的女孩真实内心世界的人。当然,两人也谈到了创业的问题。

  “我还没有考虑好!”江上游道,“创业毕竟不是儿戏,一定要三思而后行。所以,我想在了解一下这个社会的需求和供给情况后再做判断。”

  “你说的对,谨慎是需要的。最好能够得到老一代创业者的指导,这样我们就可以放放心心进行计划了。可是,谁会有空来指导我们啊?”

  “虽然不太可能,但听听他们的经验的机会总是有的吧!”

  “那只有希望他们在公开场合肯说真话了!”于小静叹了口气。

  江上游明白她的意思。据说,白手起家的创业者的第一桶金往往来路不正,因此创业者不太可能将这些事情公布于众,那么他们只好拿故事来搪塞了。“不知陈方芳的爷爷是不是也是这样?”想起陈方芳,江上游心里有一种甜甜的感觉,“不知那个小懒虫起床没有?”

  

谁与争锋第五十二章危机(上)
(更新时间:2006-5-91:47:18本章字数:9540)

  80502室里,马忠喜在大厅里已经坐了将近一个小时,好不容易才等到江上游和王天档的房间的门开了一个口。马忠喜连忙抓起桌子上的报纸,装作认真读报的样子,以防止被门里走出来的某位追问如此早起坐着的原因。当然,他是不会让报纸一直阻挡他的视线的。
  从报纸的上方看过去,只见走出来的王天档根本没有注意他的存在,施施然往卫生间走去。过了一会儿,这个房间里还是没有动静,马忠喜心里顿时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王天档,江上游起了吗?”马忠喜小声问道。后者被吓了一跳,“哇,忠喜,今天起这么早!”

  “今天可是星期六啊!”

  “星期六怎么了,星期六不是更应该睡懒觉吗?我记得这话是你说的!”

  “白痴!真不知道这种笨蛋怎么会考上大学的!”马忠喜见对方回答问题牛头不对马嘴,心中忍不住气道。不过,嘴上可不能这么得罪人,“今天可是上游带女孩子回家的日子啊!”马忠喜如是夸张的道,如果某人听见,一定会大声疾呼,“造谣啊!”或者给马忠喜一个爆栗,“胆子不少,居然敢把为师的事颠倒是非。”

  “哎呀!”王天档一拍脑袋,“对啊!”

  “想起来了吧,他起了没有?”马忠喜内心叹了口气,“真不是一般的反应迟顿。

  “想起来了。”王天档一付思索的样子,最后手一摊,道,“但我没有注意!”

  “算了,问你也是白问,我自己进去看看。”马忠喜懒得再跟那小子说话,推门进去了。王天档嘟喃了一句,“有必要这么认真吗?”便继续他的“行程”。可他还没有拿起牙刷,马忠喜挂着一付气极败坏的模样冲道他面前,“王天档,你怎么搞的,江上游溜出去都不知道?”

  “我在睡觉怎么知道?”王天档对马忠喜对他说话的态度有点不满。

  马忠喜一怔,随即一阵苦笑,“不好意思,王天档。”眼前的这个人连江上游今天回家的事情都忘了,怎么还可能记得盯江上游的梢呢?还是去发动群众吧。马忠喜这样想着,转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光辉之谁与争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