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光辉之谁与争锋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55节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55节

作者:万象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0:0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2
!”江上游看着黑西服绕过陈福“不过,其他人生机并不强,不是很厉害。如果陈福能拖住那黑西服,我将其他八个人击倒,再和陈福联手对付黑西服,这样倒有点胜算啊。”想到这,江上游突然充满了信心,“就算不能击败黑西服,如果能拖到警察过来,也就安全了。虽然不喜欢这个人,但这个人还是有值得称道的地方的。”想到了应付的办法,江上游心里松了口气,居然有闲情对某人发表评论起来。

  这时,陈福突然发威,击退两人,赶了上来,对着七人中走在最后的一人便是一拳,那人待惊觉时已经躲避不及,只得提气硬受了这拳。“蓬”地一声,那人被打得踉踉跄跄向前冲了几步,撞到了前面一个同伙身上,两人一齐坐倒。被撞倒那人立即跳了起来,夹带着一片污言晦语与其余四人一并立即还手,红花格子和蓝花格子两人满脸通红地赶了过来,加入战团。挨了一拳那个倒霉鬼却一时爬不起来,由此可知陈福手上的力道不小。

  六人联手,将陈福围在中间,逼得连连后退,只有招架的份。那黑西服也有点恼火,高声叫道,“你们好好招待这位老先生。”说罢,一个人朝红旗走来。

  “福伯一个人应付不了,我出去帮他。”江上游眼见陈福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急忙解开保险带,正待出去,又见陈方芳脸色再度苍白起来,忍不住出声安慰道,“要对我有信心啊,我可是武林高手。两个高手加起来,一定能把那些坏人打跑的。”

  “嗯。你要小心。”陈方芳点点头,眼神中突然充满了对这个小个子男人的信任和依赖。然而,这个给了她度过难关的信心的男人,在推了一下车门后,脸色突然变得很坏,“这车门怎么打不开?”

  “怎么了?”陈方芳注意到了江上游神色的变化。

  “这门打不开。”江上游急得满头大汗。如果不能出去,如果陈福被他们击倒了,那么,仅靠他一个人的力量,如何才能保护陈方芳?“难道这门被撞坏了?”想到这个可能性,江上游禁不住冷汗淋淋。

  “福伯刚才从那边的门出去了,你看看行不行!”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经陈方芳这么一提醒,江上游(炫)恍(书)然(网)大悟,连忙躬着身站起来,跨到驾驶座上,推了一下另一扇车门。

  “怎么回事?”江上游大惊失色,居然两扇门都严严地关着。

  “福伯好像用摇控器把门全锁了。”陈方芳回忆道。

  “不!”江上游只觉得一肚子怨气从这一吼中发泄出来。“该死的陈福”江上游狠命地推着车门,顾不得陈方芳的感受,破口大骂道,“混蛋。让我出去!”

  “咦,你想出来吗?”一个陌生的声音应道。

  两人循声望去,陈方芳“啊”的一声惊叫后,完全缩到了车的另一边的角落。原来黑西服已经来到了红旗车门的边上,正铙有兴趣的看着江上游。

  

谁与争锋第五十五章领悟(上)
(更新时间:2006-5-91:47:53本章字数:6689)

  (一)

  江上游呆呆地看着他,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

  那黑西服见江上游停了下来,忽然一笑道,“继续啊!说不定突然之间门就开了,你就可以获得自由喽。”

  江上游不知道他说这话什么意思,但那黑西服随后的动作或多或少给了点解释。只见他将两手放在原来是车窗的位置,现在已碎成千万片的地方,突然吐气发力。“蓬”地一声,车身经过一阵剧烈地抖动后,那车门居然被他生生拉了下来。“这人是不是人啊?”江上游看得心中突突直跳,陈方芳两只大眼中惊慌之色也被惊异之色替代。陈福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心中一颤,一不小心被两三个拳头击中。“妈的,反正斗不过那个家伙。既然要挨打,说什么也要拖上那小子。”陈福打斗之中向衣袋中伸去,拟打算把控制器拿出来,只是对方六人逼得太紧,一时间居然没办法得逞。

  “你看,奇迹出现喽!”黑西服扔掉那车门,朝着江上游狭促地一笑,“不过,你的奇迹就要看你自己了。”说完,忽然想起什么似地,道,“唉哟,今天话怎么这么多,差点把正事忘了。”

  “你干什么要想起来?”江上游和陈福两人再次达成语言上的共识。

  “闭嘴!”那黑西服收起了适才嬉皮笑脸的神情,脸色变得出奇地严峻。他不再理江上游,朝着车内的陈方芳道,“陈小姐,我想你已经看到我的力量了吧。我们都是文明人,你也是一个聪明的女孩,我想你不会希望我把你拖出来吧?哦,这样会有损你淑女形象的。所以,美丽的小姐,请自己走出来吧。”说罢,又加了一句,“你如果不愿意自己走出来的话,我倒很乐意把你抱出来哦。呵呵呵……”

  陈方芳求助地看了江上游一眼。后者此时差点号啕大哭。想救人,却出不去;想让她不要出去,也知道黑西服一样可以拖她出去。他怔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样表示才好。

  “我可以跟你走。但请你不要伤害我的朋友和家人。”知道抵抗无用后,陈方芳的语气出奇地平静。江上游呆呆地看着她,此时的陈方芳再无以往的稚嫩,反面呈现出一片坚强、宁静之色。

  “不会,当然不会。”黑西服的头摇地像拨郞鼓似地,接下来的话让陈福和江上游差点把胃酸吐出来。“那么可爱的老人家和这么可爱的小男生,像我这样的充满爱心的文明人怎么会舍得伤害他们呢?”且不管江上游如何,陈福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至少提供了强有力的反证。而说话的人,显然不在乎这些铁证,而且也没有喝止那些手下。

  陈方芳朝着江上游轻轻地笑了笑道,“不用担心我,我爸爸会救我的”。那一笑的无奈和凄凉深深地刺激了江上游,眼看着陈方芳就要随着那黑西服走向被绑架之路,江上游心中充塞的不安和狂暴几乎要将他的心腔炸将开来。

  “清影恨天,你这个王八蛋!”

  “陈福,你这该死的猪头三。”

  “江上游,你这废物。”

  “你们这帮混蛋!该死的!”

  ……

  江上游语出连珠,骂完一句便狠狠地揣上车门一脚。“蓬”,“蓬”,“蓬”……车身不断地震动,配合着江上游的骂语,倒也为他增添了不少气势。

  陈方芳转过头,一行清泪落了下来,声音失去了快乐的清脆,哽咽着道,“江上游,这不关你的事,你不要这样啊。”

  黑西服的脸上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呵呵,陈小姐,你的差劲地男朋友正在创造奇迹呢!嘿,小子,祝你成功。”说完,抓住陈方芳的手,向他们的车子走去。陈福闻言心中骂道,“妈的,这小子怎么配做小芳的男朋友?我家云龙才是,你他妈的不知内幕不要乱点鸳鸯普。”这时他已经顾不得算计江上游了,他想冲过去阻止黑西服,然而对方拳脚密集,根本甩不开。其实,他能支撑到现在,已经用尽了全力。

  清影恨天再怎么也没想到,江上游第一个开骂的对象居然是他。“小子,你真过分,比我可恶的人多的是,说什么不该第一个骂我啊!”

  (二)

  21世纪的轿车几乎全是自动换挡,为了提高轿车的舒适性,车商们在设计新车型时,往往把驾驶座与前座之间的细缝、靠背与车顶之间的距离留得很小,而这却给江上游添了巨大的麻烦。江上游试了几下,想从前座钻到后座去,却怎么也钻不过去,这时,清影恨天也非常的犹豫,“再玩下去会不会出事呢?现在是不是该指导指导他了?”正思付着,忽然感觉到江上游一个极为危 3ǔωω.cōm险的想法。清影恨天大惊,急忙用意识唤道,“不要这样,我有办法。”然而,这时急得脑袋已经发热的江上游根本没有感觉到清影恨天的思想,他的右手缩到了上衣的袖子里面,使劲吃奶的力气,朝着车窗狠狠地击去。

  “呯!”车窗上的玻璃在江上游的重击之下居然如花朵绽放一般碎裂开来。

  黑西服闻声不禁驻足回首,略略吃了一惊,“这小子力气也不小嘛。”

  陈方芳两眼中的泪水打着滚儿,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江上游……”她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心里苦楚中居然还有一丝甜蜜。

  陈福则呆了呆,“刚才那穿黑西装的这么容易就把门给卸了,现在连那臭小子居然也能一拳把车窗打碎,这红旗轿车是不是假货啊?”他这么一分神,就不小心便宜了围攻他的几个人。

  “哎哟!”陈福脸上中招,顿时紫青了一块。

  “哇!”陈福大腿内侧中招,差点被踢中重要部位,着实惊出了一身冷汗。

  ……

  陈福连续中了七八下,再也不敢乱分神,此时的他只知道保住老命要紧。其实,他现在的状况很大程度上都是拜他不相信江上游、把江上游关在车里所赐,如果他知道这层原因,真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三)

  “不要走,我们还没打过呢!”江上游一边拨着残存下来的碎玻璃,一边朝着黑西服叫道。阳光下,他那白崭的手上一道道、一片片红色的流动的液体分外刺眼。陈方芳哭着要跑过去给他包扎,却被黑西服一把拉住。“让我过去!让我过去!”她哭泣的声音在黑西服强有力的手腕下显得分外无力。

  “没兴趣。”黑西服抛下一句,拉着陈方芳就走。

  “你打不过我,想逃是不是?”江上游急叫道。

  “没这回事!”黑西服头也不回,冷冷道,“恕不奉陪!”

  “不要走!”江上游眼见激将法没用,而一旦让他们进了车了,四个轮子一动,那说什么也追不上了。时间紧迫,他顾不得危 3ǔωω.cōm险,一个鱼跃打算从车窗中穿出来。前身已经出了车窗,眼看就要成功出困,突然,江上游感觉到左大腿外侧上一阵剧痛,一块未拨除的玻璃碎片在他腿上拉了一条长长的伤痕。剧痛令江上游失去了平衡,他重重地摔在地上,一股暖流从他的伤口处涌了出来,裤管上顿时殷红色一片。

  陈方芳看到江上游摔倒在地,裤管被鲜血染红,不禁惊叫起来。而黑西服对后面的异响一点也不在意,他头也不回地拉着这个柔弱的女孩往别克走去。

  “不要走。”江上游顾不得巨痛,立时爬了起来,蹒跚地追了上去,血沿着裤管滴在地上。所幸因为陈方芳的缘故,那黑西服走得不快,尽管江上游一瘸一拐,距离还是能逐渐拉近。

  “生机,生机,只要击中他生机原点,就能制住他。”江上游用尽眼神寻找黑西服的生机源点,然后,这个黑西服的构造似乎与其他人不同,生机茁壮,却似乎没有源点。

  “怎么办,怎么办?怎样才能制住他?”

  清影恨天感觉到江上游的能量因为失血的缘故不断下降,不禁暗暗后悔,“如果这个世界的神,上帝,你真的存在的话,请你帮助江上游度过这一难关吧!”而此时,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他的控制范围,清影恨天虽然很想帮他,但这个时候他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黑西服已经把陈方芳带到了别克边上,正打算把可怜的女孩推进车里,江上游知道不能再等了,不管怎么样,他必须出招。“不要走”,江上游怒吼一声,用尽全力向黑西服击去。这一拳速度不慢,而且力量不小,但江上游并不指望这一拳能击倒黑西服。

  黑西服突然回过头,眼神中略过一丝寒光,嘴角挂着一丝嘲笑。他把陈方芳往车里一推,空余的左手向江上游的拳头抓去。“小子,放过你还不识趣,大爷我这回可不饶你。”怎么折磨这个人呢?黑西服已经设想好了。先是抓住他的拳头,然后扭断他的手腕,然后把他拎起起来,给他几个连环巴掌,接下来……,哦,时间有限,就把他扔出去算了。

  一拳一掌快要接近的时候,黑西服忽然从江上游的眼神中捕捉到一丝狂喜之色。黑西服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很不妙的感觉,这个感觉只有要危 3ǔωω.cōm险来临的时候才有,“怎么回事,我有什么地方没想到?”

  

谁与争锋第五十六章领悟(中)
(更新时间:2006-5-91:48:05本章字数:8484)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苦苦寻找的生机源点居然就在黑西服左手的手心上,而且居然还毫不防范地朝着他的拳头迎了上来,饶是江上游再有自制力,这时眼神中也禁不住流露出狂喜的神色。

  黑西服的感觉则完全两样,从刚才的镇定自若,甚至幻想着如何折磨对方,到现在的惶恐不安。“怎么回事?”他的气势已经衰竭,脑门上居然冒出了冷汗。

  “扑”地一声,拳掌相交。

  黑西服感觉到掌心忽然一麻,接着似乎开了个口子,全身的力量从那个口子狂泄而出。这时,他忽然想起初来上海的时候和老七的一段对话,当时老七的精神萎靡不振。

  “七哥,你这是怎么了,几天不见,怎么变成这样了?”

  “十弟,你七哥不中用,被人伤了。”

  “那人也一定没讨到便宜。”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光辉之谁与争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