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光辉之谁与争锋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56节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56节

作者:万象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0: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2
    



    “不,我没能伤到他。唉,我是一败涂地啊!”

当时他一惊,“七哥,以你的功夫,上海滩能与你对抗的人也没几个,谁能毫发无伤把你伤成这样?”

老七苦笑一声道,“说起来你也不信,那人只不过是一个学生。”



    “学生?”他惊得几乎合不上嘴吧,“他是何方神圣?”



    “我还没查出来。自那次打输之后,我一直在找他,但上海有几十万学生,最近又与飞龙帮为首的上海土帮斗得紧,所以到现在还没查出那学生的身份。十弟,现在这个社会卧虎藏龙,凡事要小心,大意不得啊。”



    “嗯。”他点了一下头,道,“七哥,找到那个学生后,我和你联手替你雪耻。”既然老七一个人对付不了,他虽然功夫比老七好上那么一点,但对付那个毫发无伤地伤了老七的人,他一个人实在没有把握。

    但凭他们两个高手中的高手,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这倒不用了。”老七苦笑,“我一个人就够了。”



    “啊?”他不由一愣,喃喃道,“七哥,你是不是悟到什么新功夫能对付他了?”



    “不是。”

这下他更搞不懂了。

老七知道他的心思,道,“那学生虽然身手相当敏捷,但他的功夫其实稀松平常的很。”



    “那七哥……是不是当时刚拉完肚子没力气才输给他的?”

老七脸上微微一红,道,“不是。当时我一分神,不小心被那个学生击中一拳,这样才输掉的。”当时因为手下人不着边际的马屁实在让他难以忍受,才一分神中招,这些事情实在愧于启口,老七不想说得那么详细。

    



    “他一拳就把七哥你击倒了?”他惊得跳了起来,下巴几乎要掉到地上了。

    



    “是的。”老七的神色变得非常严竣,“就一拳。当时我觉得全身的力气就从他击中我的地方流了出去,接着我就没能站起来了。”



    “吸星大法?”听老七如此描述当时的感受,他脸上立即露出不相信的神色。

    作为一个搏击高手,他非常清楚被击中后应有的各种痛楚,但绝不可能出现那种情况。

    “是不是七哥不好意思,为了保留面子故意夸大对方的厉害之处?”想到这,他突然想起武侠小说中有一种功夫与老七的描述非常的像,略带嘲讽地叫了出来。

    



    “十弟!”老七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想法,加重语气道,“七哥说的是实话,你以后碰到那个学生一定要小心。这人个子不高,相貌也很一般,……”老七认真地将那个学生的模样描述了一遍,只可惜,当时他认定这番说词是老七为了顾全面子编出来的,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会儿就忘得一干二净。

    

而现在,他却真实地感受到了老七当时所说的感受。



    “你会吸星大法?”黑西服犹自不敢相信,用尽力气问出了这句话。之后,两腿一软,沿着车子的外壳,缓缓滑倒在地。

    接下来,似乎支撑上身的力气都消失了,索性就瘫到了地上。

(二)

从黑西服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黑西服的惊讶与不甘,而对手同样为这么容易将黑西服击倒而有点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江上游呆呆地注视着倒在地上的黑西服,突然一个柔软的身体扑了上来,接着腿部因用力支撑两个身体而传来一阵剧痛。

    “快止血。”意识中的清影恨天提醒道。

然而,陈方芳紧紧地抱住江上游。

    

轻脆快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江上游,谢谢你。江上游……”

陈方芳玲珑的身段紧紧贴着江上游,江上游心

    “扑扑”直跳,忍不住张开手臂抱住对方纤细的腰。与这样一个身份高贵、可爱的漂亮女孩拥抱,江上游直感觉似乎在梦里,但是,受伤的腿因支撑两个人的身体而大量出血产生的剧痛告诉他这不是梦。

    

陈福在不远处看着江上游打了黑西服一拳,黑西服居然就这么软软地瘫到地上了,他张大了嘴吧几乎合不扰,“太夸张了吧,这臭小子怎么可能把这样的高手打倒呢?”围攻陈福的六人看到黑西服倒在地上,个个神色大变,几个互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两人立即放开陈福向江上游那边逼去。

    

陈福的压力顿时轻了不少,但看到陈方芳扑到江上游怀里,两人相互拥抱,心里比刚才被人围殴还不舒服。

    突然,他想起了年轻时看过的一部当时很行的小说,好像叫《鹿鼎记》,那个主角叫韦小宝的,为了讨一个大美女叫阿珂的欢心,和他的几个朋友或是手下一起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

    “是不是那穿黑西服的也是这小子请来帮他演戏,好让陈方芳感激他,爱上他?”

陈福越想越是,越想越气,“接下来那小子轻轻一拳,过去那两个家伙一定立即倒在地上不动了。”果然,江上游见两人逼了过来,不甘心地轻轻推开陈方芳迎了上去。

    他看准两人生机源点,突然加速,对着两人各出一拳。那两人未料到江上游的速度突然那么快,一时措手不及,被击中生机源点,连发威的机会也没有,就倒在地上。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陈福脸气得铁青,“卑鄙,他妈的无耻,居然用这种手段!”。

    江上游如果知道陈福的想法,一定大叫冤枉。击倒黑西服相当侥幸,而击倒另外两人虽然看似轻松,但实际上江上游提足十二分精神,忍住腿上的剧痛,突然加快速度打了两人一个措手不及才得手的。

    

这时,警察还没有到来,但路边已经聚集了不少路人,他们指指点点,评头论足,眼见江上游快速击倒两人,便鼓起掌叫

    “好”起来。

但却没一个人下场帮忙。

(三)

围攻陈福的四人已经难以掩饰眼神中的慌张,他们再次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突然不顾一切地向陈福发起猛攻。

    

陈福一拳击向其中那人鼻子,拟打算把他逼退后腾出手来挡另外一人击向他腰的攻击。

    不料,那人居然不躲不闪,陈福大吃一惊,变招不及。结果,那人立时捂着鼻子蹲了下去,而陈福的腰上被重重打了一拳。

    

这一下打得不轻,陈福的动作顿受影响。其他三人大喜,拳脚如雨点般落下。

    江上游眼见陈福吃紧,急忙向陈方芳交待了几句

    “呆着别动”之类的话,一瘸一拐地过去帮忙。虽然伤口已经在笨手笨脚,却笨得可爱的女孩的帮助下免免强强包扎好了,但口子太大,每走一步,血便渗了出来,脚上的剧痛强烈刺激着他的神经。

    “真想躺下来不动了,可是不行啊,如果陈福被击倒了,自己拐着脚可对付不了他们四个人,陈方芳就有危3ǔωω.cōm险了。”他回头看了那女孩一眼,对方正满脸关切地看着他。

    



    “就算尽一个哥哥的责任也要保护好她,不让他受伤害。”

不一会儿,江上游的头上已经是大汗淋淋了。

    

江上游如此辛苦,陈福却一点也不领情,“把我打倒后,你小子再装模作样地收拾这四个小子,好让陈方芳以为你如何英雄了得吗?妈的,卑鄙的小人,你想得倒美,老子偏不让你如愿。”陈福狠了狠心,拼着脸上中一拳,把另一人打得满嘴吐血,失去战力。

    

接下来,陈福索性豁了出去,与剩下的两个人你一拳,我一脚,从见招拆招、互有攻守变成硬拼硬的打斗。

    那两人正有此意,毫不退缩,几个回合下来,证明陈福的抗打能力比较强,虽然脸肿得像猪头,摇摇欲坠,但至少还是站着,而其他两人则在江上游到来之前各捂着重要部位在地上打滚。

    

三人如此打法江上游尽收眼底,“这就是空手道八段的打法吗?”江上游不禁纳闷,待走到陈福面前,却听陈福嘴吧里含含糊糊道,“臭小子,你的戏演不下去了吧,哈……哈,哈”

江上游听得莫名其妙,道,“福伯,你没事吧?”虽然讨厌这个人,但对方至少还有可敬的地方,江上游用语还算客气。

    



    “你巴不得我有事吧,嘿嘿,我偏偏没事,你失望了吧,嘿嘿,你小子真他妈的卑鄙,比我年轻时还卑鄙。”

江上游听得如坠云雾深处,忽然,陈方芳一声惊叫。

    江上游心中一紧,回头一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只见先前被陈福偷袭得手而一时未站起来的人,却在这个要命的时候恢复了行动能力,手脚并用的向黑西服躺着的地方跑去,而陈方芳就在黑西服的边上。

    



    “不好,陈方芳,你快走开。”江上游急忙提醒道。他转过身,打算去解决那个男人,突然感觉到身后一股拳风击倒,同时陈福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卑鄙小人,老子还能打,你也试试。”

江上游大惊,“福伯,你干什么?”他想躲开,但受伤的脚没有配合好。

    



    “嗯”江上游闷哼一声,摇摇晃晃地向前冲出几步,然后跌了个狗吃屎的造型。

    陈福不愧是空手道八段的高手,在如此剧烈打斗之后居然还有如此大的力气。

    

陈福这一拳击在江上游一后心。江上游只觉得胸口似乎被什么塞住似的,呼吸不畅,而且,头居然还有点晕晕的感觉。

    他晃了晃头,再抬起头,看到陈方芳向他们这边跑了过来,不由感到一阵欣慰。

    然而,当他看到那个开始的倒霉鬼,现在的漏网之鱼,头上光光的没多少毛的家伙从黑西服怀中掏出一把手枪时瞄准陈方芳时,他顿时骇得魂飞魄散。

    



    “陈方芳,危3ǔωω.cōm险!”不知哪里来的力量,他忘却了脚上的疼痛,突然从地上窜了起来,向陈方芳扑去。

    



    “小子,别跑!”偏在这个时候,还有陈福那样不识相的人,跟着打了过来。

    

那人已经开了枪的保险,手指压下了扳机。



    “清影恨天,救救她,求你了!”

对于江上游的求助,清影恨天的内心也开始慌了起来,如果在以前,以他的力量或许能击倒持枪者,但现在他在另外一个人的体内,根本没有办法发挥力量,除非占据这副身体。

    但在这个分秒必争的时候,就算用这个办法也来不及了。

    “我们一块想办法!”

陈方芳似乎意识到了危3ǔωω.cōm险,然而她对危3ǔωω.cōm险的反映却不是那么专业。

    她停下脚步,扭头向后看去。



    “快趴下!”江上游大声叫着。两人之间的距离现在只有两米多,但之后这两米多的距离会不会变成遥远的虚空?

    

持枪者嘴角掠过一丝冷笑,扣下了扳机。

而围观者们在看到手枪出世后,立时如受惊的鸟群一般四散逃窜,唯恐被殃及池鱼。

    

没有一个人阻止他。



    “不要!”江上游惊叫道。突然之间,江上游知道,原来陈方芳在他的心里是这么重要。

    如果这颗子弹……



    “呯!”



    “啊!……”

一声枪响,一声惨叫!



谁与争锋第五十七章领悟(下)
(更新时间:2006-5-91:48:19本章字数:12081)

(一)
四周突然变得一片沉静,一片空白。

    花花草草、蓝天白云,轻风鸟鸣,等等等等,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天地间似乎就剩下江上游一个人。

    不,没有天,也没有地,就剩下一片空白。



    “我怎么了,我在飞吗?”江上游感觉自己正在空中,虚无缥缈地飞向某个不知方向的方向。

    



    “你想把这么娇弱的女孩了作你的垫背吗?”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这个声音好熟悉啊?

    是谁呢?啊,是清影恨天。江上游束然一惊。顿时,周边的一切都恢复过来了,江上游看到自己正抱住陈方芳横向朝地面落去。

    陈方芳在他的下方,背对着地面。



    “啊!”江上游轻呼一声,急忙在落地前腾出一手与地面一触,借力在空中一个转身。

    “蓬!”,他背朝下摔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土。



    “咳咳……”怀中的陈方芳因此皱了皱眉,轻咳了两下。

    “陈方芳还活着,陈方芳还活着!”江上游心中狂喜,忘却了背上、腿上的剧痛,忽略了刚才那奇怪的感觉,他紧紧地抱住陈方芳,似乎再也不愿意放开。

    



    “小子,危3ǔωω.cōm险还没解除。”清影恨天提醒道。



    “哎呀!”江上游脑子顿时清醒过来,忽然感觉脸上有粘忽忽的东西,他用手一摸,居然是鲜血。

    江上游想起枪响之后还有一声惨叫声,当时不知为什么迷迷糊糊,感觉似乎消失似的,没有听清是男是女。

    “难道陈方芳还是中枪了?”想到这,他不由大惊失色,问道,“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谢谢你又救了我。”陈方芳脸上红通通的,娇颜欲滴,并没有痛苦的神情。

    “但这血是谁的呢?”两人的眼睛朝持枪者方向一扫,却见那陈福正摇摇晃晃向持枪者走去,右手小臂上一片血肉模糊。

    原来江上游不知怎么的扑倒陈方芳后,追着江上游打的陈福不小心成了枪靶,这使得这颗子弹物有所值。

    子弹射穿了陈福的右臂,崩出来的鲜血浅到了江上游的脸上,而陈福也因无端端的挨了一枪,睚眦必报的他放弃了江上游,反而盯上了持枪者。

    

那持枪者已经把枪口对准了陈福,狞笑着,但并不急着开枪。

    也许本来这样一个小角色,突然成为一个主宰全局的关键人物的成就感使他非常得意,为了让这种感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光辉之谁与争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