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光辉之谁与争锋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60节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60节

作者:万象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0:2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2
一点点这方面的资料,人的生理方面的限制一般都是随着年龄变化的,似乎与某一些特定情况没有多少关系。上游,当时你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江上游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道,“我当时很心急,很怕。只是想着,一定要救下陈方芳,一定不能输给陈云龙,这时力量就产生了。难道,这和大脑的意识有关?”

  “意识的控制力量一般与意识的强弱有关,虽然在一天中,意识有强有弱,但在一定时间,意识的强弱不会有多大变化。要增强意识,就需要用一些特殊的方法训练,我教你的就是其中之一。但这些与力量的突然增强没有太大关系。”

  “那倒底是怎么回事呢?”江上游道,“该不会我传导意识的能力突然增强了吧!”说到这,江上游不由一愣,清影恨天喜道,“很有可能啊!”

  “人体内传导意识的器官也是受大脑控制的……”江上游心下激动,经过这番思考,答案快要水落石出了。如果自己所想的是正确的话,这就意味着找到了另一种提高能力的方法。连清影恨天也控制不住地波荡起来。

  “什么物质传导意识同时又受大脑控制的呢?”两人几乎同时找到了答案,“就是人的神经。”

  “如果能强化神经的传导能力,是不是就可以增强意识的控制能力,从而增强自己的速度和力量?清影恨天,是不是?”江上游这番话忍不住从口中吐了出来,音波跌宕起伏,显得心里异常激动。

  “不错。完全有可能。”清影恨天激动地叫道。

  “可是,怎么才能训练自己的神经系统呢?”

  “这个倒难不倒我。”清影恨天得意地道,“加强用意识控制神经的训练便可以了。当然,方法与训练意识的相差不大,你只需如是如是即可。”说罢,将方法与江上游细细说明。

  “你真聪明,这么短时间就能想到这套方法。”江上游赞道。

  “你也不差,突破口还不是你找到的。”清影恨天难得赞了江上游几句。

  “但这方法一定能管用吗?”

  “试试不就知道了。”清影恨天像个小孩子发现了喜欢的玩具般,催促道,“上游,你快试试。”

  江上游点点头,跨下床,刚打了个起手势,便停了下来。“清影恨天,你仔细想想吧,等完善了后我再练。不然,如果出了意外,我不就要走火入魔了?”

  清影恨天大为气愤,“你小子居然怀疑我这个武学宗师?”

  “也谈不上怀疑嘛。”江上游不好意识地挠挠头道,“马有失蹄,人有失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着点总是好的。”

  “你,……,有什么事由我保着,你怕什么?”清影恨天在江上游大脑中大吼道。

  江上游一想也是,再则拗不过清影恨天,“这家伙居然也会这么急,真是好笑。”江上游嘲讽了清影恨天一番,便拉开了步子,开始演练起来。虽然江上游是初学,但正如清影恨天所说,这套脱胎于训练精神力量的功法与它的母体相差并不太大,而且又不需要记忆,再加上清影恨天地指导,江上游很快就掌握了关键,练起来相当流畅,似乎已经练过多年似的。病房虽然不大,但这套功法讲究静动结合,江上游动作缓慢,倒也没有多大影响。

  一遍下来,清影恨天感受着江上游的变化,又提出了一些改进了方法。江上游于是又练了一遍。

  “就像刚洗过澡一般,很舒服啊!”江上游感叹道,“清影恨天,你真不愧是一个天才。”事实摆在眼前,江上游的赞叹倒是发自内心的。

  两人又探讨了一下,江上游正待再练一次,这时,病房门突然又开了。

  (二)

  “儿子啊,你怎么下来了,快到床上去。”

  “上游啊,要注意休息。”

  ……

  江上游一看到父母驾到,就知道耳朵又要受罪了。其父一把把他拉到床上去,其母坐在他边上,拉着他的手,眼泪婆娑。

  “孩子啊,你伤在那里啊?”

  “孩子啊,你受苦了。”

  “臭小子,你不自量力,没什么本事,救什么人啊!”

  “你爸说的对啊,你要是出什么事,我们可怎么办哪?”

  “以后再碰到这种事,就装没看见,知道了没有?”

  “儿啊,你要想想你爸妈啊,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到这么大,如果你有个什么事,我们……”

  ……

  父母大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如机关枪一般,扫得江上游头晕脑涨。虽然父母的关爱让人感动,但这些没营养的话还是不听为好。江上游突然想到脱身之计,叫道,“爸,妈,医生说我在留院观察一个星期,我得跟学校请个假。”

  果然有效。其父其母立即停止了那些无聊话题,其父道,“哪你快打个电话到学校去。”

  电话就在病床边上,江上游拨通了寝室的电话。

  “喂,找哪位?”电话另头传来马忠喜的声音。

  “臭小子居然没陪MM去?”一听马忠喜这个家伙的声音,江上游有点意外,同时不禁又想到什么令哑吧说话劳子的笑话的事。虽然没有用免提的功能,但这个电话音质不错,父母大人又离那么近,“马忠喜这小子嘴吧最臭,要是乱说话给老爸老妈听到了可不好,还是找天档的好。”江上游想罢,便道,“我找王天档。”

  “王天档啊,你等一会儿。”马忠喜把电话放下,江上游刚松了口气,电话另一头突然传来马忠喜的声音,“大伙儿快过来啊,上游来电话报喜了。”看着父母已经露出奇怪的表情,江上游的脸顿时绿了,“啪”地一声,仓促把电话一挂。

  “上游,你还没和你同学说请假的事呢?”其母提醒道。

  “人不在,待会说。”江上游含糊应道。忽然,一片江上游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传来。

  “上游,听说你和一个漂亮MM回家啊,她是谁啊?”关志宇的声音。

  “上游,你太不够意识了,谈了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居然不通知兄弟一声”。王天档的声音。

  “此女只应天上有,对不对?”李放的声音。

  “人间绝色,才子佳人。”马忠喜的声音“上游,她倒底是谁啊,介绍介绍我们认识。”黄怡很热情地道。

  一人一句。江上游脸色惨白地看向那个电话,免提灯在不停地闪烁着。“难道挂电话时不小心碰到了那个键,不会那么巧吧?”闪电地般地按掉那个按钮,江上游忐忑不安地准备了一番说词,正打算开口。

  “上游,你啥时候谈恋爱了?”

  “上游,谈女朋友并不是不可以,可不要影响学业啊。”

  “儿子啊,是哪家的女孩啊,带来给妈看看。”

  “她家庭条件怎么样?”

  ……

  又一个话题。江上游不一会儿便淹没在其父其母的唇舌之下。

  

谁与争锋第六十一章救美(上)
(更新时间:2006-5-91:49:03本章字数:8118)

  (一)
  人生总有那么几件不如意的事,最伤人的莫过于感情方面的事。江上游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陈方芳,这一个星期以来,天天盼啊盼她的出现,然而,那个女孩在他住院期间居然一次没来看过他,而且连一次电话也没有打过。

  焦急,失望,江上游的心情到现在还没有好过来。已是又一个星期天,他结束了留院观察,踏上了返校的路程,此时在51路车中,两眼无神的看着窗外的车流人马,随车颠簸。

  “上游,别老是这样。陈方芳她不像那样的人啊!不论从前还是现在,从认识她以来,我觉得这个女孩一直是很善良,很解人意,除了头脑比较简单外没有什么太大的缺点。她不来看你,可能是有原因的。”

  “原因吗?不是她是原因,就是她家里人的原因了。”江上游淡淡地道,“清影恨天,你不用担心我。我又不是第一次未开始就失败,能承受地住的。”

  “哦,你失败了吗?”

  “如果她对我有感情的话,就算是她父母反对,她也能跑出来看我,或打个电话总可以的,电视里电影里不都是那样的吗?”江上游吁了口气,继续用意识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我和她不论在家境上还是在外相上,一个是天上的,一个是地下的,相差那么远,能交个朋友已是奢望,更不用说谈朋友了。但我还是忽略了中国那句老话啊。日久生情,日久生情,可叹,我到现在才明白过来,体会过来。”

  “你真得体会了吗?”清影恨天道。

  “是啊,要是我早知道这样,就不要和她走得那么近了,现在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非也,非也。”清影恨天笑道,“你根本没有体会什么是日久生情。”

  “怎么说?”江上游不禁一愕。

  “你想想,你和陈方芳相识快一年半了吧,你们两个很相处得来是不是?”

  “是,这又怎么了?”

  “这说明她对你不反感,对不对?”

  “是啊,要是那样的话,她也不会经常和我坐在一块了。”

  “那么,你对她是日久生情,难道你能保证她不会对你日久生情吗?”

  江上游一震,随即摇了摇头,“我有什么可以吸引她的?”

  “这也不一定啊。”清影恨天道,“中国有句老话,叫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说不定她就喜欢像你这样的人。”

  “呵。”江上游苦笑一声。尽管不能说清影恨天的话一点也没有道理,但是那样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就算你说的对,但她的父母反对也没用。”

  “也不一定。”清影恨天道,“这个世界的感情戏中不就有不少是有情人不顾父母反对,克服万难,最后结合到一起的吗?而且那个形式还很浪漫,你不妨试试。”

  “啊?”江上游听了这话,实在哭笑不得。“还是个感情专家呢,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二)

  “下一站终点站,请乘客们不要忘记物品,谢谢乘坐51路公交车。”公交车的报站系统的机械声音。

  车辆经过40多分种的行驶,已经进入老北站的范围。两边道路渐窄,庞大的公交车几乎是刚好挤入,贴着路边的摊位而过。突然,车外一双熟悉的人影在江上游视线范围内一闪而过。“是施心如和徐子山,他们怎么这么狼狈?”不一会儿,两个男的和一个女的经过了刚才两人通过的地方。两个男的看样子似乎喝醉了酒,看样子也不像善类;那女的紧跟在两人后面,嘴里叫嚷着什么。三个动作很快,不一会就消失在建筑物后面,似乎是在追什么人。“难道,他们是在追施心如和徐子山吗?”江上游一想到这,不由一惊。早就听说老北站一带流氓骗子橫行,无法无天,难道施心如碰到了?

  “司机,快让我下车。”江上游冲到车门边上,朝着司机叫道。

  “这里不能下车。”司机头也不回道。

  “司机,我要救人啊,快让我下去。”

  “这年头什么样的借口都听说过,你这借口倒是挺新鲜的。”司机根本不信。

  眼见跟司机根本没办法勾通,江上游急得满头大汗,“徐子山根本没有能力保护施心如的,怎么办才好?”施心如是他第一个喜欢得很深的女孩,不管怎么样,知道她有危 3ǔωω.cōm险,江上游想到的就是赶到她身边保护她。

  “管不了了。”江上游冲到车窗边,拉开车窗。

  “你干什么?”车窗边的一位30多岁的女乘客不满地叫道。

  “抱歉,请让一让。”江上游说完,右手抓住车顶上的扶杆,一个借力,从车窗中穿了出去。那女乘客吓得尖声大叫。

  车上的众人和边上的人也不禁惊呼。此时车子的速度虽然不快,但能从车窗那狭小的空间中快速穿出去的确需要一定的胆量和很熟练的技巧。司机转过头来,张大了嘴吧,“这人神经病啊!”

  这时,一个星期的训练神经系统的效果体现出来了。江上游虽然被惯性带得向侧方移了几步,但很快便定住身形。这在以前,江上游也许至少要摔一跤吧。他顾不得边上众人的大惊小怪,认定方向,奔将过去。

  “在哪?在哪?”江上游左拐右弯,两眼四顾,终于看到一块地方聚着一群人,正围成一个不规则的圈。“那里一定有事发生了!会不会就是施心如他们?”江上游顾不得多想,奔了过去。

  (三)

  人群围成的圈中,施心如满脸惊惶地看着两个三十多岁的大汉,其中一个一手捂着头,一手抓着她的上衣,另一个大汉则把徐子山压在地上。还有一个女的,年约三十多岁,正拿着手帕擦着汗,想是刚才经过一段奔跑,蒸发出来的。

  “小娘皮,乖乖地拿伍千块出来,赔偿老子医药费,不然,老子要你好看。”抓着施心如上衣的大汉恶狠狠地说道。

  “我们没……有……”施心如战战兢兢地道。

  “没有?”那大汉脸露凶色,朝着另一个大汉打了个眼色。那大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光辉之谁与争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