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光辉之谁与争锋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70节

光辉之谁与争锋_第70节

作者:万象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1:1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2
生机的功法见效较慢,反而太清功见效快得多。我教了方洋,天档他们,都是这样。”

  “那我学太清功好了。”于小静开心地笑道,“江上游,我以后要叫你师傅了。”

  “不用不用。”江上游连连摇手。被这么漂亮的女孩叫师傅师傅的,江上游感觉好像怪怪的。“至于两个功法,还是一起学好了。因为两个功法互辅互助,并不冲突。”

  “果然滔滔不绝啊!”李清影叹道。江上游已经不去理他,只听于小静道,“江上游,你真好。谢谢你。”他连忙道,“不用谢,我们是同学嘛。”

  “我们不只是同学哦。”于小静忽然道,神色之间有点调皮的味道。

  “哦,”江上游微微愣一下,想到了什么,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对。我们还算是师徒啊。”

  “你不是说不要我叫你师傅吗?”

  “啊?”江上游这回算是愣住了。

  于小静呡嘴一笑,“我们还是朋友啊。”

  “朋友?”江上游听到这个词心里不禁一震。“于小静把我当作她的朋友吗?”

  “我们以后还是合作的伙伴呢!”于小静说着伸出了她的手,“上游,以后我们一起努力,去帮助贫困学生吧。”

  看着伸出来的纤纤玉手,江上游心头澎湃,没有听出于小静对他的称呼已经去点了一个“江”字。他伸出他的手,与她的手握在一起,“我们以后一起努力,互相帮助,为帮助贫困学生的事业奋斗。”

  江上游说完这场面话,连忙松开了手。这次是非常有意识地握住了于小静的小手,他的脸涨得通红,心头扑通扑通直跳。李清影叹道,“你这家伙,在女孩面前怎么这么嫩啊?真不明白,以前你是怎么会有追求那个施心如的勇气的。”

  “她与众不同。”江上游忍不住辩道。

  于小静见江上游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来,江上游脸涨得更红。“真想不到他这么害羞。”于小静想罢,恰当地转移话题了,一缓江上游的窘境。“我想问的问完了,该你了。”

  “哦。”江上游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认识那个宋文吗?”

  于小静的笑容瞬间消失了。江上游不由老大后悔。于小静和宋文一定是认识的,为什么自己一定要从她的嘴中得到确认呢?确认又怎么了,仅仅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看着于小静匆匆走开,江上游没有叫住她,心头不由闪过一丝惆怅之意。自己问的不恰当,固然不对,但于小静何至于此呢?如果她有困难,既然把他作为朋友,那么也应该说出来一起分忧啊!“也许她会在恰当的时候再告诉你吧!”李清影道,“你的一句话能引起她那么大的反应,说明于小静的过去有什么非常令她不安的事情发生过。她一时没有办法决定是不是把这些事情告诉你,或者便是他不想把你卷入某些事情中。”

  “我希望有一天她能自己告诉我。”待于小静的身形消失在视线中,江上游这才转身往寝室走去。

  和于小静分手的地方离宿舍楼不远,江上游一会儿便到了。刚上楼梯,碰上一个隔壁宿舍的仁兄。

  “哇,江上游,你总算回来了。”这仁兄叫道。

  “怎么?”江上游疑惑地道。

  “江兄。”那仁兄神秘息息地道,“你们寝室来了两个大美女啊,呆好好长时间。你猜她们找谁吗?”

  “难道找我?”江上游口上应付道,心里却已经猜道估计是找他的,不然,这仁兄何故用“你总算回来了”这句话呢?

  “聪明。”那仁兄心不在焉地赞道,“果然不亏是江上游。”

  “真是废话。”江上游道,“她们是谁?找我什么事?”

  “我不认识。”那仁兄叹道,“要是认识就好了。一个纯洁可爱,一个冷艳逼人,真是各有特色,让人垂涎三尺啊!”

  “老兄,你就正经一点吧!”看着这仁兄的色样,江上游忍不住提醒道,“就你现在这付模样,恐怕连东施都会被吓走。”

  “唉。”那仁兄叹了口气,拍拍江上游的肩道,“江兄,我不比你啊,你真是前途无量啊!”“晕,有两个漂亮女孩找就算前途无量?”江上游实在佩服这仁兄的“前途无量”的界定如此之低。比如某个捡破烂的捡到某个漂亮女孩被偷窃的皮夹,里面除了没现金外,有许多这个女孩的重要物品,如身份证等等,这个女孩知道后一定会去找他吧,这样,照这个仁兄的定义,这时这个捡破烂的也算是前途无量了?

  “她们还没走,你快点上去吧。”这仁兄补充完,然后唉声叹气地走了。

  江上游摇了摇头。“两个漂亮女孩,会是谁呢?陈方芳,于小静,乐洁,还是30303其他的人呢?于小静肯定不是,乐洁好一阵子没看到她了,这时不太可能找他有什么事。难道是陈方芳?想到这,江上游心里一阵激动。“可是,如果纯洁可爱的那个是陈方芳的话,另外一个又是谁呢?”

  他快步走上楼梯,答案就在前方。

谁与争锋第七十二章手机
(更新时间:2006-5-111:23:01本章字数:11734)

  第七十二章手机

  王天档正襟危坐,本来就并不擅于言辞的他为了不冷场,把自己知道的关于江上游的事基本上全说了。为什么说江上游的事不说他的事?因为这两上女孩并不是找他的,而是找江上游的。除马忠喜今天正巧出去约会不在外,其他几人也在,但招待女孩的却是他一个人,因为这两上客人中其中一个他偏偏认识,叫住了他,其他几人“自觉”君子不夺人所好,所以招待的重任自然而然落到了他的头上。

  “好长时间了,江上游怎么还不回来?”王天档心里相当着急,“我能说的都差不多说完了,下面聊什么好?”这个时候,他倒思念马忠喜起来。如果那个小子在,一定赖着不肯走,这样至少不用自己那么费劲想话题了。哪像李放他们装着回房间里去却躲在门后面偷看偷听的,把这个摊子丢给自己。能和美女聊天固然幸福,但幸福是要付出的,王天档心有所属,自然不愿意付出太多。“这帮假正经!”王天档心中骂道,却不知道其他几人正羡慕王天档被那个女孩叫住,做这“迎宾”的重任。

  “江上游还是你们师傅啊?”那看样子纯洁可爱的女孩笑起来脸上两上酒涡深深的,很可爱,王天档看得不由心里一动。

  “是啊。他这次回来就教了我们一样新的功夫,练起来感觉很好。”王天档应道。

  “那我也要他教。”那女孩道。

  “你也学?”王天档怔怔地,他几乎不敢想像这样的女孩也会想练功夫?

  “不行嘛?江上游他一定会教我的。”那女孩噘着嘴,显然对王天档那句充满惊奇的“你也学”比较感冒。

  “小姐。如果你真想学功夫的话,我来教你吧。”边上的另一个女孩总算开口了,在这里呆了近一个小时,现在才说第一句话。“他们的功夫算什么功夫?”

  “你说什么?”王天档见她如此蔑视他们引以为豪的功夫,心里不由来气,瞪着那女孩吼道。

  “不服吗?是不是想试试。”那女孩一点也不回避王天档的眼光,反而眼神中充满挑衅。

  “你!”王天档双目圆睁。门后几位仁兄见王天档居然一点也不卖那女孩的账,把气氛搞得那么僵,连骂王天档一点也不懂待客之道,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MM呢。他们正打算找个借口出去,却听王天档泄了气似的道,“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几位仁兄失去了做和事老的机会,只好继续待在门后。

  那知那个女孩一点也不放过他,“是不敢吧?”

  王天档重新抬起头,霍得站了起来,瞪着她。这时,另一个女孩斥道,“若枫姐,你能不能尊重一下主人啊。这里不是我家,也不是你的家啊。”

  称作“若枫”的女孩见另一个女孩发话了,只得应了声“是,小姐”,便偃旗息鼓。王天档见那女孩不说话了,这才省起自己好像太不注重待客之道了。要他说什么委婉的话以挽回一下可是有相当难度,所以这小子索性坐了下来,暂时不吭声了,静观其变。

  “若枫姐,我们不是说好的,来了学校以后不要叫我小姐,叫我小芳的嘛?你老是这样叫我,你让我怎么和同学相处啊?”另外一个女孩嗔道。果然她便是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未来学校的陈方芳,江上游算是猜对了。

  “是,小姐。”若枫低声道。

  “你?”陈方芳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们练武的怎么就这么死板?”这句话不慎把王天档也骂进去了,某人心里正强烈抗议,只是肚子里没合适的话,口上还没有说出来。王天档正低头打腹稿,忽听陈方芳惊喜地叫道,“江上游,我等了你好{炫&书&网}久了。”

  王天档抬头一看,果然是他也盼了好{炫&书&网}久的江上游,此时出现在门口,脸上尽是惊喜之色。“咦?江上游看到陈方芳怎么这么开心?”敢情是李放未能急时告之他,上次与江上游一起回家的,他们议论纷纷谈了一个星期的正是这个女孩。

  “陈方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江上游虽然已经有点猜到是陈方芳,但见到她还是抑不住心头的激动。他快步走了上来,问道。

  “今天上午。”陈方芳也迎了上来,她脸上尽是快乐,水盈盈的眼睛闪闪发亮。

  简短的对白后,两个四目相视,打量对方。虽然一个星期多,两人都没有太大变化,但两个却凝视了好{炫&书&网}久。王天档越看越不懂。在高复班的时候,江上游与陈方芳关系不错他是知道的,但据他了解也仅仅是不错而已,看现在这样子,怎么有点你一对小别胜新婚的小夫妻别后重逢的样子?“难道江上游这家伙暗中追求陈方芳?听李放他们说,江上游不是有女朋友嘛,而且上星期还一起回过家?等等,一起回家?陈方芳也是崇明人啊?难道那个女孩就是她?”王天档反复思量,总算理出了一点思路,虽然他急于向江上游求证,但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太妥当。但他觉得不妥当,还有人一点也无所谓,只见叫做“若枫”的女孩打破了两人那种无声胜有声的感觉,“小姐,这人就是你说的很了不起的江上游?”语气中尽是疑惑之音,还给人一种似乎很荒唐的感觉。

  “你是?”江上游打量了这个女孩几眼。她身高略高于陈方芳,体态相当健美,穿着一件运动衫,似乎并不太在意打扮。瓜子脸,眼睛不大不小,炯炯有神,给人一种英气逼人的感觉。神色之间并不像陈方芳那样可亲近,反有一种高傲的感觉。

  “韩若枫。”女孩的报名一点的声音一点也没有感情。

  “她就是我爸爸给我请的保镖。”陈方芳在边上小声介绍道,“她比我大一岁,听我爸爸说她拿过全国女子散打比赛冠军,因此为人相当自傲。但和她接触时间长了,还量会觉得她是不错的人。江上游,她就是那样,你不要太在意。

  “保镖?”尽管知道陈方芳有个保镖,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女孩,江上游不由微微一愣,只听韩若枫继续道,“听说你现在正在教别人功夫,我倒想见识见识。”

  “若枫姐!”陈方芳叫道,“我今天过来是谢江上游的,不是带你来找事的。我知道你着迷武术,但你现在这样子太不应该了。”

  见陈方芳嘴吧噘得老高,韩若枫识趣地闭上了嘴吧。“我教我朋友的功夫只是一些强身健体的,韩小姐是不会感兴趣的。”江上游不愠不火地回了韩若枫,然后又朝陈方芳道,“喜欢武术的人都这样,她这样说我能理解。”

  其实韩若枫说要想见识见识江上游所教功夫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出于好奇,而是出于求证的目的。与陈方芳接触了一个星期不到点时间,经常听陈方芳谈起眼前这个江上游,谈得最多的就是江上游勇斗多名歹徒救下她的事情。另外,她又从陈福父子口中听到另外一个版本,即江上游串通了一帮家伙,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想搏得陈方芳的欢心。本来,她对陈福父子的版本嗤之以鼻,觉得实在是荒唐,但今日一见江上游其人,倒更像一个文弱书生,实在看不出多少练武人的痕迹,不由得有点相信陈福父子的胡话来。再看陈方芳对他的样子,身为同龄人的她,知道陈方芳的确对江上游非常特别,光津津有味地听了王天档谈了两个多小时江上游的事这一项就可以看出来。“如果一个人能够对付十几个人,那么他的功夫已经相当深厚,至少能与我过上百招。如果他接不下我五十招的话,那他一定是串通了那帮绑匪演了一出戏,骗取小芳的芳心。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实在太卑鄙了,小芳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实在太危 3ǔωω.cōm险了。我一定要找个机会试试他,揭穿他的把戏,让小芳看清楚,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自从接下了保护陈方芳的任务后,韩若枫就被陈方芳纯真和善良打动,心里暗暗发誓,不让这个女孩受到伤害。

  她这番苦心陈方芳哪里知道。这时,正好谈到江上游的功夫上,陈方芳立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光辉之谁与争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