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流氓之风云再起 >流氓之风云再起_第65节

流氓之风云再起_第65节

作者:血红 发表时间:2018-12-08 09:29: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1
    足足可以一刀劈开一头牛的,战阵上用的大家伙。有点惊惶的说:“这位大人,对不起,我一时衣食无着,没办法,胡乱走到了您家门口,天色太晚,只好缩门角里头凑合了一晚,挡住了您的去路,实在对不起。”那人好奇的问:“衣食无着?嗯,看你身材高大,形容俊朗,也不是一个作奸犯科的人,却有点名家子弟的风范,为何沦落到如此地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是来圣京,看看有没有什么出人头地的机会,谁知道临近年底,没有找到事情做,只好想凑合过了冬天,再做打算。”那人点点头,捏捏我身上单薄的衣衫,想了下说:“不知道是否愿意在我家里委屈一个冬天呢?正好想找几个可靠机灵的充当值班守夜的人,如果愿意,你就先在我家里安顿下来如何?”天,还有不乐意的事情么?

    这等于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啊。连忙点点头,我可不想再去吃那些施舍的有点味道的杂粮馒头了。

    那人点点头,回头招呼了一下,一个一直站在门廊里面的,身着火红狐狸皮氅的中年人连忙跑了上来,那人吩咐说:“给这个小兄弟补个名字,暂时安顿一下。嗯,天色也快了,我也要上去了。”这时,一架双马拉的马车已经到了大门口,那人拍拍我的肩膀,笑嘻嘻的说:“小兄弟,想出人头地,嗯,圣京有的是机会,就看你自己的了。”微笑的点点头,上了马车,后面的那些大汉纷纷跨上了小童牵过来的高头大马,马鞭一声脆响,逐渐去得没有影子了。

    恭敬的跟着这个明显管家角色的人走进了府邸,天,好大的一处宅子,进了府邸,转向右侧,进了4重院落,才是我们这些晚上守夜的人的住所,挺干净的一排大通铺,这个自己介绍姓林的管家挺热情的招呼几个以后一起做事的伙计帮我架起了铺位,叫外面的仆人送了厚厚的四床棉被过来,点点头说:“行李什么的先放这里。吃过了早饭,我叫人来帮你做一身换洗的棉袄。唉,今年这个天气真是邪门,我从小到大现在将近60岁了,就没见过圣京下雪。”补充一句,天朝人氏,平均寿算在200岁,所以,60岁可以算是年轻人了。

    不敢多问什么,现在就是我充当乌龟王八的时候,乖乖的把脖子收起来,过了这个冬天再说吧。

    这个给我们这些下人准备的食堂是个可以同时供400人就餐的大厅。

    林管家居然说:“唉,地方小了点,大家平时都要分成两班来吃饭,本来准备盖个大一点的,偏偏下雪,地都冻住了,只好来年开春再说了。”天,这个府邸的主人是干什么的?

    岂不是我们这些守夜,打扫,培植花木的人加起来就有800人的规模?

    那些明显保镖护卫的人是肯定不会和我们一起吃饭的。那么这个府邸,起码有上千人,和皇宫内院也差不到哪里去。

    还有大概上百人在吃早餐,林管家带我到一个座位上坐下,笑嘻嘻的说:“杨哥儿,诶,我就送你到这里,等下呢,我过来给你张罗冬天的衣服,现在我先去向大总管报告一声,你吃完了,先坐着休息一下,等我过来,啊?”转身走了。

    嗯,早餐是蛮香的肉馅包子,这可不得了,足足两天半没有吃东西了,一口就是半个,没两下,两个大包子进肚子了,拿起盘子,又去添了两个。

    一个大胖子,坐在旁边抽旱烟的,看到我吃了两个又去添了两个,哼哼了几声,站起来,走到我身边狠狠的一拍我的肩膀,咋诈唬唬的问:“小兄弟,几天没吃饭了?一个包子就是2两肉,2两面,你吃了两个居然还能吃?”有点摸不清楚他是什么人,恭敬的说:“是啊,两天多没吃东西了。”那胖子上下大量我一下,抽手从我手上抢走了装了两个包子的盘子,点点我坐的位置:“去那里坐着,妈的,大清早吃这么多,撑死你。”耶?

    我吃早饭,又不是吃你的东西,你这么急干什么?气乎乎的坐进了刚才的座位,我看你能玩什么花招出来。

    过了大概两盏茶的时间,那个胖子端了一个大碗出来,“砰”的一下砸我面前,大声叫嚷着说:“诶,年轻人啊,不懂事,几天没吃东西,一下子吃这么多包子,又是冷天,窝出病了怎么办?先喝点粥打点底子,让肠胃活络一下,中午再吃点有油水的,哈,又是一条汉子了。”拍拍我的肩膀,笑嘻嘻的坐回刚才的位置,哼着黄色小调,抽旱烟去了。

    用筷子捞了一下一大碗的小米粥,里面是打的两个鸡蛋。心里有点感动,旁边一个伙计大口吞着包子,笑眯眯的说:“这个罗头啊就是这个臭脾气,不过数心肠,他可是一个好人啊。。。”我点点头,大口大口的喝起小米粥。

    这个府邸的人,比起我所知道的那些大户人家,好得太多了,从上到下,都是这样,嗯,见仆而知主人,那个扶我的人,也是个好人吧?

    是不是?好书尽在www.3uww.cc流花剑录卷第三章刺杀宁王(起点更新时间:2003-10-146:53:00本章字数:4538)在这个府邸做守夜人,也就是每个晚上提了灯笼四处查看一下,如果有不对劲的,就招呼一声,每天值班时间也就三个时辰,每个晚上,三班轮换。

    从一起住的伙计们的嘴里,终于知道了这个府邸的主人,就是当今神仁皇的第五个儿子,官封宁王的神宁。

    天朝皇家以神为姓,如果皇子封王,就以其名字做为王号。当今神仁皇有子五十七人,最大的四十有三,最小的不过五岁。

    其中封王的不过九人,也就是九个有希望继承皇位的王子。其中,第三个王子因为过于荒唐,居然在府邸里头聚众荒淫,被神仁皇大怒之下赶到了西北边陲做地方长官去了,失去了争夺王位的权利。

    剩下的大,二,四,五,六,七,八,九,十等九个王子,最小的十王子也有了25岁,正好都是野心勃勃,用尽手段争夺皇位的年纪。

    不过宁王还算不错,起码对一般人还算可以。其他的几个王子,有些简直就是杀星再世的那种类型。

    只是这些事情和我无关,我仅仅是一个他从街上拣回来的穷小子,现在是最底层的守夜放哨的人,那些和整个帝国,四万万三千万子民有关的大事,不是我们可以妄自议论的。

    每个月,包吃住和衣服,还有20两的银子做工钱。而且工作比在货运行轻松多了。

    我也在心里暗叹,就算是做最下层的苦工,也是在权贵家赚的钱多。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也算是个佐证了。

    已经将近年关整个府邸热闹了起来,神仁皇赏赐给各个亲王的财宝一车一车的运了回来,然后从亲王府的仓库里头收拾出来,准备献给神仁皇做年礼的宝物又是一车一车的运了出来。

    因为我识字,而且按照林管家的说法:“杨哥儿人倒是很干净体面的。”所以现在我被提拔到了林管家身边,负责记录一下上面赏赐入库的东西以及这里运出去上贡的东西。

    坐在仓库大门口的小屋子里面,外面的人大声的报数,我在里面和3个伙计同时记帐。

    林管家拎了个鼻烟壶,在我们身边摇头晃脑的说:“唉,每年都是这样,到过年的时候啊,就是鸡飞狗跳的忙碌。这些宝贝,一年年的上次下来,我们又一年年的进贡上去。除了每年的一些新鲜玩意,也不知道有多少是重复了的。啧啧,诺,你们看,这个碧玉狮子滚红宝石绣球,就是前年大王子送给陛下的,陛下还很是赏玩了一阵,现在,又玩腻了赏给我们王爷了。”我们几个轻轻的笑了起来。

    我们还算轻松的,虽然连续7,8天不停的记帐,但是那些伙计就乐子大了,每天爬上爬下的擦洗柱子什么的,然后是张挂春联,悬挂大红灯笼等等。

    林管家看看我的一笔字迹苍劲的小楷字,点点头说:“杨哥儿,没想到你的书法不错,嗯,应该说是很好。有机会啊,我推荐你上去,看看王爷的书房是不是要个亲随什么的,你去做守夜的功夫,太委屈了点。”我笑着说:“也不算委屈,反正我年轻,身子也还算壮实,要不是王爷拣了我回来,我要么在街上饿死,要么就收拾包裹回老家去了,也没得现在舒服日子过了。”林管家点点头,微笑起来。

    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比在村子里的时候阴沉多了,绝对不会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所谓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就是我这种人吧?

    到底是我被环境影响了,还是因为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不过是脱离了老头子的管辖,恢复了本性呢?

    我真的不知道。大年夜,宁王带了自己的两个妃子去皇宫拜年,同时皇帝老儿全家要吃团年饭。

    我们在府里也是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虽然没有什么山珍海味,但是鸡鸭鱼肉管够,陈年老酒也是不能少的。

    在村子里的时候,我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也是一个喝酒的老手了。现在和小陈几个一起守夜的伙计碰了几碗,他们就摊地上去了,弄得周围认识不认识的伙计们哄堂大笑小陈他们的无用,同时开始和我拼酒。

    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这样能喝,10年陈的老酒,我已经喝了大概50碗了吧?

    刚开始还有点头昏,到后来越喝越清醒,越喝心里杀气越足,好像身体里面有个无底的黑洞,所有的酒全部被它吞噬了,根本影响不到我。

    又是50碗,过来招呼我们的林管家以及另外一个同级的金管家都吓着了,跑过来抢下我的碗,惊问:“杨哥儿,你可别犯傻,你没事吧?”我清醒的说:“没事,我天生的酒量好。”看着我的脸色依然不红不白的,两个管家啧啧称奇,不管我了,随我去连续灌翻了20多个伙计,他们在旁边乐得哈哈大笑,开始打赌我还能灌倒几个。

    直接闹到了深夜,宁王等人回府了,几个聚集在旁边看热闹的管家才大眼瞪小眼的愕然发现,所有的伙计都互相拼酒或者和我拼酒,全部翻在地上不能动弹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全部800多个伙计,就我一个人傻乎乎的站在原地发楞。风大总管差点气歪了鼻子,拉上了几个管家,把我叫上,去接宁王去了。

    那些马车,马匹什么的,就只好我们几个收拾了。内院虽然有侍女,但是大总管也使唤不动她们,只好我们动手了。

    给宁王磕了个头,宁王惊诧的看着我们稀拉拉的几个来接他的人,问到:“风总管,怎么了,其他的人呢?”风总管尴尬的说白了原因,宁王和周围的护卫全部哈哈大笑起来,看着我笑眯眯的说:“杨哥儿酒量这样好啊,不错,不错,以后跟着本王吧,如果有饭局,就靠你去帮本王顶着了。”我有点惊喜,却装出了大喜的模样跪下去磕了几个响头,也算是一步登天了?

    就在这个时候,府邸的正面大殿的屋顶上,一个飘渺阴深的声音咯咯乐起来:“我的宁王殿下,您啦,没有以后了,今天就送您去见天朝的列祖列宗去。”一道淡青湛蓝的剑光如同天上的闪电,撕破长空,划向了宁王的脖子。

    一把四尺长的巨型雁翎刀一刀震开了那把宝剑,但五十斤重的刀身赫然破了一个大缺口。

    身边的护卫狂呼起来:“刺客,护驾。”大概六十名护卫团团围住了宁王,护卫的首领,金头儿,震惊的看着自己百炼精钢打造的雁翎刀,不仅仅是鸡蛋大小的一个缺口,而且几条裂纹已经延伸到了刀背处,整把刀已经废了。

    又是七道剑光,不过比起刚才那道声势弱多了,从大殿屋顶上破空袭来。

    护卫中的七个高手驾刀迎了上去,轰鸣声中,剑光破碎,但是他们的身体却彻底的被粉碎了。

    在破碎的剑光中,他们的身体如同豆腐一样被切裂了开来。宁王冷静的站在原地,慢慢的问:“你们何人?”八个黑色劲装蒙面的人站在我们面前三丈开外,中间是七具破碎的尸体。

    带头的那个家伙还是用那难听的声音,冷兮兮的说:“猛鬼庙外一孤魂,天惨惨兮地悲凄。宁王殿下,您说我们是什么人呢?”宁王望向了金头儿,金头儿满头大汗,换了一把刀子,咬牙切齿的说:“圣京黑道第一大杀手组织,猛鬼庙的剑手?”那个家伙嘿嘿怪笑起来:“是啊,可不就是我们了。嗯啊,本来我们是不会暴露身份的,不过呢,既然你们都是死人了,说出来也没关系吧?”八个人突然动了,分明是八支剑,却幻化成了漫天剑影,向宁王他们的队列笼罩过去。

    金头儿他们一咬牙,如同一座坚实的刀山,围了上去。刀风呼啸,每一刀都有劈开一座假山的威力,偏偏没有办法接触到黑衣人的身影,他们太快了。

    惨叫连连,鬼魅一般的身影在六十多个护卫中穿插,鬼火一般的剑影带着血珠儿漫天飞舞。

    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仅仅金头儿浑身是血的带了几个副手护卫在了宁王身前,其他的护卫全部惨死当场。

    几个黑衣人也不好受,被如山的刀风劈掉了三个,全部都是被砍成了三截横尸地上,一把被磕飞的宝剑正好落在我的面前,上面还沾满了血迹。

    宁王居然还是不动声色,虽然眉毛都紧紧的皱了起来,厉声喝问:“谁指示你们过来的?”带头的黑衣人恨恨的说:“这个是绝对不能告诉你的,等你死了去问冥神吧。”剑光又起,朦朦胧胧的罩向了宁王。

    金头儿几个人狂吼一声:“拼了。”冲了上去,血花飞溅中倒在了地上。

    那人嘿嘿冷笑:“我的宁王殿下,你完了,你没指望当皇帝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为什么用剑?”

    “好玩啊。。。”

    “啪”的一耳光。。。

    “你为什么用剑?”

    “嗯,威风啊。。。”又是一耳光。。。

    “你为什么用剑?”

    “。。。。。。”还是一耳光。。。自从我练剑起,老头子就不断的问我相同的话。

    在我挨够了耳光后,我无论如何不肯回答了,但是耳光依然打在了我脸上。

    我对着落雪的天空狼嚎起来,拣起了地上的宝剑,疯狂的冲向了那个逼近宁王的黑衣人。

    我为什么用剑?因为宁王是我的希望,出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流氓之风云再起】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