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流氓之风云再起 >流氓之风云再起_第68节

流氓之风云再起_第68节

作者:血红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0: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1
    树倒,水腾,我腾空而起,空中一个转身,剑指激射出了九道剑气,带着呼啸声破空而去。

    我突然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容,急收手时,剑气已经不在我的控制之下了,偏偏那人手里一枝青翠的树枝,轻轻的点了几下,我的剑气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笑呵呵的对我说:“杨哥儿,耽搁了你的功课,是小老儿的错,勿怪,勿怪。。。”我恭恭敬敬的说:“原来是青梅老先生,不知道有何指教?刚才冒犯之处,恕罪,恕罪。”青梅老人呵呵笑起来:“小老儿刚刚得了一瓮好酒,听风总管说,小哥儿酒量惊人,特地来邀你共谋一罪。”还有比巴结一个武功深不可测的老人更好的事情么?

    尤其喝酒对我来说不是哭差,而是享受。笑嘻嘻的跟着青梅老人到了他的‘卧云轩’外的石亭里,一个小小的炭炉子已经烧好了火头,旁边是一青瓷带白花点的大酒瓮。

    青梅老人急不可待的一掌吸开了酒瓮上的泥封,把淡青色的酒液倒满了一只小小的酒壶,轻轻的把瓷酒壶放在了小火炉上,一脸迷醉的吸了一口酒气,微闭着眼睛,喃喃自语的说:“不愧是大内特酿的两百年陈的青梅老酒,唉,这个味道。。。嗯。。。”嗯,清冽,若有若无,飘渺得如同半夜随风而来的琴音一般的气味,果然极品。

    青梅老人舔舔嘴唇:“如果不是想着到了王府可以喝到世上最好的美酒,小老儿才没这么勤快跑出来。”我呵呵笑起来,这个老头儿倒也坦白。

    突然,青梅老人脸色一边,恶狠狠的说:“恶客来了。”一掌拍出,上百道清朦朦的掌影顿时笼罩住了整个石亭,外面一个声音怒骂:“老不死的,有了好酒不请我,我自己带了下酒菜上门了居然还向我出手?”一道淡淡的剑气腾空而起,瞬间破去了二十多道掌影,身形飞快的穿了进来,却微微的带了一点点的狼狈。

    那是青竹居士,手上提了一包油腻腻的东西。青梅老人护住了桌上的青梅酒,气急败坏的说:“你这个糟蹋酒的东西。喝酒就喝酒,喝酒用猪头肉下酒还叫喝酒么?味道全部都败坏了。你,你,你,你这个王八蛋,又来糟蹋我的好东西。”青竹居士恶狠狠的瞪了回去:“一斤,我只要一斤,你给不给?不给我就抢,大家谁都喝不成?”我差点看傻了,这还象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青竹居士么?

    分明一个抢东西的街头混混流氓啊。青梅老人不舍的抚摸了半天酒瓮,痛苦的说:“就一斤?”青竹居士目露馋光的摸了摸肚子,得意的说:“就一斤!”青梅老人不甘的右掌在瓮口一吸,一道晶莹的细细酒泉腾空而起,映照天上银月,他自己又是仙风道骨,长须飘飘,真如神仙世界。

    青竹居士呵呵直乐,双掌虚接,一团淡淡的云气托住了射来的酒泉,慢慢的聚成了一汪小小的酒池。

    片刻之间,青梅老人停手了,青竹居士抱怨说:“小气,一分一钱都不多给点?大不了下次我弄到了送你一坛。”青梅老人暴怒起来,额头青筋暴挑的说:“你个王八蛋以为容易?全天下就皇宫有这种酒,而两百年陈的现在总共就三坛,宁王好容易才买通了大内主管酒窖的李公公送了一坛给我。你给我找一坛过来,我脑袋酒输给你。”青竹居士哼了声没说话,一脸馋样的虚空托着那一斤酒液飞快的跑了。

    我已经惊呆了,体内真气居然外形于物,几乎等于实质,他们怎么练的?

    青梅老人平和了一下心态,有点难堪的看看我,抱怨说:“师父收了三个徒弟,这个家伙最麻烦。不要说他了,来,酒也烫好了,我们慢慢品酒。”掏了两个小小的青瓷杯儿,小心翼翼的每个杯子倒了八分满进去。

    不知不觉,一瓮起码三十斤老酒已经去了一半,青梅老人带着点醉意说:“小哥儿,看你刚才内力爆发的模样,似乎是一种至阳至刚的功夫?”我点点头:“没错,不过,小可修为浅薄,倒是发挥不了其中的威力了。”青梅老人奇怪的问:“听柳邪心那个小子说,你杀掉猛鬼庙的银鬼头级别杀手的时候,用的是绝传的‘蝶飞剑法’,这个,这个,从我师父那里听来的消息,你的内力好像很是不配这套剑法,能够发挥一半的威力就该谢天谢地了。”我有点苦恼的说:“老先生见多识广,的确我现在发挥的剑法威力,三成都不到。每每需要温婉转折的地方,总是有如大浪滔滔一般直泻而下,本来没有任何纰漏的剑招,偏偏留出了不少漏洞。”青梅老人摸摸脑袋,灌了一杯酒,细细的品味了一番,朦朦眼看着我说:“从柳邪心转告我的,天门的探子目睹你的剑法使用时的状况,我大概可以推算出‘蝶飞剑法’需要的是一种温和,绵软,坚韧,余力悠长,不急不躁,宛如阳春三月,用春水酿造的新粮淡酒一样的内力。你现在的内力偏偏慷慨激昂,杀气腾腾,就好像北地的高梁烧一样,入口火辣辣,下肚辣滚滚。实在是南辕北辙,差远了。”我三分恭维七分虚心求教的说:“的确这样。老先生不愧是酒中仙人,比喻得入骨三分,精辟不可当。”青梅老人得意的说:“那是当然,要说武功,天下胜过我的人大概还有七八人,但是要说起喝酒,我要是说我是第二,谁敢说他是第一?要是敢说,我一掌拍死他。”我一口酒差点笑喷了出来,当然,这是绝对不能发生的行为,所以我一口内力硬生生的吞掉了嘴里的酒。

    点点头,青梅老人醉意朦胧的说:“有个办法,可以缓和你体内的真气,修炼一种至阴至寒至柔至邪的内功,象魔教的姹女九阴诀,西北大雪山的荡魄雪精真气等等。不过你要是最后不能糅合两种内气到一起,那就‘嘣’一下,全身爆炸,上西天去了。”我的天,还以为你有什么好办法,这种等于自杀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青梅老人突然嘿嘿邪笑起来:“第二个办法就是把你的内力练到我的警戒,阳极阴生,问题自然解决了,不过怎么说也要百年时光。你肯定等不起的。只好用第三个办法了。”我虚心恭敬的说:“还望老先生指点。”青梅老人放声说:“天地分阴阳,所以蕴育万物。人从天地中生,自然体内自有阴阳之分。人的经脉,分阴阳正邪各经,内力流通的如果是阳性经脉,加上运功心法是阳刚十足,自然产生的结果就是你这样的内力了。你扎根基的时候,一定是一口气飞快的推动十八个周天,是不是?”我惊奇的点点头。

    青梅老人得意的说:“如果把现有的内力转到阴性经脉,用另外一种新的心法推动,就会慢慢的产生阴柔的内力,就算你再狂热火爆的真气,也会消去了那股天生的阳刚之气,慢慢的变得平和顺服。这个就是我们门派的不传之秘了。”说完,就是一大串经脉穴道名称以及短短的三百多字的运功心诀。

    我飞快的记忆了下来,这可是关系到自己能否成为超级高手,能否获得更高地位的法宝,怎么能不小心?

    青梅老人突然抬起酒瓮,一口灌了下去,哈了一口酒气,一脑袋栽地上睡觉去了。

    根本没有察觉身影的晃动或者听到破空的风声,青松秀士一脸苦样的站在了我们面前,摇摇头说:“杨头领,如果你发誓不把刚才的心诀告诉别人,我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想了一下:“这个肯定是你们师门的密宝,就这样交给了我?还是你有所求于我?”青松点点头:“你有野心,也有能力,更加是有运气。天命不可违,我也想发达,我不仅仅要在江湖上得到尊崇的位置,我还要在朝廷里面光宗耀祖,当然,我知道我没办法适应朝廷的体制,但是你可以,所以才网开一面,否则我杀你易如反掌。”我点点头:“我明白,我也当然想要阁下这样身手高强的合作伙伴的。”青松满意的笑起来,一脸无可奈何的扶起醉醺醺的青梅老人,突然冷声说:“不要信任柳邪心,他是厉残的心腹,哪里又是什么为了自己的地位求你合作的人了?就算你们不找上天门,天门迟早也会找上你们的。毕竟宁王是最有可能当上皇帝的。厉残的野心,从他结交了这么多权贵,瞎子都可以看出来,你可别被他们卖了还数钱呢。”我好奇的问:“既然如此,为何他偏偏等到现在才和我们合作呢?如果他有这样的野心,早就可以找其他的亲王。。。”青松呸了一口:“厉残这个老狐狸,当然要找一个赢面最大的人做靠山。只有猛鬼庙那些白痴才随便跟了一个废物。”冷笑声声的扶着青梅走了。

    我冷笑,何止不信任柳邪心,就算我们那位,我也不敢太相信他。不过,既然大家都只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面具,那么我当然就乐于看他们的面具了。

    反正,装成一副有野心的白痴的模样,对我又有什么损失呢?不过,猛鬼庙的后台究竟是谁?

    这个家伙可没有说清楚。一群白痴。。。我冷哼一声,说起来,也就青梅大概可靠点,毕竟一个喝酒的时候都讲究不许串味的人,还是有点可爱的。

    好书尽在www.3uww.cc流花剑录卷第七章夜访(起点更新时间:2003-10-1519:35:00本章字数:3552)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庆祝神州五号发射成功。。。大家一起庆祝吧。。。**********************************圣历一万三千九十五年三月十七日晚我带领冰道长,火大师,以及破天三掌等五人,带了十六色珍贵礼物,趁着夜色偷偷的越墙而出,目标是掌握了天朝数十万官员升迁废免大权的吏部尚书赵尚书。

    宁王府在靠近皇宫方向的东城承天巷里,而赵尚书的府邸在西城权贵集中的安乐巷里。

    我们六人,身形飘飘的宛如御风而行。淡淡的雾气被天上的朗月映成了银色,朦朦胧胧的,整个圣京城都被笼罩住了,十丈开外就看不清楚人影。

    一路上隐隐约约的看到了数十条人影在一块城中的树林里飞跃刺击,不时有人倒下去,却没有一点声音发出来。

    让我愕然的是旁边居然有上百禁军环绕。火大师淡淡的说:“不知道是哪两个组织的人在火并呢。那些禁军都是他们背后的靠山派来收拾战场,同时不让刑部或者圣京府里的捕快靠近的防范。毕竟天子脚下,如果事情闹大了,谁夜吃罪不起。”我点点头,脚下加快了步伐。

    一口阴柔的内息流动全身,身形彷佛柳絮一般轻飘飘的上腾了十丈,随风飘了二十丈远,才慢慢的落在了赵尚书府的屋顶上。

    破天三掌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我抱歉说:“对不起,我倒是忘记三位脚下不便了。”破天三掌的老大无奈的说:“头儿,没办法,我们全部心思放在了掌力上,这个轻功倒真的不行。”冰道长拍了我一记马屁:“头领刚才的身法彷佛神仙御风腾云一般,看来最近一定是功力大进了。”我微笑着没有说话。

    青梅老人给的口诀果然神效无比,短短十天的功夫,我体内的‘惊龙气’性质转变了许多,老头子担心的所谓孤阳不长,会耽误修为的事情被轻松的化解了。

    如果还是纯粹的‘惊龙气’,我的身形会如同箭石一般破空往来,起码这下面的护卫们会被我带起的风声给惊动了。

    唯一让我担心的,是体内的那个东西似乎被这阴柔的内力刺激,慢慢的释放了一些诡异的内息进入了我的身体,但仅仅是在打坐内视的时候有这种感觉,究竟是否幻觉,我自己都无法解释。

    而我身上的那种气味越来越重了,昨天晚上,狠狠的把小玉玩了个尽兴,到今天她还没办法起床行动。

    。。微微颔首,我们轻轻的飘向了赵尚书的内院,落地后径直走向了赵尚书的卧室。

    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嬉笑声,以及一个娇媚无比的女人呻吟的声音。

    不忌酒色的火大师舔舔嘴唇,淫笑着说:“妈的,这个赵官儿正在乐乎呢,也不知道下面压的妞好看不好看。”冰道长摇摇头,问:“头领,我们就这样进去?”当然就这样进去,一个人赤身裸体的时候也就是心理防御最弱的时候,不趁这个机会还什么时候?

    破天三掌的老三,蒲扇大小的右掌贴住了木门,微微一发力,整个门楦所在的位置被阴柔的掌力化成了碎屑。

    我满意的点点头,示意他们三个在外面守候,带着一道一僧大摇大摆的推门走了进去。

    赵尚书那光溜溜的肥胖的身体正压在一个妞娇小的身躯上拼命的抖动着,他的背上却又紧紧的贴上了一个小姑娘在不停的胡乱扭动,最地下的那个小妞不听的惊叫:“要压死我了,大人,您轻点。。。”换来的却是赵尚书得意的笑声:“小宝贝,老夫是宝刀未老,雄风依然啊。。。”轻轻的关上门,我坐在了屋子里面的太师椅上,火大师手慌脚乱的过去提起了最上面的那个妞,顺手点了哑,麻二穴,顺手在她下体掏摸了几把,才扔到了床里。

    赵尚书一惊,终于从无边极乐世界中清醒过来,还算见过场面的,不甚威严的坐起来,手忙脚乱的拉过一件衣服遮住下体,火大师又顺手点住了他身体下面的那个妞。

    我们没有说话,互相对视了一阵子,我才微笑着说:“赵尚书,您很聪明,没有胡乱叫嚷,这对您有好处。”赵尚书尴尬万分,恼怒无比的说:“你们可以在我府邸的护卫丛里登堂入室,我叫嚷了又有什么用?你们是秘营还是刑部的?老夫好像最近没有犯任何错失吧?”我点点头说:“不仅没犯措施,相反还圣眷日重呢。赵大人的前途,可是光明无比啊。不过,如果我们今天杀了您,您的娇妻美妾,却不知道日后被谁享用。您的锦绣前程,您也享受不到了啊。”赵尚书不自在的扭动了几下身子,吞了口吐沫,问:“有话直说,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的。”我点点头,一样一样的把十六色珍宝放在桌上,笑嘻嘻的说:“这些宝物,价值百万以上,只求赵大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流氓之风云再起】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