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流氓之风云再起 > 流氓之风云再起_第69节

流氓之风云再起_第69节

作者:血红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0:0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32:48
    一个签名就是了。”赵尚书有点入神的看着桌上灯光映照下的那十六色珍宝,舔舔嘴唇,说:“什么签名?求官么?这好办,你是要什么样的官位?百万白银,足够给你一个二品大员的位置了。”我邪笑着说:“不是一个位置,我们的胃口很大的。”赵尚书惊了一下:“不要太过分,这百万白银,老夫也不过能拿到二十万而已,一个二品职位,你还不满足么?”冰道长冰冷冷的说:“知道你和左右丞相勾结,买卖官位,这百万白银,为什么你就不想想自己全部拿到手呢?”赵尚书的目光游离起来。

    我掏出了一份早就写好的书信,笑嘻嘻的说:“这是当朝某个高官向北方游牧民的大酋长写的出卖天朝的书信,只要你在最后签个名,这百万白银就全部是你的了。”赵尚书浑身颤抖起来:“你,你,你,你要害我抄家灭族啊?我哪里得罪了你?”火大师灼热的目光扫视着床上的两具女体,舔着嘴唇说:“如果真的要杀了你,还需要送你这些宝贝么?”

    “哦,你们想控制我?”我冷冷的说:“是的,先签了这份书信,再写一封效忠我们主子的效忠书,吃下我们的药丸,你就可以安安稳稳的享用这百万白银了。日后,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你也只要帮我们安插几个人进外地的官职里面就可以了。”赵尚书神色转变了数次,突然问:“你们是哪位亲王殿下的护卫?大殿下,二殿下,还是。。。五殿下?”我惊奇的说:“为什么就他们三个,不是别的人呢?”赵尚书阴鹫的说:“他们三个才有资格做皇帝,别的亲王,志大才疏,不说也罢。嘿嘿,除了他们三个,还能跑得出别人么?也就他们三位殿下可以招揽这么多的高手吧?”我冷冷的说:“起码五殿下才被人刺杀过一次,如果真的招揽了很多高手,不至于差点被杀死吧?”赵尚书诡异的一笑,说:“来,你们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过,千万不要忘记事成后我的好处。”我点头说:“你很聪明,如果你不答应。。。”赵尚书接口说:“如果我不答应,我肯定会是一个死字,我活得很好,还不如赌你的主子一把,如果你主子当了皇帝,我也算功臣,是不是?”忙碌了盏茶时分,我满意的卷起了一堆文书,监视赵尚书吞下了三个月发作一次的定时药丸。

    问他说:“刚才你说的关于五殿下的事情,嘿嘿,好像话没说完啊?”赵尚书诡秘的说:“现在我们同一个主子了,我还敢乱说话么?”我想了半天,点点头,带人走了出去。

    赵尚书突然叫住我们:“这两个侍妾,你们帮忙清理掉吧。她们什么都听到了,如果,万一,我是没什么好怕的,就怕我们的主子那里。。。”我回头一笑,点点头,双手急点,数道剑气震碎了她们的心脉,浑身一抖,吐血身亡。

    赵尚书自言自语的说:“唉,这个西边大陆来的春药真是厉害,可怜她们两个服药过度,就这么去了。。。”我和他相视嘿嘿怪笑了几声,带人走了。

    当我们腾空而起的时候,后面传来赵尚书的惊呼:“快来人啊,小红小绿她们出事了,你们这群混蛋,快来人啊。。。”我们直接落在了外面的小巷里,冰道长顺手一掌拍死了一个看到我们行迹的过路百姓,我们施施然的走到了大街上。

    虽然有巡逻的禁军,但是我们身上露出的一角金牌让他们根本看都不敢看我们一眼,飞快的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

    破天三掌的老大突然嘿嘿笑起来,我们惊奇的看着他。

    “头领,我第一次发觉,原来有权有势的感觉这么好。我们不过身上多了块金牌,这些平时如狼似虎的禁军见了我们就差点跪地上磕头了。想想以前在天门做堂主,半夜出来,遇到他们,还要小心避开,哪里有现在这样风光?”我微笑不语,几个人却是深有感触的赞同附和他的话。

    冰道长冷兮兮的说:“现在我们可比堂口里面的人风光多了。”我点点头,看着他们说:“只要你们跟着我,我保证你们日后比现在更加风光百倍。。。只要你们乖乖的听我的命令,按照我的意思做事,你们会越来越风光的。”几个人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深深的点了点头。

    好书尽在www.3uww.cc流花剑录卷第八章青楼风波(起点更新时间:2003-10-1519:36:00本章字数:4898)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庆祝神州五号发射成功。。。大家一起庆祝吧。。。**********************************圣历一万三千九十五年四月三日神仁皇飞简急招所有的王子入宫,陪同他听玉蟾丹士讲解天道至理,加上各色仪式等等,起码需要三天的时间,我们也难得的得到了三天的假期。

    三青自己带了酒,吵吵闹闹的去郊外踏青游玩去了。云鹤仙子不知所踪,于是乎,和我关系日益紧密的冰道长,火大师,凌风七剑以及破天三掌就聚集到了我的住处。

    火大师摸摸胸脯说:“最近心里都痒腻腻的,好想找个妞发发火。”我淫笑着说:“不是给你配置了两个小美人么?怎么还没泻火够啊?”火大师无奈的说:“她们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就是不够风骚。玩起来没劲啊。”除了冰道长对于女色不是很重意外,三掌七剑都是欲海里面打滚的主儿,闻言一起淫笑起来,纷纷嚷嚷的说自己的小丫头玩起来也没有味道。

    我嘿嘿笑着说:“好啊,这样,今天我们去圣京最大的怜卿阁去逍遥一把如何?我是头领,就我做东了。”冰道长也来了兴趣:“怜卿阁的姑娘各个艳名四播,如果能见识一下,倒也不虚此行。”呼啸声中,我们叫下人备马,带了随身的家伙,趾高气扬的奔向位于南城有所谓万花大街美称上的怜卿阁。

    顾名思义,所谓的万花大街,无非就是街上太多太多莺莺燕燕而已。我们在怜卿阁门口下了马。

    13匹来自西北荒漠的高头大马,我们随身佩戴的镶金嵌玉的兵器,华贵的或紫或白的紧身锦袍,让门口的老鸨眼睛一亮,浪笑声中迎了过来,一把挽住我的手,连声招呼说:“大爷,好{炫&书&网}久没来了,姑娘们都想死你了。喂,你们这群死人,还不快点帮大爷们收拾马匹。”旁边一堆龟奴飞快的跑了上来。

    火大师哈哈大笑,一人扔了一锭小元宝,老鸨的眼睛更加亮了起来,几乎就贴我身上了,偏偏又要和火大师眉来眼去的勾手搭脚,我都替她累得慌。

    一群姿色上等的年轻女子围了上来,把我们拥进了大堂,拥上了二楼,拥进了一间可以看到整个怜卿阁格局的包房里面。

    三掌七剑火大师已经憋不住了,坐在小小的软香藤椅上,拉过了身边的小妞就开始胡乱摸弄起来。

    老鸨差不多就摊进了我的怀里,虽然她还有十分姿色,不过年龄肯定比我大,而我对于年龄过大的女人可是没有兴趣的。

    顺手掏出了一颗龙眼大小的珍珠,笑嘻嘻的放在桌子上,一下子就勾引住了所有现场女人的眼神。

    我得意的说:“这位妈妈,能否请最红的几位小姐过来,让我们见识一下?”老鸨有点难色的说:“这个,她们现在都在陪客,能否稍等一下?”火大师火气直冒,拍了一下桌子,骂到:“我们就不是客人么?还是我们的银子宝贝是假的?”火大师旁边的一个大概十八岁的小妞腻笑着:“哎哟,这位大师,何必生气,我们陪你不是一样的么?”顺着火大师的腰带就摸了进去,摸得火大师浑身一个机灵,火气全消了。

    我还没有说话,那个妞要死不死的一手把火大师的腰牌带了出来,‘当’的一声摔在地板上。

    那是大龙头吞口,麒麟垫脚,虚刻了烈日山河地理图案,中间一个小小的‘宁’字,周围镶嵌了一圈细碎的红宝石的金牌,代表了我们的身份,金牌周着又有两条金龙缠绕,代表我们不仅仅是宁王的私人护卫,更加是在皇宫大内标注了姓名的天朝有官位的皇家护卫。

    老鸨和周围的姑娘们脸色全部变了,老鸨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如同调了蜜的一般,腻声说道:”哎哟,原来是几位。

    。。嘿嘿,马上,我马上去看看我们几位乖女儿是否有空。唉,对了,今天还有一个清官人要开苞,规矩是谁的出价高谁就摘红挂彩的,几位要是有兴趣,何不试试?”身子有点发抖的飞快的出去了。

    火大师大大咧咧的拾起了地上的金牌揣进了怀里,周围的那些小妞更加是屈意奉承我们。

    没等什么时间,山珍海味飞快的堆满了桌子,三掌七剑火大师以及我和冰道长在这些美美的小妞的伺候下大吃大喝起来。

    大概也就干掉了三四杯酒的时间,三个温温柔柔,柔柔弱弱,面容轻轻淡淡,身上香气袅袅,走路斯斯文文彷佛微风荡柳一般的小妞跟着老鸨进来了。

    火大师已经看呆了眼睛,张着大口问:“这个就是全圣京有名的青,雅,灵三位姑娘了吧?”我点点头,果然不愧是当今圣京花名榜上排名第五第六第七三位的姑娘。

    至于第一到第四位的那几个,她们的靠山我们现在还惹不起,也不可能见到她们的。

    ‘滋’的一声干掉了一杯酒,我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圣京最好的姑娘要被我压在身体下面拼命的玩弄才行,总有一天我会做到的。

    它又发出了咆哮,心头杀意渐起。冷冷的随便拉过一个小妞,撕光了她的上衣,在她胸脯上又咬又亲起来,赢来了周围这群色棍的连声欢呼。

    三个极品妞静静的陪坐在旁边,和三掌七剑他们对饮了几杯。我们也知道规矩,除非送上足够的缠头费用,否则这些妞的小指头都碰不到一根。

    费用也不高,不过白银万两,就可春宵一度而已。火大师凑了过来:“头领啊,今天晚上我非好好的操她们中间的一个不可。嘿嘿。。。”我淫笑着点头,我也正有这个意思。

    宁王给我每个月万两白银的开销,另外还有不少外快可以收入,现在行囊颇丰,这些小妞的缠头费用还是给得起的。

    拉过了老鸨,塞了三张银票给她,冰道长也在旁边拈须微笑,老鸨嘻嘻笑起来,轻轻的把三个妞往我们身上一推,三个妞也马上变了眼色,和我们肆意调笑起来。

    。。老鸨爱钱,胡说八道,这些妞儿难道就不爱钱了?三掌七剑看得流了口水,我耸耸肩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极品妞就这么三个,我可不想和他们一起享用。

    就这个时候,下面一阵闹腾,我怀里的青儿娇声说:“这位爷,您看,下面就是今天竞价的清官人,名字叫做柔儿。”果然是个温柔可人的妙人儿在下面俏生生的站在一个两尺高的红木台子上。

    老鸨道过了开场白,马上就是赤裸裸的皮肉交易了。一群眼睛发红的豪客已经把开苞费用炒上了十二万两。

    等价码提升到二十万两的时候,青儿有点嫉妒的说:“我那时候才十九万,柔儿可是有福了。”也是,青楼的规矩,开苞费用越高,后来的面子越大。

    就是不知道哪些冤大头弄了别人一辈子都还赚不回来的大把的银子,就仅仅求那一针见红的快感而已。

    一个面容苍白,三角眼,薄嘴唇的青年得意洋洋的叫嚷:“本公子出价二十二万两。还有谁和本公子抢这个妞的?”一阵安静,青儿低低的说:“他是当场右丞相蔡丞相的公子,倒是经常来这里找姐妹们聊天喝酒的。”嗯,你老子一个官就可以收入白银百万,当然你不在乎这点钱了。

    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说:“二十二万零一两。”蔡公子眼睛一翻,开始加价了,但是不管他加多少,那个人总是加一两银子,不多不少,正好一两。

    火大师摸着灵儿的大腿,怪笑着说:“先不说这个家伙有没有这么多钱,明显是和这个蔡大公子捣乱来着。”果然,蔡公子忍耐不住,大声叫道:“给我打,狠狠的打,打死这个混蛋。”二十多个豪奴冲了过去,旁边的客人马上飞快的窜开了,仅仅留下了坐在一张漆金桌子前的那个和蔡公子捣乱的人。

    大概四十出头的年轻人,蓄了淡淡的八字胡,洗得发白的青衫,带了一把将近四尺的奇形长剑。

    蔡公子的家奴才没有管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操起了身边的木凳,或者身上拔出了匕首,铁棍等凶器,就这样砸了下去。

    “嗤~~~~~~”的一声长长的响声,淡蓝色的剑影闪过,家奴们惨叫连连的退后,两只手腕处,一丝丝的血滴了下来,我清楚的看到他们的手筋都被挑断了。

    凌风七剑的老大有点惊疑的说:“这个家伙的剑术修为已经到了先天剑气的境界,哪里来的这么一个家伙?”凌风七剑的老三见猎心喜,狂热的说:“他大概可以和我拼上千招,不能放过他。”火大师却皱起眉头:“看他的剑术,恐怕不好惹呢,多少会有麻烦。”年轻人提起了入鞘的长剑,慢慢的走向蔡公子,淡淡的问:“还要不要打死我了?”蔡公子已经张口结舌,差点就要放声求饶了。

    我突然长笑起来:“哪里来的无知匪徒,胆敢冒犯蔡公子?”提身跃了下去。

    冰道长,火大师,三掌七剑马上跟着我轻飘飘的落在了大厅里,惹来了周围嫖客以及姑娘们的一阵惊呼。

    我虚伪的对着蔡公子热咯的抱拳笑到:“蔡公子,让您受惊了,这种狂徒,让小的们收拾他们就可以了。”蔡公子看到了我们下楼的身手,马上又神气起来,大声冲那个家伙喝到:“报上你的名字,看小爷不抄了你的家才怪。”那个年轻人皱了下眉头,低声说:“在下点星山凌白木,不知各位意下如何?”点星山?

    好像是个有点名气的门派,不过,我们在乎你的身份么?我抽出长剑,使出‘破阵剑法’,一剑劈了过去。

    凌白木哑然失笑,轻灵的闪过了我的攻势,在我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势中怡然自得的说:“在下和这位蔡公子,不过开个玩笑而已,兄台何必当真呢?”我已经把破阵剑法的前九招连续使出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流氓之风云再起】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