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流氓之风云再起 > 流氓之风云再起_第91节

流氓之风云再起_第91节

作者:血红 发表时间:2019-01-10 11:33:0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50:33
    使了一个眼色,我轻轻的摇摇头,宁王一脸惊诧,但是很快的恢复了面部的表情。

    神仁皇突然笑起来说:“这不就成了么,朕有最好的人选了。杨将军的父亲当初做过扫北大元帅,杨将军可是将门虎子,而且以前办的几件事情也可圈可点,不如就委派给杨将军如何?”

    张尚书等一众老将齐口赞同,但是心里早就有了主意的我却急忙出了班列,跪倒在地说:“启禀陛下,微臣也愿意为国效力,奈何微臣父亲从小只教导微臣家传武功,对于排兵布阵等学问是从来没有提及,微臣恐怕力不从心,耽搁了国家大事,就万死不足以顶罪了。”

    神仁皇以及一众老将大惊,神仁皇连声问到:“怎么可能,杨元帅难道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我装出一副苦恼,后悔,微带了一分抱怨的神色说:“微臣也深深不解为何父亲要这样做,可能是他以前杀戮太重,怕微臣步了他的后尘,所以才仅仅传了微臣保身的武功,却不传授兵法了。”

    神仁皇皱眉:“可是全歼西方士兵那次,杨将军不像不会带兵啊?”

    我羞赧的说:“那是微臣从江湖上学来的江湖争斗之计,用在小规模的战斗中虽然无往而不利,但是用在大规模兵团作战方面,却是没有任何效果。倒是让陛下失望了。”

    一众老将神色黯然,一点精神都没有了。

    二殿下连忙趁机走了上来:“启禀父皇,儿臣保举一人,现在的近卫军第三军统领李天霸李统领。他精通兵法,弓马娴熟,足以担当大任。”

    。

    。

    。

    。

    退回了班列的我冷漠的看着这些亲王为了给自己下属的统领一个晋升的机会而拼命的争夺。

    终于,脑袋都疼起来的神仁皇,听从了张尚书的意见,钦点了近卫军第一军的大统领万豪万统领做了这次讨伐南疆各国的先锋大将。

    让万豪的主子四殿下很是得意。

    回到宁王府,宁王极其不满的说:“这是一个提升你地位的大好机会,你平日和我讨论兵法阵法是头头是道,为何今天故意推辞?”

    我幽幽说到:“殿下以为,我的地位还能多高?能封王么?”

    宁王想了想,摇摇头。

    我点头说:“那么,我能取代张尚书的位置么?我能升到监国使或者大学士的位置么?”

    宁王马上摇摇头。

    我嘿嘿笑起来说:“既然不能有实际上很大的地位的提升,我何必做那些辛苦的无用功呢?陛下最多奖赏一点封地或者金银财宝以及几个好听的封号,对我们的大事有什么补益呢?还不如留在京城静观事态发展,找机会发展自己的势力最重要。”

    宁王(炫)恍(书)然(网):“你的意思是。。。”

    我冷冷的说:“四殿下的人当了先锋大将军,其他几个殿下的下属也当了领军的将领,他们马上就要带兵南下,嘿嘿,他们在军方得力的人一走,圣京的就完全控制在了禁军,刑部,巡抚司的手上,也就等于控制在了殿下的手上。我们很多以前想做不能做的事情就可以偷偷的进行了。”

    宁王点头,哈哈大笑起来。

    我深深的吸口气,慢慢的吐了出去,低声到:“不知道,派在曾大先生府里的那几个人,可否有消息传来呢。。。”

    宁王低声问到:“曾大先生的态度,好像对我们。。。除非他。。。”

    我点头说:“不错,我有点后悔哩,那天说的那些话,一么让他死心塌地的帮助殿下,二么,就是最差的那种可能,他会想办法对付我呢。”

    宁王皱眉:“没这么严重吧?”

    我摇摇头说:“难说,难说。曾大先生和秦大学士可不同,秦大学士是完全顺风使舵的家伙,不足为惧,可是曾大先生,就算偶尔心神被我惊动,也会马上稳定下来。我的那些计谋,可能对他完全没有效果也说不定呢。”

    宁王点头:“看样子我们要应变了?”

    我点头:“我想,我们的新任大国师,是否需要闭关参悟玄机一阵子了。也省得我们根基不稳,就和玉蟾那个老道士起冲突,如果他在陛下面前说几句话,我们可就有得难受了,还不如趁我们的大佛爷还没惹火了玉蟾,叫他清净清净。”

    宁王默默点头,低声说:“那么,我们现在就是等消息了。”

    我看着外面花池子里面的花木,低低的说:“是啊,现在的情形,微妙得很哩。。。”

    好书尽在www.3uww.cc流花剑录卷 第三十四章 夜巡(起点更新时间:2003-10-22 9:45:00本章字数:4531)圣历一万三千九十五年八月十五日晚半个月前,大军在极度秘密的情况下出发了。

    其他几个亲王为了让自己的下属将领能够在战场上有好的表现以求得到神仁皇的赏识,纷纷派出了座下高手随行,而秘营的杀手,供奉阁的几个老头子也在神仁皇的命令下随军南下了。

    我和宁王袖手站在后花园听池塘里青蛙的鸣叫。

    宁王笑嘻嘻的说:“这下圣京安静了。”

    我点点头,赞同的说:“二殿下下面不久前搜罗的几个人全部随军下去了,嗯,本来还想找个罪名和他们交手试试的。可惜了。”

    宁王晃悠悠的说:“曾大先生最近几天和他那一边的几个大佬很是半夜商议了几次,你怎么看?”

    我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飞快的拈起了一只翠绿色,背后有三条金色条纹的美丽的小青蛙,盯着它张大的嘴看了半天,问到:“不知道是否在商议军国大事呢?现在大军还没有到达南疆吧?”

    宁王点头,伸出一只手指轻轻的划弄了一下我手中小青蛙的背部,有点出神的说:“倒是没想到,它们居然会这么美丽,本王以前倒是忽略了。。。大军每天行进不过百里,为了保密又得和各地官员商议,暂时的清理市面街道,哪里这么③üww.сōm快就到呢?”

    我带了三分慈爱的把手里不停的挣扎的小青蛙放进了水池,轻轻的助了它一指之力,让它飞快的游向了池子的中心,慢慢的说:“那么,曾大先生就没有必要半夜找人找这么频繁了。总不成他敢冒着陛下发怒砍他脑袋的结果,废了秦学士吧?”

    宁王歪着脑袋,扯下了一朵‘月月红’的小小花朵儿,在手里揉动了半天,舔了一下嘴唇,轻轻的问我:“那么他是想干什么?他的密探队伍也偷偷的集合了一半了。”

    我看看天色,说:“快午夜了,我要和三青他们去捉拿‘蝴蝶花’,殿下早点休息,最近陛下有点紧张,殿下能多讨陛下的欢心就很是有利了。至于曾大先生那里,以不变应万变,他难不成还敢在圣京城召集人手侵袭他人府邸么?”

    宁王点点头:“夏总督胆子越来越小了,你这次过去,如果有可能,就换个人吧。”

    我点头,轻轻的弹了三指,三青飞快的掠了过来。

    宁王微微示意,说:“各位小心行事,本王休息去了。”

    我们四人恭送他走了。

    我轻声问:“那边人手准备得如何了?”

    青松嘿然笑到:“‘天门’‘一品堂’四百名高手已经包围了那个树林子,全部穿的是刑部以及巡抚司的公服,我们的下属也有一大半分派到了那里,负责的是‘蝎蛇蚣蝠’四位刑部的好手。‘大雷门’以及‘风雪楼’的人,这次乐子大了。”

    我狞笑一声:“打扮成我们的人呢?”

    青梅点点头,得意万分的说:“老夫的易容术可以说是天下一绝,天地人魔四大煞星装成我们的样子,又不开口说话,一点纰漏都没有。”

    我点点头,说:“发出信号,我们走了罢。那边等两个组合的人动手了,也就可以慢慢的撒网了。最好我们的动作快点。”

    三青点头。

    带了凌风七剑,我们一共十一人彷佛十一只黑色的大鸟,在圣京的夜空中,趁着流水一般微微倾泻下来的月华,随着淡淡的凉风飘然而去。

    整个天都是亮的,淡青色的月光,伴随着丝丝的薄雾,恍若实质,似乎冥冥中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操纵着今天晚上会发生的一切事情。

    远远的传来了野性未脱的家犬对月嚎叫的声音,蓦然中给整个天地增添了一份野性的狰狞。

    我们派遣的人手在‘小林山’以及‘彩叶湖’附近,我们的去向却是相反的,京城高官府邸聚集的区域。

    我们背靠着当朝侍读学士孔学士府邸最高的楼阁上的小小阁楼站定,黑色的身影完美的融入了小阁楼的阴影中。

    远远的,一条轻灵飘逸的人影彷佛没有重量一般的凌空飘来,青竹轻轻的赞了一声:“这小子好轻功。”

    青松嘿嘿轻笑着说:“如果轻功不好,怎么方便他半夜去人家闺女的闺房做新郎啊?”

    孔学士府邸的隔壁,就是当朝樊太师家的后花园,也就是樊太师最宠爱的,还没出阁的小女儿闺楼所在。

    ‘凌风七剑’的老大流云剑客微叹到:“好一块嫩肉儿,却落到了这家伙手里。”

    我无所谓的说:“无妨,等日后有得是嫩肉儿让大家舒服,眼前这块肉嫩是嫩,可惜我们现在是没办法吃到嘴的。”

    众人心中各有感触的微微点头。

    就在我们二十丈外,借着明亮的月光,那个一身银白锦袍的家伙轻轻的在樊小姐的闺楼上下几个房间轻轻的吹入了迷香一类的东西。

    随后,他急不可耐的翻身进了一个房间。

    青竹笑嘻嘻的低声说:“刑部的探子这两天死盯着他,看到他不停的在樊太师家左右逛悠,就知道樊太师要倒霉了。而且是最香艳的那种哩。”

    我无声的仰头看天,明亮的月亮就在天上,脚前一尺远就是沁满了月华的明净夜空,而我们却偷偷的藏在这不足两尺的阴影里。

    我杀意突起,强烈到了极点的死气让周围十人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

    本来被月光就逗引得有点不受控制的‘天魔气’疯狂的运动起来,浑身内力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疯狂增强的过程。

    我如痴如醉的享受这种类似男人最后高潮的微带痛苦的感觉,微微的张大了嘴巴,身前的月光彷佛被扭曲了,形成了一个三丈许不自然的连视线都微微扭曲了的空间。

    良久,良久。

    。

    。

    身上出了一身汗,却是轻松爽快无比,青松脸色愕然的轻声说:“恭喜大人,功力大进一步了。”

    我微笑点头不语,淡淡的说:“时候快到了么?”

    浮云剑客连连点头:“那小子已经进去了快一个时辰了,就算是铁人也该射出来了。”

    我们露出了淫猥的微笑,身形轻轻的飘向十丈外的院墙,然后慢慢的借力而起,飘落在了樊小姐的闺楼上,我和三青直接走到了樊小姐的闺房门口,轻轻的在纸窗上捅了四个小洞,偷偷的看里面的动静。

    ‘蝴蝶花’,就是那个光溜溜的还在床上奋勇攻战的小子,把一盏聚光灯放在桌子上面,恰好可以让自己享受樊小姐,却又不至于被外面的人看到了灯光。

    樊小姐如同一条狗一样被放在床上,‘蝴蝶花’死死的咬着牙齿,彷佛杀人一般的狠狠的捅刺着,死活不肯罢休。

    奈何时间到了,他也没办法支持下去,双手手忙脚乱的掏出了一根粉红色的丝带,套在了樊小姐的脖子上,开始狠狠的扯动。

    樊小姐浑身扭曲起来,在她最后一丝抽搐的时候,‘蝴蝶花’低低的吼叫一声,浑身颤抖了几下,趴在了樊小姐的尸体上,喘息不已。

    我们耐心的看着,良久,良久。

    。

    。

    ‘蝴蝶花’淫笑着站了起来,双手以及身上的那个部分在樊小姐的尸体上抚弄触摸了半天,才从自己胡乱扔在地上的衣物中掏出了小小一只毛笔,沾了点樊小姐的落红,在墙壁醒目处淡淡的画了一朵小小的蝴蝶花。

    。

    。

    我满意的点点头,等‘蝴蝶花’穿着整齐,站在窗前欣赏樊小姐的尸体,又开始一轮淫亵的抚摸的时候,双手连点,封住了他全身穴道。

    青松轻轻的震开房门,足不沾地的掠到床前,一手提起‘蝴蝶花’,足尖微微在床榻上借力,直接掠了回来,掠出了房门,掠过了栏杆,同我们一起翻身上了屋顶。

    ‘凌风七剑’丝毫没有迟疑,跟着我们的身形,四散开,小心的查探四周的动静,护送我们一路离开,返回了宁王府。

    把蝴蝶花塞进了假山下的密室,派了几个一品堂的剑手严加看守,我们又轻轻的掠出了后花园的围墙,向‘小林山’,‘彩叶湖’飞奔而去。

    那里,争斗已经近了尾声。

    ‘大雷门’和‘风雪楼’半夜火并的人手已经被杀的杀,擒的擒,只有大概三十来位双方好手合力抵挡着五煞星,三掌,以及‘天门’,‘一品堂’好手的合力进攻。

    天地人魔四大煞星看到我们到了现场,马上溜到暗地里,撕下了脸上的易容伪装,狞笑声不断的加入了战团,丝毫不顾自己的身份从背后偷袭,瞬间砸飞了六位‘风雪楼’的高手。

    ‘风雪楼’的雪白锦袍被他们吐出的鲜血染成了鲜艳无比,娇艳可人的雪地桃花图。

    心头杀意正好无处发泄的我发出长长的啸音,把含光宝剑扔给了一旁站着的巡抚司捕快,身形扶摇直上,双手崩出了刺目的剑气光华,强劲的剑气呼啸着破空袭去。

    一名‘大雷门’的长须老者大惊,不顾身前的两名‘一品堂’高手,狂吼了一声,双手之间雷鸣声大作,一道赫然成形的雷劲轰向了我的剑气。

    ‘轰’的一声巨响,我的身形拔高了五丈,远远的超出了‘小林山’附近树木的高度,老者周围的人四散翻滚,老者自己膝盖一下彻底的陷进了泥地,额头上一个透明的血洞,萎然向后倒地。

    我强运‘天魔气’,超强的力量瞬间爆发,身形竟然瞬间停滞在了离地十五丈的高空。

    整个身形的背景就是天空的明月,我彷佛魔神降世一般疯狂的朝着下方发出了不分敌我的连续六十掌,三百指。

    呼啸的掌劲,刺耳的指力轰然向下方的人群袭去。

    ‘一品堂’以及‘天门’的好手见机得快,他们本来就在战团的外围,纷纷向后飞掠,而‘大雷门’和‘风雪楼’的残留高手惊诧中被我从垂直的空中发出的掌力指劲打了个正着,惨叫声中九名高手没有任何防备的,脑袋整个炸裂开来。

    而那些没有任何目标的攻击把附近的树木打得粉碎,红,蓝,绿,黄,白等各色树叶伴随着明月清风随风飘散,其中混杂了点点的血红血滴以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流氓之风云再起】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