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狂歌 >狂歌_第184节

狂歌_第184节

作者:寒香寂寞 发表时间:2019-02-10 12:16:4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0
象,她的坚强也同样让人感到意外。

和她比起来,纵然瑞娜多了一份包容,薇尔多了一份理解,灵尔多了一份不计较。

她却始终有着她的魅力。

也许,有时候,抗拒也是一种美。

祁傲心头突然有些苦涩和酸楚。

是的,我变了,变了许多。

以前的我,只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平凡的妻子和平静的生活。

现在的我,心里充满了野心和激情,在为了一个从来不曾想象过的目标而前进。

强者,真的是我一生的目标吗?

然而,我现在已无法放弃。因为,我的命运和无数的人联系在一起,我一旦退步,便有无数的人会因此而受累……

歆?婉月没有讲话。

此时,平静竟是如此的可怕。

这种可怕,祁傲面对任何敌人的时候,都未曾感觉到过。

丹纳说得对,女人是男人最大的弱点,而感情便是最锋利的剑刃!

第十五卷 才智·运筹帷幄 第一百四二章 - 我可以不爱你吗?(下)

歆?婉月突然望着祁傲,神情中竟然有种天真的道:“乔,我可以不爱你吗?”

这声音轻轻的,柔柔的,似梦呓,又似在企求一般?

从未想过歆?婉月竟有如此柔弱的一面,因为那泪水正悄悄的从她的眼角滴落下来。

歆?婉月如同呆滞了一般,就这样死死的望着祁傲,眼神逐渐的涣散,涣散,似乎她已经变成了一个躯壳一般。

祁傲终于再也忍不住,将歆?婉月紧紧的拥入怀中,低声,却无比坚定的道:“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歆?婉月低泣道:“就连被你拥抱,也是我的一种奢望。你可知道,我过得好辛苦,好辛苦……我多么希望,你能时刻的在我身边,就这样,紧紧的抱着我……”

祁傲昂起头,心酸如醋,心乱如麻,再强大的力量也被这丝丝柔情和哭诉所软化,化成纠缠不清的情愫,流失在空气中。

泪水不知从何时流了下来,已经许久许久没有这样流泪的感觉。

祁傲声音有些沙哑道:“我何尝不想这样和你相依一生,我何尝不想就这样平静的过这一生?只是,我已经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歆?婉月苦笑道:“……是吗?……无法回头的路……便如同我一样,爱上了你,便无法自拔,越陷越深,越陷越深……”

低低的倾诉着情话,却如同离别的清冷,让人心里升起一股难以抵抗的寒意。

她的香气幽幽,淡淡,隐隐,却足已让人再次迷失着。

祁傲紧紧将她扣在怀里,生怕她一秒就会花成空气一般,生怕这一生一世再也抱不住一般。

难测,难测,难以预测,天底下竟然有如此难以预测的东西。

任你再如何的聪明,也料不得感情呀。

祁傲说道:“不要再说了,好不好……等着我,好不好,不会太久,真的……绝不会太久……”

歆?婉月突然笑了,泪水和笑容混在一起,让人更感觉到凄美。

然而,祁傲看不见。

他只能听到那清清柔柔、软软绵绵、似糖似蜜,却又似冰似雪的声音:“我不能保证会一直等你,但是……我可以保证,你是我这一生唯一爱的男人。”

祁傲心头一震,恍如雷劈,全身以致不住的一抖,如同打了个寒战一般,终于忍不住的握住她的手,激动道:“月儿,你一定要等我,一定要!”

歆?婉月含泪微笑,似乎是要看清楚祁傲的脸一般,眼神逐渐的离迷。

祁傲越是想努力看清楚这双眼,却越是看不清,就如同眼前出现一个旋涡,越是要脱离,便越是被卷得越深一般。

歆?婉月突然紧迫道:“乔,你要了我吧!”

祁傲猛如被泼了盆凉水,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歆?婉月的嘴里说出来的。

歆?婉月咬着唇道:“你便要了我吧……因为我,不知道还能爱你多久……”

祁傲一下子清醒过来,她是不知道能爱我多久,所以想发生事实上的关系,这样一来,二人的关系便不仅仅是爱情那么简单了,所以,以后如果想离开,也得考虑得更多。

祁傲不由怒上心头,一把甩开歆?婉月的手道:“你错了!”

歆?婉月愕然道:“什么?”绝不敢相信自己的以身相许,竟会遭到拒绝!

祁傲冷冷的道:“我祁傲绝不是为了挽留你而让你牺牲身体的人。我爱你,所以我要得到你的那一刻,绝对是你我都心甘情愿的!”

“我相信,你一定不会离开我——一定不会!我虽然同时爱着几个女人,但是你们在我心里的位置,都是同样的重要。无论任何一个受伤,我都绝不允许!”

“爱你如此之深,我又岂会伤害你!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定会让你感觉我对你的爱意!”

祁傲冷冷的说完这些话,甩袖就离开了。

歆?婉月发呆般的坐在那里,不敢相信刚才还柔情似水的祁傲竟然有如此粗暴的一面。

但是,他那样的发怒,那样的发火,那样的拒绝,那样的对我。

为什么……我的心里却象被春风轻拂过一般,有种塌实的感觉呢?

为什么……莫非,我真的相信他说的话吗?

一个月……一个月……一个月……

歆?婉月默默的念着,突然有些不懂自己了。

想了良久,终于狠狠的一踢脚,低骂道:“坏蛋,坏蛋,你这个大坏蛋,为什么把人家弄得心烦意乱的,为什么让人家心里充满了妒忌,为什么让人家要对你柔情似水,为什么要人家还想以身相许……”

乱骂了一通之后,歆?婉月突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好吧,看见你那么紧张人家,便绕了你这次。

说罢,嘟着嘴,双手合十的仰头,期盼无比的道:“一个月,你这坏蛋究竟想做出些事情来呢?”

想到这里,再回想起刚才那温暖的拥抱,想起在这屋子里还有米洛灵在,心里不由得暖暖的,甜蜜的笑出声来。

祁傲带着心里的怒火从暗室中走了出来,在当铺里找了个地方坐下,心乱如麻。

今天本来就够倒霉了,出来去探情报都被发现,搞得全城大乱。

如今歆?婉月又来这一出,哎,真是……刚才脱口而出一个月的时间,我到底该做些什么呢?

祁傲越想越头疼,我靠,原来我也有信口开河的毛病啊。

若是一个月内不能做出让月儿满意的事情来,她定然会离开我的。

若是为了事业丢了爱情,那可是大大的划不来。

祁傲甩甩头,想起今晚发生的事情来。

想了一会自言自语的道:“不好,我得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到城外去。不然,如果神徒教的人今晚不来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祁傲把杂货铺老板叫来,叮嘱了几件事情,裹上夜行衣,别上雷锩短刀,迅速的出了门。

祁傲故意在城内现身,引得本来不安静的城再次大乱,然后硬闯过守卫,将城里的注意力吸引到城外。

褐色的林子将中间的大道点缀得额外的沧桑,轻轻下的雪花撒满了树上,如同披上了一层白衣。

祁傲摆脱掉城内的守军,站在这染雪的大道上屹立不动。

如果你的视线足够的清晰,完全可以看清楚在周围林立的大树干上,不知何时贴上了几个半人高的纸人。

如雪一样白,如命一样薄,在微微风中而起,飘舞,阻拦住了祁傲的去路。

祁傲右手按在腰间的雷锩短刀,战意沸腾道:“厉害。我转了这么多圈,竟然还是未摆脱你的跟踪。”

一个阴冷的声音从前方一个纸人传来道:“说出你的目的,身份,我可以饶你不死。”

祁傲咧嘴笑道:“好大的口气,只怕等会是我饶你不死。”

纸人冷哼一声,无声无息的朝着祁傲围来。

六个纸人,六个方向,毫无声息,却让人感觉到一种危机的来临。

神秘的道具师,究竟具有何等恐怖的力量?

第十五卷 才智·运筹帷幄 第一百四三章 - 祁傲的计谋(上)

祁傲动了,刀起,风涌,雪花散。

一声沉喝,祁傲的刀劲中荡出滚滚刀气,飞旋如风。

六个纸人逆风而退,却始终超越不过风的速度,被层层风浪卷杀成碎末。

祁傲未等碎片飞舞散开来,以再次沉喝一声,五行之火化成强横的红焰,从全身倾泄而出,30米范围内完全陷入红色火焰之中。

雪花和碎纸彻底的融化,露出浑圆的地面来。

祁傲不惜损耗体力施展出十面埋伏之法,一刀解决了六个纸人,另一方面则爆发出火元素清扫周身范围。

肉眼无法看清楚的是,就连祁傲脚站的地面以下3cm都已经化成了火焰。

这样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祁傲的示威!

处于融合期的祁傲,在潜意识中就具有一种和强者战斗的欲望,越是强者,越能够激发起其的战斗本能。

遇强则强,越战越强,从应变速度,到力量结构,从战斗意识,到最终潜力,祁傲在战斗中洗练,在死亡中重生,朝着突破的强者之路而前进,只为——

越强!

越强!!

越强!!!

“吼!”

祁傲猛然朝着左侧方弹去,雷锩短刀凝出半尺刀气,刀气之蕴涵刀罡,沉喝声中,刀罡脱离刀身而出,刀气尾随而后,轰入虚无之中。

刀势刚起,一道似是透明的身影“哗”地飞身而起,一跃就是五、六米,稳稳落在树梢上,竟如传说中的绝顶轻功一样。

刀劲入地,爆发出巨大的震动,树木随之而动,此人的身影竟也随树枝起伏,俨如其中的一分子一般。

此时,祁傲才看清楚此人的形态。

透明如水的人,若是不用心看,根本看不清楚。

更重要的是,祁傲感觉到了他身上旺盛的生命——一种似乎可以随着空气随时挥发出来的生命,让人心底生起一种错觉,似乎他和周围所有的生命体是相联系的。

祁傲持刀而立,巍然如山,饶有兴趣的道:“你就是——道具师?”

道具师阴冷的笑道:“能够发现我的所在,击杀我的使者,并且没有斗气波动,你果然不是等闲之辈。让我有了久未有过的战斗欲望——不过,如果你认为这样就能击败我‘西奇’,那就大错特错了!”

最后一句话说出之时,祁傲陡然感觉到周围气场的变化,一种无形的斗气在四面八方汇集起来。

这些斗气似乎都跟西奇有着丝丝联系,却在祁傲感觉到气场变化的同时,西奇消失在了场中。

巨大的斗气使得上百米范围,无处不是地雷的感觉。

这种斗气显得很是游离,无处不在,一旦触及其中一丝一毫,便会引导其他斗气的围攻。

祁傲心头一惊,好个西奇,这种斗气似有生命一般的化成雾气而来,而且能量巨大,竟不在七级斗气之下!

眼看周围的斗气越来越近,祁傲不敢有所迟疑,强烈而敏感的感知立刻扫描起周围的状况,终于在两秒之后发现了肉眼无法看到的——漏洞!

一丝一丝的斗气之间的破绽!

破绽即出,祁傲不再逗留,沉喝一声:“有我无敌!”

雷锩短刀朝前劈去之时,带动着一种强横无比的力量,周围的斗气立刻被引动而来。

然而,他们被引动而去的目标并非是祁傲,竟是雷锩短刀本身!

这便是因为祁傲一刀砍在了破绽之处,并以力量吸引,造成了周围力量误将刀本身作为目标。

周围斗气滚滚而来,相互碰撞,形成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流,轰然的爆炸声中,祁傲也不由得受到震动,脚猛地一弹,朝后方的虚空处退去。

而就在此时,一个人影蓦然出现在祁傲身后,右手猛然伸出。

手中似乎有十几个亮金色的小球朝着祁傲袭来。

祁傲艺高人胆大,凭着现在的能力,纵然是七级魔法元素亦有转化部分的可能性。

祁傲并未闪退,而是转身横扫,利用雷锩短刀卷动空气,欲将这些袭来的小球卷动,让它们自行相撞爆炸。

然而,就在祁傲这一招动后,小球突然间变大了许多。

可以清晰的看清楚它们半圆型的身体下面长满了许多的触手,竟然是——水母!

陡然变大的水母们并没有按照祁傲预料的相互冲撞,反而是穿透其气劲朝着祁傲射来。

祁傲眉头一皱,再次挥出几刀试探。

这一试不要紧,水母们竟然将元素力量形成的气场当成是生活的海水一般,一旦有元素出现,游行的速度猛然加快。

更加重要的是,这些水母似乎还能够吸收元素力量,体形逐渐加剧。

祁傲几刀挥出,水母们已从乒乓球大小变成罐子大小,带有剧毒的、一米长的无数触手优雅的朝着祁傲卷来。

祁傲眉头一皱,连忙朝后弹退。

这一退,水母们似被吸引过去了一般,也跟着加速追去。

祁傲手中短刀终于朝着最近的一头水母砍去。

刀入母体中,感觉到一种如水般的感觉。

让祁傲绝对惊奇的是,遭受这一刀的水母不仅没有死去,反而迅速的愈合了伤口,触手如同海藻一般的卷了过来。

祁傲怒吼一声:“操!”反手一刀“逆日为月”,将数十条触手齐齐斩短。

这下可好,触手落在地上,水母也没有长出触手,反而是受到刺激般的用身体朝着祁傲
书籍 【狂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