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狂歌 >狂歌_第197节

狂歌_第197节

作者:寒香寂寞 发表时间:2019-02-10 12:17:3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0
或是不愿意教我……”

萨巴尔连忙使眼色道:“王子如此诚心,你便接受就是。”

祁傲便微微颔首道:“好。不过既然拜我为师,我说的话,你便要记在心里。”

亚撒点头道:“弟子自然会记得。”

待到临走时,亚撒说道,“我先去告个别。”便转身回到店里。

亚撒一走,萨巴尔便欣喜道:“这小子真是变了不少,竟还能虚心拜你为师。”

萨巴尔欣喜的看着亚撒的转变,以前那个放荡风流、不通人情世故,充满着一切坏缺点的亚撒不见了,换之而来的,是一个深知民间疾苦,果断沉稳,沉默是金的男人。

祁傲皱眉道:“可是也没有必要让他拜我为师吧。”

萨巴尔忙说道:“这你就不懂了。他性格虽转变了不少,但是还是有些不变的地方。他若非是真心佩服你,便绝对不会拜你为师。再说了,有了这层关系,以后说起话来,便多了几分威力。”

祁傲心里却在想,这个意外的收获或许倒是好事。

亚撒走到妮可的面前,想了想,说道:“我有些事情,恐怕要花些时日处理。等店长回来,能不能替我请个假。”

妮可,这个在象【炫|书|网】征着纯真和圣洁的女子,将我心里一切的阴霾扫除,让我得到了一个新的天空。

妮可甜甜的笑道:“好。但是,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回店里来哟,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亚撒笑了笑,这一笑,很是灿烂,甚至,有些纯真。

是夜,在二王子府里,希纳尔?阿朗、达勒?比尔和萨姆拉?奥瑟一早就等着了,直到看到亚撒出现,才大大松了口气,全都拥上来。

可是脚步刚一起,便看到了亚撒背后的乔。

萨姆拉?奥瑟首先便一声怪叫道:“靠,他怎么在这里?”

想起当日被他当众拿下,尽失面子,萨姆拉?奥瑟依然十分激动。

祁傲和善的笑了笑道:“奥兄,好{炫&书&网}久不见。”

萨姆拉?奥瑟还想说什么,却听到亚撒简短的道:“师傅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这声师傅,让在场人顿时大惊。

达勒?比尔生性聪明,便已分清楚了眼前的状况,更何况目前的乔和当年大不一样,乃是王上身边的大红人,而且他做的那一些事情,倒真是非常人所为,不由说道:“有乔师傅支持,我们的胜算大矣。”

希纳尔?阿朗也精明的说道:“对对,我看二王子今日似乎变了不少,感觉有气势多了,定然也和乔师傅有关。”

祁傲说道:“当年误会一场,希望奥兄还不要介怀为好。”

萨姆拉?奥瑟苦笑道:“也罢,当年我是技不如人,也不怪谁。如今能齐聚一堂,商讨大事,才是要事。”

萨姆拉?奥瑟此人虽有些狡猾,但是心性还是不错,尤其是知道事情难以转变,便已有所退让。

这样一来,亚撒的幕后集团也终于在大典之前宣告建立了!

只是,临阵磨枪的亚撒和养精蓄锐的亚文,究竟胜负又是如何呢?

第十六卷 激斗·王族利益 第一百五三章 - 大典之日,二王争锋(上)

八神历5324年?净月3日(4月3日)?特鲁王国?王都?海德格尔山脉

海德格尔山脉距离王都越有三十里的距离,其山脉连绵不绝,由着纳恩河穿过,在山下形成广阔的河畔平原。

据说古老的人类就是在这里发源,后来建立起了中央王国。

由于特鲁王国的所在就是以前中央王国的核心区域,所以特鲁王国人一直将自己视为是最正统的地位,以中央王国的后人自居。

这种传统的正统思想使得特鲁王国对周边各国都存在一种包容关系,似乎其他各国都是由着家族分离出去的亲戚一样。

不过这也使得特鲁王国的人民向心力非常之大,尤其是贵族之间,并没有分裂的倾向。

由于距离王都有三十里远,骑兽骑也需要近半日的时间,所以整个典礼的队伍是在前几日就出发,在临边的小镇上住下。

这一次大典还以往大典很不同的地方主要是两点,第一就是死灵族的参加。

其实死灵族所在的灰冷森林一直都是属于特鲁王国的南方境内,但是由于人类世界长期以来对死灵族人的一种敌视。

所以特鲁王国国王要和死灵族合作,也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尤其是普通的民众。

但是,魔剑师“乔”和死灵公主的私奔让人们对这位不畏强权、国色天香的美丽公主产生了强烈的同情心。

自认为强大而正统的特鲁王国人民有一种同情弱势群体的心态,这是一种普遍而传统的心态,尤其是这种反抗贵族之间的政治婚姻,使得两个人在人们心目中有了非常好的地位。

后来乔打败灰豹盟盟主,名震天下,使得其成为不少年轻人和普通民众心目中的偶像。

同样,乔和公主的私奔故事也是民间最为津津乐道的事情之一。

后来,直到死灵族放弃了对乔的全大陆通缉,也就等于变相的同意了二人的关系,这一点来,使得民众在欢喜之余对于死灵族也报以了好感,并非是象想象中的那样赶尽杀绝的场面。

基于死灵公主的形象非常良好,所以左兰德?铁才想到了让她来出席此次典礼。

当然,同样出席的还有乔,这也是祁傲第一次以真实身份出现在如此浓重的典礼之上,这一个事实便已经证明了祁傲的确是如今王上跟前的大红人。

第二点不同的是,这一次似乎已经有风声传出来,是为了确定下一任王位继承人而举行的。

这一来,便在贵族之中产生了分化。

大王子一向名声极好,和地方的贵族和宫廷官员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胜算颇大。

但是,二王子虽然名声不怎么样,和三大家族的继承人关系都非常好,尤其是在弗拉基米公国也有不少支持者。

再加上克莫勒家族的中立,死灵族势力的出现,更使得这一争夺王位有了不少的变数。

但是人人心里也最清楚,最终还是得取决于王上的意见。

在这山脉之下的平原深处,是安葬着沃玛家族数十代先人的王陵。

在真正的陵墓上方修建着巨大而洁白的教堂。

此次参加大典都是国内的重要人物,除了国王沃玛?血、大王子亚文、二王子亚撒、教皇“呈契聂特四世”呈契聂特?杜波依斯和圣女菲蕾翠拉外,便是国家级贵族:希纳尔家族族长希纳尔?阿里斯、萨姆拉家族族长萨姆拉?贝尔彻、达勒家族族长达勒?边维尔和克莫勒家族族长克莫勒?巴顿。

余后,还要加上弗拉基米公国四大家族族长:格恩族长、维勒顿族长、格兰纳斯族长和勒罗家族族长。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重量级的地方贵族。

同样,除了镇守在各大边境无法离开的神意战圣等强者,今次到场的神意战圣人数便已超过了6名。

在场中引人注目的却不止这些,和宫廷骑士团团长萨巴尔站在一起的祁傲和死灵族公主莎佩瑞娜同样是吸引人的焦点。

克莫勒?巴顿的千金歆?婉月不消说也是一个强力的磁场,足以释放出让在场人窒息的冰山。

不过看到最后,还是要将注意力转移到今日的主角——两位王子的身上。

一脸帅气和意气风发的大王子亚文身穿着一席洁白贴身而合身的内衣,外套着敞胸大披肩,腰间有宽大饰带,显得十分的庄严而谦逊。

和其比起来,亚撒显得非常平静,尤其那一双眼睛似乎深不可测的潭水,他身穿着极为朴素的长袖圆领衫,让人感觉到一种与众不同。

就连沃玛?血也觉得今日的亚撒和平日里完全不同,但是也只有祁傲和萨巴尔知道其中转变的原因了。

当太阳的第一缕光芒射到王陵建筑的顶端时,大典终于开始了。

首先是由教皇主持的,令人乏味而冗长的祭词,多是称颂历代先王的功劳建树。

看着周围贵族们一个个蓦然起敬的神情,祁傲却无聊得要死。

这毕竟不是自己的祖先,虽然也有尊敬之意,但是难免不开小差。

莎佩瑞娜依然记得教皇恶毒的取下祁傲肋骨的事情,愤愤不平,站在祁傲身后小声嘟噜着不快。

很快,重头戏便开始了。

祭词结束之后,由司仪官宣布,由大王子殿下宣读所纂写的祭文。

祭词和祭文听起来一样,但是实际上却大有不同。

祭词的内容主要就是歌功颂德,是一种非常庄重的东西,不允许带有一种私人的感情在里面,是非常官方的东西。

然而祭文却是一种带着强烈个人主义的抒情文章,这样一方面是考验写文的功力,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掌控听众的情绪。

王者之道,御人之术。如果连其他人的心理都无法掌握的话,那便失去了成为王的根本。

亚文的祭文很明显经过高人操作,读起来声泪俱下,在场众人深受感染。然而,祁傲却明显看得出亚文的双眼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的表情。

能够在保持冷静的情绪下,将感情释放出来,可见此人非常深沉。

亚文深含感情的读完祭文,全场无不动容,落泪者十之八九。

然而,亚文的那些眼神却瞒不过在场的顶级强者。

亚文念完,便是亚撒了。

萨巴尔此时有些紧张,祁傲却是丝毫没有担心。前几夜对亚撒秘授锦囊,纵然今日无法战胜亚文,也可与之平分秋色。

亚撒读起祭文甚似平静,让众人称奇的是,文章将凭吊亡者的哀痛之情转化为了一种对生命和世界的顿悟,显得从容不迫,更是字字珠玑,足以让人感受到写文者的深邃思想。

台下众人再不是象听亚文念文时那静默庄严,而是不停点头,为文中一些片言支语所深深打动。

亚文虽然沉稳,却也微微动容,对发生的状况感觉到颇为诧异。然后目光便转移到了祁傲的身上,冷冷的一笑。

祁傲毫不客气的回笑了一下,笑得很悠然。

亚撒读完之时,台下众人都轻吁了一口气,心头感慨万千。

一开始便出现这样的情况,不少贵族心里都感觉到了这次大典的变数。

然而,第二场才是决定关键的所在。

随着沃玛?血微微颔首,司仪官命人将魔兽带了上来。

一个两米长的铁笼子被运到了中央,士兵们将笼子上面的布一掀开,不少人都长吁了口气。

一声豹吼声从这头60级光系战兽摄风豹的口中发出。

这种行动敏捷而且攻击力甚强的魔兽,对于刚晋级成为虎铠剑圣的亚文绝对是一种考验。

当亚文从士兵手上接过一柄银色的双手大剑时,摄风豹很明显的有些发狂,在笼子里无法挺直的背脊上有块明显的伤疤。

这块伤疤就是由这柄剑造成的,它可是认剑不认人了。

按照规定,战斗必须由一个人完成,不能使用任何辅助兽和任何的辅助手段。

随着司仪官下命令,笼子便被打开来,摄风豹扑的冲了出去,锐利而带有攻击性的双爪朝着亚文抓去。

亚文并不惊慌,身形朝右一挪,避过摄风豹有力的攻击。

第十六卷 激斗·王族利益 第一百五三章 - 大典之日,二王争锋(下)

这一个动作显得纯熟无比,伴随而来的摄风豹的攻击如同暴风骤雨一般,亚文却丝毫不惊慌,以一种似急似缓的速度避闪着,寻求着进攻机会。

萨巴尔小声的道:“操,这小子有一套啊。级别不高,但是步法显然经过训练的,躲避得毫无漏洞可言。”

祁傲捏着下巴道:“他应该是把这第二场考验摸透了。”

萨巴尔惊道:“那——亚撒呢?”

祁傲笑了笑道:“到时候你便看吧。喏——这小子要出杀招了!”

萨巴尔连忙转过头去,只见亚文身形如旋风般的一转,大剑与右手肘齐平,准确无误的插进还未转过身的摄风豹脖子。

鲜血扑的顺剑狂泄,带着豹子凄惨的叫声。

男人们看习惯了这种杀兽的场面,所观注的只是亚文的步法和剑势之类。

贵妇人们哪里看得这场面,一个个掩面无视。

只到豹子中剑,一倒下,立刻引得支持者大声欢呼。

如此干净利落的杀招,确实已经将其能力发挥到了很高的境界。

就连沃玛?血也忍不住点了点头,算是赞赏之意。

亚文在欢呼之声中退场,将银色大剑随手扔给士兵。

余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亚撒的身上。

论文,二人都接受王室教导,或许相差无几。

论武,沉迷于酒色的亚撒恐怕无法与亚文相媲美。这一点,几乎是所有人的共同想法。

亚撒不慌不忙的走到前面,接过士兵手中的银色大剑。

第二头摄风豹已经连同笼子被抬了上来,当士兵们准备打开笼子的时候,亚撒突然说道:“让我来。”

士兵们连忙朝司仪官望去,司仪官又向沃玛?血请示。

待到沃玛?血点点头,士兵们都退了下去。

亚撒提着大剑走进笼子的时候,摄风豹已经开始愤怒的咆哮,火红的眼睛中射出腾腾杀气。

亚文突然笑道:“二弟,你该不会是想隔着笼子将它杀死吧?”

这句话本是开玩笑的话,引得不少人轻笑起来。

亚撒淡淡的笑了笑,在众人还在轻笑之时,突然举
书籍 【狂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