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狂歌 >狂歌_第198节

狂歌_第198节

作者:寒香寂寞 发表时间:2019-02-10 12:17:3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0
起大剑朝着自己的胳膊上刺去。

锋利的剑尖很轻易的刺穿了手臂,浓浓的血液顺着流下,染红了衣衫和地面。

众人纷纷发出惊叫之声,然而,碍于进程,却没有任何人敢上前施救。

萨巴尔惊道:“这小子是不是疯了?”转头望着祁傲,却发现他嘴角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摄风豹似乎被眼前敌人的举动震住了,不过闻到血腥味后又立刻开始咆哮。

亚撒很平静的将银色大剑抽出,双目凝视着发狂的摄风豹,眼神似乎透着一种人类对兽类少有的温情。

疯狂的摄风豹出乎意料的平静下来。

在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亚撒竟然在正面打开了笼子。

摄风豹并没有因为笼子打开而朝着亚撒扑上去,而是以一种很亲密的态度将头凑近亚撒受伤的手臂,舔食起血液来。

然而,在场人都看得出,摄风豹并没有任何恶意,这头从山林里捕捉回来的新鲜魔兽竟然如同从小驯化的兽种一般。

亚文忍不住冷笑道:“司仪官,按照规定,是一定要杀死魔兽吧。”

司仪官肃然的答道:“是的,大王子殿下。”

这句话似乎是在提醒众人,这一个过程无法用和平来解决问题。

沃玛?血简短的说道:“亚撒,继续吧。”

亚撒转头朝着父亲望了眼,又朝着众人环视了一下,右手按在摄风豹的头上,似乎自言自语的道:“杀敌一千,自损三百,唯有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上之策!——父亲,一定要杀他吗?”

沃玛?血并不为之所动的道:“只要是我们的敌人,就一定要杀!”

亚突然笑了,没有人明白他为什么笑。

然而,下一秒,摄风豹突然长嘶一声,全身释放出万般光芒,如同大日的毫光完全的和这光芒融会在一起,让普通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高手眼中所见的,则是摄风豹的身体开始了强烈的进化反应,白光散尽,摄风豹身上的野性如同被化尽了一般,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进化成了——战兽!

如果对象是战兽,自然就是人类的伙伴,也就失去了杀他的意义。

这一点,恐怕在场的人都未料及,亚文的脸色不知道有多难看了。没想到事情到最后竟然有这样的转机。

众人心里各有所思,司仪官不得不请示沃玛?血最后的决定。

沃玛?血轻轻摆摆手,答案不问而晓。

事情因为亚撒做出一些让人无法预料的事情而变得有趣起来了,尤其是三个家族的继承人,在下面窃喜不已。

萨巴尔搔着脑袋,悄悄问道:“怎么会这样,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祁傲轻笑道:“当然有问题。但是最重要的是,在场没有人发现破绽。”

萨巴尔眼一亮道:“好小子,我就知道是你弄的,快给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祁傲低声答道:“我曾经在格罗王朝的时候遇到过一位很厉害的炼兽师,在那里得到了几样东西,一样便是能够驯服魔兽的药粉,另一种则是促进魔兽进化成战兽的药粉。”

(不用说了,这个炼兽师就是被卡罗琳将其魔骸一扫而光的布列什纳德了。)

萨巴尔哑然道:“天,真有你的。”

祁傲继续道:“这两种药粉必须要血做媒介,第一种药粉在二王子刺穿手臂的时候随血的气味侵入到摄风豹体内,使其驯服,第二种药粉在其舔血的时候进入脑内,催使其进化。不过——这样进化而成的战兽,在一天之内便会死亡。”

萨巴尔微微颔首道:“有牺牲也是再所难免的。”

祁傲没有说话,这样做未免太过冠冕堂皇,其实现在的我和当初拯救怀孕的石化蜥蜴王时候的我并无二样。

只是,那个时候必须要救;而这个时候,必须要牺牲!

亚文开始讲述治国之策,这是典礼的最后一项节目,也是最为重要的环节。

亚文的思想基本上就围绕着一个字“武”,唯有以武兴德,建立强大的骑士王国,才能够引得四民臣服,威武胜天。

这当然迎合了不少好战分子的欢喜。

而且深入到热衷于权力的王上沃玛?血的心中。

亚文的讲话激情亢奋,惹得众人纷纷叫好,完全形成了热火朝天的场面。

待到亚文下台,手下人都投来胜利的喜悦目光。

亚撒的上台,在众人看来都带着极大的压力。

然而让所有的人惊奇的是,亚撒的治国之策竟然毫不谈武,而是以“仁”治国,甚至一开头的话便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相信先祖并不希望我们在他们的面前谈论今日杀了多少多少的敌人,而是,我们征服了多少人的心……”

仁心仁意的讲话让人少人感觉到心悦诚服,然而,这是否能够赢得王上的心呢?

萨巴尔忍不住问道:“乔,这文章是你授意的?”

祁傲笑着点点头道:“至少经过我的润色。”

萨巴尔面色变了变道:“王上恐怕很不欣赏这种言论。”

祁傲反问道:“前辈,如果你是王上,一个羽翼丰满而且不服管教和你的对手勾结的儿子,一个才智兼倍仁心仁意,受到人民拥戴的儿子,你会选择哪一个?”

萨巴尔愣了愣,思索片刻道:“恐怕是后者。”

祁傲笑道:“不错。虽然王上不喜欢这种和平的言论,然而,这正是人民所需要的东西,唯有仁心治国,才能够让国拥有最强大的战斗力。也唯有在和平的时期努力发展商业,才能够真正的壮大国家力量。我敢说,在场只要是有智慧的贵族,都会支持二王子的言论!”

萨巴尔不由信服。

而亚撒的言论真正的触及到了所有人内心最深处的东西,逐渐的感染着众人。

就在结论要完的时候,圣女菲蕾翠拉突然身体一歪,竟然晕倒了下去。

站在其身边的圣女骑士团团长唐娜连忙将其扶住,教皇诊断了一下,面色极为不好看。

一时间,场面有些混乱。

国王和教皇商量了一下,立刻将圣女送走了。

祁傲的心不由得深深一沉,和圣女有着一特殊感应,使得自己能够感觉到圣女正处在危机之中!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十六卷 激斗·王族利益 第一百五四章 - 寄生兽(上)

大典一结束,祁傲一边拜托萨巴尔照顾莎佩瑞娜,一边叫上歆?婉月,朝着王都方向行去。

不一会儿边追上了圣女骑士团团长唐娜带领的队伍。

圣女被安置在兽车中,看到祁傲和歆?婉月赶了上来。

唐娜微微勒住兽首,等着二人上来。

歆?婉月率先问道:“唐团长,姐姐究竟怎么了?”

唐娜心知二人不是外人,倒也不避讳,眉宇深锁的道:“根据教皇的诊断,似乎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剧毒,毒性甚至超过天下第一奇毒‘赤金箭蛙王’的毒液还要毒上三分。”

祁傲惊道:“那圣女殿下……”

唐娜说道:“已经有教皇大人先为圣女殿下护住了心脉,生命不至于有问题,但是若要想解除毒素,恐怕还得回教廷,让教廷的高级牧师看一看。”

牧师,作为光明象【炫|书|网】征的他们,拥有着神奇的能力,解毒,是其中比较难的一项。

和愈合伤口不一样,解毒必须要将光明的力量笼罩患者全身,而各种不同属性的毒素对光明力量的反应都不一样。

尤其是,有的毒素还能够引导患者体内的力量进行抗衡,故而在没有确定是何种属性和何种力量的毒素前,往往难以下手。

而且,越是对付强型的毒素,就越是损耗牧师本身的力量。

歆?婉月关切道:“那我们能不能去看看姐姐?”

唐娜提醒道:“因为不知道这种毒素会不会因为接触而感染,所以……”

祁傲连忙道:“没关系,我们小心就好了。”

唐娜见二人坚持,便微微颔首,带着二人追上前面的队伍,待到让二人上了兽车后再前进。

进到车里面,便看到菲蕾翠拉安静的躺在绵软的被褥之中,如同睡着了一般。

她那样子依然圣洁得让人不敢轻犯,更不敢生起任何的瑕疵念头。

歆?婉月便道:“你快帮姐姐查看一下。”

祁傲这才了解原来歆?婉月坚持进来却是知道自己的想法,不由感激的望了一眼,连忙半蹲下身,伸手按在菲蕾翠拉的腕脉上。

祁傲不敢枉自将五行真气输入其体内探测,只得根据感知来感觉,谁只才一接触,祁傲双指顿时被弹开来,竟如同受到菲蕾翠拉的一击,整个右臂都有些发麻。

看着祁傲怔怔的神情,歆?婉月不由关心道:“乔,怎么拉?”

祁傲深情凝重的摇摇头,不甘示弱的聚合其六层风水神诀,将五行之气凝结在两个指头上,这指头之间五行相生相克,和整个宇宙的运行结为一体,似若无物般的存在。

这一次,祁傲成功的感知到了更多的情况。

在菲蕾翠拉的体内有一种类似生命的东西存在,侵占着其整个身体,敏感无比,一察觉到外界的侵入,立刻调动菲蕾翠拉的力量来进行抵抗。

这种情况,便如同是——寄生!

是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侵入其体内的根本不是什么单纯的毒素,而是一种具有生命的寄生兽。

祁傲小心翼翼的将手指收回,重重叹了口气。

歆?婉月感觉不妙道:“乔,怎么了?”

祁傲认真的说道:“事情恐怕有些棘手,至少我现在还未想到解决的方案。”

歆?婉月问道:“那你知道是什么毒拉?”

祁傲摇头道:“问题的关键是,这并非是毒,而是一种蕴涵着强烈毒素的魔兽,能够在人体内寄生的超小型魔兽!”

歆?婉月一惊道:“什么?”

祁傲边想边说道:“我对这种东西没有任何的了解,而且,它们似乎已经控制住了圣女身体内的力量,如果贸然为其化解,很可能会使圣女反糟其害。”

歆?婉月蹙眉道:“寄生兽?听起来象是和饲养而成的魔兽……”眼猛一亮道,“天,莫非竟是人为的不成?”

对于这个愕然的答案,祁傲反而显得很平静的道:“当然是人为的,甚至——我已经有怀疑的对象了……”

歆?婉月看着祁傲眼中平静的杀机,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

祁傲朝着圣女望了眼道:“我们先回去吧。”

说完,便朝外掀开了帘子。

不知道,为何,歆?婉月首次感觉到这背影似乎带着些沉重。

是夜?特鲁王国?王都?克莫勒家族宅地?客房

这四月份的天气,已是春天了,显得有些凉爽。

然而,站在门外的莎佩瑞娜心里却有些担忧,因为祁傲已经将自己锁在门内整整半天了。

歆?婉月从长廊处走近来,还未开口,莎佩瑞娜已经开口问道:“灵儿回来了吗?”

歆?婉月摇摇头,朝内望望,小声道:“他还锁着门?”

莎佩瑞娜幽幽叹口气,点点头,无可奈何的道:“我真不知道,他究竟遇到何等的难题,竟要这样对待自己。”

歆?婉月走得近了,看着这个和自己一样忧愁,一样深深爱着同样一个人的女子,安慰道:“或许是他不想让我们担忧罢了。其实,瑞娜你跟他一路走来,又何曾见他被困难打倒的?”

莎佩瑞娜有些慌张的摇摇头道:“不,这次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我心里在告诉我,这次事情不一样。或许,只有灵儿带来消息,才能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说到这里,莎佩瑞娜有些怅然失神,似乎生命中失去了一些重要的东西似的,却偏偏找不到。

这神色茫然得,纵然女子看了也心疼不已。

歆?婉月心头一沉,我何尝不是有这种感觉,似乎生怕再也见不到他了似的,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竟然有种生死离别之情。

乔,你究竟在想什么,你究竟是怎么了?

可是,我不能喊出来,不能哭出来,不能委屈,不能沉重,不能悲痛……我唯有将这一切都埋在心里面。

因为,爱着你的我,是不想让你为我担心,也不想让任何爱你的人担心。

歆?婉月勉强笑道:“瑞娜,你想太多了。圣女姐姐是中了毒,乔又是化毒的高手,他一定在想如何解除毒素。”

关于寄生兽的问题,歆?婉月和祁傲都没有向任何人透露。

莎佩瑞娜深深吸了口气,勉强点点头,自我安慰般的道:“也许是吧。”

两个看似坚强的女人,为了爱,将内心深处那随手一碰便会碎掉的脆弱隐藏起来,不愿让任何人发现。

而能让她们惊慌失措,六神无主的,也只有祁傲而已。

半奥尔过去,米洛灵终于从教廷返回了。

看到米洛灵沉重的面色,二女心头再次一沉。

米洛灵忧心的道:“教廷内所有高级的牧师都出动了,但是不但无法诊断出圣女所中的是何毒,而且还有被圣女力量震伤了的。”

歆?婉月皱禁眉头道:“那,圣女现在怎么样了?”

米洛灵说道:“由于教皇为其护住了心脉,生命无恙。但是治愈恐怕需要很长时间。”

说到这里,门突然开了,三人同时惊喜过来,却在接触到祁傲的眼光之时,片刻被融化,那是温情到极点的眼光,那是深情、关切和充满爱意的眼光。

三人从未想到祁傲竟会在此时流露出这种眼神,心里多了
书籍 【狂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