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狂歌 >狂歌_第223节

狂歌_第223节

作者:寒香寂寞 发表时间:2019-02-10 12:18:5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0
题,多谢格罗王朝教廷为其灭了旧教余孽,愿以神器相赠。

事情果如祁傲所料,在余下的十几日里,卡波尔?略的宽宏大度便已经赢得了格罗王朝和耶道盟邦的民众的好感。

只不过真正知道内情的人则知道,这神器早已没什么用处,尤其是谁都知道水晶骑士团所隐藏的巨大秘密,而教廷既然灭了水晶骑士团,还得到了神器,是否得到了那千年宝藏呢?

而卡波尔?略非但不追究,却还要将神器相赠,不由惹人心生疑虑。

然而,这件事情的发生,的确使得三国产生了友好的关系,三国实力一旦联合,对特鲁王国造成了极大压力!

两国联盟的教廷则趁着神徒教气势削减的时候在国内开展大规模的灭教活动,扩大声势。这样却也使得神徒教失去追踪祁傲去路的机会,使得他顺利出走。

此时,祁傲正带着众女前往特鲁王国境内,伴君如伴虎,祁傲却要在各个猛虎之间周旋,为的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荣登大位,不再受人左右。

和卡波尔?略比起来,沃玛?血这头老虎显得更加的凶猛,噬人!

进入到特鲁王国境内后,三女带着安东尼等人前往克莫勒家族领地,准备到歆?婉月的家里去,祁傲则一个人前往王都!

第十八卷 暗棋·一计定局 第一百七四章 - 沃玛血的决定(上)

八神历5324年?葡萄酒月(10月上旬)?特鲁王国?王都?二王子府

这夜色已是深深,秋风吹着空中的落叶打着旋,落入府里流过的小河中,勒罗?雅伦从开着的窗户里,可以很清晰看到亚撒的身影。

他坐在厅内的椅子上,很认真的阅读着从各方面传递而来的消息,神情专注,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

勒罗?萨巴尔说道:“王侄如同变了个人一般,脱胎换骨,他日必成大气。”

勒罗?雅伦突然叹口气道:“弟弟,你说我这样的决定是否正确?”

勒罗?萨巴尔道:“王后是怕——他变成象他父亲那样的人?”

勒罗?雅伦说道:“我不希望他会因为忙碌政事而忘记许多事情……”

勒罗?萨巴尔说道:“我想王侄不会的,他和他父亲不一样,他更体贴民众,更有一颗仁爱之心,尤其是,他见到那女孩的神情……呵呵……”

勒罗?雅伦不由笑道:“弟弟,你是否也该找个女人结婚了?”

勒罗?萨巴尔搔搔头道:“我?”

勒罗?雅伦说道:“你可都45了,你看我,只比你大一岁,儿子都有两个了。”

勒罗?萨巴尔老脸一红道:“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见着女人就脸红。”

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道:“嘿,只要王后多花点工夫,萨巴尔前辈不想结婚都难。”

这话一出,勒罗?萨巴尔不由笑骂道:“好你个小子,什么时候来的?”

勒罗?雅伦也转过身来,却见祁傲身穿一袭灰衣,翩翩立在二人之后,俨然一个浊世公子。

勒罗?雅伦眼中一亮,心里却不由一动,那颗早已被尘封的心竟在此时跃动,多年之前,不也是在这样的夜晚,认识了沃玛?血吗?

那时的他,还是王子殿下,那时的我们,是多么的热恋,每天若有一分钟不粘在一起都绝对不自在。

而今,他心里早已没有了自己……

祁傲的眼神落在这个孤寂的王后身上,心中不忍有些爱怜,45岁的她,保养得十分之好,竟和二十来岁的女子差不多,加上她身上那种高贵的气质,跃然于莎佩瑞娜之上,让人有些冲动。

克制住念头,祁傲朝着二人行礼后才笑道:“臣今日才到,便先到这里看看。”

勒罗?萨巴尔拍着祁傲肩头,亲切的笑道:“你小子这次可是名声大震了,连神徒教的水尊都败在你的手下。嘿,街头上那些小姑娘,谈论得最多的可都是你。”

祁傲谦逊的笑了笑。

勒罗?雅伦说道:“你是接到王上的命令回来的?”

祁傲说道:“不是,但是,这次我必须回来。”说完,便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内幕透露减少了必要成分后透露给了二人。

二人听得一惊,便知道这三国联盟的事情已是势在必行。

勒罗?雅伦说道:“据我所知,两大精灵族都是爱好和平的种族,野蛮族人也并不爱纷争,这三国联盟其实是为了防止我特鲁王国的战争的。”

祁傲说道:“王后明见,确实如此。”

勒罗?雅伦说道:“所以这样一来,反而遏止住了国内各势力的野心,尤其是死灵族的野心。或许,对王上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祁傲眼神深邃的道:“这就要看,王上是否会放手了。”

勒罗?萨巴尔眉头一皱道:“若是不放手,会怎样?”

祁傲摇头道:“不知——但是,绝对很危 3ǔωω.cōm险!”

勒罗?雅伦说道:“因为他大有可能选择一个好战的儿子继承他的王位,来进行持久发展国家军力的可能!”

祁傲说道:“王后所言不假。若是王上认为这将是一场持久的规模战斗,而且需要以十数年的时间来进行筹备,那绝不会考虑二王子继承王位的可能。因为二王子仁心太重,所求的只是和平和发展。当现今战争成为后继选择的时候,大王子成为继承人的可能性极大。”

勒罗?萨巴尔跺着圈道:“对啊,以前我国是第一骑士大国,实力大陆第一,再加上有死灵族的帮助,要扩展领土实在太简单了。那么后继选择就是战后的和平发展问题,所以二王侄的机会极大,如今三国联盟一旦形成,就麻烦了。”

祁傲心里却明白得很,如今的结局是在考验自己的选择,也是在考验着沃玛?血,甚至是在考验着两个阵营里的任何一个人。

三国联盟是由着自己一手促成的,那是抵御过分强大的特鲁王国的必然选择,这样做便极大的减少了战争的可能。

现在的问题是,沃玛?血究竟要如何做?

三人都默默不语,各自心头有各自的想法。

抬头再看亚撒时,他依然在孜孜不倦的阅读着情报,那表情下,谁都看不出他在情形的压力下的压力。

或许是那平静的表情,使得三人都有种释怀的感觉。

祁傲是在第二天进到宫里,自祁傲打败神徒教水尊之后,名气直顶入天,这曾经名震一时的年轻魔剑师在私奔事件、山门镇事件之后,再一次的名声大震,成为大陆响当当的人物,更是被称为史上最年轻的八级魔剑师!

由于众多人亲眼目睹他拥有战兽、魔召兽和箭兽,所以根本无法判断他究竟是什么职业,尤其是他的魔剑师身份让人揣测他是否是将每一个职业的优点融合起来,达到了新的境界!

大陆是首次有一个人以魔剑师的身份达到八级境界,顿时引动了天下求学的年轻人投入到魔剑师的职业中去。

虽然这是一个极不好学习的职业,但是如果一个职业能够融合各职业的优点,那么再艰难,也会有人想要去学习。

祁傲毕竟是特鲁王国的人,所以当乔大败神徒教水尊的消息传到特鲁王国境内的时候,举国沸腾,为国内又多了一名八级职业者而兴奋不已,尤其是这位八级职业者拥有特殊的身份,不仅是王上器重的红人,更是死灵族公主的未婚夫婿,最重要的,他是史上最年轻的八级职业者!

所以,难怪在进到王宫之后,侍卫们那眼神毕恭毕敬,充满了仰慕之情,有的简直是恨不得要跪下去,大喊几声。

只是宫廷禁卫森严,由不得人想喊就喊,故而众人只好憋着喊话的欲念,看着祁傲进入深宫。

听到乔入宫的禀告,正在商量要事的沃玛?血和贝格豪斯竟然亲自从殿内走出来迎接,让祁傲大感“受宠若惊”!

沃玛?血制止住祁傲的行礼,亲切的挽着他的右臂,一边返身回殿,一边大笑道:“来来,欢迎我们史上最年轻的八级魔剑师!”

祁傲连忙谦逊道:“都是托王上鸿福。”

沃玛?血说道:“这等客套话便不要说了,谁都知道你不托我的福也能这么厉害。不过,我还得多谢贝格豪斯,若非你选中了乔,我们特鲁王国可就要失去一个优秀的人才了!”

贝格豪斯正色道:“是王上鸿福齐天,才得此良才。”

沃玛?血说道:“怎么你也说起客套话来了,好了好了,今天本王高兴,大家都坐着谈事好了。”

这声音的调子稍高,足够让殿门的侍卫听见。

侍卫很快的端了两张椅子过来,贝格豪斯笑着对祁傲道:“这次我可是托了你的福。”

沃玛?血打断道:“乔你快把格罗王朝那边的消息说一下。”

祁傲早已准备好说词,便把发生的事情隐却极为机密的部分,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二人听得眉头微皱,祁傲故意将事情说得铁石一般,事情已成无法挽回之事。

第十八卷 暗棋·一计定局 第一百七四章 - 沃玛血的决定(下)

沃玛?血听完,一拳锤在桌上道:“这三国本是毫不相干之物,格罗王朝和耶道盟邦因为两个精灵族的关系,必定无法顾及第三国,所以我当初是计划先进攻巴斯塔王国,在没有后援支持下的巴斯塔王国绝对没有胜算。”

“一旦得到巴斯塔王国,便有实力依次踏破两个精灵族之地。”

“现在三国一旦联盟,反而形成我特鲁王国的压力!”

贝格豪斯沉重的道:“这事情来得太过突然,谁会想到白精灵族会突然挖出那失落的魔法书呢,依臣看,这三国联盟已成定局之势。”

沃玛?血皱眉叹道:“是啊,看来我国必须继续发展军力,才有可能成就不世之霸业啊。”

祁傲心里暗自摇头,看来沃玛?血是死心塌地的想要成就霸业,不改野心。或许是我太多想了,以沃玛?血的性格又岂会将野心埋在心里呢?

只是,如果让亚文登基,必定没有我立足之地了!

祁傲想到这里,沃玛?血则朝着贝格豪斯道:“刚才我们决定的事情,你便先下去办吧。”

贝格豪斯微微颔首,恭敬的行礼离开。

贝格豪斯一走,诺大的殿内便只剩下祁傲和沃玛?血。

祁傲心里有一种感觉,沃玛?血似乎想要对自己说些不为第三者所知道的话。

果然,沃玛?血轻叹了一口气,背过身说道:“乔,你知道吗?对我而言,我从未将你看成是我的臣属,似乎更是将你看成是我的孩子一样。”

祁傲连忙的道:“臣受宠若惊。”心里却念道,这老头儿又要搞什么鬼。

沃玛?血说道:“如果我没有儿子,说不定会将你当成我的儿子,坐上这王子之位。”

祁傲皱眉道:“臣不敢有此奢望。”

沃玛?血继续道:“其实,我心里明白得很,论资质,论天分,论才智,你实在是上上之选,在我器重的人里,你排在第一。但是,我这两个王儿的身上不仅有我沃玛王室的血液,还有勒罗家族的血液,为了保证国内安定和稳定弗拉基米公国,我必须在两个王子之间选择一个,成为我的继承人。”

祁傲默然不语,思绪却紧扣住沃玛?血所说的话,心知话要说到正题了。

沃玛?血转过身,盯着祁傲道:“我知道,你和大王儿之间一直有瓜葛。但是,我希望如果我选择的是大王儿的话,你能够——象效忠我一样效忠他。”

祁傲不假思索的道:“臣所效忠的,是王上,自然也相信王上的眼光。臣也说过,只要大王子殿下不苛刻于臣,臣定当效忠。”心里却道,话是如此说,但是,我连你也未效忠,还效忠你儿子干嘛?

沃玛?血温和的说道:“这点你大可放心,纵然我退位了,却依然有说话的权力,绝不会让他薄待于你的。更何况,为君者,必不会为了一点小事而放弃一个栋梁之才。”

说完,又摸棱两可的道:“不过,二王儿的表现也让我十分满意,如同脱胎换骨一般。老实说,这让我很是安心,又很是——烦恼,不知道选择哪一位更好。”

说到这里,声音微微防低道:“若是能够让二王儿略带杀气,纵然死掉那个人,我想也无妨。”

祁傲心头忍不住一震,“死掉那个人?”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沃玛?血哑然失笑一下,走到祁傲旁边,拍拍他的肩膀道:“我似乎发了不少的牢骚。”

祁傲连忙道:“为王上解忧是臣的职责。”

沃玛?血笑了笑道:“好吧,你赶来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

祁傲微微躬身而退,出了殿门,才哼道:“鬼才相信你是随便牢骚。”

便说,心里想着这一席所说的话,最关键的部分,便是那句——死掉那个人!

当夜,在二王子府邸,祁傲、亚撒、勒罗?萨巴尔聚集在一起。

亚撒见到祁傲回来,本是十分高兴,可是听完祁傲所说的话,不由皱起眉头来。

勒罗?萨巴尔在桌子上敲着指节道:“王上说的话似乎很有深意啊。”

祁傲说道:“当然,他是在试探我,如果让大王子登基的话,我是否会保持效忠。至于后面关于二王子殿下的话,可能是不经意说出来的……”

亚撒皱眉道:“父王所说的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杀了他会让我有杀气呢?”

祁傲脑海里闪过一个个人影,却又一个个的否定掉,在脑海里再次闪过一个人的时候,想要否定却偏偏挥
书籍 【狂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