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狂歌 >狂歌_第224节

狂歌_第224节

作者:寒香寂寞 发表时间:2019-02-10 12:19: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0
之处,此时,勒罗?萨巴尔望了过来,二人眼神一对,顿时抽了口凉气。

亚撒目光锐利,连忙问道:“师傅,你想到了是谁吗?”

祁傲望着勒罗?萨巴尔道:“是她吗?”

勒罗?萨巴尔咬着牙道:“极有可能……”

亚撒虽然听不懂二人在说什么,但是隐约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祁傲突然身形一震,站起身道:“不好!”

这句话让二人都不由得一震,不由自主的跟着站了起来。

勒罗?萨巴尔忙问道:“怎么了?”

祁傲咬牙道:“这话不是王上不经意说出来,他是在考验我……”

勒罗?萨巴尔皱眉道:“此话怎讲?”

祁傲看了看勒罗?萨巴尔,又看着亚撒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个所谓要死的人,极有可能就是——你的母亲,王后殿下。”

亚撒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少有的震惊道:“什么?”

勒罗?萨巴尔忧虑的道:“我也想到了,的确有可能,因为王后是最亲近你的人,也是在你心目中最重要的人,如果王后被杀了,却找不到凶手,很可能会让你充满杀气,从此改变性格!”

亚撒怒气满脸,握紧拳头道:“怎么,怎么可以这样?父王真的准备这样做?”

祁傲满面愁容道:“除此之外我想不出第二个合适的人选,而王上在我面前说出这番秘密的话,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让我亲自动手!”

二人再次一震,冷汗不由从额头落下。

勒罗?萨巴尔怒道:“这分明是为了逼迫你这样做,如果你不这样做,就代表对王上的忠诚。如果不这样做,就代表不够忠诚,王上便有足够理由相信日后大王子登基之后,|炫|书|网|你不会效忠。”

亚撒冷冷的道:“更重要的是,如果师傅真要杀害母后,便会背负这样一个罪名!”

祁傲叹口气道:“不错,你们说得都不错。问题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你们应该很明白,我是绝对不会对王后下手的!”

勒罗?萨巴尔皱着眉头道:“那王上会不会……”

祁傲摇头道:“暂时不会,他在看我的反应。”

亚撒激动道:“师傅,你一定要保护母后的安全,如果她发生什么事情,我想我真的……”

祁傲按着亚撒道:“你放心,有师傅在,一定没人敢动她半分毫毛。问题的关键是,如果我们不想想对策,受害的不仅是我,更重要的是,你无法登基!”

勒罗?萨巴尔握着拳头道:“王侄一定要登基才行,否则以大王子的性格,登基以后定然不会放过你的!”

亚撒点点头,镇定起来道:“师傅,那我们该怎么办?”

祁傲坐下来,说道:“我得想一想,如何想一个万全齐美之策,既能不伤害到王后,又能够让王上选择你作为继承人。”

亚撒皱眉道:“可是,如果想不到呢?”

勒罗?萨巴尔眼睁得老大,手突然按在了刀把上,重重一抽,“铿”的一声清脆响声在殿内回荡。

祁傲摆手道:“不可妄动!以我们目前的实力,主要的势力是在于四大家族的支持,朝野的总体力量还是掌握在王上的手中,尤其是以贝格豪斯这类忠诚的高手,使得宫廷实力大增。二王子的势力虽然受到压制,但是依然可观啊,更重要的是,在整个王都内,还有更值得我们注意的势力,就是教廷呐。”

说到教廷,二人的面色又沉重起来。

真是内有狼,外有虎,如何才能够从重重困境里走出来呢?

祁傲突然眉头一皱,眼神中露出一道精光。

第十八卷 暗棋·一计定局 第一百七五章 - 王宫偷情(上)

要想在宫廷之中抗衡沃玛?血,是绝对不可能的!

单单不论沃玛?血的身手已经达到深不可测的地步,还拥有着大陆最强大的95级天使战兽(火)。

在宫廷之中至少有四位级别在八级之上的强者。

纵然勒罗?萨巴尔能够控制整个近卫团,加上祁傲,也根本毫无胜算!

也就是说,一旦沃玛?血决定要让大王子登基,事情便不可阻止。

本来这也无可厚非,然而,当我打败水尊,名声到达另一个阶段之后,已非以前的乔可比。

为了控制和确认我的忠诚,沃玛?血走出了这一步棋——准备杀死勒罗?雅伦。

这是一个秘密,这当然是一个秘密!

而知道这个秘密的人,绝不是闹着玩的。

弗拉基米公国只是特鲁王国的附庸国,实力并不强大,不过是其控制着山门镇一带势力和进入弥奕公国的交通要道,也是后方之地。

诚如勒罗?萨巴尔所说,勒罗?雅伦的死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很可能造成亚撒的失控,从而失去仁心,成为最佳的继承人。

然而,如果勒罗?雅伦不死,那么大王子亚文就成为继承人,并且,我在特鲁王国将再无立足之地。

想到这里,似乎事情已是个死局了。

因为我不可能杀死王后勒罗?雅伦。

然而,我拥有一样任何事情都可以进行谈判的终极筹码,能够指引着中央王国宝藏的的三枚残月碎片其中之一!

当然,我更知道唯一知道这碎片合一后还需要中央王国的后人进行解读。

只是,中央王国的后人究竟还在不在这个世上?

现在的问题是,我不可能亲自的去和沃玛?血谈判,也没有时间去寻找其他帮手。

纵然我戴上面具,甚至化装,以沃玛?血这等级数的高手,绝对会识破我的伪装,到时候事情就变得更加麻烦了!

那么,谁可以代表我去谈判,谁又是我真正值得信任,以此一博的人?

除非……

夜?特鲁王国?王都?王后宫后殿

夜色已晚,赤月高悬,在这王都后宫的深宫大院里,秋意更凉,勒罗?雅伦一人独住在这深厅后殿之中,暖灯高照,大红遍布,使得这里稍显温暖。

红色,是勒罗?雅伦最喜欢的颜色,自从沃玛?血从殿里搬走了之后,这二十来年,他都从未回来过。

殿外响起脚步声,在这宁静的空气中显得特别的清脆。

勒罗?雅伦说道:“不是说过了吗,这个时候不要来打扰我。”

祁傲的声音传来道:“王后殿下,是臣。”

勒罗?雅伦微微一愣,转过身,看到祁傲,轻叹道:“这里平日里连王儿也很少来……”

祁傲连忙说道:“臣唐突了……”

勒罗?雅伦用袖子拂着凳子道:“我没有半分责怪你的意思,进来坐吧。”

勒罗?雅伦在外人面前几乎都是用扇子遮住大半个面容,很少能够看到她不戴扇子的时候。

祁傲步步走来,看到勒罗?雅伦成熟而精致的面容,国色天香之姿,风韵别致,又带着一种因为长久孤寂的落寞风情,一举一动都有种惹人出轨的冲动。

勒罗?雅伦笑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你便不用向外面那么拘束了,权当我不是王后便好。”

祁傲说道:“这样不太好吧……”

勒罗?雅伦说道:“乔你是少年英雄,怎还拘泥如此小节?”

祁傲便不多说,大刺刺的坐下来。

勒罗?雅伦从房间里拿出精致的水晶高脚杯,笑问道:“想喝点什么?”

祁傲起身道:“葡萄酒。”

勒罗?雅伦笑道:“那我也喝葡萄酒好了。”说完,从后殿的拿出一瓶来,边倒边说道:“这是二十年前我亲手种下的。”

祁傲受宠若惊的接过,只觉得夜色下的勒罗?雅伦有种特别的风味,除掉了那冷漠,剩下的便是一种绝美。

祁傲喝了一口道:“看来我今晚没白来,能够喝上王后亲自酿造的酒。”

勒罗?雅伦说道:“你若是想喝,便常来这里就好。”

祁傲失笑道:“我倒是真想,只是时间不多,这次来,是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勒罗?雅伦轻酌了口,优雅的姿态和一身淡红的宫服让人觉得很是亲近,或许在这红色的灯光下,让人能感觉到一种暧昧。

勒罗?雅伦没有问,祁傲却还是要说:“我本不想告诉你,只不过,我必须说。”

勒罗?雅伦毫不担忧的道:“看来的确是天大的事情,连你也坐不住了。”

祁傲声音一沉道:“是和王后性命攸关的事情。”

勒罗?雅伦轻笑道:“为了王儿,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祁傲说道:“王后的心境之高,让臣佩服,只不过,如果二王子若失去王后的话,恐怕难以从悲痛中复苏,所以臣一定会保护王后的安全。”

勒罗?雅伦说道:“乔你是史上最年轻的八级魔剑师,宫中上上下下都说你了得,我更认为你他日的成就非凡,有你的保护,我似乎不应该担心什么。”

祁傲苦笑道:“臣若是想只保护王后一人,或许很简单。但是,若想要保二王子登基,却是事事艰难。而今,王上又给臣出了一个难题。”

勒罗?雅伦问道:“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莫非这难题和我有关——”勒罗?雅伦似乎猜到了什么,面色微变。

祁傲叹口气道:“王上恐怕会对您不利。”

勒罗?雅伦面色缓和了一些,平静的道:“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祁傲盯着勒罗?雅伦道:“有,但是,我必须百分之百的相信王后才行。”

“百分之百?”勒罗?雅伦突然笑了起来,宛如风拂桃花,万般妩媚。

此时?特鲁王国?王都?大王子府

相对于不久前的压抑情绪而言,此时的亚文显得踌躇满志,阿斯普丁、鲍恩、边维尔、伯奇等人聚在厅内,人人都喜气眉梢。

边维尔得意的说道:“这次两国联盟,又加上巴斯塔王国的插足,王上定然感到万般压力,这一次,继承王位的人选非殿下莫属了!”

边维尔虽然桀骜不训,不过说话总是点在要处。

如果是好话,说得自然是让人高兴,如果是坏话,也让人十分郁闷。

好在亚文还十分需要他出谋划策,倒也忍得下这口气,听完后笑道:“这一次事情确实来得突然,今次我去拜见父王的时候,也从话里听出点端倪。”

伯奇说道:“以殿下的天资,得到王上的认可是显而易见的。如今,登基已成定局,实在是可喜可贺。”

众人同声称是,亚文却面色一沉道:“不过,父王却给我出了个难题。”

众人停下笑,面露疑惑。

亚文面显露色道:“父王问我,如果乔愿意效忠于我,我是否不会能够器重于他,并且不会有所偏见?”

众人顿现难色,这的确是个难题,乔和亚文的矛盾众所周知,那可是夺妻之恨啊,虽说是政治婚姻,但是那娇滴滴的一个大美人儿就这样被抢走,是男人都不甘心。

更何况,如今乔声势如日中天,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更是死灵族公主的未婚夫婿,又得到王上器重,其风头之浓,实在让人嫉妒非常。

阿斯普丁愤怒道:“这个乔从来都不识抬举,别看王上器重他,说不定他对王上也并不忠心,又怎么可能忠心于殿下呢?”

伯奇说道:“此人的确桀骜不逊,但是不失为一员猛将,这也是王上器重他的原因。王上不是不知道殿下和他的矛盾,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定然是有所用意。”

边维尔直截了当的道:“王上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考验殿下是否能够容人!”

亚文点头道:“不错,父王是这个意思……”

边维尔没头没脑的接口道:“为君者,若是没有一点气度,难以容人,实在难成大气。”

鲍恩瞪了他一眼,象是提醒,边维尔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来自亚文眼中的杀气。

不能容人,是边维尔跟随亚文多年后的判断,却也再次刺激了亚文的杀心,边维尔可谓是他唯一容忍多年的心病!

伯奇聪明的接口道:“依照属下的意思,不若先依照王上的意思,和乔搞好关系,等到登基之后,手掌大权,到时候想要对他如何,便是随心所欲的事情了!”

亚文一拍大腿道:“伯老此言正合我意,只要我手掌大权,想要对付他还不简单?”

众人于是开怀大笑,仿佛登基之事已在掌握之中,无法再有所改变了。

第十八卷 暗棋·一计定局 第一百七五章 - 王宫偷情(下)

夜?特鲁王国?王都?王后宫后殿

不知是否是这手不经意的触碰,使得这压抑在心头许久许久的激情被一下子爆发开来。

不知是否是这葡萄酒让人有些欲醉,勒罗?雅伦面色酡红,使得艳色更加的美绝。

她轻轻的解开祁傲的裤带,露出那勃立而起的巨物,竟就这样檀口相迎,将它吞了进去。

祁傲只觉得这事情来得突然而又自然,被那柔软的口吮吸入内,犹如身处一片温润之地,混身的神经似乎都随着对方的一呼一吸所动,不由得喘气声中尽情享受着这王后带来的尊贵服务。

勒罗?雅伦显然技术不够纯熟,尽管有双手不停的在祁傲身上抚摩,但是那吞吐之间,直将祁傲撩得个欲火焚身,却并未解渴。

祁傲看着媚眼如丝的勒罗?雅伦,浑身欲火连天,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这女王竟然跪在自己面前服务,张开口,忍不住的“哦”了一声,只觉得下体膨胀到了极限之地。

祁傲一把扯开身上的衣服,让勒罗?雅伦那柔嫩玉手尽情的抚摩在肌
书籍 【狂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