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狂歌 >狂歌_第227节

狂歌_第227节

作者:寒香寂寞 发表时间:2019-02-10 12:19:1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0
摸着手中的短刀,默默自语的道:“你的意思是,这把刀绝不会是假冒的了?”

查普利尔拍着胸膛道:“臣以性命保证,天下绝对无人能够伪造此物!”

祁傲心头嘿笑道,你有这份自信还真是好事情,虽然伪造此物的人就在门外。

亚文突然哈哈笑了起来,转身又从那木盒里拿出一物,神秘的道:“那这一件器物,再请查老看一看?”

此物一现,顿时满室生辉,竟是一块碎玉。

这玉片很是单薄,恐怕只有1mm后,一边边缘呈弧性,一边呈不规则的锯齿型,似乎是从什么上面分离出来的一样。

玉片入手温润,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其正反两面都刻画着精美的花纹,显得做工精细,十足的珍贵。

此物一出,贝格豪斯的心绪不由波动一下。

若是在场有高手在,这心绪必定被人捕捉到。不过,在这大王子府邸,只有几个七级职业者挑着大梁,对二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性。

查普利尔仔细接过此物,看了又看,啧啧自语道:“这玉片好高的工艺啊,绝非是近代所造。”

亚文说道:“你能判别出此物是否是中央王国时期的吗?”

查普利尔想了想,点头道:“有90%的可能,这上面的纹路并非是雕刻而出的,而是玉上自然成形的。这是中央王国时期王室秘制的‘文玉’,是将玉籽放入一种特殊的溶液中,然后成形,根据玉质的不同,需要数十、上百甚至近千年的时间才能够形成的。这块玉质温润,洁白无遐,似是顶级的‘汉光玉’,绝非假冒。”

祁傲暗赞道,这查普利尔果是个人才,对中央王国时期的东西了解得真清楚。这残玉碎片祁傲虽未曾给安德鲁看过,只是形容了一下,安德鲁却如同亲眼所见一般,也是如此的描述。

这一块便是祁傲用上古老玉以五行之眼在上面凝出字体,和那秘法有异曲同工之效。

不过,现在亚文手中的这块玉片可并非只是祁傲用上古之玉制成的那么简单哩。

亚文手有些抖动的道:“这样说来,这块玉是真的了……嘿……嘿嘿……”

亚文突然大笑起来,笑罢,朝着查普利尔说道:“你跟我过来,还有一件东西要让你看。”

查普利尔站起身,跟在亚文后面,眼神中涌现出喜悦之情,任何一个在一晚上上两次见到如此多上古宝物也得惊喜。

只是查普利尔想不到的是,亚文突然转过身,手中的短刀扑的一下刺入查普利尔的胸口上。

短刀没体而入,带起心脏的喷血染红了亚文的脸,那双充满杀机而兴奋的眼神在这光亮中显得犹为可怕!

贝格豪斯眉头一皱,显然他不会料到平日里温文尔雅的亚文竟会有这样凶残的一面。

祁傲心里暗自叫好,嘿,这小子竟然额外有表演呢。

查普利尔心脏被刺破,力量流失大半,早已没有反抗之能,只是一双眼充满疑惑的望着亚文,这个刚才还虚心求教,现在却面露凶光的男人……为什么……

亚文嘿笑道:“你想知道为什么——因为,只要发现此物的人死了,你又死了,便没有人知道我拥有此物了!”

说完,将查普利尔朝地上一推,将短刀放回到盒子里,握着假残月碎片笑道:“只要拥有了此物,我便拥有和任何人谈条件的可能了,再得到父王的那一枚,便可以跟教皇谈条件,嘿嘿,便可以挖出这地下的宝藏了。”

顿了顿,“嘿,或许,还有更好的方法……”

说到这里,贝格豪斯的面色已有些难看,王上和教皇的对立是众所周知的,而双方都知道对方拥有着一枚残月碎片,所以第三块的争夺便是关键。王上和教皇绝不会向对方妥协,所以也不可能存在着合作,二人都在相互教着劲,而大王子这种想法,显然是不恰当的。

祁傲示意了一下,二人化成两条幻影的离去。同时,伯奇也从另一头离开。

第十八卷 暗棋·一计定局 第一百七七章 - 一计定局(下)

只是,除了祁傲外,任何人都没有想到,就在三人离开之后,那残月碎片突然间从亚文手上爆裂而开,化成碎末,化成尘埃,消失不见。

这一点,直把亚文惊得目瞪口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也只有祁傲才清楚事情的始末,祁傲将五行之气渡入到这玉片之中,只要以自身之气与之呼应,便能够操纵其破玉而出,贯穿玉之全身,五行合一,顿时化无!

特鲁王国?王都?圣玛格丽特教堂?十二层秘室

呈契聂特?杜波依斯少有的兴奋道:“什么,第三枚残月碎片在亚文的手上?”

奥玛斯丁?切特忙道:“此事千真万确,是属下得到消息后,派遣安排在亚文身边多年的高手前去探得的,当时亚文正找了一个心腹来判别此物的真假,和此物一起出土的还有一件中央王国时期的王室圣器。为了保密,他甚至将那心腹都杀死了,我看那找到此物的手下也已经被处理掉了。”

奥玛斯丁?切特自然不会说消息是从乔那里传来的,无论他打的是什么主意,能够得到残月碎片的消息,绝对是大功一件,自己才不会让这功劳里掺进水呢。

呈契聂特?杜波依斯冷笑道:“这小子手段倒是极为毒辣,可见到了关键时刻,人的本性才会暴露。”

奥玛斯丁?切特继续说道:“听他的语气,似乎想在登基之后得到王上那块残月碎片,然后和大人做交易。”

呈契聂特?杜波依斯不屑道:“跟本皇作交易?沃玛?血都没有这资格,拿轮得到他,哼。”

奥玛斯丁?切特心领神会的道:“那大人的意思是?”

呈契聂特?杜波依斯负手想了一下道:“虽然现在大陆格局有所改变,两国联盟形成,导致了另一个大势力的产生。不过,亚文那小子是否能够登上王座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如果有我们教廷秘密在后面推动,相信那便不成问题,等到亚文拿到两块残月碎片之后,他已经成为我们教廷的傀儡,到时候,我们不仅是拥有了三块残月碎片,更是将整个特鲁王国掌握在了手中!”

奥玛斯丁?切特佩服道:“教皇明见。就凭亚文这小子的三脚猫工夫,绝对逃不出大人的手掌心!”

呈契聂特?杜波依斯冷笑道:“走。”

奥玛斯丁?切特一惊道:“走?”

呈契聂特?杜波依斯说道:“当然,这一次,我要亲自前去一趟,抢在王上之前,说服亚文那小子。若是王上得知这个消息,必定会蛊惑他交出,哼……你今天得到这个消息,真是大功一件,他日我控制住特鲁王国之时,便破格将你提名为长老会的成员!”

奥玛斯丁?切特大喜过望的道:“多谢大人提携!”

与此同时,在王宫之中,当贝格豪斯将亲眼看到的事情和亲耳听到的话原原本本禀告给沃玛?血时。

沃玛?血几乎是拍案而起,极为震怒!

贝格豪斯的忠心只有沃玛?血心里才够明白,那绝对是百分之百,在沃玛?血还是王子的时代,二人便已是好友,武学共进,毫不藏私,所以说贝格豪斯的武学能够早日达到第八级境界,这里面沃玛?血的功劳也不少。

沃玛?血之所以将古国组织交给贝格豪斯管理,也正是因为极为信任的愿意。在此之前,并未有过非王族成员管理过此类组织。

至于祁傲,沃玛?血信任是有所信任,不过有一部分是看在贝格豪斯的情分上而打的分,不然祁傲不会那么快得到古国组织的掌管权。

说到最后,贝格豪斯也不抢功的道:“其实事情是由乔发现的,只不过,你也知道,由于他和大王子的关系比较糟糕,所以他不方便在王上面前说些话,只好在属下面前说一说。属下为了以防万一,便去看了看,没想到……”

沃玛?血站起身哼道:“乔的性格我还是很清楚,至少不会去污蔑别人。你们这次做得很对,纵然是我的儿子,也要把事情弄个明白才是。你去给我把文儿召来。”

贝格豪斯刚要动,沃玛?血断然道:“算了,我们自己去,哼,免得时间久了,夜长梦多!”

稍晚?特鲁王国?王都?大王子府邸?大厅

教皇呈契聂特?杜波依斯和圣殿骑士团团长奥玛斯丁?切特让刚处理完尸体的亚文大吃一惊,立刻知道残月碎片的事情有所暴露,心里叫苦之时,却很快镇定下来,和缓的笑道:“不知道教皇和圣殿骑士团团长深夜跑到本王子这里来有何见教?”

呈契聂特?杜波依斯伸手抚摩着大厅里的椅背,缓步而行,似在欣赏厅内的装饰般的道:“大王子殿下可不要装糊涂,因为本皇不是个糊涂的人。”

亚文冷笑道:“教皇大人的确不是糊涂人,不过我确实不知道教皇大人来做什么。如果被父王知道教皇大人来访,对我可是大大的不利。”

呈契聂特?杜波依斯笑道:“不错。所以,我们赶快将事情解决掉。我便直截了当的说了,残月碎片是你唯一的筹码,如果你把他交给了你的父王,一切都完了。”

亚文心里苦笑,表情上却故作欢娱的道:“多谢教皇提醒。”亚文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同时还得祷告让教皇赶快离开这里,万一父王知道教皇出现在这里,真是有理也说不清。

呈契聂特?杜波依斯却似乎不急,异常悠闲的道:“有的事情你不说我也清楚,其实,我们教廷早就看中你了,只要你承诺得到两块残月碎片之后,能够与我联手打开中央王国的宝藏,我们教廷将会全力支持你成为新一任的——特鲁王国之王!”

亚文身形一震,很快镇定道:“这一点,教皇大人完全可以放心。”有了教廷的全面支持,在这个时候具有显著的作用,在两国联盟兴起后,特鲁王国的王室势力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教廷力量则趁机扩张,如果能够借助教廷的力量登基为王,便能够彻底消除父王对自己的影响。

至于教廷,只要父王退位,自己便能够拥有他所传递而来的95级天使战兽力量,再加上王室的军力,丝毫无惧教廷的力量!

正是想到这些,亚文才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不过到这里,亚文心里已经肯定了一件事情,府邸内极有可能出现了教廷的奸细,否则教皇不可能这么③üww.сōm快得到消息。

不过,这个问题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呈契聂特?杜波依斯笑道:“大王子殿下果然是少年英雄,很好……”说到这里,面色突然少有的一变。

同一时刻,刚踏入大王子府邸的沃玛?血也感受到了教皇的气场!

这两个功力高深莫测,恐怕已经超越了八级境界的超强者,虽然远隔近千米的距离,依然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存在,甚至自身所携带的气场还自保式的相互冲撞,使得府邸门口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就在这一刻,呈契聂特?杜波依斯已感觉到些端倪,冷哼了一声,右手一拂,空间魔法的力量带着他和奥玛斯丁?切特已经消失在了厅内!

亚文抽了口凉气,冷汗直滴,以为是呈契聂特?杜波依斯发现了残月碎片没有在自己手里,正待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发现沃玛?血和贝格豪斯从厅外走了进来。

一时间,亚文面如死灰,顿时知道刚才为什么教皇突然遁走了!

而这一切,都被呆在原处高楼上的祁傲看在眼里,他刚趁着亚文会见教皇的时候,偷偷溜到他的书房里,送上了一件礼物哩。

沃玛?血怒然道:“东西呢?”

亚文被吓得一呆,呐呐道:“什,什么东西?”

沃玛?血冷哼道:“你跟我装傻是不是,我问你,残月碎片呢?”

亚文被父亲的杀气逼得一退,面色苍白,猛地一个扑通跪在地上,哭道:“父王,不关我的事情啊,那玉片它自己碎了啊!”

沃玛?血冷笑一声:“碎了?呵——碎了——莫非,你是将他交给教皇了?”

亚文连忙道:“父王明见啊,儿臣绝对不敢做出如此大逆不到的事情!”

沃玛?血冷笑道:“不过,能够让教皇亲自来见你,你倒是很有些分量嘛。贝格豪斯,给我搜!”

贝格豪斯身形如影,径直朝着书房里冲去,不一会儿,就将那个木盒子拿了过来。

亚文顿时面如死灰,青筋不停的抽搐,不知道自己的解释是否还有用。

沃玛?血打开木盒子,除了发现那短刀之外,还发现了一封信。

沃玛?血读完大怒,将信扔到地上后,吼道:“逆子!”

亚文颤抖着将信拿起来,只见上面字迹未干,字迹和自己的完全一样,写的竟是欲以残月碎片为代价,取得教廷支持其为王位。

看到这里,亚文如遭雷击,顿时崩溃,连争辩的话都忘记说了。

沃玛?血咆哮道:“贝格豪斯,传我的命令,从今日起,把亚文给我严加看管,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府邸一步!”

亚文面无血色,瘫倒在地,昨天还自认为就快成为继承人,今天却沦落到如此下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伯奇在厅外不远处擦擦额头的冷汗,心知事情不妙,连忙离开。

祁傲在远处看得清晰,冷冷一笑,亚文,当初你追杀我的时候可有想过今日?事以到此,连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第十八卷 暗棋·一计定局 第一百七八章 - 万劫不复(上)

呈契聂特?杜波依斯怒道:“你怎么不早说,这
书籍 【狂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