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狂歌 >狂歌_第79节

狂歌_第79节

作者:寒香寂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25:5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9
吧?

所以众人立刻联想起来,恐怕是乔和城主乃是旧识,至于其中的关系,众人亦不敢再想下去了。

不过,既然是旧识,那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众人不觉将提着心弦放了下来,在这紧张的时刻反而感觉到一阵轻松。

祁傲心知守卫队长的意图,只是此时亦不得不有所让步,再图计划,心念一动,大步走进守卫队长,轻松的笑道:“既是如此,我便跟队长一起回城好了。”

守卫队长自然也知道祁傲的意图,嘿笑道:“这是最好不过了。”

祁傲便顺势朝着安东尼一行人道:“你们先回去吧。”说罢,便不理众人,朝前行去。

守卫队长一挥手道:“收队,回城!”

如此简单的结束了此次的任务,守卫队长却没有什么担心的。因为城主对男人的兴趣要高于一切,尤其是这个曾经闯出宫殿的男人,这个男人比起这群毫无价值的佣兵而言,显然更为重要。

待到双方人马渐渐走散,疲惫的祁傲心里顿时松了口气的时候,也同时觉得头部遭到一阵重击,顿时晕倒过去。

守军越行越远,一条人影突然从丛林中窜出,朝着相反的方向行去,最后落到佣兵队伍的面前,朝着柯利福叫道:“老大,不好了,乔爷似被他们击晕带走了!”

众人纷纷大惊,安东尼握拳道:“果然事情不简单,乔爷应是被奥克塔薇尔这荡妇看中了。”

巴里摸摸下巴,安抚众人道:“我们目前疲惫不堪,不宜于他们起正面冲突。而且以乔爷的雄姿,奥克塔薇尔亦舍不得如此快下手,乔爷目前应是安全的。”

柯利福左手按在右臂,摆动了一下,握拳道:“我先跟上去看看,大家跟我保持联络。”

安东尼亦忍不住多看了柯利福两眼,嘱咐道:“多加小心。”

柯利福灵巧的一弹身,身为神刺客的身手纵然是在疲惫的时候亦显得高人一筹,看着他迅速的隐没在林子里,众人亦纷纷相视,曾经的敌人因为乔的出现而形成一个紧密无间的团体。

夜。小石城。城主城堡。内庭香寝

轻纱暖被,柔香扑鼻,脸颊上的柔意将祁傲一步步唤回现实。

待到祁傲睁开眼,猛然发现距离只有半分距离的奥克塔薇尔。

祁傲如同被蛇咬一般猛然弹起来,朝床后一靠。

这动作滑稽得让奥克塔薇尔咯咯笑了起来,身穿一袭红色连衣裙的她显得更加的有魅力,双目娇憨的白了祁傲一眼,似怨似嗔,让人骨头都要酥软了一般。

祁傲大叫厉害,这女子果是天生娇媚的类型,一颦一笑皆如天成,若非自己心里早已有了莎佩瑞娜,恐怕亦有些受不住诱惑。

若是往日,祁傲定然不愿与她多作纠缠,只是自从救了佣兵团众人后,心里那颗侠义之心又猛地复苏了,生活的意义亦变得明朗很多。

这或许是祁傲的职业病,毕竟十多年的看相生涯以给予了他一些特殊的习惯,不忍见如此女子沉沦欲海而不拔,若是能救此,胜造七级浮屠。

轻轻用手梳着发丝,奥克塔薇尔幽幽的道:“他们下手也太狠了。只要你说一声,我便将他们全都杀了吧。”

祁傲眉头一皱,直言道:“怪不得人人都说你喜怒无常。”

奥克塔薇尔坐在软床之上,手轻轻摸着暖暖的兽毯道:“你莫非便不明白人家是心疼你?”一顿,一张含羞似嗔的眼神望过来,又蕴藏着无限的情欲道:“你可知道,你是第一个在这里说走就走的男人,那日在你走后,我便一直发呆,想起你豪迈无双的气概,就连那背影也充满了征服人的味道。”

从床上跳下来,祁傲发现身上衣服亦是整齐,心里松了口气,听闻此语,更觉奥克塔薇尔是个天生尤物,这种经历风月的老手早已习惯将男人玩弄于掌上,又怎会如此短时间便被我所吸引呢?

心里有了注意,祁傲平静的望着奥克塔薇尔道:“城主,你若真欣赏我祁傲,只要你不再被情欲所左右,我祁傲亦愿意和你畅谈。”

奥克塔薇尔淡眉一沉,我见犹怜的道:“你当人家就那么不洁身自爱么?只是日夜形影单吊,想找个说话的人儿也没有罢了。”

祁傲耐心开导道:“以城主的绝色之姿,只要有再婚之念,天下贵门公子、豪客侠士定然盈门而临,只需城主做出抉择就好了。”

奥克塔薇尔目视着祁傲,一副纯真可爱的样子,甜甜笑道:“可是,若没有合体交欢,我又怎知能与他能够水乳交融呢?”

祁傲眉头一皱,压住突涌而来的厌恶,哀叹道:“城主如此不爱惜自己身体,又何以对得起死去的丈夫呢?”

奥克塔薇尔杏目圆瞪,勃然怒道:“不准在我面前提他!”优雅之姿当然全无,双目中杀气凌厉,让人感觉到她的确有杀人的意图。

祁傲傲然而立,丝毫不把奥克塔薇尔的话放心上,虎目一瞪,直视着她道:“若是城主能够听祁傲奉劝之语,早日回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肉体的交合或许可以弥补你一时的孤独,却难以弥补心灵上的空虚。时日俞久,心中的伤口亦俞难愈合。”

观人之术,以目为先。但是要想规劝于人,却是将自己放于刀尖之上,一旦把握不准,便会惹来杀身之祸。

祁傲聪慧过人,只是本性刚直,不肯屈于强权,故而时时惹祸。然而这也同样锻炼出了他过人的胆识和绝不服输的心性,还有那强横的气势。

纵然是在这种情况下,祁傲说起话来,依然有一股磅礴正气,让人不忍与之正视。

然而奥克塔薇尔心里也清楚,若是自己眼神回避半分,便等于心理上的仗输掉了。无论声色男女,还是真情儿女,谁在心理上占了上风,便有可能打赢感情的仗。

奥克塔薇尔从不对任何男子布下感情,只是喜欢将其玩弄于掌中,若有男子惹其不高兴,挥之便杀,亦不会心痛半分。

而眼前这个男人,不但不象其他男人那样表露出色心,反而一副刚直毅然的味道。但是,奥克塔薇尔决然不相信世界上有在自己面前不动心的男人。他越是表露出正义,越是抗拒自己,越是表明自己对她的吸引力。

想到这里,奥克塔薇尔不由噗嗤一笑,眼神杀气顿时收敛,化成一泓秋水。

第六卷 逆路邪杀诀 第五十九章 - 善良的代价(上)

祁傲心生警惕,不知此女又要搞什么花样。

奥克塔薇尔看着祁傲正襟危坐的样子,不由捂嘴笑着,抛了个迷死人的媚眼道:“莫非人家就那么可怕么,让你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那摸样,完全是一副小纯情小女人的样子。

祁傲听完此语,倒不觉放下心来。我心里只要有着莎佩瑞娜,便不怕这个女子的侵入,任她如何的对我,便能稳坐钓鱼台。想到这里,祁傲倒松懈下来,继续说道:“城主若是肯听我之言,我们亦大可不必如仇人面对一般。”

奥克塔薇尔幽幽的埋怨道:“莫非在薇尔面前,你便只想到训斥人家。人家可是从未有对一个男子如此牵肠挂肚,思念久久呢,你便不允许人家说些心里话么?”

那声音如诉如泣,直让人有种欲断愁肠的感觉。再加上那一副绝姿美态,让人有种上去将她拥抱入怀的感觉。

此女美色不再众女之下,气质又高贵无比,演技更是信手拈来,滴水不露,宛若仙女与妖姬的结合体。

祁傲长叹一声,心里直叫可惜。只是此女面相上并看不出天生淫荡之相,恐怕是后天所成,只是不知良言规劝是否有用?

奥克塔薇尔听见祁傲叹气,还以为他同意了自己的话,声音更见痴怜,柔柔的叹了口气道:“自从未婚夫死后,便没有人陪人家聊天儿,连女儿家的心里话亦没有人听倾听呢。”

祁傲正色道:“若是城主愿意,在下愿听。”

奥克塔薇尔站起身,莲步款款的赤足踏着铺地的兽皮地毯走过来,灯光摇晃之间,将衣服里的玲珑娇躯迎照出来,完美的曲线能于祁傲在电视上见过的任何一个名模媲美。

这真是个天生尤物!若是普通人,恐怕忍不住多些欲念。而祁傲却似老僧如定,心里直为惋惜,如此女子,若是钟情于一人,怕是天下皆传的佳话。只是,落于欲海,却遭万人唾骂,何苦哀哉?

奥克塔薇尔走近祁傲身前,玉手轻按在胸口上,哀怨万分的道:“人家心里好闷,你真愿意听人家说几句吗?”

祁傲沉稳的点点头,奥克塔薇尔便伸手朝着祁傲的手抓去。

祁傲不由退了一步,皱眉道:“你想干什么?”

奥克塔薇尔看着祁傲的样子,犹如看着猎物一般,露出一个魅惑的眼神,柔的发腻的声音发嗲道:“人家想让你的手摸摸人家的胸口,这样才听得见心里话嘛。”

祁傲再次耐心的说道:“城主,机会只有一次。在下并非轻浮狂徒,而是不忍城主沉沦欲海,被万人唾骂,想要开导城主一番。城主若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逗,在下也只有拂袖而去了。”

奥克塔薇尔白了祁傲一眼,做了个“怕了你了”的表情,朝后退了几步,坐下来,略带讥讽的笑道:“听你的口气,正义得如同神一般。”

祁傲哪里听不出来这味道,只是能让对方动气,亦算是掌握了对方的心理缺陷,诚恳的说道:“我并非是救苦救难的神,也没有那么大法力,只是心存善念,尽力而为。”

奥克塔薇尔眼中露出一丝狡黠道:“你真的想帮我?”

祁傲正色道:“只要不违背道义上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

奥克塔薇尔漫不经心的说道:“好啊,那你帮我杀一个人!”

祁傲微微愕然道:“杀人?”

奥克塔薇尔拨弄着玉手道:“是的,如果你杀了这个人,我或许会有钟情于一人的想法。你放心,此人是作恶多端,只是没有多少人敢去惹他。”

祁傲豪气的说道:“若是此人真如城主所说,纵然城主不说,我亦会手刃此人。只是不知此人是谁?”除恶勿尽,手上染上血腥后的祁傲并不介意杀一个做恶多端的人。

奥克塔薇尔无限风情的娇笑道:“没想到你这么爽快就答应了,若是就此沦为我的杀人工具可怎么是好?”

祁傲淡淡的说道:“祁傲自认为做事情无愧天地,若是被城主所算计,我亦必定让城主付出代价!”就如同教皇一样,总有一天他会付出代价的!

这淡淡的口吻中却似生出凌厉寒风,眼神桀骜冷漠,纵然是奥克塔薇尔亦感觉到心底生寒,突然感觉到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了新的认识,他可以善良如神,又可以邪恶如魔。他是一个绝对不会受人控制的人。

可是,莫非他真的对我一点欲念都没有起吗?

奥克塔薇尔心里不由生出一种严重的挫败感,想起从头至尾发生的事情,心里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祁傲问道:“城主还未说此人是谁呢?”

奥克塔薇尔回过神来,略带苦涩的道:“此人名叫卡波尔。裴同。”

祁傲虎目微瞪道:“王族?”

在巴斯塔王国,有三大家族最为势力。处于第一位的自然就是卡波尔家族为代表的王族势力,处于王国的北面,控制着王国近1/2的领土。控制着北方部分边境,接壤格罗王朝。东北部领土范围内为野蛮人居住的临海山地。

第二位的便是西部的若斯特家族,其和掌管北方部分边境,和北方的耶道联邦接壤,掌管南方部分边境,又和南方的特鲁王国接壤。

第三位的便是东部的卡洛拉家族,掌管南方部分边境,和特鲁王国、弗拉基米公国接壤。

祁傲想到这里,脑海里如同电石火光的一闪而过道:“莫非就是此人在决斗中杀你的丈夫?”

奥克塔薇尔平静得如同一汪死水,似乎连呼吸都静止了一般,冷冷的说道:“纵然我对先夫已没有了感情,但是我对这个人的仇恨永远都不会消失,除非他死去!”

祁傲猛然了悟到了一切,卡波尔。裴同迷恋上了奥克塔薇尔,于是以决斗的方式杀死她的丈夫,从而获得追求她的机会。而奥克塔薇尔为了摆脱卡波尔。裴同的追求,不惜为自己戴上荡妇之名,或者是因为卡洛拉家族不想为了一个侄女而和王族闹翻。更重要的是,公平决斗中死亡,是符合法律的。双重打击下,奥克塔薇尔便成为了荡妇。或许,并没有成为真正的荡妇,只是以此为借口罢了。

卡波尔。裴同再如何的厉害,以王族的身份亦无法娶一个荡妇做妻子。所以,如果卡波尔。裴同死掉的话,的确可以给予奥克塔薇尔恢复以前生活的理由。

想到这里,祁傲紧握拳头,坚定的说道:“好,我接受!”

奥克塔薇尔正沉溺于痛苦的回忆中,被祁傲此语惊醒,眼中带着难测的目光望着他道:“你可知道他不仅是王族,更是上品虎铠剑圣的级别。级别或许在高手眼中不算什么,但是他精通王族剑诀,手持圣器,一身装备全是上上之品,以你那低微的魔法波动,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祁傲淡淡的说道:“所以呢?”

奥克塔薇尔嫣然一笑道:“所以,你便留在这里,我们一通修行更高深的魔法,直到能打败他的那一天。”

祁傲哈哈大笑,笑罢,虎目一瞪道:“你放心,我祁傲绝非有胆无谋之辈,我既答应你,便一定会办到。你只要告诉我他所在的地方。”

奥克塔薇尔被祁傲气势一摄,心里泛起古怪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狂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