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狂歌 >狂歌_第86节

狂歌_第86节

作者:寒香寂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26: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9
年远的距离突然间缩为一毫,让人有种措手不及的惊愕感!

卡波尔。裴同冷笑一声,右手一扬,手套上已翻出了半米长的五指钢爪,不惧生寒剑光,迅疾的朝着黑影抓去。

此时,野蛮人也有了动静,谁也想不到重得象牛一般的他竟然能够如同蝴蝶一般轻盈飘起,手中的连枷带着疾杀之势直袭黑衣人后背。

这是一种锤头和握柄用锁链连接起来的连枷,锁链越长,越需要技术,使用不好,锤头便会打到自己或者坐骑。

只要看野蛮人的这一甩,便知道此人的技术纯熟无比。

在众人眼里,黑衣人已到了不得不退的地步。

然而,在如此威势下的夹攻下,他竟然没有退。

只见他朝前踏出一步,身形竟然不可思议的扭曲了一下,在避过双方的双重攻击后,长剑一指,朝着卡波尔。裴同的腹部袭去。

这一妙招,连祁傲都忍不住要叫好。其巧妙的利用脚部和腰部的力量,顺势应敌,不仅优美而且实战。

卡波尔。裴同亦不是泛泛之辈,身形朝后一挫,左手上业已显出五指钢爪,双手朝对手胸膛抓去。

这一爪若是抓中,对手必定被开膛破肚。不过黑衣人一招不成,脚用力一弹,飘然后退,恰好避过了此招。

此时,大门亦被闯开,四名手持长枪的骑士齐齐的朝着背对着自己退来的黑衣人背上。

事情顿时转了个弯,已并非是黑衣人来刺杀卡波尔。裴同,而是三路人马已经将黑衣人包围在了其中。

战斗并未停止,黑衣人面对着背后的四支枪看亦未看,脚轻轻一弹,顺势落在一支枪头上,然后借力一弹,飞落在水晶灯之上。

看样子他是想借水晶灯高跳到阳台附近,破窗而出。

只是,在沙发上,尚有两人还未出动。

看出对手的想法,这二人亦动了,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形猛然间射出,一人手持尺长七彩杖剑,一人手持苦行僧之角,拦截住了黑衣人的去路。

杖剑,拐杖内藏入的短剑。通常会在剑柄和剑鞘出安起插销,既可杖击,又可出其不意的出剑,亦还有其他妙用。

苦行僧之角,以两根似山羊角的武器连接棒而成,前段加铁钉加强,使用时握住两根角之间的连接棒挥舞。

卡波尔。裴同弹身而起,五指钢爪犹如鬼爪勾魂,狞笑之中已将黑衣人当成困兽。

看到众人拿出兵刃,祁傲已知道屋内都是些什么角色。

那个使着杖剑的乃是卡波尔。裴同手下的心腹,一个名叫“赛贴儿”的家伙。

身为潜龙者的他,手中的杖剑乃是以剧毒蛇种制成的,一旦刺中,即使不是重伤亦会溃烂而死,是个极其残忍的家伙。

那个使着苦行僧之角的名叫“贝尔曼”,同样是个残忍至极的家伙,其成名绝学名为“撕裂”,从名字便可见招式的狠毒。

那个野蛮人应该是来这里的客人,身份亦不是祁傲现在能知道的。

此时楼下已经聚集起了二十几名骑士队伍,守在楼下,一旦黑衣人闯出阳台,一落在地上亦要受到攻击。

反而是祁傲身在高处,没人注意到。

黑衣人身在众人围攻之中,不慌不忙的将水晶灯连根拔起,一脚朝着卡波尔。裴同踹去,长剑一舞,直朝着前方二人冲去。

赛贴儿运剑如飞,身形若影,和贝尔曼呈夹击之势,朝着射来的黑衣人连冲而去。

却见黑衣人身形猛然一挫,然后弹起,此时身后的野蛮人攻击业以来到,赛贴儿和贝尔曼不敢伤害野蛮人,连忙硬生止住剑势。

这一个空隙,黑衣人已经朝着阳台射出。

卡波尔。裴同狂吼一声,双手猛然朝前一扬,手中钢爪脱手而出,化成十道乌黑的光束,朝着黑衣人背后刺去,同一时间,惨白色的月光轮出现在手中,随时准备下一次攻击。

黑衣人听得背后呼啸之声,同时也知道此时只要身形一顿,便再无机会冲出。

手中长剑猛然朝后一扬,化成点点剑光,右臂一斜,顿时撞碎阳台玻璃,冲了出来。

同时,一只钢爪插入了黑衣人的右臂肩胛之中,使得黑衣人闷声一挫,然后毫不犹豫的跳落到地下的包围圈中。

二十几名骑士的队伍显得坚固异常,看见黑衣人落下,纷纷长枪竖起,以尖相对。

这时,卡波尔。裴同等人业已跟着冲出阳台,准备跳下。

黑衣人头下脚上,显然想以剑抵上长枪之尖,然后借力而出。

然而,若是卡波尔。裴同再施杀手,黑衣人必将无命离开。况且此时卡波尔。裴同手中握着的是圣器“月光轮”,为了比起那钢爪要强横太多。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祁傲猛然爆喝一声:“快走!”,人从树枝上弹射而出,聚合着莫大威力的一刀带着雷霆之威骤然朝着阳台上的卡波尔。裴同等人冲去。

这一刀似乎包含着天地之间无比强大的力量,纵然人人都知道这样的跳跃根本达不到阳台之上,卡波尔。裴同等人亦忍不住被这等威势吓退了半步。

正是这半步,“叮”的一声,黑衣人已经剑触枪头,借力倒射而出,飞快的落在草坪上。

另一队骑士迅速的包抄过来,欲置此人于死地。

黑衣人避无可避,即将陷入重围之中。

所有的人精力都集中在黑衣人身上,祁傲这凌空一刀不过是做秀,一刀噼空,人已落在地上,身形迅速的弹出。

待到临进围攻黑衣人的队伍时,爆吼一声,乱舞春秋如同山洪爆发一样将劲气爆射而出,狂傲的劲道被龙嵴血刃带动,本来已是暗色的空气中突然生出一片血雾,众人视线模煳,还未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祁傲已经如同噼西瓜一般的噼翻几人,携着黑衣人跳出高墙不见。

待到血雾散尽,草坪里的骑士们目瞪口呆,(炫)恍(书)然(网)如同梦一场。

赛贴儿磨牙狰狞道:“城主,我领人去追。”

卡波尔。裴同狞笑道:“不用了,此人中了我的‘百毒嗜魂爪’,半个奥尔之中若无解药,必死无疑。”

贝尔曼摸摸平滑的光头,献媚道:“城主的‘百毒嗜魂爪’从无失手,这小子可有得瞧。”

卡波尔。裴同嘿笑道:“更何况,明天我们就要起程。”说完,拍拍身边野蛮人的肩道:“伯克霍夫大人,我们继续谈吧,不要让外人打扰了我们的兴致。”

收起兵器,伯克霍夫露出一嘴黄牙,笑道:“当然,城主大人。”

祁傲携着黑衣人迅速前行,黑衣人并未有丝毫反抗,待到进入到一个偏僻的小巷后,祁傲才放开黑衣人。

望着背部那尖锐尺长的钢爪,祁傲询问道:“要现在拔出来吗?”

黑衣人蒙面的脸上有一双绿色的眼睛,右臂无力的垂下,左肩依在墙上,忍住痛苦说道:“没用的,这爪名叫百毒嗜魂爪,乃是卡波尔。裴同的阴毒武器,中之者,半个奥尔没有解药就得死亡。”

咬咬牙,艰难的望了望祁傲,凝神问道:“你怎么会在那里?”

祁傲听到毒字正在琢磨,听闻此语便回道:“跟你的目的一样,我也要刺杀卡波尔。裴同。”

黑衣人豁然笑道:“看来,我们也算是有个统一目标。只是,今天你救我一命,我却没办法还你了。”

祁傲淡淡的说道:“不要说起来象是说遗言一般。若是碰上别人,或许你真是没命,可是碰上我,我便不会让死神将你带走。”

黑衣人不可置信的望着祁傲,同样蒙面打扮的他有着一双黑色的眼睛,透着无比智慧的光芒,似有些生机的迟疑道:“你真的能够救我?”

祁傲说道:“姑且一试,忍着点痛!”说完,右手用力的将钢爪一拔,黑衣人闷哼一声,右肩一股剧痛传遍全身,毒血亦随之蔓延开来。

黑色的血液从背部的爪洞里冒出,沿着背部流下,让人升起一种接近死亡的幻觉。

祁傲右手放置在黑衣人背上,五行之眼开始释放出五行之气,透体而入。

黑衣人顿觉一股奇异的力量从背部进入到体内,身体里的血液如同被唤醒了一般,如同有无穷的力量钻进来,沿着血脉而行,刚才致命的毒素竟然在接触的瞬间开始被分解。

更为奇特的是,体内温度变化不定,时而温暖,时而灼热,时而冰凉,时而生寒,好似春夏秋冬在体内循环一般。

黑衣人不由震撼无比,却又不敢支声,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感受着心灵的震撼。

祁傲以五行之气透入黑衣人体内,化解毒素的同时,亦了解到黑衣人的体质属火,怪不得能够在壁炉中潜行,只是此人武功似乎还有所隐藏。

既然是要刺杀人,那为什么还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呢?

看来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刺杀事件呢。

第七卷 刺杀绝密任务 第六十四章 - 隐藏的盟友(下)

这念头一闪而过,时间却已经流失了十米里特的时间,祁傲顺利收工,五行之眼收回之时,五行之气随之消失。

黑衣人舒展筋骨,大呼奇特,不由眼放精光的望着祁傲道:“阁下的武功真是奇异,我从未见过一个魔剑师有如此神奇的能力,竟然能够化解我体内的剧毒。看来你救我之情,他日我会有还的时候了。”

祁傲不由笑道:“我救你并非是为了你还我一命,而是看不得有人再死在卡波尔。裴同的手里。”

听闻卡波尔。裴同之名,黑衣人冷哼一声,旋而说道:“刚才你在树上,定然没有听清楚里面的对话。”

祁傲点点头,黑衣人说道:“他受野蛮人之约,明日将会前往临海山地入口的‘德西镇’。从约克雷到那里需要一天的工夫,按照以前的日程,夜晚恐怕要寄宿在‘林荫村’。”

祁傲大喜道:“多谢相告,不然恐怕来不及行动了。”

黑衣人望望月色道:“就此告退,林荫村再见。”说完,身形一弹,潇洒的消失在月色中。

祁傲不由对此人的刚毅作风称赞有加,话不说二遍,却让人感觉到他的诚信,能和如此对手合作,卡波尔。裴同的命不久矣。

祁傲心情大好的回到旅馆里,却发现水晶灯下,莎佩瑞娜合衣而眠,半依在床头上,美得不可方物。

灯下美人,确是让美者更美,娇者更娇,媚者更媚。

祁傲看得心里一阵感动,只觉她每一寸都有吸引人的无限魅力。只是深夜清寒,如此睡着,若着凉该怎办呢?

祁傲来不及褪下衣,便将衾被给莎佩瑞娜盖上。

被子刚触到莎佩瑞娜,莎佩瑞娜却惊醒过来,看到一身黑衣打扮的黑衣人,先是一惊,旋而噗嗤一笑,极美的说道:“你呀,还真象个坏人。”

祁傲褪下面罩,将莎佩瑞娜抱入怀中,使劲的一闻,享受般的朝后仰头道:“真香。”

莎佩瑞娜伸出玉指,点点祁傲的鼻子道:“你这坏鼻子,闻得人家脖子痒痒的。”

祁傲贼笑一声,便将鼻子再次触进她嫩滑的脖子上,如同小狗一般的朝前碰了碰。

莎佩瑞娜不由咯咯娇笑起来,双手锤着祁傲胸膛道:“你这坏蛋,出门做坏事了,回家来还这么有劲?”

家?祁傲突然一呆。

这里是我们的家吗?

想到这里,心里暗叹一声,忍不住的内疚。

莎佩瑞娜见到祁傲突然神色低落下去,心里一阵慌张道:“乔,怎么拉?”

祁傲抬头望着莎佩瑞娜关切的脸,轻轻伸手将她紧蹙的双眉揉平,轻叹口气道:“我只是觉得,你这样跟我一起流浪,是否太过辛苦了?”

莎佩瑞娜连忙摇头抗议道:“不,一点都不。跟你在一起,是一种无比的欢乐,是一种满是幸福的感觉啊。只要有你在身边,纵然餐风露宿,纵然行走天涯,我也没有半分怨言。何况,我们现在过的日子也不错呀。”

祁傲执意摇头道:“这日子比起你的公主日子来,定然差了许多。你且莫来安慰我。我想要给你的,是我能给的最好的生活。”

莎佩瑞娜感动而无奈的一笑,把祁傲的头拥着道:“傻瓜,有了你,是不是公主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是你给我的,我都觉得是最好的。哪怕只是一间小小的木屋,我也能和你在那里过一辈子。”

仰望着莎佩瑞娜,祁傲心里一阵激动道:“不,我祁傲岂是那种短视之人?从我决定留在这个世界开始,我便决定绝不平庸。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住在最辉煌的宫殿里,接受万人的顶礼膜拜。”

莎佩瑞娜噗嗤一笑道:“傻瓜,你要把我当神一样供奉起来么?那样人家都给熏黑了呢。”

看着莎佩瑞娜那风情万种的表情,祁傲发自内心的觉得幸福,不由紧握住莎佩瑞娜的手道:“瑞娜,你知道吗?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快乐,有多幸福吗?我真的好想好想告诉全世界,我是多么幸福的人!”

莎佩瑞娜看着这个平日里傲然的男子,因为自己而变得象个小孩子一般,心里一股蜜意暖流全身,象对着自己的孩子一般的轻声道:“傻瓜……你真的是傻瓜……”

祁傲天真的一笑,一把将莎佩瑞娜拥在怀里道:“我便要傻傻的做任何事情,让你感觉到幸福哩。”

莎佩瑞娜将臻首轻靠在祁傲健壮的肩头上,如痴如醉的道:“人家现在就觉得很幸福,很幸福……”

二人紧紧相拥,只觉得以前过的一切困苦都不算什么,只要能这样的拥抱在一起,未来便是无比的光明。

良久之后,祁傲才松开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狂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