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狂歌 >狂歌_第88节

狂歌_第88节

作者:寒香寂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26:2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9
右手举杖,这已经是吟念咒文的前兆了。

祁傲又蹦蹦跳跳的窜进村落里,再次消失掉。

赛贴儿冷笑道:“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糊弄本大人,休想!来人,放兽!”

数十道精光在地面闪烁而出,几乎同一时刻,一道火箭从天而降,惹得后方巡逻队伍大叫道:“不好,火箭!”

一个魔法师迅速出手,右手两指一点,冰光炫耀之中,化成一道半月形旋转的冰刃朝着火箭射出。

而就在同时,火箭却一分为十,分射整个营地。

十几个帐篷之中,猛然窜起一道白色光影,只见他双手猛然朝上一拖,强横的斗气猛然朝上涌去,火箭在还未释放开来的时候猛然被迫熄灭。

此人正是贝尔曼。但看此招,边知道此人的级别已在潜龙者左右。

营地很快的安静下来,祁傲也和达尔文在村边汇合了。

祁傲问道:“怎么样,查清楚了没有?”

达尔文点头说道:“只有三座帐篷没有任何动静,我揣测,可能有其中两座是虚设的,里面潜伏着高手,另外一座才是卡波尔。裴同的所在。”

“他们现在已经释放出了辅助兽,压根不能骚扰到他们了。”

祁傲悠然的坐在地上,翘着腿望着天空道:“放心吧,我已有计划在身。保证卡波尔。裴同亦料不到他是如何死的!”

达尔文微微颔首,暗自赞叹祁傲。恐怕没有人用这样的方法来刺探敌情。

但是,另一方面来讲,对方都已经加派了人手,刺客出现不出现,他们都会提起一万颗心来戒备。

如此神出鬼没的出现,不但查探到了对方虚实,还可以让对方心理承受紧张的压力,确实是好计。

隐隐之中,所有人的心理似乎都被祁傲所牵动。

待到达尔文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祁傲已经歪着头睡着了。

达尔文不由哑然失笑,这究竟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当然,达尔文并不知道,看似睡觉的祁傲其实是在调节体内的五行之气,在战斗之前将体内的力量达到最颠峰的状态。

30个骑士至少有10人是金鳞骑士,一旦被围在其中,纵然释放出血雾,也不一定能够逃脱。

刺杀是在短短数招之内就要结束的事情,尤其是面对一个装备良好的虎铠剑圣,一旦刺杀失败,便有可能反其杀。

然而,一旦进入到临海山地的野蛮人地界,刺杀将更成为问题。

野蛮人,传说是早期巨人族与人类通婚而产生的畸形后代,从东大陆远渡赤海,跨过中央平原,来到这临海山地附近。

野蛮人,虽然没有出众的外表,身高分为两种:一种比人类普遍稍矮,一种介于人类和巨人之间,不过同是皮肤粗糙,相貌粗鲁,然而却拥有极高的打造天赋,

野蛮人的特点是制造中型兵器,身高处于人类和巨人之间,一旦被激怒就暴发兽性,不计后果。最擅长的就是对结构方面的处理,物理攻击性能非常之强。

在野蛮人众多的临海山地里,要进行刺杀其外来客人卡波尔。裴同完全就是天方夜潭。

祁傲在两个奥尔后睁开眼睛,此时赤月正悬,正是午夜时分。

转头和达尔文对视一眼,达尔尔转身离开。

祁傲从背后抽出龙脊血刃,右掌微微运劲,十成的五行之气贯体而入,龙脊血刃顿时被改变形状,形成一柄巨剑。

这种改变需要力量和技巧的配合,而且一瞬间消耗的力量非常之大,所以在战斗时使用也是十分危 3ǔωω.cōm险的,以祁傲现在的力量,尚且无法完全以五行之气控制兵器的完美变形。

敲定一切,祁傲大步朝着村子内行去。

达尔文飞身落在接近帐篷营地的一个屋子顶上,潜伏的身形于屋顶齐平,远看着十几头战兽虎视耽耽的蹲坐在帐篷之前,四路骑士队伍依然在帐篷中间的过道上交错巡逻,防守十分严密。

达尔文从空间戒指中摸出上好的三级弓箭,搭箭上弓,箭枝之上的土系元素顿时被引动,随着箭枝脱离弓身,发出一声刺耳的锐响!

这看似简单的一箭却集合了达尔文十成的功力,射出了毕生绝学:爆箭!

爆箭,乃是以精神力和斗气引发箭枝本身的元素力量,和周围的元素相结合而爆发的力量,威力极大。

整个营地的人立刻被惊动,这一箭已在半空中消失,整个营地的地面猛然间震动,无数的箭气从地面爆射而出。

众人纷纷运起斗气、魔法屏障抵抗箭气。

这一箭固然厉害,却也暴露了达尔文的所在。几头战兽扑的飞冲过去,达尔文身形猛然朝后一挫,反转弹射而去。

几名骑士不敢让战兽直追,连忙招回魔召兽。

贝尔曼骂骂咧咧的从帐篷里走出来,命令还在睡觉的战士全都起来,将守卫的范围扩大到不远处的村舍附近,这才喋喋不休的钻进帐篷里去。

只过了一小会,又听见一声锐利的轻响,化成道道飓风袭来,同时惹来一阵怒吼。

贝尔曼和赛贴儿都坐不住了,干脆从帐篷里走了出来,手持兵刃,站在队列的最前方,一旦发现有可疑现象,二人恐怕会立刻出手。

以二人联手的力量,纵然无法杀死袭击者,亦可不被其害。

只是敌在暗,达尔文此时人已经到了帐篷的后方,唆唆一箭引动天雷,直将整个村庄霹得个鸡犬不宁。

骑士们也都是身经百战过来的,并未被此吓破胆,但是这一箭一箭的如同挠痒痒一般,挠得人心慌。

祁傲在不远处的树枝上静静的望着营地的情况,达尔文不但是在引动敌人的情绪,更是在探明目标的所在。

贝尔曼和赛贴儿终于命令队伍再次扩散,三人一组的骑士,由一个金鳞骑士带队,两个雪银骑士为辅,再次亦不会被一下子干掉。

而此时,最中央的一个帐篷亦终于有了动静,帐篷被轻轻的掀起,露出卡波尔。裴同的身影。

旁边的战士立刻上前禀告情况,卡波尔。裴同听得眉头深皱,哼了哼,很不高兴的摆手,转身进了营帐。

祁傲冷笑一声,计上心来。这个村庄完全是为卡波尔。裴同的死亡而设计的,尤其是在这月黑风高的夜晚,正是杀人的好时机。

祁傲身形一弹,落在村子边缘,迅速的弹动,如同鬼魅一般的穿影而行。

前方的两队人马相隔不过十几步,在正常情况下是根本无法正常穿越的。

只是,达尔文的袭敌之计起到了作用,心烦意躁的骑士失去了平日的判断力,注意力更是被吸引了过去。

祁傲迅速的掠动身影,在对方似乎有所察觉的时候身子猛然贴在帐篷边缘,分解之力随心而行,瞬间和帐篷壁合二为一。

六个骑士似乎感觉到什么异样,却发现四下无人,都觉得是太过紧张了。毕竟要想在收敛斗气的情况下,速度亦会受到限制,要想穿越这道屏障,几乎是不可能的。

祁傲一进入帐篷后,心性立刻定了下来,感应着外面的情况,立刻从帐篷内窜了出来,跨进另一个帐篷,利用帐篷作为天然的掩护屏障,进入接近中间的帐篷的最后一个地点。

祁傲甚至感觉得到里面传来的平稳呼吸,平稳得超乎想象。

似乎对方也在等待着我的到来,虽然隔着一道屏障,虽然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但是自己却能够真正切切感受到对方的杀机。

募地,祁傲动了,身形猛然间透过帐篷窜出,如同穿越幽灵一般的钻进中间帐篷。

卡波尔。裴同的确是在等待,对于敌人这样的骚扰更是愤怒,他手持着宛如半月形的月光轮,杀机满腹的坐在兽皮毯子之上,心想着如果逮住敌人,一定要用尽酷刑将其残杀。

想着想着,不由狰狞的一笑。

此时,帐篷内突然出现一个手持长剑的猎户,几乎是同时,猎户的剑毫无花招的刺来。

纵然等级如同卡波尔。裴同,亦大吃一惊,不仅是对方能够进入到这里,更是因为他进入帐篷的那种神奇现象——帐篷似乎全无阻碍。

一惊,足已致命!

但是卡波尔。裴同确是不是凡手,右手已迅速的将月光轮迎了上去,只是同时,长剑上突然释放出一蓬血色烟雾。

第七卷 刺杀绝密任务 第六十六章 - 在劫难逃(上)

震惊一重接着一重,纵然血雾出现影响视线,卡波尔。裴同依然有把握以月光轮克制住对方的长剑。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再次发生,长剑竟然突地化成一柄锯齿大刀!

卡波尔。裴同惊恐的眼睛瞪得老大,喉咙里迫出一声惊吼,避无可避之时,六级斗气在濒临死亡之时凝合在右手之上。

在祁傲的龙脊血刃斩落卡波尔。裴同的同时,月光轮也同时插进了祁傲的腹部。

帐篷外已传来声响,祁傲不顾疼痛扯下月光轮,弯腰将卡波尔。裴同脖子上的风神之吻取下,身形一纵,穿过帐篷而去。

赶来的骑士立刻发现了祁傲的所在,纷纷围拥过来,祁傲身形一落,窜入最近的帐篷之内,瞬间和帐篷契合。

赶进来的骑士跟着闯进来,发现帐篷内无人,连忙朝另一边追去。

祁傲苍白的一笑,随即脱离帐篷,身形快速掠动,如此反复几次,成功摆脱敌人,朝着村外跑去。

祁傲飞速的奔跑着,待到看到达尔文的时候才略停了身形。

达尔文惊叫道:“你受伤了?”

祁傲嘿笑一声,手捂住鲜血不断渗透的腹部,将手中的项链抛给达尔文。

达尔文接在手中,定眼朝着风神之吻望去。

这是一颗如同泪水一般的晶莹宝石,里面如同有风在流动一般,被达尔文握着,释放着强有力的风性元力。

达尔文不由激动万分的道:“风神之吻!乔,你做到了!”

祁傲惨白的一笑道:“赶快离开这里。”

达尔文连忙收好风神之吻道:“你的伤不要紧吧?”

祁傲用力捂住伤口,感受到里面传来的剧痛,坚毅的道:“足已撑到到达安全的地方为止。”

达尔文见祁傲执意如此,便转身带路。

二人腾挪迭跃,如同两只灵巧的猴子迅速的脱离现场,来到一个隐秘的山洞内。

祁傲此时已是满身大汗,汗水在伤口周围溶解,渗透,使得重伤之身更加的痛苦。

祁傲半靠在洞壁内,脱下上身衣服,伤口触目惊心。

为了提升速度,祁傲里面只穿了一件兽皮无袖袄子,月光轮本来已是圣器,最后一击更是集合了卡波尔。裴同最后的力量,威力之大,若是普通人早该被拦腰横斩。

幸亏祁傲当时风水神诀亦在颠峰状态,全身有护身真气笼罩。但是还是避免不了腹部被切出一条半尺长的口子,里面的肠子亦免不了受到锐利的斗气伤害。

当达尔文看到这情形,忍不住愕然而立,久久不语。

斗气透过内脏而入,根本已是无药可救之人。

自己虽然得到了风神之吻,却也付出了朋友的生命。

达尔文紧紧的握着风神之吻,越来越感觉到手中之物的沉重。

祁傲忍住痛楚,本能的运起风水神诀开始疗伤,风水神诀在疲倦的状态下移精换气,不泄反生,体内渐渐出现强横的力量体,由于腹部有缺口,闪现出风水神诀独特的五彩光芒。

达尔文被这现象看得一呆,他感觉不到祁傲身上有丝毫的斗气,但是却分明感觉到一种力量的存在!

这股力量强大得能够和金鳞骑士的五级斗气媲美,但是,除了魔法力,斗气,莫非天下还有第三种力量模式存在吗?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你无法证明第三种力量模式的不存在。

无法证明,反而说明这个问题的可能性。

此时,眼前的男子正在用神奇的第三种力量模式疗伤,在没有使用任何药物的情况下,他腹部的伤口以一种极慢的速度愈合起来。

达尔文看得目瞪口呆,猛然想起当日中毒之时被祁傲化解,顿时大气都不敢出一下。难怪卡波尔。裴同亦要死在他的刀下,如此神妙的心诀配合神奇的刀诀,无人能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二人各有所思,转眼间,两个奥尔的时间流沙般泄去。

祁傲身上疲劳渐除,大汗消散,伤口愈合,体力恢复三成,从濒临死亡之境挽回生命。

当祁傲睁开眼时,首先看到的是达尔文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睛。

然后,祁傲便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低头看看伤口,大喜道:“愈合了!”风水神诀的心诀果然神妙无比,连自己都以为今遭逃不脱这一截呢。六级斗气的全力一击,果然不可小窥啊,今番若非是巧用五行之力,化剑为刀,巧杀此人。

想到这里,祁傲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朝着达尔文说道:“多谢达兄替我把关。”

达尔文吞了口唾沫,不可置信的道:“你的伤都好了?”

祁傲摸摸腹部,感觉了一下道:“外伤好了九成,内伤只好了三成,尤其是肠子被切断了一截,刚才才接上。”

看着祁傲满不在乎的表情,达尔文再次感觉到他的神奇,忍不住钦佩道:“我尚是首次见到如此奇功哩,换作他人,早就死亡了。纵然是高手,要想以力量续肠、凝合伤口,简直是不可能的!你这样的奇功,几乎可以和祭祀的治疗术媲美了呢。”

祭祀的治疗术的效果亦是受到其能力的影响而不同,同时治疗重伤亦会消耗很大的精神力,并且治疗后内伤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狂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