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狂歌 >狂歌_第113节

狂歌_第113节

作者:寒香寂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27:4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0
    
两队人马看到这情形的反应完全不一样,雷瞑的部下纷纷勒住兽骑,震撼而吃惊的望着场中的情形。

    

巴里却眼尖的分辨出了还活着的众人,大笑的腾声而起,兴奋的大叫道:“会长,老安!”

其他支援的佣兵熟练的下马开始为受伤的同伴包扎。

    

雷瞑心里暗叹两军的不一样,朝着部队中的心腹德鲁特狠瞪了一眼道:“还不快来救人!”

40岁的德鲁特长得瘦高瘦高的,一听到雷暝的命令,连忙叫道:“牧师救人,其他人将敌人绑好!”

说完这些才不安的下了兽骑,看到雷暝没事才心安。

    

牧师的治疗术果然神奇无比,就算是重伤之人也能够从肉体上痊愈过来,不过牧师却要休息许久才能够复员精神力。

    

安东尼等人开始感伤的将死亡的佣兵尸体移到兽骑上,准备运回。

    

被治疗好伤口后,擦干身上血迹,祁傲从安东尼的身后取下奥血之枪,走了过来,雷暝也从比休斯的身体上取得了记忆之卷。

    

所谓的记忆之卷其实是一枚戒指,据说也是碧眼之拜丘的遗物。

    

祁傲将奥血之枪递还到雷暝的手中,雷暝接过枪,感激道:“乔会长,你刚才救了我一命。”

祁傲不以为意的笑道:“站在同一立场上,救你就等于救我。”

雷暝诚恳的说道:“话是如此,但是事实不可磨灭。尤其是帮助找回奥血之枪的功劳,我一定会如实的禀告王上。”

祁傲连忙道:“这就不必了。”

雷暝笑道:“怎么?莫非你还怕出名不成?有了王上的赏赐,你们商会绝对会如日中天。”

祁傲回道:“多谢殿下好意。只不过,若没有殿下明目,今日之事也不会这么简单了结。”

雷暝说道:“我只是在尽我的职责罢了。沃兹家族这一次,绝不会这么轻松了事的。这一千死士便可看出对方早有预谋,我倒要看他们如何解释这件事情。”

正说到这里,佣兵团中突然有人传出一阵惨叫之声,祁傲连忙转过头,然后看到安东尼等人纷纷变色,不由大惊的跑过去,却看到一个佣兵全身上布满了黑色的纹路,黑色纹路似乎有生命一般的在生长,逐渐的化成漆黑之色,染满佣兵的全身。

    

祁傲吃惊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安东尼张大嘴道:“这好象是——死亡魔咒!”

第九卷刀道·商道第八十五章-死亡魔咒(下)



    “死亡魔咒?”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大惊!

雷暝皱眉道:“死亡魔咒是死亡系的一种极为邪恶的诅咒术,以死人之血用特别的方法炼制数年之久,加如各种邪物炼化后涂然在物品之上。只要接触之后便会受到极强的诅咒,受到恶灵纠缠,一旦被侵袭入心灵,必死无疑。”

安东尼大惊道:“莫非就没有解法吗?”

话一说,突然喉咙如同被噎住一样,安东尼突然使劲的扼住喉咙,从喉咙处突然生出无数的黑线凝合成道道纹路。

    

和刚才那佣兵一样的情景,安东尼直直的躺在地上,顿时不醒人世。

    

巴里急道:“操,究竟怎么回事?老安,你可不能死啊。他妈的这阵仗都挺过来了,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猛然间,脑海中意念一起,祁傲和雷暝对望了一眼,目光集中在了奥血之枪上。

    

此时枪上竟然泛出了层层黑气,似乎有邪恶之物在上面缠绕已久。

    

雷暝哑然道:“没想到他们为了对付我,竟然设下这道毒计。我一直小心翼翼,在接到此枪时却没有任何防备,导致邪物入体。只可惜,竟然拉上了你们。”

德鲁特惊道:“殿下,这该如何是好?”

雷暝叹口气道:“此毒据我所知无人能解,纵然是死灵族人亦无能为力。更何况,此毒一奥尔时间必定生效,一奥尔的时间又如何能够解除这无人能解之法呢?”

祁傲突然说道:“如果此发有解,那么她一定知道!”

众人不由齐齐的望向祁傲,祁傲却丝毫不担心,朝着巴里命令道:“回商会!”

说完此话,祁傲喉咙处亦出现黑线,化成道道纹路,倒向地上。

    

一只黑色的乌鸦从云层之上飞出,远远的飞向遥远的山涧,许久之后落在一个身穿黑色魔法袍,长相酷似阿尔瓦的人手上。

    



    “桀桀,这下,应该也算完成任务了吧。”

魔法师狠毒的笑着,和黑色的乌鸦消失在深山浓雾之中。

    

当巴里和德鲁特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城时,顿时引起了轰动,尤其是押送而来的竟是守卫军。

    

德鲁特身为雷暝的心腹,自然熟知官场之事。几句话就进了城,着来骑士团团长艾狄生,诉说了城主之事,惊得艾狄生一身冷汗。

    

艾狄生连忙将城主城堡包围起来,进行彻底搜查,另一方面命令释放狄宁等人。

    

当中了死亡魔咒的祁傲四人被送回商会的时候,急坏了贝克等人,倒是莎佩瑞娜冷静异常。

    

的确如祁傲所言,如果天下间能够有人解除着死亡魔咒,那么天才死灵法师莎佩瑞娜必定是其中一个!

    

一脸轻纱遮颜的莎佩瑞娜绰约的走出房门,眉宇之间带着一股典雅端丽的气质。

    

在门外等候的德鲁特等人被气质所摄,竟忘记了开口询问。

莎佩瑞娜征询道:“他们有救,不过要付出代价。”

德鲁特振奋道:“夫人,只能能够救回殿下,什么代价都没问题的!”

贝克却在一边嘀咕道:“奇怪了,救自己老公还要什么代价?莫非是要切胳膊断腿?”

阿加莎一个榔头敲到他头上道:“叫你乱说,破坏气氛!”

贝克哭丧着脸道:“我只是合理猜测嘛!”

阿芙拉狠瞪了他一眼道:“你再合理猜测,让小姐也给你下个死亡魔咒尝尝。”

贝克吐了吐舌头,终于不再说话。

    

莎佩瑞娜说道:“要救回他们必须牺牲掉奥血之枪。”

德鲁特惊得一叫道:“什么?”

众人也都面面相觑,众人也都知道这奥血之枪中所含的秘密,要知道如今好不容易集齐了三样宝物,可以得到碧眼之拜丘和天使的绝学,却要拿来救人?

    

丹纳不由苦笑道:“好一个毒计。纵然得到了却要拿来救人,果然是狠毒之致啊!”

德鲁特愕然之余立刻跺脚道:“救,当然救!一切后果都由我承担,纵然我死了,只要殿下活着便可!”

莎佩瑞娜微微颔首,说道:“将奥血之枪给我吧。”

德鲁特连忙召来士兵,此时奥血之枪是放在兽骑上的,似乎魔咒对非人类生物不起作用。

    

莎佩瑞娜莲步轻移的走下台阶,丝毫不惧的取下奥血之枪走进了门。

    

德鲁特见对方竟然不怕中魔咒,心里多少有了几分安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德鲁特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商会里的人似乎并不担心里面的情况,一个个攀谈自若的。

    

德鲁特压住心头的疑惑,对着旁边的贝克道:“小兄弟,你不担心你们会长吗?”

贝克得意的道:“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大师兄怎会这么轻易死掉呢?况且有嫂子在,绝对没有问题的。”

德鲁特哪里知道贝克的性格贪玩好耍,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就象少了一根筋一般。

    他所的不担心,是的确不担心。

其实其他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的,万一祁傲出了一点事情,后果不堪想象。

    

体内的沉重感似乎慢慢的消失掉了,铅块一般沉重的身体开始变得轻松起来,体内的五行真气开始自动运行,由丹田之处花成一团热气,冲破被封住的道道关口。

    

在莎佩瑞娜正用疏导回流之法为祁傲率先解毒的时候,祁傲已有苏醒迹象。

    

睁开眼来,倒是将莎佩瑞娜吓了一跳。

莎佩瑞娜自然不知道祁傲的五行真气效果特殊,纵然是中了死亡魔咒也可以保护住体内重要经脉,并且一寸寸的将死亡魔咒之力逼出体内,从而复活。

    

莎佩瑞娜见到祁傲苏醒过来,半喜的嗔道:“你呀,吓了人家一跳。”

祁傲陪笑道:“我便知道你会救回我来。”

莎佩瑞娜白了他一眼道:“当然,我可不想还没结婚就成寡妇哩。”

祁傲喜得蹦起来要抱住她的腰,却被莎佩瑞娜闪了过去。

    

祁傲这时才看清楚莎佩瑞娜手里握着奥血之枪,不由大惊道:“你竟然不怕?”旋而一拍脑袋道:“对了,你当然不怕。”

莎佩瑞娜吃吃笑道:“你呀,是否救活了之后变成傻瓜了呢?”

祁傲赖皮的缠上去道:“碰见你我倒宁愿成傻瓜了。”

莎佩瑞娜无奈的道:“好了。还有正事要办呢。”

祁傲顿时想起事情经过来,转身看到雷暝三人都还躺在屋里的桌上,问道:“时间还来得及吗?”

莎佩瑞娜点头,将奥血之枪插在了佣兵的脖子处,只见奥血之枪上的八目释放着各种异样的光芒,佣兵体内的毒素竟然被一丝丝的吸了回去。

    

祁傲奇道:“这种治疗方法还真是奇怪。”

莎佩瑞娜解释道:“死亡魔咒是我们死灵族一种极为邪恶的诅咒术,需要牺牲很多祭祀品。所以具含很大的怨气,在死灵族内是被禁止使用的。”



    “本来此法是无法破解的,恰好这奥血之枪上凝含了先人的神识,反而具有很强的克制力。正是相生相克,魔咒虽然被施在了此枪之上,却也使得此枪成为了这魔咒的唯一破解之法。”

话音说完时,莎佩瑞娜已经吸光了佣兵身上的毒素,开始为安东尼解毒。

    

莎佩瑞娜继续说道:“若非你体质特殊,在解完毒后也要休息几日时间才行的。”

祁傲叹口气遗憾道:“只可惜了这把圣器,难以目睹碧眼之拜丘的绝学。”

祁傲此叹的确发自内心,眼看着这天下绝学就要消失于世间,却无缘得见,心里自是遗憾不已。

    

莎佩瑞娜终于将雷暝的毒也解了,此时奥血之枪上八目亦被染成了漆黑之色,枪身犹如被抹上了一道漆一般。

    

莎佩瑞娜将奥血之枪递给祁傲道:“这毒素已入枪魂之中,此枪之毒再不会传染,亦再无法成为一把圣器了!”

就在枪尾还在莎佩瑞娜手中,枪身接触到祁傲的同时,枪身上的第三目突然释放出极强的光芒,漆黑的枪身如同被圣光洗尽一般。

    

光芒如同大日照耀,将莎佩瑞娜和祁傲笼罩其中。

第九卷刀道·商道第八十六章-千里救美(上)

待到光明突然黯然下来之时,二人却发现竟已不在房中。

    

这是一片空旷的山颠峰境,峭壁悬崖落于其间,层层云隘飘逸若雪。

    

在左方的平坦峰顶上正悄立着一个金发美丽女子,虽然只是侧面却足已展示她的绝好姿容,纵然寻遍天下,亦无法找到第二个拥有如此气质的女子。

    

在右方的高耸如针的峰尖上一个内穿金色甲胄,外套粉金长袍的长须老者,一身神光笼罩,恰如神临。

    

在二人之中的云层之上,竟然有两个人在打斗。

一个碧发碧眼,赤裸的上身上血痕无数,手中持着的一柄如同月牙一般的琥珀色长刀挥舞着强横无比的劲气。

    

另一个是一个金色的高挑男子,背后生着六对光翼,出招迅疾如电,重重金光轰来。

    

莎佩瑞娜不由扯紧了祁傲的右臂,捂嘴惊叫道:“天,这是——记忆目里所记忆的情形。”

祁傲早已沉浸在碧眼之拜丘和金天使的战斗之中,身为天旨战神,力量已经强横到超越人类的程度,这一招一式都如若天成,充满宗师大家之气。

    

就在祁傲沉迷之时,只见碧眼之拜丘突然大喝一声:“看我最后一记杀招——与神俱焚!”

这一刻,时间突然变得很缓慢。

    

祁傲的眼睛盯紧了这一招的每一个动作,只见天地云层为之涌动,空气为之窒息,无数的力量体化成肉眼看不到的形式凝入这琥珀月牙之中。

    

琥珀月牙已经不再是一把刀,而是一把和碧眼之拜丘精神肉体结合在一起的生命!

    

生命的爆射,天地为之震撼,群山震散。

强横的力量猛射而去,莎佩瑞娜突然尖叫起来,祁傲陡然想起什么,大叫一声:“不好!”猛地转身将莎佩瑞娜抱在怀里保护起来。

    

如此强横的劲气擦身而过,似乎二人皆是虚无一般。

祁傲大松了一口气,和莎佩瑞娜对拥,如同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一般。

    



    “嚎!”

一声悲痛天地的哭号声突然响起,祁傲二人转眼时却看到一副凄惨之景。

    

金发女子正躺在碧眼之拜丘的怀中,气息全无。

奥血之枪斜躺在地面上,琥珀月牙直插在地上,对周围情形全无反应。

    

神早已无影无踪,天空中散落的云层和飘零的天使羽翼代表着天使的落败。

    

碧眼之拜丘愤然的哭泣着,伤心,内疚,后悔,各种心情侵蚀着他的身心,天空由明转暗,由暗转明,转眼间三天过去。

    

恐怕碧眼之拜丘从未想过战胜了天使却得来了如此的后果,却已无力挽回。

    

最为痛苦的是,妻子死时竟没有留下一句话。

三天的时间里,碧眼之拜丘从号啕痛哭到泣不成声,到呆滞不语,最后将妻子拥抱入怀,二人的肉体似乎融合一般的互相凝固在一起,逐渐化成晶莹的光芒,



    “化尽我躯铸神识,前世不再,今生不见,唯有神识残留于世,陪你共渡生生世世。”莎佩瑞娜呐呐的吟道,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狂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