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狂歌 >狂歌_第118节

狂歌_第118节

作者:寒香寂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28: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0
我修行的魔法和普通的魔法师修行不一样。我能够隐匿自身的魔法波动。”

其实,菲蕾翠拉也因为波动受了一些损伤,不过比起祁傲的消耗而言轻了许多。

看着菲蕾翠拉憔悴的表情,祁傲不由内疚道:“圣女殿下,抱歉将你卷了进来。”

对于这个曾经救过我的圣女,我心里自然有很大的好感。她和教皇完全不是一类人。

菲蕾翠拉摇头道:“可别这么说。因为教廷,让你损失了许多,该是我内疚才是。你放心,肋骨还在我这里,教皇去他国了,暂时还不会回来。”

提起教皇,祁傲便气不打一处来,摇头道:“算了,这肋骨对我来说也没说。只是我没有想到它竟然在我危机的时候还能产生感应。”

菲蕾翠拉眨着美目,碎语道:“这点我也未曾想通哩。”

第九卷 刀道·商道 第八十九章 - 圣女的救赎(下)

祁傲盯着菲蕾翠拉,突然悟到了一件事情。

这天底下,真有女人圣洁如此,宛若神临世间一般,让你起不得半分俗念,只想在她身边保护她,不让她受半分伤害。

怪不得菲蕾翠拉能当上圣女,这份气质,这份泰然,绝非常人能够做到的,这一颦一笑一喜一忧都能牵动着所有的人。

菲蕾翠拉虽然已是33岁,何曾被人如此死盯过,脸蛋不由一红,竟多了几分小女儿的羞涩之意。

祁傲连忙清醒过来,别过眼神道:“在下唐突了。”

菲蕾翠拉轻轻摇头,并未感觉半分不安,将药碗拿过,说道:“我已经秘密派人去通知月儿了,相信她们会得到你安全的消息。所以你可以安心在这里养伤,在这个圣女殿,纵然是教皇,也要得到我的允许才能进入哩。”

祁傲松了一口气,却为菲蕾翠拉要喂药而有些不安。

菲蕾翠拉坦然的道:“你别做他想,这三天来可都是我喂你吃的药。”

祁傲不安道:“不,不,我只是觉得……”

菲蕾翠拉轻笑道:“我可不象月儿那样冰冷的,但是我相信,若是你受伤了,她也定然会这样喂你。我是她的姐姐,她不在的时候,我便代她喂就是了,你便不要多想了。”

祁傲此时全身无力,再如何抗争也是无力,只好乖乖顺从了。

菲蕾翠拉落落大方的喂完药,伸出纤纤素手用手绢擦干祁傲嘴角的药水,嘱咐祁傲好好休息,这才离开。

淡淡幽香而去,祁傲心里却有如波澜翻天。

菲蕾翠拉绝对是一个让人感觉到惬意而温暖的女人,她成熟而妩媚,雍容华贵。但是,她却绝对不适合做任何一个男人的妻子。

因为她太过圣洁,没有人会生起亵渎她的心来,只会把她当成菩萨一样的供奉在家里。

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任何男人都会不顾一切来保护着她。

她比起大多数女人来都要幸福,比起大多数女人而言又要悲哀。

这是作圣女的代价,从一个普通人成为神的象【炫|书|网】征。

转过念头,祁傲开始思考一些其他的事情。

真没有想到竟会发生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这千里之远的地方竟然能够实现瞬移的奇景!

如果把这种事情无限夸大,不就是我从泰山飞落的时候穿越时空来到这里吗?

那么到底是如何产生这样强大的力量的呢?

产生力量的关键点究竟是哪一点呢?

我,肋骨,还是菲蕾翠拉?

或者,根本就是偶然?

但是无论如何,这里是不能久待的。一旦恢复了一些功力就要立刻离开这里。

祁傲想到这里,运功查探体内力量,发现体内的五行真气基本上消失殆尽,除了保护心脉不受损伤的一缕真气外,便只剩下丹田处薄弱的气息。

此时,就算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能将我致于死地!

祁傲不敢怠慢,立刻念动《音道卷》心诀,催动丹田内真气由死到生,本来虚弱的经脉遇水而生,骨骼生金化铁,气息焚燃换命,肌肤融土续气,全身在金木水火土五系元素的包容之下再次凝含进化,形成更加强劲的骨骼肌肉,锤炼成更具有爆发力的真气。

天地之气因念而生,再不由从外界吸收,因为祁傲本身已经形成了一个宇宙之境。

短短五天的工夫,祁傲恢复了五成的功力,果断的决定离开圣女殿。

菲蕾翠拉亦未加阻拦,必定长期留在这里对本来就是教皇眼中钉的祁傲而言不可谓不是陷境。

尤其是以祁傲现在的能力,再遇上教皇,必定再无法逃出生天。

祁傲并不是(炫)畏(书)惧(网)教皇,现在他面对任何人都有信心!

只不过,弥奕公国那里还有王上的召见,那将是决定天涯商会前途的一件要事!

不过离开特鲁王国之前,祁傲还是决定到贝格豪斯那里去一趟。

熟练的穿过大街小巷,寻到一个无人的角落,祁傲翻墙而入,如同主人家一般的进到贝格豪斯的宅院里。

此时天气正好,贝格豪斯正坐在院子喝酒,看清楚祁傲的一举一动,直到他落到院子里时才哑然失笑道:“你何时竟到王城来了?有好好的大门不走,翻墙进来干嘛?”

祁傲嘻笑道:“大概是夜路走多了,搞成习惯了。”

贝格豪斯给他倒了杯酒,奇道:“你最近的形迹还真是奇怪,我接到丹纳的报告说月小姐被金狐团的人掳走了,叫你去救。你怎地跑到这里来了?”

祁傲喝了口酒,吁口气道:“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他们应该安全了吧。”

贝格豪斯不解道:“此话怎讲?”

祁傲说道:“事情很复杂,反正我是闯了一趟金狐团,让他们逃了。”

贝格豪斯眼冒奇彩的道:“好小子,杀了克拉夫,又闯了金狐团。你小子能耐倒真是越来越大了。搞得我都想和你切磋一下。”

祁傲告饶道:“我哪敢跟贝老切磋。我是在金狐团发现了重要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跑这里来告诉你。”

贝格豪斯认真的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祁傲便将偷听的谈话讲了出来。

贝格豪斯琢磨了一下道:“你的意思是,大王子已经和纳斯家族连上线了。”

祁傲苦笑道:“他还真是扯着我不放了。上次是和死灵王族扯上了关系,这次又搞上了纳斯子爵。”

贝格豪斯饮了口酒,失笑道:“看你说轻松。若是有人抢了你的女人,你肯就此罢手吗?”

祁傲耸耸肩道:“可是老这样下去也不行。我现在可是只想安心的做生意,若是他一再逼迫,把我逼急了,我还真担心会对他下手。”

祁傲说得轻松自在,其实心里早就有打算。在和莎佩瑞娜私奔的问题上,我自然没有半分错误。

要错误的便是死灵族王左兰德。铁和亚文,凭什么将我心爱的人嫁给别人?

若是亚文一逼再逼,我可是会不顾他是什么王子,一刀将他了解了。

虽然说做这样的事情有点困难,但是我便不相信他能日夜防得了我?

虽然我称不上最厉害的强者,但是论起刺杀而言,绝对让人避之不及!

贝格豪斯老练无比,自然一下就听出了祁傲的意思。

贝格豪斯心里明白,祁傲的话确不是虚谈。以他现在的进步速度和公然斩杀克拉夫的实力已不可小窥,再加上又硬闯金狐团,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不仅救了人而且安然而退,简直就是出乎意料。

若他真想对亚文动手,虽然亚文身边高手如云,却也难保不出什么漏洞。

贝格豪斯思酌一下道:“这样吧,我为你安排一下,反正王上早就想见你了,现在倒也是时机。”

祁傲微微颔首,我倒也想见见这特鲁王国的一国之君——沃玛。血!

任何一枚棋子都有变为棋主的机会,只要你展示自己的价值,并且反客为主,你便成为了下棋之人。

然而,并非是人人都懂得利用自己的价值。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祁傲在第三日便在贝格豪斯的带领下进到王宫中晋见沃玛。血。

贝格豪斯先去通报,祁傲安闲的站在这大理石地板之上,环观周围的宫境。

这里的宫殿没有中国古代宫殿的宽阔和庄严,却显出一种沉寂的威严感来,高大的条柱(形容一下特色)。

来往的宫女们纷纷惊慕于这个有这一头黑发,长着一双黑色眼睛的英俊男子。

祁傲背靠在桥柱之上,淡淡的笑意中挥洒着年轻的豪迈。

27岁的男人,正是魅力的上升期。

突然间,左侧方的长道上出现了一排人,领头之人身穿一身便装,显得气质非凡,身后一个肥肥的老者,一个健壮的中年骑士。二人身后跟着十几名铠甲武士。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大王子亚文。

此刻他正拜见了母后勒罗。雅伦从后宫回来,没想到竟在这里碰上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乔!

跟在亚文身后的伯奇不由瞪大眼,眼神中除了震撼之外还有一丝难以自抑的恐惧,那苍白的脸色显示他的内伤并未痊愈。

中年骑士是近卫团骑士团的团长阿斯普丁。

比起伯奇来,阿斯普丁眼中是一种疑惑,他实在很难相信这个叫乔的年轻人竟然拥有神意战圣的力量,然而,屡次的失败,和伯奇的证明,绝非虚假。

亚文表情复杂,压抑不住心头的愤怒,大叫一声:“你怎么会在这里?”

祁傲并不知道这样的巧合究竟是处于偶然还是沃玛。血的安排,不过亚文对我并没有任何的威胁性。

祁傲淡淡一笑,仿佛二人之间并没有什么过节一般,“大王子殿下,伯老,阿斯普丁团长。”

亚文一改平日里的温文尔雅,呲牙裂嘴的怒道:“你……竟然敢出现在这里?”

祁傲轻笑道:“伯老,您的伤似乎好了许多了。”

这一句话似乎是在提醒一般,伯奇连忙小声道:“殿下,且勿动怒。这里是王宫。”

祁傲能够出现在这里绝非偶然,唯一能够说明的事情便是,祁傲的确是王上的人。

有王上作为后盾,亚文又岂能将他如何呢?

亚文深吸了口气,死盯着祁傲道:“你不要以为你做了事情便不用付出代价。”

祁傲负手说道:“这句话应该是我对殿下说才对。我和瑞娜是真心相爱的,如果殿下一再苦苦相逼,我想,有些事情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我现在还记得当初殿下礼遇之恩,希望殿下且勿忘记。”

亚文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毒道:“只不过,若是教皇知道你还活着……不知道会做如何想法?”

第九卷 刀道·商道 第九十章 - 受封子爵(上)

祁傲神色一凛,冷声道:“殿下,如果你能够摆布教皇的想法,早就不是殿下了。更何况,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若是真发生什么危 3ǔωω.cōm险,定然会第一个想到殿下你。”

这话中充满了威胁,亚文何曾受过如此待遇,心里犹如被点了一把火,仿佛受尽了侮辱一般。

正待发作,却见贝格豪斯从一边走了出来,先是朝着亚文微微一礼道:“殿下。”

然后朝着祁傲道:“王上召见。”

祁傲朝着亚文等人轻轻一笑,跟着贝格豪斯并肩而去。

待到二人走远,亚文猛一跺脚,大理石地板顿时被踩得四分五裂,“气死我了,这两人竟然敢如此藐视我的存在!等我登基为王,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说完,气呼呼的拂袖而去。

伯奇轻叹一口气,无奈的摇摇头,阿斯普丁终于忍不住的问道:“伯老,他真有那么恐怖吗?我感觉到他身上的魔法力微弱得跟魔法学徒差不多。”

伯奇苦笑一声道:“我老伯好歹痴长你几岁,岂会骗你?若你亲生经历过那种场面,你绝对不再想和他为敌。”

阿斯普丁表情复杂的听着,伯奇继续说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殿下啊。”

阿斯普丁说道:“您是怕殿下一气之下选择于教皇合作吧?”

伯奇点头道:“不错。今天的见面绝非偶然啊,是王上在明确点明乔是他的人,这是一种警戒。如果殿下真于教皇合作的话,那便是犯了王上的禁忌。”

“要知道,教廷和王室同是权力的颠峰,一为精神,一为世俗,却也水火不容。教廷作为神的精神存在,一旦不受王室控制,便会超越王室而存在。”

“所以,王上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于教廷合作的。大王子一旦犯下这种错误,恐怕将于王位无缘。”

阿斯普丁听得一脸无奈道:“真是没有想到。一个乔的出现,竟然会使得我们如此的被动。”

伯奇摇头道:“你错了。是王上的存在。在王上还是王的时候,他只允许他的势力是绝对的势力,他这是借助乔来打击我们的势力罢了。只可惜,殿下始终未能明白这一点。”

阿斯普丁听得一惊道:“可是王上毕竟是殿下的父亲。”

伯奇深意的回道:“在真正的权力之下,是没有血缘和亲情的。”

这话将阿斯普丁震撼得一呆,前所未有的对这一条权力之路产生了怀疑。一直以来看中的强大的大王子势力真的是强大的吗?

还是,在王上的力量之下,显得脆弱而不堪一击?

殿内,沃玛。血仔细的打量着台阶下的祁傲,祁傲只是在进门时对沃玛。血深深一瞥,便跟着贝格豪斯行礼。

祁傲不卑不亢的说道:“草民见过王上。”

虽只是短暂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狂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