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65节

暗影法师_第65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3:4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4
起来跟我差不多年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一头浅浅的蓝色碎发,灰色的瞳,深蓝的皮衣浅蓝的皮裤,在腰间挂着一把大口径短枪。

“这个是……”我低头看着那奇怪的武器问道。

“哦!这个是特制的50毫米口径手动单发手枪,是用来防身用的。”蓝发说。

“防身?”不是吧?防身需要用到这么大口径吗?而且他是我在法雅见到过的第一位用枪之人。

“对!防身。你好像成功地转移话题了。”蓝发。

“哦!不!其实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的。你经常来?”我问。

“也不是。来过几次而已。满好玩的。”蓝发。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人很有好感。

“我们的对手是这里的人还是对面的人,怎么我老觉得两边的人都在互相戒备着周围的人呢?”我问。

“原则上,每个人都是敌人,当中也包括你跟我。所有的人以配对角斗的规则轮着上场,无论输赢只打一场,轮完一圈后再由上一轮胜利的选手配对。我们参赛选手跟奴隶唯一的不同点是我们可以拒绝配对,但三次拒绝配对或者已经没有其他对手可以选择时就当弃权,而奴隶不管对上什么人,只要对方不弃权都必须战斗到任一方死亡。”蓝发。

“这么残酷么?”虽然早就知道,但还是很自然地说出来了。

“难道你认为不应该是这样吗?真奇怪,你看上去让我感到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蓝发。

“你的意思是我看起来很脆弱,不像那些经过血腥洗礼的人吗?”我问。

蓝发认真地看向我,并眨着他那灰色的眼睛,然后说道:“你像吗?有没有受过洗礼我不知道,但你看起来并不脆弱。也许,我们能成为很要好的朋友。”

“真的?”我的脸很自然地流露出代表喜悦的笑容,不管怎样忍都还是忍不住。实际上,跟他在一起,就像有一种认识了很久的亲切感。

到底是为什么呢?

不管了!总之,说什么我都不想输给依芙,我希望……拥有更多的朋友!

第二十二节

“跟我做朋友,对于你来说,原来是一件这么高兴的时吗?我真荣幸呢!”蓝发略显高兴地说。

“嗯!”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叫罗洛,怎样称呼?”蓝发。

“罗……洛……”我在嘴里重复着,眼睛瞪得大大的,而瞳孔却在自然收缩,一种莫名的杀意在内心深处涌现,并且不受控制地膨胀着。

罗洛突然像是意识到危 3ǔωω.cōm险一样,猛地向后跳开,他这个举动引起了休息区中几乎每一个选手的注意,大家都转过头来纷纷望向我们。

“怎么了?你认识我?”罗洛用那半掩在碎发下杀气腾腾的目光注视着我,用低沉的声音向我质问道。

的确是罗洛,尽管外貌不一样了,尽管罗洛不应该在法雅。但我确信,此刻在我眼前的人就是我所认识的罗洛。

罗洛也变漂亮了,为什么呢?长得这么漂亮害我不忍心杀他,真是卑鄙!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问。

“有点认象,我确信我曾经见过你,也许你说出你的名字,我会记得的。”罗洛。

对我有认象是吗?嘿嘿……

“我叫艾尔萨斯,这下你该有认象了吧?”我大气凛然地报出一个估计他应该没听过的名字。

如果是罗洛认识的诺雅的话,也就那个时段的我是绝对不会如此光明正大地当众作自我介绍的,所以他应该不会联想到我的真正身份。

“这个名字……有点熟……但又想不起来。你能给我点提示吗?”罗洛疑惑地问。

“想不起来了吗?真失望!算了,我这个人就最不会记仇了。你还我两个甜甜圈我就原谅你吧!”我抽出血红的双手剑指着罗洛的脖子严肃地说道。

“甜甜圈?”罗洛思考了一阵子,然后又问道:“那是什么?”

“一种由面粉、油和糖构成的食物。”我解释道。

此时的罗洛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杀气了,而原本关注着我们的选手也理所当然地纷纷向我们投来白眼。

“我清楚地记得,我4岁生日的时候因为没有朋友为我庆祝,所以就在街上买了一个美味的甜甜圈。那个时候的甜甜圈是所有小孩子梦寐以求的宝物。当然,它也耗尽了我几乎所有的财产。不过,我没有立即把它放进嘴里。我希望可以找个朋友跟我一起分享,我认为那是一件很美好的事,甚至比自己一个独自享用更快乐。那个时候我在街上遇到同样是小孩的你。我注意到你的目光停留在我的甜甜圈上,于是,我就很主动地把一半分给你。并且跟你互相介绍了各自的名字,还说今后要成为好朋友。这件事,你有认象吗?”我问。

“4岁的时候……4岁……好遥远啊!我对我4岁的记忆几乎一片空白。那么……然后呢?”罗洛看起来好像很痛苦地回忆着些什么。

“结果你吃了一半后还贪得无厌地向我索取另一半。”我咬牙切齿地说。

“那么……你把自己的那一半给了我?”罗洛像做错事的小孩般紧张兮兮地小声问道。

“没有?”我摇摇头然后用肯定的语气说道:“那一半是被你抢去的。”

“我记得我4岁的时候好像是个很乖的小孩吧?我会抢别人的甜甜圈?会不会是你记错了?”罗洛。

“记错了?!这种影响我一生命运的重大事件我会记错吗?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很没用,但也因为那件事,让我下定了决心,即使把灵魂出卖给魔鬼,我也要讨回我的甜甜圈。虽然那件事对现在的我来说有点幼稚,但埋藏在心底里的阴影始终都无法抹去。一个对我说要跟我成为好朋友的人,亲手抢走了我心爱的东西。看起来实实在在的存在,可是背后却充满了虚假。你的容貌,我早已经记不清了,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你的名字,而每次想到你的名字,我心中的裂痕都会加深。每当我以为自己很清醒的时候都在拼命追求力量,想要把你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但到最后,我还是发现到自己的愚蠢。也许,是我遇到的‘好朋友’跟我心目追求的‘好朋友’差距太大了吧!”我把我对罗洛的感觉编成了毫不相关的故事,应该也不算完全骗人吧?

“对不起。那……你现在想报仇吗?”罗洛。

“如果我说想,你会站在那里任我砍吗?”我问。

“也许吧!不过互砍的可能性偏高。我不是那种被人伤害的时候会逆来顺受的人。也许很不礼貌,但我对你刚才说的话确实没什么认象。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是‘好朋友’的感觉吗?我不知道,我身边,已经很久没有那种被我称为‘好朋友’的人了。但我可以肯定,那是一种需要用时间培养出来的感觉。我承认,我小的时候是很喜欢吃甜甜圈,而那个时候的甜甜圈也的确是所有小孩子梦寐以求的宝物。但是!我绝对不相信只是因为你在街上请我吃甜甜圈就让我对你产生了那么深刻的感觉。我们之间,一定还发生过其他事的!不过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罗洛。

罗洛……真是个很坦率的人……

不过……也是一个很讨厌的人!

罗洛是那种非常坦率,并且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的人。他一点都不尊重我的性格,甚至想消灭我,难道我的存在妨碍到他的生存权了吗?

罗洛是我必须杀掉的敌人,是他先找我麻烦的!为什么我们之间一定要有一个死掉,他才高兴呢?但要是他先死掉的话,我的生存就更有保障了。

即使他回忆儿时的记忆,只要没有‘诺雅’这个名字作为联系,他是绝对联想不到我的。三年前的他就已经很厉害了。三年后,也许现在的我是变强了,但我还是没有自信可以打败同样是身处法雅并且同样是三年后的他。等我对现在的他有了足够的了解再战斗,这样比现在就跟他硬碰硬来得要好。

罗洛见我不说话,又补充道:“也许是我错了,但4岁的事啊!你还敢说你最不会记仇?我看你刚才就想杀掉我。等一阵子我请你去酒馆赔罪还不行吗?”

“不!我只要甜甜圈!而且是两个!”我坚持着这条路线。因为太容易放手他就会怀疑。虽然不排除他根本不相信我的理由,但不管多么烂的理由只要坚持不被攻破就都是合理的。

“好吧!我会想办法的。大不了我自己做给你吃。不过吃坏了肚子可别怪我哦!原谅我好不好?”罗洛像做错事的小兔兔般可怜巴巴地向我询问道,一点都没有了往日在我的噩梦中出现的那种冷酷形象。

其实罗洛是个好人来的吧?明明没有做错但还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一直以来,罗洛都是个这样的人。

天啊!站在面前的是一个必须被我亲手杀掉的人,我怎么可以有那种奇怪想法。罗洛是个大坏蛋,一个杀人不眨的大坏蛋!至少应该比我好不了多少吧!

第二十三节

“等到你的甜甜圈真的做好了,我再原谅你吧!”我说。

“不过还是觉得,我跟你之间的关系一定不止这么简单的!”罗洛似乎也坚持着自己的路线不肯放手。

虽然罗洛的容貌改变了,不难想到我的容貌也可能发生改变,但是我们三年前才见过一次面。对于那个时候装扮得像绵羊般的我,他应该是很有认象的。因为他说那个时候的我让他感到很恶心!

可恶!

但那个时候的我跟现在的这个我根本就是两回事。其主要原因是,会了点三脚猫功夫后的我已经不那么渴望寻求别人的庇护了。也就是说,我对虚伪的依赖程度降低了。我由胆小怕事的唯我主义者升华成胆大包天的唯我主义者了。

他就是想破头都不会想到的。

嘿嘿!活该!

罗洛沉默了好一会,突然严肃地说:“你口吻,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喂喂!不是吧!

“就是你刚才说的那句‘等到你的甜甜圈做好了,我再原谅你吧!’就好像……就好像……”罗洛说到这里就没有再往下说了。

“就好像什么?”我问。

“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呵呵!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罗洛冲我意味深长地一笑,害我的脑袋一片混乱,到底他想到了些什么呢?不过要是他知道我的身份,以他三年前的性格是不会给我来阴的,而是会光明正大地干掉我。至于现在嘛!那就难说了。

于是,我只好一边戒备着罗洛,一边在选手休息区观看比赛。

在角斗场正中央是一个直径30米的圆形石制擂台,擂台的高度大约是1米。换句话来说,在打得火热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来可是会脑震荡的!

不过……还好石台是圆形的,无论站在台上哪一点上都能准确地知道自己身后还有多少可以站立的位置。但对于台上正在肉搏得火热的选手来说,这个设计无疑给选手一个心理负担,对于那些水平比较低的比赛,这个因素甚至是一个决定胜负的关键。

刚才在我们聊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台上的决斗已经进行了一半。正确来说,应该是某人已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

现在,在台上占尽优势的是一名奴隶战士。看起来有点狂暴化的迹象,也许是药物控制的结果。由他的战斗方式看,他应该还保留有一定的理智。至少,他应该还懂得珍惜自己的生命。

在角斗场中,我看不到有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但我早就见识过莫里西西尼的国民素质了。观众席之所以能保持如此良好的秩序,必定有些隐藏在暗地里的工作人员,也许是刺客之流。擂台中那个半狂暴化的奴隶战士也应该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才老老实实地留在擂台上决斗。决斗方式是轮流上场,以他们的决斗效率,一场至少20分钟。如果完场后还安插休息时间的话,一天最多死10个人,而比赛选手却有近百人,后继人数更是无法估计,可见老练的奴隶战士的存活率还是蛮高的。

“左边!下一个!罗洛!右边!下一个!安达!”工作人员大声嚷道。

怎么搞的?难道那家伙就不会说‘请准备’之类的吗?一开口就‘下一个’‘下一个’的。

“这么③üww.сōm快就到你了?”我问。

“是啊!我今天很早就来报名了。”罗洛。

要是他表现得太凶狠的话,我还可以在完全不暴露自己能力的情况下干脆说有事要离开,然后再以远距离监视他。要是他表现得不特别出众的话,那等一阵子轮到我上场的时候,我就得尽量不暴露自己的实力了。

“就让我见识一下我这位新交到的老朋友的实力吧!”我故作冷酷地微笑着说道。

“还没交手,鹿死谁手还不知道。”罗洛潇洒地扔下这句话就跳上了擂台,看来罗洛也变谦虚了。

在罗洛的对面,那个叫‘安东’的大块头也从擂台下爬了上去。先别说一个是用跳的,一个是用爬的,但一看身型,那个安东可一点也不简单。身高近两米,高度与肌肉的发达程度不成比例,难道这里的奴隶战士都是用药物喂出来的?

“哗!”安东一上场就大叫一声,那声音的雄壮程度实是胁人,就连地上的沙尘都像似在响应他的号召般掀起了一层围绕着他的尘膜悬浮于空气中。要是在动物界,那是一种王者对弱者的示威行为,但在人类之间的战斗中就显得有点野蛮了。

“你需要弃权吗?”台上的工作人员竟然这样问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